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你要鼠疫還是霍亂?分裂下,「兩種法國」的碰撞

2017/05/03 季茱莉(Julie Couderc)

勒龐支持者舉著「選擇法國」的標語;你要什麼樣的法國?隨著第二輪投票的照妖鏡即將現...
勒龐支持者舉著「選擇法國」的標語;你要什麼樣的法國?隨著第二輪投票的照妖鏡即將現身,法國人的想法很明顯地分裂了,出現了所謂的「兩種法國」的說法。 圖/路透社

2017年4月23日法國晚上時間,法國大選第一輪的結果出爐了:奪下第一高票的前經濟部長馬克宏,總計獲得24.01%的得票率;次高票為對手瑪琳·勒龐,為極右派民族陣線的候選人,共獲得21.30%得票率。

毫不訝異地,法國人早就預期並很快地接受這一首輪結果。因為過去兩個月以來,曾經呼聲極高的熱門候選人費雍,在陷入「佩內洛普門」(Penelope Gate)醜聞之後,法國各民調皆預測了馬克宏將取代他,與勒龐一同進入第二輪的選舉。不過,勒龐原先被預期有望得到第一名,且拿下超過23%的得票率;一年前法國人還不認識的馬克宏先生,則對自己的勝利感到滿足。

但面對第二輪的照妖鏡即將現身,法國人的想法很明顯地分裂了,出現了所謂的「兩種法國」的說法。

下個總統倘若欲做好領導人的角色,那麼治理法國一定要考慮到這個正走向分裂中的國家,...
下個總統倘若欲做好領導人的角色,那麼治理法國一定要考慮到這個正走向分裂中的國家,這是舉步維艱但不得不面對的真相。 圖/美聯社

晉級二輪投票的兩位候選人:馬克宏與馬琳勒龐。 圖/歐新社
晉級二輪投票的兩位候選人:馬克宏與馬琳勒龐。 圖/歐新社

2017法國大選:被淘汰的主流政黨

讓我們先來看第一輪的投票,這次的結果極具獨特性,也是法國大選又一次歷史性的「轉型時刻」。

首先,法國選民的投票方向出現了深刻的改變。法國在第五共和國歷史的過程中,第一次出現右派共和黨與左派的社會黨,皆無緣進入第二輪的奇特現象。社會黨候選人阿蒙(Benoît Hamon)「擱淺」在第五名,只獲得6.36%,這是自1969年以來社會黨表現最差的一次;共和黨候選人費雍為第三名(20.01%)。這兩位分別代表傳統左右派政黨的候選人的失敗,讓法國好好的上了一課。

同時,法國人這次透過選票,選擇了極右派和無黨籍的候選人,尤其是馬克隆自許「非右非左」(ni de droite, ni de gauche)的立場,也代表法國新一種、非傳統的投票取向。倘若馬克宏能在第二輪中順利入主,也許將會掀起一種新的法國革命。第一輪的投票結果無可爭辯地顯示,法國選民否決了傳統政黨,並將國家帶往一個全新但充滿不確定性的路線。

費雍,聲望原本極高,卻因「佩內洛普門事件」跌至谷底。 圖/美聯社
費雍,聲望原本極高,卻因「佩內洛普門事件」跌至谷底。 圖/美聯社

受累於現任總統歐蘭德的低支持率,選情低迷的阿蒙苦戰到最後,最終與費雍一起見證主流...
受累於現任總統歐蘭德的低支持率,選情低迷的阿蒙苦戰到最後,最終與費雍一起見證主流政黨的退去。 圖/路透社

▌極右派,法國政治「自然」的一部分

其次,這場選舉也是第二次極右派的民族陣線進入第二輪。15年前,瑪琳·勒龐的父親馬里·勒龐(Jean-Marie Le pen),曾跌破眾人眼鏡,在第二輪挑戰前總統席哈克(Jacques Chirac)。那時候,沒有人想到極右派會進入第二輪,而各民調也都錯估了,本來預測第二輪席哈克的對手,會是社會黨籍的喬斯班(Lionel Jospin)。馬里·勒龐的勝利,當時讓全國人民十分沮喪,於是在第一輪投票後的隔天,有一百萬左右的人民上街,表達對結果的不滿。

