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黑道大哥變「人中之蟲」?日本防疫戰裡的風俗業與黑社會

2020/05/29 蔡亦竹

在這波疫情打擊下,日本的極道或是夜生活娛樂業也受到了極大影響。圖為以日本極道生活...
在這波疫情打擊下,日本的極道或是夜生活娛樂業也受到了極大影響。圖為以日本極道生活為主題的知名電玩系列《人中之龍》,主角桐生一馬的自拍照。 圖/《人中之龍》系列

一向讓大家覺得比台灣先進幾十年的日本,這次在防疫戰吃了大虧。

原因其實很多,雖然很大一部分是因為日本沒有在舊曆年期間,擋住從中國來的大量觀光客、還有鑽石公主號後續處理而沿生出的大量國內社區感染。但面對越來越嚴峻的情勢,日本不得已祭出了類似柔性封城的「自主規制」手段(即「自肅」),讓經濟受到了嚴重打擊。

在這波打擊下,當然日本的極道或是夜生活娛樂業也受到了極大影響。尤其是在防疫特別重視感染者足跡的調查下,總不能堂堂正正地說出「昨天我去歌舞伎町開了好幾家」這種實話,否則可能肺炎兩個星期就好了,但是回家之後就立刻往生的悲劇登場。

日本不得已祭出了類似柔性封城的「自主規制」手段(即「自肅」),讓經濟受到了嚴重打...
日本不得已祭出了類似柔性封城的「自主規制」手段(即「自肅」),讓經濟受到了嚴重打擊。圖為東京著名的不夜城歌舞伎町。 圖/路透社

而且因為這些「粉味的」產業確實也是人類大量「濃厚接觸」的場所,所以在災情擴大之後,好朋友老顧客們也發揮日本人的自制美德(?)開始不去這些夜生活娛樂場所了。其中著名的搞笑藝人岡村隆史,也在自己的廣播節目發表了向豬哥同好們的激勵宣言:

大家這段期間要好好忍耐配合防疫啊。因為疫情如果結束的話,就會一段時間有大量的漂亮妹妹們投入風俗業啊!

雖然說日本的廣播節目有時候尺度很開,像男神福山雅治過去就常常在廣播節目爆開黃腔無雙。但是曾因憂鬱症而休業半年的岡村這次惹了大禍,失言不止引起女性們的憤怒,連真正的性風俗業界都滾了起來,最後讓廣播節目停播、而岡村本人也出來謝罪。業界人士們生氣的理由也很簡單:

這傢伙根本搞不清楚我們現在多慘!

「這傢伙根本搞不清楚我們現在多慘!」圖為東京歌舞伎町的酒店廣告。 圖/路透社
「這傢伙根本搞不清楚我們現在多慘!」圖為東京歌舞伎町的酒店廣告。 圖/路透社

因為之前的防疫工作慢了半拍導致嚴重後果,日本政府只得祭出發錢的大絕招,除了每個人發給10萬日圓現金匯入戶頭之外,對於各種受到災情影響的百業業主,也有補助金制度。但是有兩種人被排除在外,甚至還引發了一部分是否為「職業歧視」的爭議。

被排除的就是「風俗業」與「暴力團」。

「風俗」這個原指生活習慣及文化的名詞,會在日本帶有特殊意義,是因為這些業者被設定為「影響善良風俗」的關係。而真正的風俗業其實包括了有店員接待(有一定時間交談,而非像點餐般的業務對話)、店內照明較暗的飲食店,甚至是引發客人「射幸心」(しゃこうしん)、也就是僥倖之心的雀莊、柏青哥店其實都算在風俗營業裡。

一般我們講的風俗業,大都直指性風俗業。雖然日本早在1957年就立法禁止賣春行為,...
一般我們講的風俗業,大都直指性風俗業。雖然日本早在1957年就立法禁止賣春行為,但是風俗業裡卻有店舗型性風俗特殊營業等五種業別,來提供「滿足客人性好奇心」的需求。 圖/路透社

但是一般我們講的風俗業,大都直指性風俗業。雖然日本早在1957年就立法禁止賣春行為,但是風俗業裡卻有店舗型性風俗特殊營業等五種業別,來提供「滿足客人性好奇心」的需求,簡單講就是除了「本番」之外什麼花招都有的意思。 台灣男性朋友很多好像都對日本風俗有些幻想,但是在這些風俗店裡,如果強行要向服務人員「本番」的話不只違法,而且在被報警之前應該就會出現身上有些彩色塗鴉的熱血年輕人來處理,勸大家還是不要玩為妙。

店舖型風俗又細分為6種行業,但是不管哪種類別,總之套句日文用語就是一開門就得和客人「濃厚接觸」(のうこうせっしょく)。在這種連出門都好像會被白眼的防疫時期,這些店面的生意有多慘,大家應該也可以想像。

而會在風俗店工作的女性們,當然大多也都沒有書面上的正式職業,所以除了人人有獎的10萬日幣之外,也很難去公所申辦因職業而受到的收入損失——明明她們的職業是受傷最巨大的。所以岡村那句自以為搞笑的玩笑話會搞到各方公幹,其實也是理所當然。

