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下一代韓流加速器?南韓趁疫謀霸的「大網漫時代」

2021/02/17 吳文哲

因為疫情影響,去年韓國電影產業大受影響。然而,對於不需承擔群聚風險的網漫產業,疫...
因為疫情影響,去年韓國電影產業大受影響。然而,對於不需承擔群聚風險的網漫產業,疫情期間卻是截然不同的榮景。訂閱數破千萬、上億瀏覽量,各種電影業無法想像的天文數字,全部在虛擬空間實現,而這股熱潮,甚至進一步延燒到電視劇。 圖/《驅魔麵館》劇照

「沒有千萬觀眾的電影,卻有兩千萬訂閱的網漫。」兩句簡單的話,卻是疫情陰影下,2020年韓國文化內容市場兩樣情的最佳寫照。

因為疫情影響,去年韓國電影產業大受影響,講述前韓國總統朴正熙遭暗殺內幕的《南山的部長們》(남산의 부장들)雖然以475萬觀影人次拔得頭籌,但這樣的成績不只在2019年連前十都沾不上,甚至還寫下近20年來,觀影人次最低的票房冠軍紀錄。然而,對於不需承擔群聚風險的網漫產業,疫情期間卻是截然不同的榮景。

訂閱數破千萬、上億瀏覽量,各種電影業無法想像的天文數字,全部在虛擬空間實現,而這股熱潮,甚至進一步延燒到電視劇。從年初由JTBC製作的《梨泰院 Class》(이태원 클라스),到年末的驚悚劇《Sweet Home》(스위트홈),光是2020年的網漫改編電視劇,就有至少超過10部。隨著電視台與影音平台聯手,促使網漫熱潮在電視劇的化學效應下持續發酵,破兆韓元的商機,更讓網漫成為疫情下的韓流新希望。

從年初由JTBC製作的《梨泰院 Class》,到年末的驚悚劇《Sweet Hom...
從年初由JTBC製作的《梨泰院 Class》,到年末的驚悚劇《Sweet Home》(스위트홈),光是2020年的網漫改編電視劇,就有至少超過10部。 圖/左起《Sweet Home》、《梨泰院 Class》、《女神降臨》劇照。

▌1990年代:依附在體育新聞中的網漫時代

雖說是「新希望」,但韓國網漫的發展起源,其實並沒有比其他文化產業晚多少。「網路漫畫」顧名思義,是在網路誕生後的產物,而韓國網漫產業的緣起,正是網際網路逐漸常民化的1990年代末。

在網漫出現之前,韓國漫畫主要依附在1990年代開始爆炸性成長的「體育新聞」下,直到網路出現、紙本販售開始式微,這些作品也跟著媒體網路化,而進入到虛擬空間。追溯「網漫」最初的始祖,是1996年開始,隨著電腦逐漸普及,開始使用電腦繪製原稿的朴武直(박무직,1973~)、千桂英(천계영,1970~)等作家。不過比起在呈現方式的不同,這些作品頂多只是技術層面的提升,直到1998年作家全允洙(권윤주,音譯)的作品《Snowcat》打破傳統漫畫書的框架,才普遍被視為第一部名符其實的「網漫」作品。

和受限於報章連載形式的作品不同,比起直接將紙本的內容放到網路上,《Snowcat》是第一部依照網路瀏覽器需求,繪製可以上下「滾輪式移動」的網漫作品。在內容方面,以虛構的貓咪講述一般人日常的《Snowcat》,也比其他連載漫畫內容更短、更生活化,且能夠引發讀者共鳴,而這些特點,後來也成為網漫的一大特徵之一。

雖然已經開始有作品出現,但當時的網漫依然會依附在新聞媒體之下、或只在作者個人網站與部落格中發表,真正專屬於網漫的發表平台,則要等到21世紀才會誕生。

雖然已經開始有作品出現,但當時的網漫依然依附在新聞媒體之下,真正專屬於網漫的發表...
雖然已經開始有作品出現,但當時的網漫依然依附在新聞媒體之下,真正專屬於網漫的發表平台,則要等到21世紀,智慧型手機的普及後,才會誕生。 圖/路透社

