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鐵路迷走半世紀:日本「長崎新幹線」通車卡關的政治暗鬥

2020/06/18 陳威臣

行駛於博多至長崎間的在來線長崎本線特急海鷗號(かもめ),由於長崎本線路線彎道相當...
行駛於博多至長崎間的在來線長崎本線特急海鷗號(かもめ),由於長崎本線路線彎道相當多,因此採用傾斜式列車885系擔綱,該型車輛也是台鐵太魯閣號的原型車種。 圖/作者陳威臣攝影

日本的鐵道事業從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俗稱武漢肺炎)疫情以來,狀況可以說是慘兮兮,光是JR東日本在今年2020年度前期就已虧損1,500億日圓(約新台幣421億)。就在這段期間,佐賀縣知事就為了長崎新幹線而與日本中央槓上,雙方互不相讓;線路建設的窒礙難行,更使得日本JR九州面臨了成立以來最大的危機。

雙方所爭執的「長崎新幹線」,正式的名稱是「九州新幹線西九州路線(九州新幹線西九州ルート)」,主要是連結九州第一大城福岡(博多),至西九州的長崎,全長為145公里(新鳥栖至長崎為118公里)。

長崎新幹線與目前已通車的九州新幹線鹿兒島路線,都是列為1972年公告的「整備新幹線」之中,當年由於東海道新幹線的成功,讓高速鐵路在日本成為中距離(300-500公里)公共交通的主幹。也因此時任首相的田中角榮,在其主要政策論述「日本列島改造論」當中,力陳日本應該興建新幹線路網,以平衡日本列島的城鄉差距。

圖為施工中的九州新幹線西九州路線。 圖/JRTT
圖為施工中的九州新幹線西九州路線。 圖/JRTT

在這樣的思考方式下,日本內閣最終推出「整備新幹線」,計畫在日本四大島興建得以快速運輸的新幹線,其中有五條路線被列為優先興建——分別為東北新幹線延伸線(盛岡至新青森)、北海道新幹線(新青森至札幌)、北陸新幹線(高崎至新大阪)、九州新幹線鹿兒島線(博多至鹿兒島中央)與九州新幹線西九州線(新鳥栖至長崎),這五條路線也因此被稱為「整備五線」。

歷經四十多年的建設,包括東北新幹線延伸線與九州新幹線鹿兒島線,都已全線完工通車,北海道新幹線通車至新函館北斗,北陸新幹線則通車至金澤,因此目前仍在施工中的尚有北海道新幹線新函館至札幌段、北陸新幹線金澤至新大阪段與九州新幹線西九州路線(長崎新幹線)。

其中的長崎新幹線,隸屬於九州旅客鐵道株式會社(JR九州),不過路線的所有者卻是國土交通省所屬的「鐵道建設.運輸施設整備支援機構」,這是因路線列為「整備新幹線」,自國鐵時代以來,一直是由國家所建設,也因此1987年日本國鐵民營化,拆分成JR之後,整備新幹線仍持續由政府出錢建設,完工後再將路線交付所屬JR公司營運。

線路建設的窒礙難行,更使得日本JR九州面臨了成立以來最大的危機。 圖/JR九州
線路建設的窒礙難行,更使得日本JR九州面臨了成立以來最大的危機。 圖/JR九州

九州新幹線鹿兒島路線通車後,成為九州陸上交通的大動脈,除大幅縮短旅程外,並可直通...
九州新幹線鹿兒島路線通車後,成為九州陸上交通的大動脈,除大幅縮短旅程外,並可直通至新大阪。 圖/作者陳威臣攝影

其他的整備新幹線也是如此,所以長崎新幹線在興建時,自然是由中央主導,並且負責與路線經過的自治體協調。長崎新幹線自九州新幹線鹿兒島路線的新鳥栖分出之後,經過佐賀縣與長崎縣,終點則是目前的長崎車站。

1998年確認了全線將採標準新幹線規格建造,其中並將設置佐賀、肥前山口武雄溫泉嬉野溫泉新大村諫早等站。2008年由於武雄溫泉至長崎路段66公里區間,因JR九州與佐賀長崎兩縣達成三方合意,因此開工興建,由於工程順利,將會在2020年完工並且率先通車,讓長崎縣民得以享受便捷與平穩的行車服務,不用再像現在搭乘一般特急時,行經長崎多山與彎曲海岸線時,一路歪來扭去的旅程。

至於佐賀縣境內的新鳥栖至武雄溫泉路段51公里區間,全線位於佐賀平原,理應在興建上更加順利才對,結果卻因為各方盤算,至今仍無法確定興建方案,還導致近期日本中央與佐賀縣的針鋒相對,看在民眾眼裡情何以堪。

九州新幹線西九州路線概要圖。 圖/九州新幹線西九州ルート
九州新幹線西九州路線概要圖。 圖/九州新幹線西九州ルート

長崎舊站在1988年完工,由於長崎新幹線的工程,這座車站在2020年3月由地面站...
長崎舊站在1988年完工,由於長崎新幹線的工程,這座車站在2020年3月由地面站變更為高架車站。 圖/作者陳威臣攝影

雙方最主要的爭點,還是在於「需求」。

目前從博多出發至長崎的在來線特急,最快的行駛時間需花上1小時48分;但標準規格新幹線完成之後,搭乘新幹線從博多出發,僅需51分鐘即可抵達長崎。也因此對長崎縣民來說,新幹線將會是改善交通的救世主,自然也就期待很高。

然而興建標準規格新幹線,需花上6,200億日圓(約為1,720億台幣),計畫中佐賀縣必須分攤其中的660億日圓(約183億台幣),不過目前博多出發前往佐賀的在來線特急,最快大約35分鐘即可抵達,如果新幹線完工後,同樣區間的搭乘時間則是20分鐘,差距並沒有太多。

