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四月風暴:春鬥!癱瘓全國的法國鐵路大罷工

2018/04/10 轉角說

2018年的4月,是法蘭西「春鬥」的季節。 圖/美聯社
2018年的4月,是法蘭西「春鬥」的季節。 圖/美聯社

2018年的4月是法蘭西「春鬥」的季節。自上星期開始,法國的鐵路、空中交通,乃至於全國公立大學校區,再度因為一連串的勞工抗爭而陷入癱瘓。其中,打頭陣的主力——法國國家鐵路(SNCF)——更是發動「罷工車輪戰」,自4月3日開始的未來3個月,SNCF都將以「每隔3天罷工2天」的密集頻率發動抗爭。

雖然對法國人來說,這樣的抗爭故事並不罕見。但罷工日的第一天,法國高鐵TGV的發車率就銳減至常態的12%,區域鐵路更只剩下20%的運輸能量,法國的觀光、商旅與每日450萬人次的國民通勤,全都動彈不得。

法國國鐵的管理部表示,鐵路工會每罷工一天,公司就損失2,000萬歐元(約新台幣7億1,800萬);就算是罷工日間隔的「正常上班日」,法國國鐵都還得投入額外的調度成本,來消化抗爭期間的班次延誤、賠償、以及轉運進度。再加上策應「起事」的法國航空工會、法國輸電電網工會、法國城市清潔隊工會——「春鬥」的姿態,儼然有癱瘓國家的革命氣勢。

「用罷工癱瘓這個國家,絕不是鐵路勞工的錯。」素以「衝組」形象聞名的法國總工會(CGT)秘書長馬丁尼茲(Philippe Martinez),在4月3號的首波罷工後如是說:

...我們也不想硬著幹——是馬克宏政府強逼著我們下絕招的!

所以法國怎麼了?

罷工日的第一天,法國高鐵TGV的發車率就銳減至常態的12%,區域鐵路更只剩下20...
罷工日的第一天,法國高鐵TGV的發車率就銳減至常態的12%,區域鐵路更只剩下20%的運輸能量,法國的觀光、商旅與每日450萬人次的國民通勤,全都動彈不得。 圖/法新社

▌主角:勞動者的脊樑?法國國家鐵路工會

4月份的法國大罷工,被不少媒體解讀作「馬克宏上任周年的最大挑戰」。其中,長達3個月、一共36個罷工天的抗爭車輪戰,陣仗固然極為龐大;但這回扛起「勞權大旗」的法國國工會,才是高盧勞動者中,勞權戰功彪炳、且最為「兇猛」的抗爭一群。

法國鐵路國家化的背景,與戰爭息息相關。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原本從19世紀就一路蓬勃發展的法國鐵路工業,因戰爭需求減低、建設破壞以及隨後而來的經濟大蕭條,陷入集體低迷。為了避免私鐵破產造成的毀滅性結果,各家私鐵公司於是在法國政府的介入之下,在1937年宣布「鐵道國有化」,成立了「法國國家鐵路」。

法國國鐵成立不久,就爆發了二次大戰。在德軍閃電戰之下,法國本土很快地就在1940年6月淪陷。占領期間,法國國鐵也被納粹徵收為「戰爭機器」的一環,除了替德軍運兵遣將、為軍事工業運補物資外,國鐵火車頭還得負責將成群猶太人拉往集中營的「滅絕任務」。

但這樣的戰爭內化,也使法國鐵道員工得以刺探「軍情」,將德軍的部隊動向、物資調度...等重要情報,透過地下反抗組織轉交盟軍。這些洩密行動,為法國日後的復國起到了莫大作用;但在大戰結束前,卻也有1,700多名鐵道員,因為洩密或抗命,而遭德軍處決、以身殉國。

後來大戰在1945年結束,法國國鐵也改扛起了國家重建的火車頭。但或許是戰時反抗的硬頸傳承,再配上1960年代的勞工運動,迅速成長起來國鐵工會,也成為法國勞動者中最為強勢的一群——但鐵道工會的黃金時刻,卻發生在1995年的「反年金改革大抗爭」。

法國鐵路國家化的背景,與戰爭息息相關。 圖/法新社
法國鐵路國家化的背景,與戰爭息息相關。 圖/法新社

▌經歷:95年,差點整垮政府的兩百萬人抗爭

1995年11月,甫於半年前當選總統的席哈克(Jacques Chirac),要求時任總理朱佩(Alain Juppé)針對社福與年金制度,發起結構性的財務改革,而朱佩總理也大膽地喊出「修補制度錢坑」的口號,要對最難纏的公務員退休年金系統動刀。

