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允真的有罪書單:南韓的「女性主義獵巫」,演藝圈為何冷漠以對

2024/03/15 五娜

南韓女團LE SSERAFIM的成員許允真,日前因為在準備梳化時閱讀女性主義作家...
南韓女團LE SSERAFIM的成員許允真,日前因為在準備梳化時閱讀女性主義作家的書籍而遭到網友群起圍攻。 圖/推特

身處將「女性主義」污名化的社會,許多南韓女偶像為避免受到攻擊,選擇與「女性主義」保持距離。因為只要讀「錯」書,就可能被惡評淹沒。2月下旬,綜藝節目《全知干預視角》公開LE SSERAFIM韓裔美籍成員許允真看書的畫面,在男性用戶占多數的網路論壇fmkorea引起廣泛討論,原因是這些書被認為是女性主義相關書籍。

節目中,鏡頭直擊了LE SSERAFIM的化妝間,許允真當時正一邊接受梳化,一邊閱讀日本作家川上未映子的《乳與卵》(乳と卵)。這本書透過描述三名不同年齡女性對自己身體的看法,探討了女性自我生存的價值,出版首月便熱銷超過10萬冊,並榮獲了第138屆芥川獎。

她的包包裡面也裝滿了書,包含女性主義作家貝爾.胡克斯(bell hooks)的《關於愛的一切》(All About Love: New Visions)、約翰.柏格(John Berger)的藝術評論經典作品《觀看的方式》(Ways of Seeing)以及理解尼采的入門書《如何認識世界》(세상을 어떻게 이해할 것인가,暫譯)。

一篇80萬次瀏覽、有超過3600條評論的熱門貼文中,有些評論寫道「看來要抵制LE SSERAFIM了」、「幸好不是我喜歡的成員」、「為什麼要以名人身份來公開支持女性主義?」、「明知道會對團隊造成傷害,實在太自私了」、「閱讀女性主義書籍,卻還穿成那樣?」該留言指的是,許允真回歸的造型被砲轟穿得「太暴露」一事。

LE SSERAFIM的粉絲也湧入該貼文對抗惡評,他們批評這是一場針對女性主義意識型態的審查,譴責惡評者根本是性別「紅衛兵」。同時,也有一些粉絲傾向於撇清女偶像與「女性主義」的關係,他們主張人們不應該僅憑書單就斷定一個人是女性主義者;或強調「我也討厭女性主義,但允真是美國人,她絕對不是韓國式的女性主義者,請不要誤會」。

值得注意的是,中文世界因為各地翻譯和語境不同,近年常有「女權」(女性權力)和「女性主義」混用的狀況。但韓文中是以 Feminism 的音譯「페미니즘」或 Feminism 的意譯「여성주의」來指涉女性主義。페미니즘、여성주의兩者在韓文中的意思是相同的,故本文也全數使用女性主義一詞。

無論是否為女性主義者,女明星都不該受到這麼多仇恨和批評。在一個以貶低「韓女」及「女性主義」為主流的論壇中,粉絲竭盡所能捍衛偶像,與惡評者不斷辯論,結果在留言區蓋出罕見的「高樓」。

許允真與經紀公司SOURCE MUSIC並未對爭議有任何澄清或回應。由於擔心遭到經紀公司提告,實名制論壇上的一些辱罵性留言已經刪除。事件看似落幕,但它並不是南韓唯一的獵巫案例。

南韓女團LE SSERAFIM今年2月曾來台參加台視「2024超級巨星紅白藝能大...
南韓女團LE SSERAFIM今年2月曾來台參加台視「2024超級巨星紅白藝能大賞」。 圖/報系圖庫

▌針對女性主義意識的獵巫

自2015年,「Megalia」(메갈리아)女性論壇發起與厭女形成鏡像的「厭男」行動,以及2016年江南站隨機殺人案後,南韓社會的性別衝突日益激烈。當基進女性主義運動獲得越多關注,右翼反女權人士的網路仇恨活動也急遽增加。

保守勢力的反撲助長對「女性主義」的污名化,他們散播諸如「女性主義等於仇男主義」的論述,藉貼上「仇男」標籤來懲罰與威脅女性主義者,表明「如果你有女性主義思想,你就會處於不利地位」。昌原大學哲學系教授尹金智英(윤김지영)指出:「『你是女性主義者嗎?』這句話中的女性主義已經被重新定義為『厭男、女性至上主義』。」

