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博索納羅的「救國」詛咒:巴西離軍政府還有多遠?

2018/10/29 The Glocal

「熱帶川普」博索納羅(Jair Bolsonaro)28日奪下超過55%的選票,...
「熱帶川普」博索納羅(Jair Bolsonaro)28日奪下超過55%的選票,確定奪下巴西總統大位,支持者為其歡呼甚至敬禮。 圖/美聯社

文/羅鈞禧(哈佛大學經濟學系及甘迺迪學院前講師)

▌前情回顧:〈博索納羅大勝當選!巴西選出的極右派新總統〉

無意外地,極右候選人、有「巴西川普」之稱的博索納羅(Jair Bolsonaro)在28日舉行的巴西總統大選勝出。根據巴西中選會,博索納羅擊敗左翼勞工黨(PT)候選人哈達德(Fernando Haddad),奪下超過55%的選票,確定贏得第二輪總統大選投票。

博索納羅與其副總統拍檔穆拉奧(Hamilton Mourão)都是軍人出身,認為軍隊介入可以解決不少巴西的問題,鄙棄「不負責任的」民主。博索納羅多次公開捍衛巴西1964至1985年間的軍事獨裁;穆拉奧則說政府理論上可「自我政變」(self-coup)解散議會,又指把民選議會寫進國家憲法是一個錯誤,明示巴西需要修憲——這些言論都令外界擔心,巴西會否自上世紀80年代中回復民主化後,再次陷入軍方獨裁。

博索納羅與其副總統拍檔穆拉奧(Hamilton Mourão)都是軍人出身,認為...
博索納羅與其副總統拍檔穆拉奧(Hamilton Mourão)都是軍人出身,認為軍隊介入可以解決不少巴西的問題,鄙棄「不負責任的」民主。巴西會否自上世紀80年代中民主化後,再次陷入軍方獨裁? 圖/美聯社

▌拉美20世紀的軍事獨裁:官僚威權主義首現

上世紀中,比較政治學流行「現代化理論」學說,認為經濟和社會的發展會帶來政治上的開放和民主化。這理論似乎很好的解釋了二戰後的拉丁美洲——各國經濟穩定發展,開始出現新的中產階級,包括巴西在內的大部分拉美大國都實現了「真正的」民主制度,亦賦予公民很大的政治自由。

但到了60年代中期,拉美政治突然急轉。1964年3月,巴西軍方建立持續了21年的獨裁統治,而接下來的十年裡,軍事政變相繼推翻了阿根廷、玻利維亞、厄瓜多爾、巴拿馬、秘魯、薩爾瓦多、洪都拉斯、智利、烏拉圭等國的平民政府。

到了1978年,除了哥倫比亞、委內瑞拉和哥斯達黎加三國外,拉美各國幾乎都變成了威權統治政權。這浪潮完全推翻了現代化理論,而最令人詫異之處,是這些軍事獨裁恰恰都發生在那些最富裕、工業化程度最高的拉美國家,如巴西、阿根廷、智利、烏拉圭等。

1964年3月,巴西軍方發動一連串政變,建立持續了21年的獨裁統治。此時席捲拉美...
1964年3月,巴西軍方發動一連串政變,建立持續了21年的獨裁統治。此時席捲拉美的軍事獨裁,恰恰都發生在那些最富裕、工業化程度最高的拉美國家。圖為1968年,中學生艾德森(Edson LuÍs)遭軍方殺害後,其追思儀式當天,里約熱內盧街上的軍隊坦克。 圖/維基共享

就這軍事獨裁時期的政治和經濟發展,阿根廷政治學家歐唐奈(Guillermo O’Donnell)提出了「官僚威權主義」這個概念,概括出這些國家具有的幾個特點,如:

(一)強調理性化管理和經濟規範化,並任用具有高度官僚職業生涯的人,特別是軍人

(二)壓制工人運動,將工人階級排除在政治和經濟活動之外,並對勞工運動加以控制

(三)去政治化,減少或幾乎廢除政治活動

(四)廣泛使用各種威嚇手段打擊反對派,包括騷擾、監禁,甚至刺殺

(五)以經濟增長為目標,加強參與國際經濟體系。不少拉美國家都任用曾在美國留學、主張新自由經濟主義的年輕經濟學家,其中最有名的要數智利獨裁者皮諾切任用的「芝加哥男孩」(Chicago Boys)

巴西軍事獨裁政權統治期間,博索納羅曾是職業軍官,直到民主化後,才以陸軍砲兵上尉的...
巴西軍事獨裁政權統治期間,博索納羅曾是職業軍官,直到民主化後,才以陸軍砲兵上尉的階級退伍、轉戰政壇。圖為1974年,還在讀軍校的博索納羅(圖最右)。 圖/Jair Messias Bolsonaro

▌軍方為何獲得巴西民眾支持?

