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博索納羅的「救國」詛咒:巴西離軍政府還有多遠?

2018/10/29 The Glocal

「熱帶川普」博索納羅(Jair Bolsonaro)28日奪下超過55%的選票,...
「熱帶川普」博索納羅(Jair Bolsonaro)28日奪下超過55%的選票,確定奪下巴西總統大位,支持者為其歡呼甚至敬禮。 圖/美聯社

文/羅鈞禧(哈佛大學經濟學系及甘迺迪學院前講師)

▌前情回顧:〈博索納羅大勝當選!巴西選出的極右派新總統〉

無意外地,極右候選人、有「巴西川普」之稱的博索納羅(Jair Bolsonaro)在28日舉行的巴西總統大選勝出。根據巴西中選會,博索納羅擊敗左翼勞工黨(PT)候選人哈達德(Fernando Haddad),奪下超過55%的選票,確定贏得第二輪總統大選投票。

博索納羅與其副總統拍檔穆拉奧(Hamilton Mourão)都是軍人出身,認為軍隊介入可以解決不少巴西的問題,鄙棄「不負責任的」民主。博索納羅多次公開捍衛巴西1964至1985年間的軍事獨裁;穆拉奧則說政府理論上可「自我政變」(self-coup)解散議會,又指把民選議會寫進國家憲法是一個錯誤,明示巴西需要修憲——這些言論都令外界擔心,巴西會否自上世紀80年代中回復民主化後,再次陷入軍方獨裁。

博索納羅與其副總統拍檔穆拉奧(Hamilton Mourão)都是軍人出身,認為...
博索納羅與其副總統拍檔穆拉奧(Hamilton Mourão)都是軍人出身,認為軍隊介入可以解決不少巴西的問題,鄙棄「不負責任的」民主。巴西會否自上世紀80年代中民主化後,再次陷入軍方獨裁? 圖/美聯社

▌拉美20世紀的軍事獨裁:官僚威權主義首現

上世紀中,比較政治學流行「現代化理論」學說,認為經濟和社會的發展會帶來政治上的開放和民主化。這理論似乎很好的解釋了二戰後的拉丁美洲——各國經濟穩定發展,開始出現新的中產階級,包括巴西在內的大部分拉美大國都實現了「真正的」民主制度,亦賦予公民很大的政治自由。

但到了60年代中期,拉美政治突然急轉。1964年3月,巴西軍方建立持續了21年的獨裁統治,而接下來的十年裡,軍事政變相繼推翻了阿根廷、玻利維亞、厄瓜多爾、巴拿馬、秘魯、薩爾瓦多、洪都拉斯、智利、烏拉圭等國的平民政府。

到了1978年,除了哥倫比亞、委內瑞拉和哥斯達黎加三國外,拉美各國幾乎都變成了威權統治政權。這浪潮完全推翻了現代化理論,而最令人詫異之處,是這些軍事獨裁恰恰都發生在那些最富裕、工業化程度最高的拉美國家,如巴西、阿根廷、智利、烏拉圭等。

1964年3月,巴西軍方發動一連串政變,建立持續了21年的獨裁統治。此時席捲拉美...
1964年3月,巴西軍方發動一連串政變,建立持續了21年的獨裁統治。此時席捲拉美的軍事獨裁,恰恰都發生在那些最富裕、工業化程度最高的拉美國家。圖為1968年,中學生艾德森(Edson LuÍs)遭軍方殺害後,其追思儀式當天,里約熱內盧街上的軍隊坦克。 圖/維基共享

就這軍事獨裁時期的政治和經濟發展,阿根廷政治學家歐唐奈(Guillermo O’Donnell)提出了「官僚威權主義」這個概念,概括出這些國家具有的幾個特點,如:

(一)強調理性化管理和經濟規範化,並任用具有高度官僚職業生涯的人,特別是軍人

(二)壓制工人運動,將工人階級排除在政治和經濟活動之外,並對勞工運動加以控制

(三)去政治化,減少或幾乎廢除政治活動

(四)廣泛使用各種威嚇手段打擊反對派,包括騷擾、監禁,甚至刺殺

(五)以經濟增長為目標,加強參與國際經濟體系。不少拉美國家都任用曾在美國留學、主張新自由經濟主義的年輕經濟學家,其中最有名的要數智利獨裁者皮諾切任用的「芝加哥男孩」(Chicago Boys)

巴西軍事獨裁政權統治期間,博索納羅曾是職業軍官,直到民主化後,才以陸軍砲兵上尉的...
巴西軍事獨裁政權統治期間,博索納羅曾是職業軍官,直到民主化後,才以陸軍砲兵上尉的階級退伍、轉戰政壇。圖為1974年,還在讀軍校的博索納羅(圖最右)。 圖/Jair Messias Bolsonaro

▌軍方為何獲得巴西民眾支持?

