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跟蹤騷擾鎖命危機(下)報案5次仍遇害的金炳燦殺人案

2022/03/29 吳文哲

 圖/《鎖命危機》劇照
圖/《鎖命危機》劇照

▌接續前篇:〈跟蹤騷擾鎖命危機(上)南韓不能保護被害人的《跟騷法》?〉

「被害者都已經身亡,但警方卻一副該做的都做了,沒有做錯什麼事的感覺。」

韓國《跟騷法》,經歷22年的漫漫長路,終於在2021年10月正式施行。由於韓國社會跟騷問題嚴重,相關的刑事案件頻傳,也讓這部法令獲得許多關注。然而,就在法條公布後,包含法界、婦女團體等,都紛紛指出其中的不足之處,尤其是就在不到一個月後發生的「金炳燦事件」,更讓《跟騷法》的實質保護效力,打上了一個大大的問號。

「金炳燦事件」發生於2021年11月19日,一名30多歲、正在保護令保護下的女性住戶,在位於首爾中區的自家公寓遭35歲的兇嫌金炳燦持兇器殺害。案發後,根據媒體報導指出,金炳燦與死者曾經交往約5個多月,過程中因兇嫌多次口出惡言,甚至威脅要殺掉死者,讓死者心生畏懼,就連死者朋友都證實他會習慣性持刀抵在死者頸部脅迫對方。

除了上述暴力行為,金炳燦還曾非法侵入女方住處多達10餘次,並跟騷對方至少5次以上,讓死者忍無可忍報警,並在2021年11月7日申請保護令。依照法令,金炳燦被禁止接近死者本人及住處100公尺以內的範圍,而在這段時間,死者也藉由不斷在臨時安置所及朋友家中暫居,降低與金炳燦碰面的機會,但最後還是在案發當日短暫返回住處時遇見兇手。

儘管在遭遇兇手後,死者曾在11點29分,透過警方提供的緊急呼叫用智慧型手錶,向警方求救,但警方因為一度無法掌握確切位置導致延遲,最後在約11點33分到達時,死者已經遇害身亡。

「金炳燦事件」發生後,首爾警察廳長崔冠浩(최관호,音譯)不只公開發表聲明,並將責任歸咎於警方無法及時保護民眾生命安全。然而,這起事件不只呈現出警方在實務面的不足,同時也讓《跟騷法》在立法上的漏洞一一浮現。

儘管在遭遇金炳燦後,死去的前女友曾在11點29分,透過警方提供的緊急呼叫用智慧型...
儘管在遭遇金炳燦後,死去的前女友曾在11點29分,透過警方提供的緊急呼叫用智慧型手錶向警方求救,但警方因為一度無法掌握確切位置導致延遲,最後於11點33分到達時,當事人已遇害身亡。 圖/SBS

▌5度報警、12次通話仍喪命 警方執行力受質疑

案發後,死者的妹妹曾接受JTBC電視台訪問,除了指責警方一開始追蹤錯位置,同時還表示警方其實並未察覺到當時被害人已經是和兇手同處一室的危急狀況。而事後資料更顯示,死者自從6月起,曾5度報案,並且在保護令通過後,與警方通話多達12次,最後卻依然喪生。

此外,韓國刑事政策研究委員昇在憲(승재현,音譯)更指出,許多明明就已經已經是可預見的重犯罪,在現場卻被當作只是一般的情侶爭吵。

儘管警方在事發後承諾將會加強智慧型手錶的位置追蹤功能,但事前明明就能夠準備好,卻在人命喪生後才亡羊補牢的做法,反倒讓家屬更加不滿。而一篇〈韓國日報〉的報導還揭露,光是2020年接受人身保護的案件就有高達1萬4,000多人,但智慧型手錶的數量,卻只有不到4,000台,顯示藉由智慧型手錶監控被害人以達到人身保護的運作方式,在被害人激增的情況下,可用的資源也更顯得捉襟見肘。