▌2000年代的網漫發展期:當入口網站也參戰

根據韓國內容振興院和文化體育觀光部統計,在2000年前出現的網漫只佔了全體漫畫發行總量的3.5%,直到21世紀才進入成長期。而這一切都跟韓國入口網站發展息息相關。

第一個提供網漫服務的入口網站是誰?答案是:雅虎韓國。但比起現在常見的網漫平台,2002年的雅虎韓國(Yahoo! Korea)只是將已經出版的連載漫畫搬到入口網站上。隨著對手推出新服務,才剛靠著電子信箱服務,奪下最大韓國入口網站寶座的Daum,也在2003年開設了提供類似服務的「漫畫中的世界」,讓未來網漫獲得能夠發展的土壤。

有了土壤,接下來則是需要適當的種子。雖然當時已經有《Snowcat》等符合瀏覽器使用習慣的作品誕生,不過大部分在網路上的漫畫,依舊是既有已出版、或已發表於報章雜誌的連載漫畫,這也讓讀者的閱讀體驗與新鮮感大打折扣。幸好就在當年10月,知名漫畫家姜草(강풀,音譯)充滿電視劇風格的《純情漫畫》(순정만화)在網路上發表,並大受歡迎,不只奠定了未來網漫「一話一故事」的俐落敘事風格,也和過往紙本漫畫翻頁的閱讀動線不同,讓「滾輪式直線閱讀」的網路漫畫,一躍成為創作主流。

《純情漫畫》的成功,除了寫下網漫的里程碑,也讓各大入口網站開始看見網漫所具有的市場潛力,而網漫則從單純用來吸引瀏覽者的免費服務,搖身一變成為金雞母。在雅虎韓國、Daum之後,入口網站「Paran」及「Empas」也靠著網漫服務,一度佔據入口網站前三寶座,至於未來將成為韓國網路霸主的「Naver」,也在2005年,正式進軍網漫市場。

《純情漫畫》的成功,除了寫下網漫的里程碑,也讓各大入口網站開始看見網漫所具有的市...
《純情漫畫》的成功,除了寫下網漫的里程碑,也讓各大入口網站開始看見網漫所具有的市場潛力,而網漫則從單純用來吸引瀏覽者的免費服務,搖身一變成為金雞母。 圖/Webtoon官網、純情漫畫劇照。

▌2006年里程碑:網漫「傳說」誕生、首次電影化

隨著各式各樣的平台紛紛出現,網漫作家開始大展身手,其中也包含被譽為網漫「傳說」的作家趙奭(조석,1983~)與他的作品《心靈的聲音》(마음의 소리)。從2006年9月開始連載,直到2020年7月才正式結束,以作家自己與家人荒誕故事為主軸,《心靈的聲音》連載了近14年,篇數達到1,229話之多,作家甚至還因此被戲稱為「Naver旗下的公務員」。

結合無厘頭與日常,《心靈的聲音》逗趣的內容吸引了數百萬人觀看,瀏覽量甚至累積達數十億,不只是韓國網漫史上最長青的作品,同時也讓趙奭本人,連續十年成為最受歡迎人氣作家。2016年的改編自網漫的同名韓劇作品《心靈的聲音》,更找來李光洙(이광수,1985~)、金美京(김미경,1963~)等人氣演員擔綱演出。

除了《心靈的聲音》誕生,2006年網漫界的另一件大事,則是姜草的作品《公寓》(아파트,2004)被翻拍成同名電影。雖然最後不論是評價和票房都不太好,卻寫下了網漫首次跨足電影圈的里程碑,為後來同樣電影化且受到歡迎的作品如:《偉大的隱藏者》(은밀하게위대하게)、《與神同行》(신과함께)等,奠定了基礎。

2006年網漫界的另一件大事,則是姜草的作品《公寓》(아파트,2004)被翻拍成...
2006年網漫界的另一件大事,則是姜草的作品《公寓》(아파트,2004)被翻拍成同名電影。雖然最後不論是評價和票房都不太好,卻寫下了網漫首次跨足電影圈的里程碑,為後來同樣電影化且受到歡迎的作品如:《偉大的隱藏者》(은밀하게위대하게)、《與神同行》(신과함께)等,奠定了基礎。 圖/《與神同行》劇照