1985年巴西結束軍事獨裁政府,進入民主化進程。然而今天的巴西,從「洗車行動」以來,前總統魯拉(Luiz Inacio Lula da Silva)、羅賽芙及特梅爾等左翼執政黨爆發連環腐敗醜聞,無日無之的抗議活動、連年失控的街頭暴力(巴西2017年全國謀殺案為6.3萬多起,比前年增加了3.7%),以及不斷惡化的經濟形勢(失業率至今年8月仍高達12%),讓使許多人認為國家需要鐵腕統治。特別是勞工黨從魯拉2002年上任開始,已經連續第4次贏得大選,使民眾求變之心更為殷切。

雖然沒有人要求持久的獨裁統治,但許多巴西人都希望政府採取更專制的方法,以有效率的方法解決該國目前面臨的問題。巴西人對「民主」嗤之以鼻,根據拉美智庫Latinobarómetro的民調,只有13%的人對巴西民主感到滿意,是18個受訪國家中最低的。

對巴西人來說,能夠「有效」解決國家的,就只有軍方。根據巴西民調公司Datafolha的調查,超過六成巴西人都不信任總統特梅爾(Michel Temer)、國會或巴西的主流政黨,反之有八成受訪者對軍方有看法正面。

部份原因,即是近年的貪腐醜聞甚少和軍方沾上關係,加上過去軍事獨裁時期,巴西經濟崛起。因此,不少巴西人——特別是沒有經歷過上世紀軍事獨裁的人——對軍方短暫介入的想法都抱有幻想,以為軍方能夠從國家亂局中「拯救」國家。

不少巴西人——特別是沒有經歷過上世紀軍事獨裁的人——對軍方短暫介入的想法都抱有幻...
不少巴西人——特別是沒有經歷過上世紀軍事獨裁的人——對軍方短暫介入的想法都抱有幻想,以為軍方能夠從國家亂局中「拯救」國家。圖為博索納羅的「巴西隊長」聲援旗幟。 圖/路透社

從前總統魯拉、羅賽芙及特梅爾等連環腐敗醜聞,連年失控的街頭暴力,以及不斷惡化的經...
從前總統魯拉、羅賽芙及特梅爾等連環腐敗醜聞,連年失控的街頭暴力,以及不斷惡化的經濟形勢,讓使巴西民心思變。圖為博索納羅支持者擺出他的招牌手勢。 圖/路透社

▌官僚威權主義重臨巴西?

巴西政經亂局、軍方被「聖化」、加上傳統政黨政治的崩漬,為官僚威權主義重臨提供了溫床。就任後要有效管理國家,博索納羅除了需要獲得廣泛的民眾支持,同時亦須要政治和商界精英的支持。

然而,博索納羅以「局外人」姿態贏得這次選舉,不可能得到三大傳統政黨——勞工黨(PT)、巴西民主運動黨(PMDB)及巴西社會民主黨(PSDB)——無條件的支持,而巴西國會本來就非常分散,博索納羅所屬的社會自由黨(PSL)在眾議院中雖是僅次於PT的第二大黨,但也僅佔52席,即約眾議院的十份之一。因此除非博索納羅能組成政黨聯盟,否則他將難以推行任何立法計劃。

商界對博索納羅的經濟議程亦同樣存在重大分歧。一方面,博索納羅任用了提倡私有化的銀行家古埃德斯(Paulo Guedes)為首席經濟顧問,使商界相信博索納羅政府會實行新自由主義政策,但與此同時,博索納羅擔任國會議員時,卻多次投票反對私有化及其他經濟自由化政策。這使得商界懷疑他的經濟團隊提出的新自由主義改革是否可以落實,亦為巴西未來的經濟政策方向增添不少變數。

因此,博索納羅在明年1月1日就任、履行競選承諾時,將會面臨不少挑戰。這使他可能無法迅速取得成果,亦難以維持民眾的支持。尤其是這次第二輪總統選舉的另一候選人哈達德所屬的PT仍然有大量支持者,可以預期的是,他們會協調其他政黨反抗博索納羅的政策。在這情況下,博索納羅很可能會利用軍事盟友的支持,打著「效率」的旗號,接管或清除議會和其他國家機構,打壓媒體和民間社會。

博索納羅很可能會利用軍事盟友的支持,打著「效率」的旗號,接管或清除議會和其他國家...
博索納羅很可能會利用軍事盟友的支持,打著「效率」的旗號,接管或清除議會和其他國家機構,打壓媒體和民間社會。 圖/美聯社

