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馬克宏「國會大掃除」:只做半套的民粹改革?

2018/04/18 季茱莉(Julie Couderc)

「國會大掃除」的艱鉅挑戰,考驗著馬克宏政府除塵的決心。 圖/路透社
「國會大掃除」的艱鉅挑戰,考驗著馬克宏政府除塵的決心。 圖/路透社

四月初,法國政府又宣佈了一項新改革方案——「體制改革」(la réforme des institutions),馬克宏將「除塵」法國議會兩院:國民議會(l’Assemblée Nationale)和參議院(le Sénat);法國總理菲利普(Édouard Philippe)於4月4日宣布,該改革方案內容含三大項目:

一、縮減兩院議員人數。

二、國民議會的議員選舉機制中,15%的席次改為「政黨比例代表制」。

三、限制兩院議員不得連任超過三個任期。

艱鉅的挑戰考驗著馬克宏政府除塵的決心。

法國總理菲利普於4月4日宣布國會改革的「除塵行動」,內容包含大砍議會席次、引進比...
法國總理菲利普於4月4日宣布國會改革的「除塵行動」,內容包含大砍議會席次、引進比例代表制和限制任期。 圖/路透社

馬克宏認為,國會改革將可提高政府效率。政府將裁減兩院議員人數的30%,目前國民議會議員的人數為577人,2022年將縮減為404位;348位參議員則將變成244位。雖然政府尚未宣佈細節,不過按目前所知,政府確定所有的省(les départements)將都能在國民議會中佔有一席之地。

回溯歷史發展,政府擬裁撤國民議會的議員至404位,這個數字其實很接近1981年的法國議員人數(當時有497位議員)。那麼為何當時的人數後來會擴增至如今的577人呢?

原因約略有二:第一、本來政府認為,人數越多,每一個省就有越多的機會突顯地方的聲音,以反映地方民意;第二、當議員人數增加,總統的權力相對地便會受到制衡,因為表決時政府會受到強烈的監督。然而,議員人數的擴增,卻讓議會的效率大打折扣。

另外,馬克宏提出,將國民議會議員席次的15%採「政黨比例代表制」,希望使法國人民在國民議會能有更多不同的聲音、以求更有效地反映民意,有益於政治運作,並且還能讓新的政治潮流得以顯現——原先完全沒有代表聲音的部分少數政治主張,將可以得到發聲機會。

到了2022年,法國政府預計將裁減兩院議員人數的30%,以求提高效率。 圖/路透...
到了2022年,法國政府預計將裁減兩院議員人數的30%,以求提高效率。 圖/路透社

對於馬克宏的「除塵行動」,極右派的勒龐(Marine Le Pen)表示遺憾。然而,她並非否定改革的原意,她不滿的其實是馬克宏的體制改革不夠激進、不夠積極,認為政黨代表比例僅15%根本太低了。她在推特上特別發文表示:

比例制度15%的議員(席次)!這是對民主施捨!他們(政府)的世界幾乎像舊的一般!

對勒龐的「國民陣線」黨而言,議員席次並未能因此增加多少。

有趣的是,極左派對此樂觀其成,不過仍認為其不足成事。像是極左的「不屈法國黨」(La France Insoumise),現今在國民議會擁有2.9%的議員人數,按照馬克宏的改革,將能達到4%左右,但該黨的發言人科比爾認為,這數字並不足以反應其在2017年大選所獲得的11%全國支持率,並特別提到,法國選舉最後的國會組成,無法真實反應民意。

弔詭的是,極左右兩派政黨竟然達成共識,都高喊:

我們還要更多!馬克宏政府不夠大方!