1985年巴西結束軍事獨裁政府,進入民主化進程。然而今天的巴西,從「洗車行動」以來,前總統魯拉(Luiz Inacio Lula da Silva)、羅賽芙及特梅爾等左翼執政黨爆發連環腐敗醜聞,無日無之的抗議活動、連年失控的街頭暴力(巴西2017年全國謀殺案為6.3萬多起,比前年增加了3.7%),以及不斷惡化的經濟形勢(失業率至今年8月仍高達12%),讓使許多人認為國家需要鐵腕統治。特別是勞工黨從魯拉2002年上任開始,已經連續第4次贏得大選,使民眾求變之心更為殷切。

雖然沒有人要求持久的獨裁統治,但許多巴西人都希望政府採取更專制的方法,以有效率的方法解決該國目前面臨的問題。巴西人對「民主」嗤之以鼻,根據拉美智庫Latinobarómetro的民調,只有13%的人對巴西民主感到滿意,是18個受訪國家中最低的。

對巴西人來說,能夠「有效」解決國家的,就只有軍方。根據巴西民調公司Datafolha的調查,超過六成巴西人都不信任總統特梅爾(Michel Temer)、國會或巴西的主流政黨,反之有八成受訪者對軍方有看法正面。

部份原因,即是近年的貪腐醜聞甚少和軍方沾上關係,加上過去軍事獨裁時期,巴西經濟崛起。因此,不少巴西人——特別是沒有經歷過上世紀軍事獨裁的人——對軍方短暫介入的想法都抱有幻想,以為軍方能夠從國家亂局中「拯救」國家。

不少巴西人——特別是沒有經歷過上世紀軍事獨裁的人——對軍方短暫介入的想法都抱有幻...
不少巴西人——特別是沒有經歷過上世紀軍事獨裁的人——對軍方短暫介入的想法都抱有幻想,以為軍方能夠從國家亂局中「拯救」國家。圖為博索納羅的「巴西隊長」聲援旗幟。 圖/路透社

從前總統魯拉、羅賽芙及特梅爾等連環腐敗醜聞,連年失控的街頭暴力,以及不斷惡化的經...
從前總統魯拉、羅賽芙及特梅爾等連環腐敗醜聞,連年失控的街頭暴力,以及不斷惡化的經濟形勢,讓使巴西民心思變。圖為博索納羅支持者擺出他的招牌手勢。 圖/路透社

▌官僚威權主義重臨巴西?

巴西政經亂局、軍方被「聖化」、加上傳統政黨政治的崩漬,為官僚威權主義重臨提供了溫床。就任後要有效管理國家,博索納羅除了需要獲得廣泛的民眾支持,同時亦須要政治和商界精英的支持。

然而,博索納羅以「局外人」姿態贏得這次選舉,不可能得到三大傳統政黨——勞工黨(PT)、巴西民主運動黨(PMDB)及巴西社會民主黨(PSDB)——無條件的支持,而巴西國會本來就非常分散,博索納羅所屬的社會自由黨(PSL)在眾議院中雖是僅次於PT的第二大黨,但也僅佔52席,即約眾議院的十份之一。因此除非博索納羅能組成政黨聯盟,否則他將難以推行任何立法計劃。

商界對博索納羅的經濟議程亦同樣存在重大分歧。一方面,博索納羅任用了提倡私有化的銀行家古埃德斯(Paulo Guedes)為首席經濟顧問,使商界相信博索納羅政府會實行新自由主義政策,但與此同時,博索納羅擔任國會議員時,卻多次投票反對私有化及其他經濟自由化政策。這使得商界懷疑他的經濟團隊提出的新自由主義改革是否可以落實,亦為巴西未來的經濟政策方向增添不少變數。

因此,博索納羅在明年1月1日就任、履行競選承諾時,將會面臨不少挑戰。這使他可能無法迅速取得成果,亦難以維持民眾的支持。尤其是這次第二輪總統選舉的另一候選人哈達德所屬的PT仍然有大量支持者,可以預期的是,他們會協調其他政黨反抗博索納羅的政策。在這情況下,博索納羅很可能會利用軍事盟友的支持,打著「效率」的旗號,接管或清除議會和其他國家機構,打壓媒體和民間社會。

博索納羅很可能會利用軍事盟友的支持,打著「效率」的旗號,接管或清除議會和其他國家...
博索納羅很可能會利用軍事盟友的支持,打著「效率」的旗號,接管或清除議會和其他國家機構,打壓媒體和民間社會。 圖/美聯社