但是不管哪種類別,總之套句日文用語就是一開門就得和客人「濃厚接觸」(のうこうせっ...
但是不管哪種類別,總之套句日文用語就是一開門就得和客人「濃厚接觸」(のうこうせっしょく)。在這種連出門都好像會被白眼的防疫時期,這些店面的生意有多慘,大家應該也可以想像。 圖/《人中之龍》系列

以上是風俗業的慘況,而暴力團更是雪上加霜。黑社會原本在近年的日本就很難生活了,再被疫情這麼一搞簡直生存危機。

台灣很多人都誤會,以為日本的黑社會組織每個都堂堂正正在總部掛上招牌,所以日本黑社會是合法的。其實日本和台灣對這些「血性男兒」一樣嚴厲,我們所看到的XX組OO會,是登記有案的人民團體或是公司行號,「組」就是人力組合的意思,而不是黑社會組織;不然台灣的101是由日本「熊谷組」負責施工的,人家可是有名的建設公司啊!所以日本的「指定暴力團制度」,就是由警察機關認定這些人民團體或是公司行號,是否為暴力組織而加以監視、並適用《暴力團對策法》,而不是日本黑道都是正式立案的有牌流氓。

日本在80年代的山口組內部風暴「山一抗爭」之後,決定整頓黑道對一般社會的危害,於是祭出了幾近違憲的《暴力團對策法》。這讓日本的哥仔們一下從威風八面的任俠,正式跌成了落水狗,只要被認定是暴力團員,那麼就不能買保險、買車買手機、甚至不能訂立任何維生必須之外的契約,等於是被整個社會排除。

日本在80年代的山口組內部風暴「山一抗爭」之後,決定整頓黑道對一般社會的危害,於...
日本在80年代的山口組內部風暴「山一抗爭」之後,決定整頓黑道對一般社會的危害,於是祭出了幾近違憲的《暴力團對策法》。 圖/路透社

如果假冒隱瞞自己身分從事以上行為,就立刻成立詐欺罪準備吃牢飯。而「使用者責任」這種法律上的適用,讓黑道火併小弟間的廝殺,不再只是當事者雙方的刑事責任而已,只要某組的小弟動手殺人傷人,則該組幹部和組長都需負連帶責任——不管有沒有教唆證據,全都通通抓起來。這也讓日本黑社會謀生更加困難,才會發生之前黑社會組長被捕,而原因是因為帶著組員違反漁會條例偷偷去捕魚、然後賣給壽司丼飯店賺錢的這種黑道挽歌了。

本來就已經夠辛苦的日本黑社會又遇上疫情,讓維生的各種賭黃娛樂業蕭條而雪上加霜。雖然《暴對法》實施後黑社會很難再對店家收取保護費(みかじめ料),但是藉由保全、提供物品、租賃等商務契約而行保護費之實的作法,仍然是黑社會的一大收入來源。

疫情擴大之後,上述的風俗業者再也搾不出汁,在大家外出自肅的風潮下,也只有柏青哥店仍然有不怕死的閒人阿伯們每天排隊而已。於是黑社會好像也開始變成要領救濟金的對象了。不過在這種危急之際,卻有日本哥仔出來說:「我們這種人平常根本對社會沒有貢獻,沒資格去領補助金」的俠義發言。

黑道的本質就是以暴力進行對自己有利的行為,盜亦有盜大多只存在於動漫和影劇的世界裡...
黑道的本質就是以暴力進行對自己有利的行為,盜亦有盜大多只存在於動漫和影劇的世界裡。 圖/北野武《極惡非道》系列

「很簡單啦。去收那個少少的10萬,然後被講說有困難的時候就去拜託政府,這很丟臉的,這種話傳出去的話在黑道會被看不起的!」

「我們𨑨迌人沒有拿那個錢的資格啦。平常帶給社會不便,然後一有困難就去抱政府大腿這說不過去。我也會跟我們少年仔們這樣講!」

這個報導一出來,馬上引起中國和台灣網路一片讚揚之聲。意思不外乎是日本黑道盜亦有道,果然帥氣日本的任俠就是不一樣之類的。

但是修但幾雷(Sió-tán--tsi̍t-ē)。

如果拿那個10萬很丟臉很不合任俠道,那策劃各種詐騙行為、騙走阿公阿婆的退休老本就很有俠義精神?賣安仔和藥仔就很盜亦有盜嗎?好像不是啊。

日本黑道領10萬塊會被笑的原因,不是只因為什麼仁義道,而是「為了區區10萬塊還去...
日本黑道領10萬塊會被笑的原因,不是只因為什麼仁義道,而是「為了區區10萬塊還去弄那些很丟臉」。 圖/《人中之龍》系列

其實我們在看國際新聞的時候,最怕的就是這種因為一知半解而生的奇怪美化,或甚至把自己心目中的理解狀態,寄託在比我們先進的國家看能不能實現。如果講結論,黑道就是黑道,沒有日本就比較高級的道理。上述的報導其實只講對了一半,的確去領那10萬會在黑社會被看不起,但可不是因為什麼俠義精神。