▌延伸閱讀:〈3cm手勢的獵巫(下):仇男南韓仇女「鏡像攻擊」有效嗎?〉

性別對立使女偶像的處境更艱難,她們必須對發言、穿搭、社群媒體轉發等各方面行為更加謹慎,避免流露出的女性主義意識觸怒男粉絲。2018年,當Red Velvet隊長Irene閱讀《82年生的金智英》的消息傳開,網路上充斥著男粉憤怒的脫粉聲明,稱對Irene是女性主義者感到「太失望了」,並附上將Irene小卡剪碎或燒毀的影像。

AOA前成員酉奈、少女時代成員秀英也因閱讀此書遭到攻擊,秀英在個人節目中表示:「讀完後,意識到過去那些『以為沒什麼的事情』,其實是因為女性身分而受到不平等對待。」結果兩人的社群媒體帳號留言區也被「連你也背叛了嗎」、「不要宣揚女性主義」等評論洗版。

《82年生的金智英》描述全職媽媽在日常生活中受到的性別歧視,成為南韓暢銷書並改編成同名電影,卻有男性批評這本書刻意製造性別對立,指責該書「將女人的受害心態歸咎於男人身上」。而部分男粉絲則感到了「背叛」,基於曾在女偶像身上花費的金錢和注意力,他們覺得自己作為「消費者」,有權對閱讀此書的女偶像發動攻擊與抵制,。

值得注意的是,他們厭惡與洩憤的對象僅止於女藝人,同樣閱讀過這本書的男性國民主持人劉在錫、防彈少年團(BTS)成員RM卻從未受到批評。

南韓暢銷小說《82年生的金智英》探討家庭主婦的困境,卻被反女性主義者炎上。圖為該...
南韓暢銷小說《82年生的金智英》探討家庭主婦的困境,卻被反女性主義者炎上。圖為該書書封與同名改編電影海報。 圖/漫遊者文化、車庫娛樂

▌應對獵巫:演藝圈的沈默

在這些事件當中,南韓沉默的多數大眾並未參與獵巫派對,女偶像的廣告代言、人氣形象等幾乎未受到影響。以Irene為例,陷入「女性主義爭議」後的隔月,不僅獲得了韓國企業評判研究所統計的「女團個人品牌評價」排名第一位,並且接棒一線男星金秀賢被選為南韓知名維他命品牌lemona的代言人。而《82年生的金智英》書籍被她提及之後,隔週銷量激增了104%,其中男性消費者僅減少3%。

在公關策略上,一旦無理的獵巫行徑被視為「消費者投訴」受到回應與道歉,食髓知味的惡評者可能會更肆無忌憚。大多數情況下,經紀公司與偶像本人通常選擇冷處理,並且由於近年網路霸凌導致名人自殺事件頻傳,不少公司改為定期提告惡評,以保護旗下藝人。

南韓演藝圈則是整體都對獵巫現象保持了沉默。無論是男性還是女性藝人,普遍避免透過公開聲明或行為支持女性主義活動,或表達解構南韓社會性別階級的觀點,以免招致爭議或負面影響。這種現象背後可能涉及演藝圈強烈的競爭和利益考量。同時,因為經紀公司通常大幅掌握了媒體對藝人的採訪和提問機會,記者也難以採訪演藝人員的私下看法。

加總起來的寒蟬效應,令南韓演藝圈難以成為促進性別平等議程的帶頭者或場域。社會大眾也不期待其他藝人對此類事件發表看法,反而將保持中立和避免涉及敏感議題視為更穩妥和專業的做法。

每當有女偶像遭「女性主義獵巫」攻擊,經紀公司通常選擇冷處理,演藝圈藝人也多半不會...
每當有女偶像遭「女性主義獵巫」攻擊,經紀公司通常選擇冷處理,演藝圈藝人也多半不會發表意見。圖為南韓民眾從電視上收看男團BTS節目。 圖/美聯社

▌全球粉絲的積極護航

即使公司與本人不予回應,女偶像仍有粉絲作為強力後盾。每一次團結對抗惡評,都有助於鞏固粉絲社群的活躍與凝聚力。在許允真爭議發生的過去兩周內,許多女性主義粉絲在社群媒體上曬出閱讀她書單的照片,並附上「因為許允真而找來讀看看」等文字。