改革案推出後,法國的公務系統群情激憤,但朱佩僅淡淡地表示:「如果不滿者能揪到200萬人,我們再來考慮退場吧!」不料,國營的法國國鐵工會卻率先動作。在朱佩提案9天後,國鐵的7個工會一致同意全面罷工,行動5天內迅速升級,到了1995年11月29號,法國鐵路、捷運、公共巴士同步罷駛,舉國交通全面癱瘓。

國鐵工會的強勢行動,迅速鼓動起了同為國營事業的法國郵政、法國電力,各級學校的教職員工會與學生會,也紛紛響應罷工,要求席哈克政府「尊重承諾勞工的社會契約」。最終,數個星期民意累積,也終於在12月12日催出了200萬人的舉國大遊行,人潮、輿論、與國家全面停擺月餘的壓力,最終才迫使朱佩讓步,並遵照工會要求撤回爭議條款。

1995年的抗爭成果,讓法國國鐵工會成了「勞工之光」。之後在2010年薩科奇總統的年改案中,SNCF也再度使用癱瘓戰術,狙擊了政府的政策動刀。但時過境遷,為何在2018年的4月罷工中,全體動員的SNCF卻不再享有輿論優勢,反倒顯出一種殊死拼鬥的悲壯氣氛?

為何在2018年的4月罷工中,全體動員的SNCF卻不再享有輿論優勢,反倒顯出一種...
為何在2018年的4月罷工中,全體動員的SNCF卻不再享有輿論優勢,反倒顯出一種殊死拼鬥的悲壯氣氛? 圖/法新社

▌起因:馬克宏改革?歐盟的要求,鐵路自由化之路

2018年3月中旬,在歷經數月等待後,法國總理總理菲利普(Édouard Philippe)終於提出了法國國鐵的改革進程——法國政府準備對法國國鐵集團進行組織改革,並於今年內。從現行的「具工商性質的公家機構」(EPIC),改制為官股的「公眾股份公司」(SA)。

當局表示,歐洲鐵路自由化的方針,是自90年代就已決定的方向。為了提升區域內的公平競爭,法國政府已在2003年全面解除法國國鐵對境內鐵道貨運的經營壟斷;自2009年開始,國際線的鐵路客運也開放海外競爭,之後法國國鐵將在2019年與2020年,分別失去國內的區域線鐵路與高鐵的壟斷經營權。鑑此,法國政府才迫切需要推動組織改革,逐步強化法國國鐵「作為企業的商業競爭力」。

菲利普表示,在現行的EPIC體制下,國有的法國國鐵就是公家機關的一部分,像是集團舉債與政府注資規模幾乎沒有上限;集團的投資政策,像是高鐵路線新設、鐵道擴張、列車採購買...等,也極易受到執政當局的政策約束,無法有效營利。

目前法國國鐵的總負債,已高達544億歐元(新台幣1兆9,584元),10年飆漲幅度超過一倍。因此,要能重整國鐵財政與獨立經營政策,進而提升法國國鐵在自由化時代的商業競爭力,改制為公眾股份有限公司、去除EPIC體系的法律約束,也被馬克宏政府視為改造國鐵的「關鍵一步」。

但對法國國鐵14萬6,000名員工來說,馬克宏政府的「競爭力改造」只是幌子,當局真正要動的,還是鐵路工會不可碰觸的勞動與勞退待遇。

受不了排隊、欲跨越鐵軌放棄等待的法國民眾。 圖/路透社
受不了排隊、欲跨越鐵軌放棄等待的法國民眾。 圖/路透社

▌衝突:誰能動的「鐵飯碗」?

