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以足球之名:極右英國與足球的「流氓同盟」

2018/10/15 吳易澄

英國人對足球的熱情,恐怕難以只是單純的運動精神足以定義。 圖/歐新社
英國人對足球的熱情,恐怕難以只是單純的運動精神足以定義。 圖/歐新社

2018世界盃足球賽落幕,即使英格蘭離冠軍只離一兩步之遙,英國人對足球的熱情恐怕難以只是單純的運動精神足以定義。

在爭冠期間,英國人紛紛高歌,「讓足球回家罷」(Football’s Coming Home)。這首歌原名《三獅軍團》(Three Lions),顧名思義乃英格蘭國家隊的隊徽,是發亮種子合唱團在1996年為歐洲冠軍盃所做。無論大人小孩,在今年英格蘭隊問鼎四強之際,紛紛唱起此曲。

然而,隨著脫歐議題與全球難民、恐怖攻擊等議題的發酵,今日英國人對於「家」的想像與認同,面對著空前的矛盾,並且也藉著足球運動擦出火花。

▌「足球兄弟聯盟」的興起

在2017年時,英國發生了數起恐怖攻擊,最為人知的便是3月時西敏寺大橋上汽車衝撞行人,以及5月在曼徹斯特演唱會上的爆炸案。在那之後,一群熱刺隊(Tottenham Hotspur)的球迷在6月時,於倫敦自發性地組織了一場遊行,這於是成為「足球兄弟聯盟」(簡稱FLA)的組織開端;10月時,FLA也以「反恐老兵」(Veterans Against Terrorism)的名稱,在倫敦發起另一場遊行。有別於過往「足球流氓」的暴戾行徑,遊行基本上是看似溫和且拘謹的。

儘管FLA本身否認其種族歧視的本質,但是他們的社群媒體上,往往漠視了一些種族歧視的言語,並且也有些預計在遊行中現身的演講者,也與極右組織有關係。隨後,FLA就以反恐怖主義與反對極端主義之名逐漸壯大,卻也漸漸的蒙上了極右派的色彩。後來,更有一批支持者組成了民主足球兄弟聯盟(DFLA)訴求反對所有的極端主義,並且主張自己才是真正的FLA。

「足球兄弟聯盟」(簡稱FLA)以反恐怖主義與反對極端主義之名逐漸壯大,卻也漸漸的...
「足球兄弟聯盟」(簡稱FLA)以反恐怖主義與反對極端主義之名逐漸壯大,卻也漸漸的蒙上了極右派的色彩。圖為英格蘭東北「紐卡索聯」(Newcastle United)的球迷在FLA旗幟前半裸,旗幟上寫著「永誌不忘」(Lest We Forget)為一戰國殤日的感恩字樣。 圖/美聯社

這些極右勢力近年來持續地以反對工黨為目標,並且也鎖定身為牙買加移民後裔的工黨國會議員艾勃特(Diane Abbott)進行人身攻擊。

這當然一部分是由於非裔身份的艾勃特,多次在種族歧視議題上發言。然而同時也是因為,身為工黨的政治明星,艾勃特在2017年大選後,多次地在媒體訪問中表現不佳,包括對於黨政策的失言,以及弄錯工黨席次等等。

而她多年前曾支持北愛爾蘭共和軍(IRA)的立場,也都拿來被大作文章,成為眾矢之的。即使艾勃特後來公開了她的糖尿病病情,指稱低血糖影響其受訪,卻無法阻止她持續成為右翼組織的攻擊對象。

極右勢力近年來持續地以反對工黨為目標,並且也鎖定身為牙買加移民後裔的工黨國會議員...
極右勢力近年來持續地以反對工黨為目標,並且也鎖定身為牙買加移民後裔的工黨國會議員艾勃特(Diane Abbott)進行人身攻擊。 圖/路透社

▌湯米.羅賓森的崛起

近日在英國興起的極右浪潮,不可不提湯米.羅賓森(Tommy Robinson)此人。

羅賓森原名Stephen Christopher Yaxley-Lennon,他曾經身為英格蘭捍衛者聯盟(EDL)的共同創立者並擔任發言人。在今年(2018)5月時,因為不顧法院限制,仍堅持在社群媒體開直播而被冠上「藐視法庭」的罪名,被英國政府當局判了13個月的牢。