最後在第二輪時,民族陣線僅拿到18%的得票率。

15年後的今天,表面上的狀況一樣,法國沒有成功根除民族陣線,讓勒龐家族又再一次進入第二輪,不過這次有一些不同的變化:這次瑪琳·勒龐獲得的770萬票,比當年她父親在第一輪拿的票數,多了三百萬張——數字證明了極右派在法國政壇的潛力愈來愈穩固。

2002年時,法國人對極右派進入第二輪強烈的反抗但這次沒有出現同樣的抗議,只有在巴黎共和廣場有兩、三百多人聚集抗議。而且,當年席哈克拒絕和馬里·勒龐一同參加兩輪之間的辯論賽,但這次,馬克宏跟瑪琳·勒龐將會在5月3日晚上,進行二輪前的電視辯論。

因此,可以說,這次法國已經把民族陣線當做一個「自然」的政治畫面。瑪琳·勒龐多年前所開始做的,政黨政見「去妖魔化」,似乎已見效。自2002年以來,民族陣線得票率逐年攀升(依法國內政部的資料顯示,1988年總統大選裡,民族陣線得438萬票;1995年457萬;2002年553萬;2007年383萬;2012年642萬;2017年766萬票)。或許這該「感謝」這兩年多來發生的事情,如《查理周刊》事件、難民移入和巴士底日尼斯恐攻等,法國內外不安與危機層出不窮所致。

這次瑪琳·勒龐獲得的770萬票,比當年她父親(左)過去拿的票多了300萬張——數...
這次瑪琳·勒龐獲得的770萬票,比當年她父親(左)過去拿的票多了300萬張——數字證明了極右派在法國政壇的潛力愈來愈強固。 圖/法新社

▌兩種法國

由第一輪投票脫穎而出的兩位候選人,其政見、風格、背景和防線,都非常不一樣。我們如何從第一輪結果顯示出的政治版圖移轉中,解釋法國人的選擇?這些差異性是否透露出法國人民的分裂?

許多分析顯示,第一輪的投票取向與選民結構,出現明顯分裂,並造成「兩種法國」的狀況——「富裕的法國對上貧窮的法國」。

根據ipsos民調顯示,有36-37%來自勞工階層的選民,投票給民族陣線,只有17%投給馬克宏;月薪只有1,250歐元(約4萬多新臺幣)的低收入戶家庭裡,有32%投給極右派。在經濟收入來源下降,工作不穩定,且可能需要政府失業救濟金支助的人,有43%也支持民族陣線。這些數字顯示投票和支持民族陣線的人是在經濟困難的社會底層人士。

我們由全國得票率結構分佈圖也可看出(下圖),第一輪結果也是一個地理上(地域上)的分裂。在法國12省裡,民族陣線得票超過30%的區域,多半集中在南部地中海地區和北部,而從法國東北部一直到東南部的省份裡,勒龐皆拿到第一高票。不過,在大城市裡,極右派的得票率相對低,例如巴黎5%、里昂4%、波爾多7%、馬賽9%、圖爾12%、斯特拉斯堡13%,但整體來說勒龐的表現穩定,只在一些地方出現得票率下降的態勢。但民族陣線在小城鎮的得票率卻也都提高了。

這次的投票結果,也發現年齡、世代的的分裂:投給費雍的選民中,有36%為退休者、70歲以上的人佔35%;反之,號稱為「年輕人的候選人」的共產黨候選人梅朗雄(Jean-Luc Mélenchon),在18歲至24歲的年齡組距中,得到最多支持;35至49歲的選民偏向極右派的勒龐;而馬克宏在每一個類別,都較於其他候選人獲得明顯的支持。

 圖/<a href=
圖/ 法國內政部

▌鼠疫和霍亂之間的選擇

更深入地分析這場選戰,也可發現投票方向有兩種。

一是代表全球化、支持歐盟、經濟發展的候選人,即是馬克宏、費雍和阿蒙,三人合計有50%得票率。另外一方面,有48%的選民選擇反建制、反歐盟、反全球化,他們的候選人代表,就是勒龐、梅朗雄,以及較默默無聞的杜邦艾格南(Nicolas Dupont-Aignan)。換言之,想要挑戰目前歐盟結構的法國人,約為1600萬多;反之,接受但希望能夠改變歐盟制度的,佔1800萬人。

「兩種法國」反映出的政治意向很重要:2005年,法國人曾針對《歐盟憲法》條約舉行公投表決,當時在沒有政黨壓力或極左與極右的政治選擇下,仍有54.67%的法國人投下反對票——這是法國人對歐洲、全球化問題單純地做決定。這意味著,這次投給馬克宏、費雍和阿蒙三人的選民,並非完全支持歐盟,可能只是受政黨影響而已。