改革派說法中,國鐵員工的勞動待遇本已算是「特權」等級,在集團負債高速累積、經營與服務品質又每況愈下的此刻,工會根本就沒有拒絕改革的立場。

在現行體制下,法國國鐵員工可享有「鐵飯碗」等級的極穩定公家待遇,除了法律規定的終身聘雇、穩定升等與加薪外,國鐵正式員工還能享有個人乘車免費、眷屬票價優惠,以及超優惠的55歲退休門檻(法國一般法定退休年齡是62歲)。

這樣的勞動待遇,比起一般私人產業來說,稱得上是「特權階級」;但鐵路工會卻認為,「鐵飯碗」的說法只是「謠言迷思」,因為國鐵員工的平均年薪只比全國均薪高出6%,但日夜顛倒、假日輪班與不定期異地輪調的身心理壓力,卻不是一般職缺會經常遭遇的勞動條件。

此外,法國國鐵員工的聘僱過程也相當艱難,國鐵只接受30歲以下的申請者,通過重重考試後,還得接受長達2年半的「試用期」考核,再加上高技術專業的職能門檻,要求「從優」的退撫待遇與相對穩定的勞聘保障,於工會角度來說其實並不過份。

然而法國交通部長包恩(Élisabeth Borne)卻強調,政府3月提出的改革方案,根本「沒有碰觸到『現役勞工』退休與勞聘條件」,就算法國國鐵改制成了公眾股份公司,現職者的退休金、退休年齡與各種福利承諾,全都不受影響。甚至到了2020年,鐵路全面自由化,這些原國鐵員工要是被新成立的鐵路公司挖角,政府也將立案擔保退休方案與薪資優惠的平行轉移,

國鐵員工的權益完全不受變動、仍然比照最優惠條件啊...我不懂現在罷工,究竟所謂何事?

但包恩沒說的是,要是SNCF解除EPIC地位之後,未來法國國鐵的新聘員工,將會被納入全新的聘顧與勞退方案中——新人將不再享有舊員工的優惠待遇,既有的國鐵退休基金也將與新制員工切割——這一來是切斷了新員工與舊工會的聯合,一來也讓舊制退休基金陷入斷流、增加破產風險的可能。

包恩沒說的是,要是SNCF解除EPIC地位之後,未來法國國鐵的新聘員工,將會被納...
包恩沒說的是,要是SNCF解除EPIC地位之後,未來法國國鐵的新聘員工,將會被納入全新的聘顧與勞退方案中——新人將不再享有舊員工的優惠待遇,既有的國鐵退休基金也將與新制員工切割。 圖/法新社

▌決鬥:工會「衝組傳統」的最後一搏?

法國勞工運動的兩大傳統門派——強硬派的「法國總工會」(CGT)與溫和派的「法國勞工民主聯合會」(CFDT)——都認為,馬克宏這回對法國國鐵開刀,雖然口口聲聲強調「不影響現職勞工權益」,但改革政策的推動,卻沒有比照與工會提前協商的「慣例」,反而逕行送交國會。此外,馬克宏後續的一系列計畫,也令鐵路員工極為憂慮。

菲利普總理這回的國鐵改革政策,引用的專家意見,其實法國政府委任法航前總裁斯潘聶塔(Jean-Cyril Spinetta)所提出的政策建言。報告中,除了集團改制、債務重整外,同時也建議法國國鐵,「應當停止擴建高鐵...並視使用狀況,果斷廢除營利欠佳的區域鐵道路線。」

《金融時報》報導,廢除低使用鐵道的建議,目前暫時被馬克宏政府所擱置,因為當局不願意在「開刀工會」的同時,還得空出手來「應付地方派系的反對意見」。但之後國鐵集團改制,如何平衡營收?那就不一定是馬克宏政府的責任了。

此外根據現行規劃,包括國鐵員工在內的法國公務員年金改革,當局也將在2019年提出改革方案。換句話說,就算此刻不動國鐵退休金,明年的此刻政府仍可能動手砍權益——因此,鐵路工會這回才堅持「火力全開」,以全力罷工之姿,提前為即將到來的年金抗爭劃清戰線。

換句話說,就算此刻不動國鐵退休金,明年的此刻政府仍可能動手砍權益——因此,鐵路工...
換句話說,就算此刻不動國鐵退休金,明年的此刻政府仍可能動手砍權益——因此,鐵路工會這回才堅持「火力全開」,以全力罷工之姿,提前為即將到來的年金抗爭劃清戰線。 圖/歐新社

對於工會衝組來說,法國自從2016年的勞工法改革大抗爭後,社會輿論對爭取勞權的聲援已長期陷入疲軟。在馬克宏上任之內,接連幾次的勞工法修正案,工會都無力升高抗爭規模,反而加速消耗掉了自己的動員能量——之中,曾是衝組龍頭的CGT與其秘書長馬丁尼茲,所受到的質疑壓力更是沉重。