除了實務面上,警方態度、機動力都備受質疑,《跟騷法》本身就存在許多缺陷,更受到法界人士批評,昇在憲甚至還痛批這是一部「不懂跟騷的跟騷法」。

除了實務面上,警方態度、機動力都備受質疑,《跟騷法》本身就存在許多缺陷,更受到法...
除了實務面上,警方態度、機動力都備受質疑,《跟騷法》本身就存在許多缺陷,更受到法界人士批評,昇在憲甚至還痛批這是一部「不懂跟騷的跟騷法」。 圖/路透社

▌保護力有限 法界批:《跟騷法》不懂跟騷

在《跟騷法》中,定義跟騷包含接近、跟隨、阻礙去路等五項行為,但韓國朴寶藍律師事務所在2021年11月底展開的韓國女性政策研究院的相關會議上點出,由於跟騷的行為模式多變,應該改以「包含但不限於」的方式,囊括更多可能性。至於在保護範圍的部份,也不應該僅限於本人、家人與同居人,而是必須到其他同樣有可能受害的親朋好友。

而被害人的人身保護方面,朴律師也認為,法律並未明確規範相關措施,讓現場的施行變得混亂,且可能出現漏洞。除了建議應該加入保護報案人個資、保護令,在審問階段應該給予被害人保護等如同家暴事件的制度外,朴律師更指出,

100公尺禁令在不起訴後馬上失效,以及若是違反應急措施只需支付韓幣1,000萬(約新台幣23萬)罰鍰等,都是讓禁令弱化的關鍵因素。

此外,100公尺禁令真的有用嗎?昇在憲指出,對於一般人而言,100公尺若是跑步只需要不到20秒,這樣的距離是否能夠有效保護受害者也有待商榷:「而緊急應急措施最多只能延長兩次、最長持續6個月,但有鑒於類似犯罪可能長達數十年,保護措施也應該要能夠再延長。」韓國警大行政系教授韓美景(한미경,音譯)更直指,以屬於行政罰的「罰鍰」處理,某種程度上代表它只是「行政處分」,而不是因為犯罪而受罰。

除了保護效力有限,由於跟騷犯罪屬於「告訴乃論」,被害人提出告訴是成立要件之一,如此一來不只讓執法變得被動,壓力也反而會轉移到被害者身上,導致許多民眾在報案後,反而擔心自己及親友的安危。根據首爾警察廳統計,直到12月中完成調查的案件總共有136件,其中只有38件成案,而在已經移送的90件案件,只有一成會真正入獄。在成案率低、加害者自由被限制的可能性低,加上擔心報復的心理,讓許多人更容易選擇以撤案草草結束,

其中甚至有人在短短不到50小時內,就決定放棄提告。

再者,就算成功讓加害者入獄,受害者也不一定能夠安穩度日,其中藝人郭貞英遭「私生飯」跟騷的案例,更是血淋淋的明證。

就算成功讓加害者入獄,受害者也不一定能夠安穩度日,其中許多藝人也都曾是受害者。例...
就算成功讓加害者入獄,受害者也不一定能夠安穩度日,其中許多藝人也都曾是受害者。例如韓國女星郭貞英遭「私生飯」跟騷的案例,更是血淋淋的明證。圖為示意圖,郭真英上綜藝節目《燃燒的青春》。 圖/《燃燒的青春》

▌粉絲對偶像的跟騷:韓國「私生飯」次文化

在針對普通人的跟騷之外,在韓國還有一類粉絲,被稱為私生飯(사생팬),指的是喜歡刺探藝人私生活的粉絲,除了單純跟蹤偶像外,甚至還會進行偷拍、騷擾等行徑,對象也不僅僅是藝人本身,還會擴及到藝人的親友。