▌智慧型手機誕生:網漫全盛時代來臨

如同火箭升空會分成兩階段,韓國網漫靠著平台與多樣的創作內容,讓使用者與瀏覽量快速成長,不過重頭戲還在後頭。2009年,全球第一支智慧型手機問世,網路成為人類隨時都能接觸到的工具,網漫市場的成長速度也來到另一個高峰。

從2010年的529億韓幣(約新台幣13.5億)、2016年成長10倍達到5,845億(約新台幣25億)到2018年的8,805億韓幣(約新台幣224億),韓國網漫產業市場幾乎是以每兩年就翻倍的速度屢創新高。除了智慧型手機的普及化,影劇產業的加入也功不可沒。、

對於影劇產業來說,直接翻拍深受喜愛的網漫,可以降低市場風險;而對網漫產業來說,除了過去透過內容收費,更可藉由授權翻拍等直接或間接收益。加上2012年後國外市場的拓展,讓產值不斷提升。2020年光是Kakao與Naver兩大平台就賺進超過1兆3,000億韓幣(約新台幣329.6億元),也寫下了歷史新紀錄。

在企業獲利的同時,網漫作家的待遇也持續提升。根據內容振興院的同一份調查顯示,透過原稿費用、平台收益分配等,在2020年曾經進行連載創作的作家平均年收入為4,841萬韓幣(約新台幣123萬元),相較於去年增加了16萬韓幣,其中甚至還有不少作家年收破億元韓幣。然而,正當一切看起來形勢大好,網漫平台的收益分配模式,卻設下了讓想要投入業界的新人作家們無法察覺的陷阱。

根據內容振興院的同一份調查顯示,透過原稿費用、平台收益分配等,在2020年的網路...
根據內容振興院的同一份調查顯示,透過原稿費用、平台收益分配等,在2020年的網路漫畫家平均年收入為4,841萬韓幣(約新台幣123萬元),甚至有不少人年收破億韓幣。然而,正當形勢大好,網漫平台的收益分配模式,卻設下了讓想要投入業界的新人作家們無法察覺的陷阱。 圖/美聯社

▌不透明的收益與「最低保障金」陷阱

網漫作家的收入,主要以稿費、最低保障金與平台收益分配為主。以2015年網漫平台「Lezhin Comics」的基本合約為例,每位作家只要每週創作一話且持續進行連載,每個月就可以獲得200萬韓幣的最低保證金(約新台幣50,713元),相當於每話收益為50萬韓幣(約新台幣12,678元)。且只要當周作品收益超過200萬韓幣,就可以與平台對分超過的部分。也就是說,假設作品獲得201萬元的收益,作家除了原本的200萬,還可以獲得5,000元的收益分配。

不過隨著這塊餅越來越大、投入的作家增加,部分網漫平台也開始偷偷提升收益分配的門檻。根據《韓民族》報導,有些平台表面上依舊維持「每週四話、一話50萬、最低保證金200萬」的合約內容,實際上卻將原本應該另外計算的最低保證金,算在平台收益分配外中。換句話說,平台「先給作家200萬」,但是將作品收益分潤門檻拉高。未來只要當周收益沒有超過400萬,就不會有任何額外利潤產生。這可能導致非熱門作品的作者「只拿得到保證金、卻永遠賺不到分潤」的後果。

此外,這樣提高分潤門檻的計算方式並不是每週或每月,而是會持續累積形成隱形的「負債」,就算突然有一週獲得爆量的收入,也有可能因為前面「未償還」的收益黑洞,最後成為一場空。原本立意良好,希望讓作家就算在創作初期也能有穩定收入的政策,如今卻反倒成為讓新鮮人吃不飽但也餓不死的監獄。有些收費平台甚至以「增加知名度」為由,迫使作家必須在一定時間後免費公開作品,這樣的「限時收費」政策,不只讓作家損失不少潛在收入,還有人陷入憂鬱、從此一蹶不振。

更有許多漫畫網站平台開始以「限時免費漫畫」策略吸引讀者,但是讓漫畫家失去原本可能...
更有許多漫畫網站平台開始以「限時免費漫畫」策略吸引讀者,但是讓漫畫家失去原本可能的潛在分潤金,導致漫畫家者抱著滿懷熱情,卻只能過著吃不飽、也餓不死的收入狀態。 圖/Lezhin Comics官網