「這是對民主施捨!」無論極左黨的科比爾、極右黨的勒龐,都不滿15%的政黨代表比例...
「這是對民主施捨!」無論極左黨的科比爾、極右黨的勒龐,都不滿15%的政黨代表比例太低。 圖/路透社

「馬克宏政府不夠大方!」極左的「不屈法國黨」在2017年大選獲得11%的全國支持...
「馬克宏政府不夠大方!」極左的「不屈法國黨」在2017年大選獲得11%的全國支持率,但目前在國民議會僅佔2.9%的議員人數,即便改革後也只會微上升至4%左右。 圖/路透社

而對於右派「共和黨」(Les Républicains)而言,他們則對議會體制改革不信任,擔心落後地區很容易被政府遺忘,宣稱:「這項改革並沒有帶來任何的解決方案,並將產生雙重危機:國民和議員隔閡的民主危機,還有部分地域缺乏代表的地方危機」。

雖然目前共和黨表面上反對,不過事實上馬克宏的除塵行動卻與他們過去的想法類似。2017年大選時,所有的右派獲選人都傾向縮減議員人數,連黨內大佬朱佩(Juppé)也都曾擬施行馬克宏的想法(砍掉一半的議員席次)。

可是這次,共和黨議員們將選擇缺席議程予以抗議或投下反對票,無法實質表達支持。他們認為,這項變革違反了戴高樂(De Gaulle)的共和價值,對法國憲政具威脅性。

雖然在馬克宏的「共和前進黨」(La République En Marche)中,大多數支持者間有些雜音,但是總體而言仍會支持他的改革。立場尷尬的反而是不知如何是好的左派「社會黨」。

右派的「共和黨」認為國會改革違反戴高樂的共和價值,威脅到法國憲政。圖為戴高樂,他...
右派的「共和黨」認為國會改革違反戴高樂的共和價值,威脅到法國憲政。圖為戴高樂,他於1958年建立法國第五共和國,並出任第一任總統。 圖/法新社

為何如此呢?回顧社會黨的政綱,其之前曾表達的立場,完全如同馬克宏政府現今擬採行的施政方案。假若社會黨反對馬克宏的改革,那麼便是對社會黨過去的自我否定。也就是說,社會黨幾乎認同馬克宏改革的內容,只不過社會黨在政黨屬性上刻意與馬克宏的政黨保持區分,以致於就算這是社會黨原先的政策理念,他們也會加以否定。諷刺的是,若左派真的「為了反對而反對」,將會成為政治競爭的可笑笑話。

至於上述改革當中的第三點——議員任期限制改變,規定議員同一個職位不能連任超過三個任期,除非是轄下居民數少於9,000人的市鎮行政長官。然而這個改變並不甚重要,因為目前僅有7%的議員已連任四個任期,因此造成的影響不大。

從經濟面向上來看,馬克宏的國會改革並不會改善任何的經濟狀況,特別是政府預算,因為縮減議員人數勢必需要等價的政治代價交換。法國人常常抱怨說:「議員太多了、通常不會出現在議會現場、不顧民生疾苦、坐領乾薪」等尸位素餐的惡態,因此若要改革,那麼何必如此緩步?何不直接改為全國比例制?

政治面向上,這新的比例代表制其實也算是一種「委曲求全」的解決方案,因為若真的想要多個少數政黨在國民議會佔有更多的代表席位,法國政府可以效法德國的「全國比例代表制」。

「議員太多了、通常不會出現在議會現場、不顧民生疾苦、坐領乾薪!」若要改革,那麼何...
「議員太多了、通常不會出現在議會現場、不顧民生疾苦、坐領乾薪!」若要改革,那麼何必如此緩步?何不直接改為全國比例制? 圖/路透社

既然從政治和經濟面向來看,全國比例制都更能有效為國會「瘦身」,那麼為何馬克宏要宣佈這種做半套的改革呢?