羅賓森曾寫了一本暢銷書《國家之敵》(Enemy of the State)來支持英國國軍,在書中強調他在盧頓(Luton)被穆斯林極端主義與黑幫籠罩的街區裡成長的經歷。這本2015年出版的書至今在英國亞馬遜網頁上有著近2,000則,九成五顆星的正面評價。事實上,他被一部分的英國人視為說出真相的英雄,在他被判刑拘禁時,還有大批的支持者在倫敦抗議。

湯米.羅賓森是英格蘭捍衛者聯盟(EDL)的共同創立者並擔任發言人。他的極右翼言論...
湯米.羅賓森是英格蘭捍衛者聯盟(EDL)的共同創立者並擔任發言人。他的極右翼言論被部分英國人視為說出真相的英雄,在他被判刑拘禁時,還有大批的支持者在倫敦抗議。 圖/路透社

其實回溯至2016年前後,脫歐議題使得英國境內的左右辯論更加的白熱化——2015年的大選,右翼的英國獨立黨(UKIP)破天荒地取得了12.7%的支持率,並且連帶著影響2016年的公投脫歐勝出,結果一出爐,也使得歐洲各個右派同聲喝采。

儘管社會主義色彩的工黨在2017年大選取得亮眼的成績,在國會席次上亦大增,使得英國的政治版圖巨變;又儘管,英國獨立黨也在今年5月的地方選舉幾近崩盤,這股反伊斯蘭的勢力仍蠢蠢欲動,屢屢在街頭現身,並且也透過足球運動的集體動員而得以維持其能量。

例如今年6月,約有1萬5,000人為了聲援羅賓森而走上街頭,又或者在今年8月,專賣社會主義書籍的倫敦書店Bookmarks被砸,右翼勢力方興未艾,可見一斑。

反伊斯蘭的勢力仍蠢蠢欲動,屢屢在街頭現身。今年6月,就有約有1萬5,000人為了...
反伊斯蘭的勢力仍蠢蠢欲動,屢屢在街頭現身。今年6月,就有約有1萬5,000人為了聲援羅賓森而走上街頭。 圖/路透社

▌足球流氓與種族歧視

種族歧視其實貫穿著英國足球的發展歷史,並且也與「足球流氓」的行徑密不可分。

著名的運動作家大衛.哥德布拉特(David Goldblatt)曾在他的著作《足球帝國:一窺英格蘭社會的華麗與蒼涼》中,提到九零年代末兩起改寫了種族主義與足球關係的事件:一則是南倫敦的黑人少年史蒂芬.勞倫斯(Stephen Lawrence)遇害,二則為英格蘭足壇的反歧視運動,伴隨1997年新工黨政府的上任也成為一股助力。

僅管哥德布拉特在書中似乎樂觀地認為,種族歧視已逐漸不能被英國足球所容忍,但他也提到必須謹慎面對恐伊斯蘭的英格蘭捍衛者聯盟,在足球歷史裡的所扮演的角色,並認為包括極右派組織等問題,仍顯示了反種族主義的革命尚未成功。

哥德布拉特的擔心是對的。過往,在非裔球員尚受到諸多歧視的時代,足球界當局並沒有積極地對反種族歧視的倡議團體發出聲援。但根據《泰晤士報》的報導,在FLA日益壯盛之際,英格蘭足球超級聯賽(Premier League)對於FLA也已展開調查,並發現這個組織利用球迷與球場來推動其反穆斯林的目的。

FLA在今年3月在伯明罕(Birmingham)的遊行,就被發現他們以威嚇行爲對待在旁觀看的亞洲人,並且以言語攻擊穆斯林。對此,英超不得不積極重申,英超足球努力營造一個對所有人友善的環境。

恐伊斯蘭的英格蘭捍衛者聯盟,在足球歷史裡的所扮演的角色,以及極右派組織等問題,顯...
恐伊斯蘭的英格蘭捍衛者聯盟,在足球歷史裡的所扮演的角色,以及極右派組織等問題,顯示了反種族主義的革命尚未成功。圖為EDL支持者於倫敦抗議現場遭捕。 圖/法新社

▌反右勢力的覺醒抗衡

延續著九零年代末足球界的反種族歧視運動,近年來的反歧視論述,將焦點推展至恐伊斯蘭的議題,也將關懷的視野延伸至同樣右翼勢力興起的歐洲與美國。

40年前參與發起「反納粹聯盟」(Anti-Nazi League)與「搖滾反種族歧視」(Rock Against Racism)的成員,如今也出面支持「起來抵抗種族歧視」(Stand Up to Racism)、「愛音樂厭惡種族歧視」(Love Music Hate Racism)以及「聯合反對法西斯」(Unite Against Fascism)等組織,並且點名現在這股橫行於英國的種族主義與法西斯右翼力量,正是受到川普與其前顧問史蒂芬.班農(Steven Bannon),以及羅賓森的鼓舞。