不只門檻變高,平台不透明的收益結構,也成為網漫作家是否能獲利的一大變數。根據韓國內容振興院資料,網漫平台的收入包含讀者的訂閱、廣告、販賣使用執照及版權等,至於成本則是平台管理、人事支出以及行銷。雖然平台在需要有支出,又必須負擔作家最低保證金的情況下,的確有理由收取手續費,但這些數字卻經常沒有明確向作家交代。

而這樣的情況,在「網漫代理公司」出現後,更是雪上加霜。

比起過去總是由作家本人與平台簽約,2010年代開始流行平台將簽約及其他事物委辦給代理公司,而代理公司再與作家簽約的「雙層結構」。表面上是方便管理,實際上卻導致作家無法與平台人員溝通。在不清楚平台與代理公司簽約內容下,又要多付一次手續費的處境,導致作家最後拿到的可能只有總收益的10%。甚至有些平台還自己另外創辦代理公司,讓不少受害作家認為:「根本是被同家公司扒兩層皮。」

網漫平台的收入包含讀者的訂閱、廣告、販賣使用執照及版權等,至於成本則是平台管理、...
網漫平台的收入包含讀者的訂閱、廣告、販賣使用執照及版權等,至於成本則是平台管理、人事支出以及行銷。雖然平台在需要有支出,又必須負擔作家最低保證金的情況下,的確有理由收取手續費,但這些數字卻經常沒有明確向作家交代。 圖/取自KAKAO官網

▌多元大旗下的色情與仇恨內容

除了收益結構的盲點,總是以多元內容自豪的網漫,卻屢屢因為仇恨、色情、或是極端思想的內容,引發爭議。雖然就如同電視節目,網漫也有分級制度,但基本上是以漫畫家協會自治為基礎的管理方式,還是無法防止社會的疑慮。

「一次1000元、2000元、3000元,這樣存了三年」、「圍繞著知名主播隱秘交易」,曖昧的文字加上充滿暗示性的圖片,成人網漫廣告透過網路的無遠弗屆,就連人在台灣也無法倖免。在網漫市場成長的同時,成人網漫的含金量更是水漲船高,甚至有平台專營成人網漫維生。為了獲得更多訂閱,這些成人網漫廣告被投放在各大網站上,卻因為管理不彰,導致孩童接觸甚至點擊的風險。早在2016年,就有家長因此投書媒體,最後卻得到「平台表示是廣告商的責任、廣告商表示廣告本身非限制級、政府表示屬於漫畫家協會自治範疇無法可管」的結論。

除了色情廣告充斥,在多元內容的包裝下,網漫也容易出現仇女、犯罪、歧視等爭議內容。例如去年由作家旗安84在「Naver Webtoon」上架的《Hellper 2:KILLBEROS》(헬퍼2: 킬베로스),就曾經因為過於露骨描寫未成年者的性剝削,引發讀者反彈;同為作家的另一部作品《復學王》(복학왕),更因為歧視身心障礙者、以及女下屬透過和上司發生關係,獲得正式員工的內容,被指為「女性嫌惡」言論,甚至還引發超過5萬國民到青瓦台公告欄連署,希望終止連載。

除了色情廣告充斥,在多元內容的包裝下,網漫也容易出現仇女、犯罪、歧視等爭議內容。...
除了色情廣告充斥,在多元內容的包裝下,網漫也容易出現仇女、犯罪、歧視等爭議內容。例如去年於「Naver Webtoon」上架的《Hellper 2:KILLBEROS》(헬퍼2: 킬베로스),就曾經因為過於露骨描寫未成年者的性剝削,引發讀者反彈。圖為示意圖。 圖/路透社

另外,讀者可以即時回覆、匿名交流的特性,也成為另一個灰色地帶。2019年,「Naver Webtoon」曾經因為旗下作家遭受惡意留言攻擊,在宣布休刊的同時,揚言將會對這些評論者提出制裁,引發「評論」與「惡評」的界線討論。而2020年作品《運氣超~好的日子》(운수 오진 날)的留言區中,虐殺中國人的言論意外成為最多人喜歡的「最佳評論」,也顯示出意見欄容易聚集極端言論的負面效果。

過去累積的成果,加上2020年跨足影劇的大成功,讓韓國網漫成功撼動日本作為漫畫帝國的霸主地位。2021年預計將會有超過10部的改編影視作品,未來2~3年光是Kakao就會有65部改編作品問世,疫情後網漫在韓流的重要性可想而知。