歐盟代表著全球化,許多法國人看著法國企業跟工廠離開,轉往東歐或是中國等地,造成法國失業率升高,無法適應全球化的法國人,因此對現在歐洲的處境感到不滿;反歐盟的那些選民,也是反對全球化跟「工業化」的法國人。

這周日(5月7日)的第二輪投票,法國人將要在馬克宏或勒龐之間作選擇,許多法國人民會覺得,這就像是在「鼠疫和霍亂」之間作選擇。依據各民調顯示,預測39歲的馬克宏將會得到59%,勒龐則是41%,即便民族陣線仍然無望拿下寶座,但情況已經跟2002年的狀態很不一樣了——極右派的票在法國已從「抗議票」變成「客觀票」。

無論是「金融主義」(出身金融產業的馬克宏)還是「民族主義」(法國人優先的勒龐)贏得2017年的法國選舉,下個總統倘若欲做好領導人的角色,那麼治理法國時一定要考慮到,這個正走向分裂中的國家——這是舉步維艱但不得不面對的真相!

這次投給馬克宏、費雍和阿蒙三人的選民,未必完全支持歐盟,可能只是受政黨影響而已。...
這次投給馬克宏、費雍和阿蒙三人的選民,未必完全支持歐盟,可能只是受政黨影響而已。 圖/路透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延伸閱讀

【人物誌】季茱莉:總統票投他,我超後悔...

季茱莉/民粹亂鬥:公投,法國大選的新武器

季茱莉/漂白政見:瑪莉勒龐性別政策的「去妖魔化」

季茱莉(Julie Couderc)

國立臺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博士。身為法國人,法國蒙彼利埃第一大學法律系和第三大學外國語文系學士、文化學研究所華人世界組碩士。專長領域為政治、文化和少數族群。譯著:《北圻回憶錄:清法戰爭與福爾摩沙》。「身在亞,心在歐」。

作者文章

法國高中生會在6月底參加「高中會考」(le baccalauréat),當中的哲...

法國大學鬧教改?「入學自由」造成的教育不平等

2018/05/15
國會改革,其實是馬克宏的「民粹政治表演秀」,新興執政者經常藉此穩住人民對其的政治...

馬克宏「國會大掃除」:只做半套的民粹改革?

2018/04/18
科西家民族主義的訴求,已從「完全獨立」逐步轉向要求法國政府承認、並賦予科西嘉更多...

悶燒自決之火?法國煩惱的「科西嘉獨立運動」

2017/11/16
每一起爭取獨立的運動,其背後國家和歷史的承載有它們的特殊性。 圖/美聯社

加泰隆尼亞效應?讓歐盟走向分裂的潰堤點

2017/11/14
在歐盟主要國家的同聲圍剿下,加泰隆尼亞形同孤立,但為何歐盟多國強烈反對? 圖/路...

被歐洲孤立的加泰隆尼亞:歐盟請來幫幫忙?

2017/11/14
德國大選結果與馬克宏原本預期的相差甚遠,馬克宏的「歐盟大夢」還撐得住嗎? 圖/路...

馬克宏落難記:德國大選的受害者?

2017/10/26

最新文章

墨西哥的毒品暴力年代,一切如何開始?圖為格雷羅州的巡警。 圖/法新社

墨西哥毒品戰爭:政黨輪替失治的暴力全開

2018/07/20
在選舉前,文在寅(中)就將青年就業、居住、成家,與弱勢的補助與福利問題,當成重要...

南韓「薪事」矛盾(下):擴大政府支出的軟著陸冒險

2018/07/20
看似眾人皆可受惠的美好數字背後,勞資雙方都存在高度不滿;而南韓經濟,無論現況與前...

南韓「薪事」矛盾(上):無人滿意的最低薪資調漲?

2018/07/20
記住她的名字——亞歷山卓亞.歐加修-寇蒂茲——因為她可能是美國政黨政治的新開端?...

從打工仔到眾議員:衝撞政壇老男的「紐約奇蹟」?

2018/07/10
美國開始站在歐盟利益的對立面。 圖/路透社

曲終人散的戰略:在「德美同盟」出現裂痕後

2018/07/09
誰不喜歡警察呢? 圖/歐新社

警察國家的陰影:德國擴權警察法爭議

2018/07/04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