誠然,博索納羅是「當選」總統的,與上世紀的軍事政變有本質上的不同。但破壞巴西的民主制度,並不一定須要出動坦克車。最近在巴西亞馬遜最暢銷的書籍,正是由我在哈佛大學時的導師撰寫的新書《民主如何死亡》(How Democracies Die)。這書在巴西受歡迎,正因它似乎在預示巴西的民主將如何死去。

事實上,從1964年到1985年,巴西軍事獨裁仍保留了一些形式上的民主,如國會選舉,但每一次反對派勢力有跡象威脅到軍方對國家的控制時,政府就會改變遊戲規則,使之繼續掌權。

博索納羅的「新秩序」巴西可能將會是新的官僚威權主義國家,而民主的內涵恐會漸消逝,不著痕迹——表面上,憲制仍然存在,人民繼續參與選舉,報章依舊出版,輿論如常批評。但一切政治活動可能慢慢流於形式。而在經濟復甦的熱望下,由人民選出來的領袖,仍然可以維繫民主的光環。

在二十世紀期間,巴西目睹了九次政變,其中四次成功。今天的巴西是一個世界經濟強國,更是拉美的巨無霸。雖然巴西在過去30年有相對成熟的民主制度,博索納羅也不是通過軍事政變上台,但民主還是可能向後退的。博索納羅會否對巴西民主構成威脅?觀乎歷史,答案似乎是肯定的,問題是甚麼程度的威脅,而這就只可以續觀其變了。

博索納羅不是通過軍事政變上台,但民主還是可能向後退的,巴西可能將會是個新的官僚威...
博索納羅不是通過軍事政變上台,但民主還是可能向後退的,巴西可能將會是個新的官僚威權主義國家,而民主的內涵恐會漸消逝。 圖/美聯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南方紙牌屋:起訴巴西總統的貪腐海嘯

砍殺總統候選人:「巴西川普」博索納羅街頭遇刺,命危

上帝之城的哀號:軍隊入主半年後,巴西里約暴力暴增

「巴西之子」的接棒:選前倒數,前總統魯拉獄中退選

The Glocal

以國際研究回應時局,以學術角度思考出路。香港國際問題研究所(GSI)為你帶來世界不同國際關係學者的研究及分析。相關研究及評論載於GSI的網上資訊平台「The Glocal」

作者文章

馬克宏雖然贏得大選、順利連任,但民粹主義陰魂不散,加上國內經濟與通膨危機的隱憂,...

法國選後難題:「失敗的馬克宏」能救通膨危機嗎?

2022/05/09
圖為藝術家Andrei Budayev的諷刺畫,將普丁繪製成了現代沙皇。 圖/路...

帝國的野心:英俄「中亞大競逐」的征服者啟示錄

2022/05/04
樂觀分析認為:「 俄國獨裁政權分崩離析的日子快將來臨?」圖為4月10日,基輔西部...

消滅獨裁多少錢?歐美「全集中制裁」俄國的三重困局

2022/04/12
Jimin 和 Yoojin 二人目前都從事婦女工作,分別關心婦女權益,以及影視...

男權新世界?專訪南韓選後的「女性家族部」攻防戰

2022/03/18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第22天,死傷人數不斷增加,圖為3月11日,一名烏克蘭人在前線城...

流血不等於門票:歐盟為何無法加速「烏克蘭入歐」?

2022/03/17
俄國總統普丁2月24日宣布入侵烏克蘭的演說影片,被中國網友的聲援彈幕「烏拉!」了...

烏克蘭血饅頭:中國印度從「俄軍侵略」觀望什麼好處?

2022/03/08

最新文章

4月23日的知床觀光船事故,是近年來日本最慘重的船難事故。截至5月12日,海保小...

無人應答的SOS:日本「知床觀光船事故」人禍為何發生?

2022/05/12
根據國際法,不論是南北韓的特務們、或是遭綁架者,本來都應該在戰爭狀態結束後各自返...

南北諜報家家酒?遣返「北韓間諜」的韓國人道難關

2022/05/11
小馬可仕與薩拉以及他們背後所屬的家族就會因此一加一等於或大於二嗎? 圖/小馬可仕...

我們不是「威權笨蛋」?菲律賓選後撕裂的民主對話

2022/05/10
馬克宏雖然贏得大選、順利連任,但民粹主義陰魂不散,加上國內經濟與通膨危機的隱憂,...

法國選後難題:「失敗的馬克宏」能救通膨危機嗎?

2022/05/09
若小馬可仕(左圖)贏得了選舉,菲律賓歷史上 9 年的黑暗戒嚴時期與人權壓迫紀錄,...

重返恐怖政治的可能?菲律賓「威權復辟」選情Q&A

2022/05/06
本週政治媒體《Politico》一則標題為〈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將推翻判決先例剝奪女...

使女的哭聲:解讀美國「推翻墮胎權」的法律戰三大布局

2022/05/06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