這項改革,其實是顯現民粹主義的「民粹改革」,是馬克宏向公眾發出的信號,或著說是政治表演秀,新興執政者經常藉此穩住人民對其的政治好感度。

這30多年來,在所有法國的政治民調中都顯現,法國人要求體制的徹底改革——特別是與總統擁有相仿權力的兩院議會——並要求在國民議會議員選舉機制改為100%的全國比例代表制。

即便不是100%的全國比例代表制,先前選舉時「共和前進黨」也曾經承諾25%的代表比例,如今竟然大幅縮水。15%的政黨比例代表席位,完全不會產生劇烈的變化,也不會改變目前的體制制度,這樣的「小小改革」難以賦予法國人更多的民主權利。

最後不得不提的是,馬克宏拋出國會改革的時間,出現在沒有選舉的時刻,而是在「法國國鐵改革」之後,政府表演秀的時機點抓得剛剛好——摸摸頭,就可以讓人民冷靜一點了。

國會改革,其實是馬克宏的「民粹政治表演秀」,新興執政者經常藉此穩住人民對其的政治...
國會改革,其實是馬克宏的「民粹政治表演秀」,新興執政者經常藉此穩住人民對其的政治好感度。 圖/路透社

馬克宏在「法國國鐵改革」後拋出國會改革,時機點抓得剛好——摸摸頭,就可以讓人民冷...
馬克宏在「法國國鐵改革」後拋出國會改革,時機點抓得剛好——摸摸頭,就可以讓人民冷靜一點了。 圖/歐新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延伸閱讀

「馬皇」登基?凡爾賽宮,馬克宏爭議的國會演說

四月風暴:春鬥!癱瘓全國的法國鐵路大罷工

反浪費、救農民:法國擬禁止食物商品「買一送一」

季茱莉(Julie Couderc)

國立臺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博士。身為法國人,法國蒙彼利埃第一大學法律系和第三大學外國語文系學士、文化學研究所華人世界組碩士。專長領域為政治、文化和少數族群。譯著:《北圻回憶錄:清法戰爭與福爾摩沙》。「身在亞,心在歐」。

作者文章

法國高中生會在6月底參加「高中會考」(le baccalauréat),當中的哲...

法國大學鬧教改?「入學自由」造成的教育不平等

2018/05/15
國會改革,其實是馬克宏的「民粹政治表演秀」,新興執政者經常藉此穩住人民對其的政治...

馬克宏「國會大掃除」:只做半套的民粹改革?

2018/04/18
科西家民族主義的訴求,已從「完全獨立」逐步轉向要求法國政府承認、並賦予科西嘉更多...

悶燒自決之火?法國煩惱的「科西嘉獨立運動」

2017/11/16
每一起爭取獨立的運動,其背後國家和歷史的承載有它們的特殊性。 圖/美聯社

加泰隆尼亞效應?讓歐盟走向分裂的潰堤點

2017/11/14
在歐盟主要國家的同聲圍剿下,加泰隆尼亞形同孤立,但為何歐盟多國強烈反對? 圖/路...

被歐洲孤立的加泰隆尼亞:歐盟請來幫幫忙?

2017/11/14
德國大選結果與馬克宏原本預期的相差甚遠,馬克宏的「歐盟大夢」還撐得住嗎? 圖/路...

馬克宏落難記:德國大選的受害者?

2017/10/26

最新文章

日本的「貧困家庭」逐漸增多,開始衍生出許多社會問題。圖為日本導演是枝裕和的電影《...

日本「絕對貧困家庭」:看不見未來的窮忙悲歌

2018/11/20
小小的扇貝引發英法漁業衝突——如同「後脫歐時代」英歐衝突的前奏。 圖/美聯社

英法扇貝戰爭:硬脫歐就能奪回「漁業主權」?

2018/11/19
波蘭豬:! 圖/路透社

「非洲豬瘟」在歐洲:半世紀難救的豬農末日戰

2018/11/16
許多實習生所從事的,是擠奶、包裝水果等工作,並無法學習到專業技術。此外實習生雖適...

日本移工開國策?戳破「假實習真勞動」的壓榨自欺

2018/11/16
梅克爾這幾年來一直在迴避收容100多萬難民所產生的反彈和社會問題。但難民和移民問...

梅克爾時代的句點:「德國媽媽」為何走下神壇?

2018/11/15
外界對這位沒有背景的「政治素人」市長拉吉抱有一定期望,希望沒有包袱的她可以放手改...

治理永恆之城:羅馬「素人市長」浮沉記

2018/11/13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