由於KPOP團體的知名度逐漸走向國際,南韓媒體報導揭示了該國性別對立的嚴重性,也進一步激發了全球KPOP粉絲與南韓男性之間的網路戰火。在飯圈(編按:指粉絲社群)中,精通韓語的海外粉絲習慣每天在社群上分享與本命偶像(編按:指最喜歡的偶像)相關的新聞和消息。因此,當偶像在南韓內部發生重大事件時,全球粉絲都能即時了解。有些人甚至會使用翻譯器,進入南韓新聞的留言區或論壇力抗酸民。

例如同樣在2018年,Apink前成員孫娜恩在Instagram上分享了一張照片,顯示其手機殼上印的「GIRLS CAN DO ANYTHING」字樣,結果評論區也被「不要公然宣傳女性主義」等留言淹沒。事件炎上後,孫娜恩刪除了照片,所屬公司澄清稱這是合作品牌贈送的手機殼。於是世界各地憤怒的女性主義粉絲集體在社群媒體上使用標籤#girlscandoanything聲援娜恩,該標籤迅速登上南韓流行趨勢。

女偶像及娛樂公司並非不在意流失男粉市場,否則不會至今仍格外避談「女性主義」話題。然而,該行業也深知「得女粉者得天下」的道理。Z世代的女粉絲與偶像之間的關係已不再僅限於異性戀的迷戀或戀愛幻想,相反,她們更願意支持能與自己產生共鳴的團體或偶像。

隨著女團不斷拓展多元的「女孩迷戀」(Girl Crush)或「女力」(Girl Power)風格,部分女團的女粉數量已超越男粉。例如,根據南韓阿拉丁網路書店的專輯消費者性別年齡統計,(G)I-DLE今年1月推出的最新正規專輯《2》,男女消費者比例約為4比6。她們擅長在歌曲中表達女性敘事,先前的迷你專輯先行曲〈Allergy〉描述了社群時代年輕女性的容貌焦慮,主打曲〈QUEENCARD〉則強調「無論纖細胖瘦,都是女王」。

另一方面,也並非所有男粉絲都會受到反女性主義運動的影響。目前購買LE SSERAFIM新專輯的男女粉絲比例接近一半一半。那麼,「女性主義爭議」對於女團的男粉數量是否有實際影響?這個問題將需要等到下一張專輯開賣,才能見分曉。

每當南韓女偶像遭遇「女性主義獵巫」,她在世界各地的女性粉絲都會群起聲援,甚至使用...
每當南韓女偶像遭遇「女性主義獵巫」,她在世界各地的女性粉絲都會群起聲援,甚至使用翻譯器到南韓論壇上反駁攻訐。 圖/路透社

責任編輯/王穎芝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短髮女就是仇男?南韓厭女仇恨圍攻的「奧運金牌射手」

「消滅女權法西斯!」韓國電玩業的仇女大獵巫

3cm手勢的獵巫(下):仇男南韓仇女「鏡像攻擊」有效嗎?

3cm手勢的獵巫(上):一張超商海報引爆的「南韓男女仇恨戰」?

五娜

韓流追星族,同時也是寫作愛好者。

作者文章

南韓女團LE SSERAFIM的成員許允真,日前因為在準備梳化時閱讀女性主義作家...

允真的有罪書單:南韓的「女性主義獵巫」,演藝圈為何冷漠以對

2024/03/15

最新文章

圖為海山樓一景。海山樓為香港著名景點,這幢彷彿由積木砌成的大廈呈現香港緊密而狹窄...

香港新移民在《但願人長久》的追尋:哪裡得到理解,哪裡就是家

2024/04/12
以南韓濟州島人口計算,平均每6人就有1人屬4.3事件受難方。
 圖/歐新社  

不能遺忘的面容(下):南韓政府的濟州轉型正義,足夠了嗎?

2024/04/11
濟州4.3和平基金會利用AI技術和口述記憶,嘗試還原濟州4.3事件犧牲者金秉柱(...

不能遺忘的面容(上):濟州四三事件,AI修復重現的歷史受難者

2024/04/10
傳統又自負的同儕拒絕給予友善的支持,將是邱吉爾生命的寫照。左為1881年。7歲的...

憤怒的雄獅,孤單的童年:邱吉爾的頑皮少年成長記

2024/04/10
對於沒去過澳洲的人,印象可能是一個打工賺錢或度假旅行的勝地。圖為雪梨地標——雪梨...

澳洲是天堂、戰爭打不過去?本地人的生活挑戰與戰爭風險

2024/04/09
2018年龐佩奧國務卿任內訪北京,會晤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中國外交部長王毅等人。...

對中國絕不讓步:美國前國務卿龐佩奧的中國交手回憶錄

2024/04/03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