是因為日本黑道本來大多就連領的資格都沒有

第一,因為《暴對法》的關係,日本黑道成員本來就連銀行帳號都不准開設。第二,這個補助金雖然規定只要登錄在「住民基本台帳」的居民,也就是只要滿一定居住年限連外國人都能領,但是日本黑社會很多就像新聞上犯人一樣,被捕時名字後面括號裡的字是「住所不定」的問題人物。

像這樣的條件要去領補助金,基本上就是得再多動一些手腳才有辦法通過申請。日本黑道領10萬塊會被笑的原因,不是只因為什麼仁義道,而是「為了區區10萬塊還去弄那些很丟臉」。

「很簡單啦。去收那個少少的10萬,然後被講說有困難的時候就去拜託政府,這很丟臉的...
「很簡單啦。去收那個少少的10萬,然後被講說有困難的時候就去拜託政府,這很丟臉的,這種話傳出去的話在黑道會被看不起的!」

總之,疫情裡的黑道傳奇也沒像網路上說的那麼美好。就像剛才提到的,黑道的本質就是以暴力進行對自己有利的行為,盜亦有盜大多只存在於動漫和影劇的世界裡。

寫到這裡,剛好看到台灣之前的紓困金風波,新聞畫面中出現了一個露出精美半胛刺青、看起來就是在當店上班的少年仔,齜牙咧嘴地在那邊哭枵(khàu-iau)說紓困金很難領一副要跟人輸贏的樣子,好像政府天生就是欠他的一樣。讓人覺得既然他氣魄這麼好怎麼不去認真工作好好去收帳,在那邊為了一萬塊大小聲這樣跟人家當什麼兄弟。

唉。我好像要跟日本黑社會道歉一下了。

疫情裡的黑道傳奇也沒像網路上說的那麼美好。 圖/《人中之龍》系列
疫情裡的黑道傳奇也沒像網路上說的那麼美好。 圖/《人中之龍》系列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瘟疫下無人聞問的「風俗孃」:日本風俗業防疫自肅的崩解恐慌

生魚片與暴力團:日本非法「密漁」的暗黑餐桌

決死小鋼珠!用生命打一波的「日本柏青哥」百年狂熱

被遺忘的報導:日本山口組內亂,後來呢?

蔡亦竹

日本筑波大學歷史人類學博士,實踐大學日文系助理教授。

作者文章

在日本「村落性格」這種特殊的風土民情下,其實所謂「空氣」只要一形成,就很容易整個...

搧風點火的《狂潮》?近代日本「新聞風向」的鬼胎苦果

2020/06/12
在這波疫情打擊下,日本的極道或是夜生活娛樂業也受到了極大影響。圖為以日本極道生活...

黑道大哥變「人中之蟲」?日本防疫戰裡的風俗業與黑社會

2020/05/29
浮世繪不僅是日本常民文化的結晶,更影響了歐美藝術的發展。圖為2015年知名的KI...

從英雄美人到霍亂退治:日本浮世繪的江戶庶民萬象

2020/04/10
「だいじょうぶだ!沒問題啦!」志村健留給了我們這句話。 圖/志村健.キリン氷結 ...

搞笑是一件嚴肅的事:敬「志村健」...日本職人爆笑王

2020/03/31
「中部的某董事長,安啦!」(設計對白)圖為2020年在日本岡山西大寺舉辦的百年傳...

消災除病千年防疫:日本瘟疫與京都祇園祭的「御靈信仰」

2020/02/27
妖怪本來就是民俗的產物。由左至右分別為:葛飾北齋〈こはだ小平〉與〈提灯お化けのお...

《蔡桑說怪》:黃昏時刻易撞鬼?日本妖怪民俗的靈界怪談

2019/10/10

最新文章

圖右為《我們盡力而為》(The Best We Could Do)的作者、越南裔...

重磅一頁書 /《我們盡力而為》:越戰移民家庭的撕裂之痛與世代療傷

2020/07/12
「被冒名偷走的人生,誰來償還?」中國近期延燒的冒名頂替上大學事件,因為山東省陳春...

寒門農工的失竊人生:中國陳春秀案,被冒名頂替上大學的官商黑幕

2020/07/11
年僅26歲就成為新加坡最大反對黨「工人黨」最年輕的國會議員候選人,Raeesah...

傷害華人情感?新加坡國會選戰的「棕色臉孔」歧視之亂

2020/07/08
© 尹雯慧 2014年6月,達賴喇嘛在達蘭薩拉的圖博兒童村學校(Tibetan ...

達賴喇嘛的生日這一天:在苦難人間...流轉不停的時間法輪

2020/07/06
周星馳主演、導演陳嘉上在1992年的電影《武狀元蘇乞兒》。本片是在北京拍攝,劇中...

香港電影之死? 港片北上中國的「合拍片啟示錄」

2020/07/03
「日本極道反映著時代,而時代卻吞沒了極道。」 圖/《昭和殘俠傳》、《関東ヤクザ一...

重磅一頁書/《山口組與日本》:從碼頭工人到暴力團的百年黑社會

2020/06/25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