如同韓國整體國家發展,網漫帝國的興起也有賴大企業的穩定支持,但為了創作好作品,每天工作超過10小時、發揮多元創意的作家們更是功不可沒。而在內容自由的前提下,作家與讀者們如何自律維護環境,也是未來發展的變數之一。

從原本的免費附加服務到如今的韓流市場「超新星」,韓國網漫發展本身就如同一個激勵人心的漫畫題材,但在發光發熱的同時,如何避免故事「走鐘」,也將會是無可避免的課題。

從原本的免費附加服務到如今的韓流市場「超新星」,韓國網漫發展本身就如同一個激勵人...
從原本的免費附加服務到如今的韓流市場「超新星」,韓國網漫發展本身就如同一個激勵人心的漫畫題材,但在發光發熱的同時,如何避免故事「走鐘」,也將會是無可避免的課題。 圖/取自KAKAO官網。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導演金基德的告發:被謀殺的韓國民主

南韓「N號房事件」殘酷一年後?屠殺靈魂的現場直播間

消失的孩子們和「仙甘學園」:國家授權的集體綁架虐童

吳文哲

就讀新聞系時誤打誤撞進入韓文世界,認為韓國在經濟發展、歷史等方面,均和台灣有許多相似之處。希望藉由文字,讓更多人了解韓國,並為台灣找到未來的發展方向。

作者文章

圖為由宋康昊扮演的世宗大王,用最「科學」的方法創造出來的文字,當時稱為「諺文」(...

疫情新聞都看無:韓國「不說外來語挑戰」怎會那麼難?

2021/05/28
懷抱「美國夢」的韓國家庭,面對文化、語言完全不同的異地,移民們必須克服的不只外在...

甘蔗、民兵與《夢想之地》:韓裔美國人的百年認同苦旅

2021/04/26
《故鄉陌事》原文片名《방문》直譯為「訪問」,指的是陌生人如客人般短暫停留後離去。...

南韓女性三代的傷害複製:《故鄉陌事》的至死方休?

2021/04/21
「作為一名女性,該如何在韓國生存?」2019年釜山影展得獎作品《鬼怪與懷孕的樹》...

悲壯而不悲慘:《鬼怪與懷孕的樹》的南韓美軍慰安婦

2021/04/09
左為尹東柱本人,右為尹東柱傳記電影中,飾演尹東柱的韓星姜河那 圖/維基百科、《東...

你們都算朝鮮族?中國南韓爭奪的「抗日詩魂尹東柱」

2021/03/19
因為疫情影響,去年韓國電影產業大受影響。然而,對於不需承擔群聚風險的網漫產業,疫...

下一代韓流加速器?南韓趁疫謀霸的「大網漫時代」

2021/02/17

最新文章

與歐美的運動風潮相比,南韓的#MeToo氣勢雖然來得比較晚,但在亞洲國家中,其實...

從金智恩到N號房:南韓#MeToo與「不完美受害者」的勇氣

2021/06/21
5月底加拿大卑詩省爆發一所廢棄的原住民寄宿學校「坎盧普斯印第安寄宿學校」地底下,...

上帝沉默之地:加拿大「印地安住宿學校」的百年種族滅絕

2021/06/19
圖/香川縣觀光協會「烏龍麵縣」宣傳企劃:烏龍麵之於香川縣民,是與生活密不可分的飲...

日本「烏龍麵之鄉」:香川縣自豪的美味全國制霸

2021/06/18
全美最大的出版集團企鵝藍燈書屋宣布將以超過二十億美金的價碼併購規模排名第三的西蒙...

重磅一頁書/賣書巨獸誕生?美國「企鵝藍燈書屋併購案」出版超進化

2021/06/18
紀錄可愛動物最後吃掉牠們的教育實驗近來在日本引發激烈的正反討論。本次就透過「五花...

食糧教育?殺生直播?日本與「100天後會被吃掉的豬」

2021/06/12
圖/《極惡非道》劇照:日本的「極道」歷史裡很早就佔有一席之地,他們在社會的角落始...

日本暴力政治的「任俠血脈」:與國家共舞的極道黑社會

2021/06/11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