2017年12月,法國《鴨鳴報》揭露了CGT工會內部資料,指其該年度的有效會員數,衰退比率超過3成——與二戰戰後500萬全國會員相比,剽悍的CGT如今只剩下47萬人,不僅丟掉了工會龍頭的寶座,留下來的成員,也以50歲以上、半隻腳要退休的老夥伴們為大宗。

也因此,這回的國鐵抗爭難得說服國鐵7大工會團結一致,意圖逆轉勞方頹勢的馬丁尼茲也試圖藉使力,力求將罷工規模拼成「全國決戰」,以迫使馬克宏出面對決、趁著能量集結時,一舉打退政府擴張經濟自由化的戰略意圖。

但強硬的馬克宏,也同樣有著提前決戰、一舉解決工會「反改革刺頭」的打算。根據Ifop在4月9日公布的民調結果,在國鐵大罷工的第一星期後,62%法國民眾「認為國鐵罷工不具正當性」,這比起抗爭前的高出了9個百分點——在國鐵服務誤點、骯髒、粗魯、不負責任的標籤已成當代印象之際,若是「車輪罷工」的不便持續,法國的民意會如何選邊?對於勞權抗爭者而言,眼下氣氛遠不如1995年時樂觀。

在國鐵服務誤點、骯髒、粗魯、不負責任的標籤已成當代印象之際,若是「車輪罷工」的不...
在國鐵服務誤點、骯髒、粗魯、不負責任的標籤已成當代印象之際,若是「車輪罷工」的不便持續,法國的民意會如何選邊?對於勞權抗爭者而言,眼下氣氛遠不如1995年時樂觀。 圖/法新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延伸閱讀

分裂的國度:1940,法國陷落(一)

對抗左派叛徒:法國勞工法的「挺身之夜」

低工時的幸福人生從哪來?「瑞典模式」的勞資協議文化

被遺忘的報導:法國的勞工法抗爭,後來呢?

轉角說

轉角國際編輯台:「在國際新聞之後,讀懂新聞;世界趨勢之前,掌握趨勢。」

作者文章

圖/路透社

德國的雙重標準:不滿歧視,厄齊爾宣布「退出德國隊」(聲明全文)

2018/07/23
真的太熱了。 圖/歐新社

重磅廣播/極熱世界:各國燒破紀錄的高溫猛暑

2018/07/21
「假難民滾!」南韓的反難民抗議 圖/法新社

重磅廣播/ 歡迎光臨濟州島?南韓的反葉門難民抗議

2018/07/14
阿波舞的下一個步伐,將踏向何方? 圖/法新社

破產的夏日祭典?日本「阿波舞」騷動

2018/07/06
圖/路透社

重磅廣播/ 水資源爭奪戰:新馬水供協定談判再啟?

2018/06/30
獨裁者佛朗哥的遺體,會遷出烈士谷嗎?圖為佛朗哥政權的黑鷹旗。 圖/美聯社

重磅廣播/ 獨裁者的遺骸:西班牙烈士谷與轉型正義

2018/06/23

最新文章

繼現代集團會長鄭夢憲、前總統盧武鉉後,又一名政經界人士,在接受調查過程中選擇輕生...

魯會燦之死:南韓驟然殞落的「進步派之星」

2018/07/23
墨西哥的毒品暴力年代,一切如何開始?圖為格雷羅州的巡警。 圖/法新社

墨西哥毒品戰爭:政黨輪替失治的暴力全開

2018/07/20
在選舉前,文在寅(中)就將青年就業、居住、成家,與弱勢的補助與福利問題,當成重要...

南韓「薪事」矛盾(下):擴大政府支出的軟著陸冒險

2018/07/20
看似眾人皆可受惠的美好數字背後,勞資雙方都存在高度不滿;而南韓經濟,無論現況與前...

南韓「薪事」矛盾(上):無人滿意的最低薪資調漲?

2018/07/20
記住她的名字——亞歷山卓亞.歐加修-寇蒂茲——因為她可能是美國政黨政治的新開端?...

從打工仔到眾議員:衝撞政壇老男的「紐約奇蹟」?

2018/07/10
美國開始站在歐盟利益的對立面。 圖/路透社

曲終人散的戰略:在「德美同盟」出現裂痕後

2018/07/09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