這些反右組織不但積極參與了7月時川普訪英的抗議行動,並且陸陸續續在英國各地展開不同規模的地方示威,與當地的議題結合,串連組織。例如前陣子在英格蘭東北的桑德蘭(Sunderland),在5、6月時發生接連性騷擾事件,隨後當地關切婦女與兒童權益的組織結盟,並且在月前舉辦反極右的示威遊行。而這些反右組織更準備在年底舉行全國大規模串連的行動。

延續著九零年代末足球界的反種族歧視運動,近年來的反歧視論述,將焦點推展至恐伊斯蘭...
延續著九零年代末足球界的反種族歧視運動,近年來的反歧視論述,將焦點推展至恐伊斯蘭的議題。圖為EDL反伊斯蘭抗議中,示威者頭戴豬面具、嘲諷伊斯蘭文化,以及抗議者流血場面。 圖/路透社

今年7月世界盃期間,哈利王子拜訪愛爾蘭。愛爾蘭的橄欖球王牌問哈利王子:

足球回家了嗎?

只見哈利避而不談,聲稱怕說出來反而倒了霉運(jinx)。直到媒體苦苦逼問,哈利王子才給了一個超肯定的回答:

絕對是的啊(most definitely)。

事實上,當哈利王子於今年5月與非裔美籍,在女權與族群議題向來有主見的梅根.馬克爾(Meghan Markle)成婚,媒體也曾期待這個有著劃時代族群融合意義的婚禮,足以影響英國社會邁向更平等的國家。然而這樣的推測是否太樂觀了呢?從今日不平靜足球場上與英國街頭看來,似乎還有漫長的路要走。

「足球回家了嗎?」從今日不平靜足球場上與英國街頭看來,似乎還有漫長的路要走。圖為...
「足球回家了嗎?」從今日不平靜足球場上與英國街頭看來,似乎還有漫長的路要走。圖為EDL抗議者遭捕場面。 圖/路透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延伸閱讀

英國病:足球流氓,英格蘭紳士的暴力變身

脫韁的「自由」:為何歐洲極右政黨也譴責川普與新納粹?

吳易澄

精神科醫師。出身台灣彰化,畢業於高雄醫學大學醫學系與清華大學人類學研究所,目前在英國杜倫大學人類學系博士班留學進修。關心社會、文化、環境與健康。

作者文章

英國人對足球的熱情,恐怕難以只是單純的運動精神足以定義。 圖/歐新社

以足球之名:極右英國與足球的「流氓同盟」

2018/10/15
已有百年的歷史「杜倫礦工大遊行」將在今年7月14日登場。 圖/路透社

礦工血淚嘉年華:英國「杜倫礦工大遊行」

2018/07/05

最新文章

《我的爺奶同學》進行了一場社會實驗,讓3、4歲幼兒和70、80歲的爺爺奶奶一起當...

《我的爺奶同學》:英國「老幼共托」的長照實驗

2018/11/16
《東京黑洞》由山田孝之(右)主演,以穿越劇方式重現那個黑市、美軍慰安婦、政經黑幕...

《東京黑洞》:飢餓與屈辱,戰後日本的亡國活地獄

2018/11/14
最近在美國紐約華人聚集的社區——法拉盛——卻發生了一件駭人聽聞的「月子中心刺嬰案...

紐約「月嫂刺嬰案」:美國月子中心的血淚過勞

2018/11/12
《波希米亞狂想曲》(Bohemian Rhapsody)專輯的皇后合唱團。 圖/...

重磅廣播/波希米亞狂想曲:永恆經典的皇后合唱團

2018/11/09
1938年的「水晶之夜」(Kristallnacht),德國街市上的猶太商店慘遭...

德國的「命運之日」:改變歷史的11.09魔咒

2018/11/09
「南!無!阿!彌!陀!佛~!」圖為日本「真言宗醐醐派」的僧侶,在埼玉縣的長瀞火祭...

國法不得入山門?日本「佛法」與「王法」的聖俗千年爭

2018/11/09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