如同在《請回答:1997》中所出現的劇情,「私生飯」最早可追溯到1990年代,粉絲會特意到偶像經常出現的地點,嘗試拍攝對方,有些則是會聚集在偶像住處,也因此衍生了「住處飯」(숙소팬)的說法。儘管當時網路還不發達,大部分的粉絲或許只是想要找機會看看自己喜歡的藝人,但這樣的行為已經侵犯私人空間,除了曾經引發曾經驚動警方,有的藝人也開始養成在出入時刻意躲開紛絲的習慣。

第一位將粉絲跟騷議題檯面化的,是歌手金昌完(김창완,1954~)。他在1998年公開表示,自己遭到粉絲跟騷超過11年,並要求法律給予對方懲罰,但卻一度被認為是「吃飽太閒」,直到許多國外案例被報導、甚至導致藝人引退的消息曝光,相關議題才慢慢獲得關注。然而,儘管相關法律開始運作,但隨著人民消費能力與數位相機等攝影技術雙雙提升,加上網路興起,私生飯問題卻越發嚴重。

除了私下取得藝人的行程,跟蹤藝人上下班、尾隨到住處等,有人還會故意跟車,甚至製造假車禍,只求博得對方注意。歌手Zico(지코)就曾經公開表示自己遇過粉絲,嘗試打開自家大門,讓他嚇得直接搬家。而2014年,男團EXO遭到遇到粉絲直接侵入宿舍,偷走內衣褲還公開在網路販售的事件,更引發熱議。至於手機號碼外洩,接到奪命連環扣,或是瘋狂收到訊息的事件,也屢見不鮮,就更別提社群網站興起後,緊接而來的網路騷擾。

隨著《跟騷法》通過,有些人也開始認為私生飯問題,終於能夠被解決,但事情看來也沒有那麼簡單。

 圖/《請回答:1997》劇照
圖/《請回答:1997》劇照

還有一類人被稱為私生飯(사생팬),指的是喜歡刺探藝人私生活的粉絲,除了跟蹤偶像外...
還有一類人被稱為私生飯(사생팬),指的是喜歡刺探藝人私生活的粉絲,除了跟蹤偶像外,有的甚至還會進行偷拍、騷擾等行徑,對象也不僅僅是藝人本身,還會擴及到藝人的親友。圖非私生飯,僅為示意圖,中國的韓團粉絲。 圖/美聯社

男性同樣也是跟蹤騷擾的受害者。2019年6月,BTS成員田柾國在夜間直播時遭到私...
男性同樣也是跟蹤騷擾的受害者。2019年6月,BTS成員田柾國在夜間直播時遭到私生飯打電話干擾直播。他也在直播中直接說明:「這是粉絲打來的電話,意思是『你在做V live,我打電話只是為了檢查。』這種電話我都會直接封鎖,實際上我還收到了更多私生粉絲的電話。」 圖/取自推特

▌跟騷者縱使入獄 受害者仍心難安

2022年元旦,韓國四大電視台之一的首爾放送株式會社(SBS),在《跟騷法》頒佈後,專訪了三位受害者,其中包含遭受私生飯跟騷威脅長達四年的藝人郭真英(곽진영,1970~)。除了曾被對方侵入住處及職場,甚至收到超過1,400封騷擾訊息,加害者甚至還會以每次存入1元韓幣到郭真英戶頭的方式留言恐嚇她,有一次甚至還直接闖進她的家門,對郭真英及其母親施暴。

而報導內容也指出,儘管法規已經施行,這些嫌犯甚至也已經依照《跟騷法》及其他罪名遭到逮捕,但受害者們卻並未獲得更多安全感,反而擔心受到後續的報復。

「就算嫌犯被關,卻還是感到害怕,因為他還是會持續寫信過來。」郭真英在節目中表示:「而我也會擔心,他在裡面又會如何毀掉我的生活。」

在韓國記者實際採訪加害者時,對方甚至還直接回應:「什麼?我不是已經被罰錢了嗎?」不只毫無悔意,甚至覺得只要繳了罰鍰,就能夠將罪行一筆勾消。

儘管跟騷法通過,不論從郭真英、金炳燦等受害者們的陳述看來,都顯示不論徒刑或罰錢,都無法完全阻止可能出現的悲劇;儘管有專家認為,應該藉由電子腳鐐來監控潛在加害者,增加預防的效率,但實務上該如何評估風險,不只考驗著警方的執行能力,也讓《跟騷法》的侷限完全顯現。