誠然,博索納羅是「當選」總統的,與上世紀的軍事政變有本質上的不同。但破壞巴西的民主制度,並不一定須要出動坦克車。最近在巴西亞馬遜最暢銷的書籍,正是由我在哈佛大學時的導師撰寫的新書《民主如何死亡》(How Democracies Die)。這書在巴西受歡迎,正因它似乎在預示巴西的民主將如何死去。

事實上,從1964年到1985年,巴西軍事獨裁仍保留了一些形式上的民主,如國會選舉,但每一次反對派勢力有跡象威脅到軍方對國家的控制時,政府就會改變遊戲規則,使之繼續掌權。

博索納羅的「新秩序」巴西可能將會是新的官僚威權主義國家,而民主的內涵恐會漸消逝,不著痕迹——表面上,憲制仍然存在,人民繼續參與選舉,報章依舊出版,輿論如常批評。但一切政治活動可能慢慢流於形式。而在經濟復甦的熱望下,由人民選出來的領袖,仍然可以維繫民主的光環。

在二十世紀期間,巴西目睹了九次政變,其中四次成功。今天的巴西是一個世界經濟強國,更是拉美的巨無霸。雖然巴西在過去30年有相對成熟的民主制度,博索納羅也不是通過軍事政變上台,但民主還是可能向後退的。博索納羅會否對巴西民主構成威脅?觀乎歷史,答案似乎是肯定的,問題是甚麼程度的威脅,而這就只可以續觀其變了。

博索納羅不是通過軍事政變上台,但民主還是可能向後退的,巴西可能將會是個新的官僚威...
博索納羅不是通過軍事政變上台,但民主還是可能向後退的,巴西可能將會是個新的官僚威權主義國家,而民主的內涵恐會漸消逝。 圖/美聯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南方紙牌屋:起訴巴西總統的貪腐海嘯

砍殺總統候選人:「巴西川普」博索納羅街頭遇刺,命危

上帝之城的哀號:軍隊入主半年後,巴西里約暴力暴增

「巴西之子」的接棒:選前倒數,前總統魯拉獄中退選

The Glocal

以國際研究回應時局,以學術角度思考出路。香港國際問題研究所(GSI)為你帶來世界不同國際關係學者的研究及分析。相關研究及評論載於GSI的網上資訊平台「The Glocal」

作者文章

1911年的國會投票。英國政治制度,是以百年前保守黨代表地主以及資產階級、工黨代...

脫歐前夕的叛黨風雲:「獨立小組」英國新第三勢力?

2019/03/12
在塔吉克出現中國軍事人員的足跡,便會衍生原則問題,公開破壞俄羅斯的權威。基於此原...

中亞秘密基地:中國如何蠶食「俄羅斯後院」?

2019/03/05
中國還是會繼續它的「反恐事業」,但無論是土耳其、哈薩克、或是吉爾吉斯,政府都不是...

血濃於水的義氣?突厥國家如何看「新疆再教育營」

2019/02/14
2013年年底開始,在「烏克蘭危機」、「克里米亞危機」...等一連串的全國動盪之...

從「巧克力大王」到烏克蘭總統:波羅申科的政壇浮沉錄

2019/01/28
馬克宏政府從1月中旬開始,舉行全國各地的公開辯論。圖為1月19日馬克宏出席其中一...

一言不合的國家改革?馬克宏大辯論與法國的「年改爆彈」

2019/01/23
英國脫歐,靠著「百足蜈蚣」們,顢頇前行。 圖/美聯社

英國的脫歐蜈蚣:沒有人面對現實的政治災難

2019/01/16

最新文章

獨裁者會隨著時代進化,也可能面臨退化危機?左為今年3月閃電辭職的哈薩克獨裁總統納...

獨裁者的退化:老態強人的「讓位」?從哈薩克到阿爾及利亞

2019/03/23
德國經濟奇蹟正逐漸遭遇什麼樣的瓶頸?圖為德國福斯汽車的撞擊測試。 圖/路透社

拆解德國競爭力(下):破滅中的經濟神話——兼回應李家同

2019/03/21
德國的「超黃金工業競爭力」,發展基礎是什麼呢?圖為科隆的黃金飛天車藝術裝置,示意...

拆解德國競爭力(上):不只是「工業水準」而已——兼回應李家同

2019/03/20
種種和平協議太過空泛且缺乏具體制裁機制,可說是政客為了政治利益而粉飾喀什米爾的太...

印巴百年衝突升級:以和止戰的「和平協議」有用嗎?

2019/03/18
商機無限的太空採礦,在不遠的未來會科幻變為真實嗎?電影《異形》系列中,有著星際採...

投資「太空採礦」:地球小國能不能成為宇宙霸權?

2019/03/13
1911年的國會投票。英國政治制度,是以百年前保守黨代表地主以及資產階級、工黨代...

脫歐前夕的叛黨風雲:「獨立小組」英國新第三勢力?

2019/03/12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