諷刺的是,當「跟騷」已經成為嚴重的社會議題,韓劇中卻依舊能夠經常出現將約會暴力、跟騷等犯罪行為,包裝成愛情的情節。比起制定更多的法律與刑罰,如何避免這些內容淺移默化製造出更多未來的加害者,或許才是真正能夠有效預防跟騷、保護社會的解決之道。

諷刺的是,當「跟騷」已經成為嚴重的社會議題,韓劇中卻依舊能夠經常出現將約會暴力、...
諷刺的是,當「跟騷」已經成為嚴重的社會議題,韓劇中卻依舊能夠經常出現將約會暴力、跟騷等犯罪行為,包裝成愛情的情節。比起制定更多的法律與刑罰,如何避免這些內容淺移默化製造出更多未來的加害者,或許才是真正能夠有效預防跟騷、保護社會的解決之道。 圖/韓劇《她的私生活》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吳文哲

就讀新聞系時誤打誤撞進入韓文世界,認為韓國在經濟發展、歷史等方面,均和台灣有許多相似之處。希望藉由文字,讓更多人了解韓國,並為台灣找到未來的發展方向。

作者文章

根據國際法,不論是南北韓的特務們、或是遭綁架者,本來都應該在戰爭狀態結束後各自返...

南北諜報家家酒?遣返「北韓間諜」的韓國人道難關

2022/05/11
圖左為象徵日本殖民時期慰安婦的韓國少女胸像、圖右為2021年,一群韓國小學生畫的...

好想贏日本?《後現代韓國》崇日與反日的愛恨情意結

2022/04/21
圖為由孔曉振主演的驚悚片《鎖命危機》,描述南韓的獨居女性即使非常「保護自己」,進...

跟蹤騷擾鎖命危機(上)南韓不能保護被害人的《跟騷法》?

2022/03/29
圖/《鎖命危機》劇照

跟蹤騷擾鎖命危機(下)報案5次仍遇害的金炳燦殺人案

2022/03/29
「恐懼會使人脫離邪惡......?」2021年11月的韓劇《地獄公使》描繪韓國的...

南韓真地獄公使(上)誰給「假宗教」寄生的空間?

2021/12/22
「您了解『道』嗎...?」從獨立運動到民主化的歷程,縱使無信仰者佔大多數,但宗教...

南韓真地獄公使(下)從靈獸崇拜殺人到干預國政?

2021/12/22

最新文章

左圖為宋代中國倉船復原模型,右圖為1907年繪製的維京人傳說圖像。 圖/維基共享

《西元一千年》天下航路:宋代中國與維京人的四海競航

2022/05/16
高畑勲儘管已離開人世,但其經典作品對後人依舊有著傳世的價值,2019年7月2日,...

高畑勲「感動原點」:回望吉卜力動畫大師的創作魂

2022/05/13
圖/911 Living Memorial

Life Loves On:選讀2022普立茲的特寫生命故事

2022/05/13
許多人可能誤以為在女性也能受高等教育並投入職場的年代,「家務分工」已經是半個世紀...

假如當年沒離職帶小孩?菁英媽媽想上班的育兒困境

2022/05/06
後呂良子(中央持傘者)和地鐵歐巴桑的「抗爭歌舞伎」。 圖/紀錄片《地鐵藍領勞工》

地鐵阿嬤在大聲什麼?專訪日本「女鬪勞俱樂部」抗爭歐巴桑

2022/04/29
「母親和我相差34歲,有時我覺得,她和我像是活在不同的世界。」我想起一部我非常喜...

你媽在害怕什麼?歷史學家的「情感國度」田野踏查

2022/04/27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