更何況在新幹線完成之後,不但佐賀縣每年得支付2億3千萬日圓的養護費用,原本的長崎本線也成了新幹線平行路線,對JR九州而言自然是不可能同時經營兩條路線,所以位於佐賀縣的路段很有可能因此移交給佐賀縣,由縣廳、沿線自治體與地方企業共同出資,成立第三部門鐵道經營。

武雄溫泉為佐賀知名的觀光景點。國土交通大臣赤羽一嘉,在2019年上任後,找來佐賀...
武雄溫泉為佐賀知名的觀光景點。國土交通大臣赤羽一嘉,在2019年上任後,找來佐賀縣知事山口祥義會談,希望能夠解決延宕已久的新鳥栖至武雄溫泉路段,但彼此卻沒有交集。 圖/武雄市觀光協會

一但如此,對佐賀縣而言不但沒有享受到便捷的交通,還得要出一堆錢,這些因素自然也讓佐賀縣對新幹線感到興趣缺缺,不過這樣的狀況對長崎縣可就苦在心裡了。

為了讓佐賀縣同意長崎新幹線,並且能夠滿足長崎縣的需求,在多方討論後,提出了多項方案,包括開發可變式軌距列車(FGT)、將在來線改為標準軌與窄軌並行,或是改為三軌區間等,所謂的「迷你新幹線」;相關的建設經費可以壓縮到1,800億至2,700億日圓,遠比標準規格新幹線造價來得便宜。

不過由於技術性問題無法克服,因此雖然在2014年打造出可變式軌距列車,但經過多次試驗後,仍在2017年宣布放棄。至於迷你新幹線方案雖然建設經費較低,不過與現行在來線相比,大約僅能縮短約20至30分鐘,與2022年武雄溫泉至長崎段開業後,暫時以在來線特急與新幹線同月台轉乘所花的時間相比,也只差了2分鐘左右。

長崎方面期待的是,標準規格新幹線通車後,不但新幹線列車可以由博多直通長崎無需轉乘...
長崎方面期待的是,標準規格新幹線通車後,不但新幹線列車可以由博多直通長崎無需轉乘,未來還可以從新大阪直達長崎,僅需花上3小時15分,如此的誘因也讓長崎縣堅持標準規格新幹線。 圖/長崎縣政府

也因此對長崎縣民來說,這些方案顯得不切實際。更何況長崎方面期待的是,標準規格新幹線通車後,不但新幹線列車可以由博多直通長崎無需轉乘,未來還可以從新大阪直達長崎,僅需花上3小時15分,如此的誘因也讓長崎縣堅持標準規格新幹線。

面對佐賀縣的冷淡不配合,長崎縣的積極反而像是被潑冷水般,也讓長崎縣感到不滿;長崎縣甚至認為,先前曾協議長崎新幹線決定以標準規格新幹線興建,為何現在佐賀縣卻反悔?

於是雙方不滿的態勢自2019年開始逐漸升高,長崎第3區選出的自民黨眾議員谷川彌一,甚至脫口說出與佐賀縣討論新幹線一事,

「好像遇到韓國或是北韓一樣!」

這話聽在佐賀人的耳朵裡,感覺當然不是滋味。

當然佐賀縣也有話要說,要他們花幾百億投資對他們沒太大效益的建設,說什麼也吞不下去,雖然現任國土交通大臣赤羽一嘉,在2019年9月上任後,找來佐賀縣知事山口祥義會談,希望能夠解決延宕已久的新鳥栖至武雄溫泉路段,然而會談氣氛尚稱良好,但彼此卻沒有交集。

自民黨眾議員谷川彌一,脫口說出與佐賀縣討論新幹線一事,「好像遇到韓國或是北韓一樣...
自民黨眾議員谷川彌一,脫口說出與佐賀縣討論新幹線一事,「好像遇到韓國或是北韓一樣」。 圖/ANN

面對佐賀縣的冷淡不配合,長崎縣的積極反而像是被潑冷水般,也讓長崎縣感到不滿。圖為...
面對佐賀縣的冷淡不配合,長崎縣的積極反而像是被潑冷水般,也讓長崎縣感到不滿。圖為西九州路線的官方宣傳海報。

雙方在2019年12月會談第二次,卻仍不得要領,眼見再過兩年武雄溫泉至長崎段即將完工通車,各方角力反而開始加劇,更何況長崎縣知事中村法道雖然是無黨籍,但卻是中央執政的自民黨所力挺,面對長崎縣的壓力,國土交通大臣赤羽一嘉對於佐賀縣知事的頑強抗拒,終於忍不住發火,從二月底開始吵到四月底,雙方砲火並沒有因為武漢肺炎的疫情而停歇。

之後因武漢肺炎疫情嚴重,長崎新幹線佐賀路段的建設討論因此暫停。六月初因疫情有效控制,日本政府解除緊急事態宣言,中央政府與佐賀縣廳雙方重啟談判,6月16日國土交通省向佐賀縣廳提出了包括全規格等五項建設方式,同時進行環境影響評估,寄望盡快定案,以利後續包括車輛設計與採購等計畫。

對此佐賀縣卻認為:中央根本沒有尊重佐賀人的意見,縣知事山口祥義就表示:「佐賀縣早就拒絕全規格的建設方式,為何中央會突然提出所有方案的環境影響評估,令人驚訝也讓人感到不快!」山口知事直接拒絕中央所提出的方案,雙方至今仍無交集。

事態發展至此,不少人都感到十分悲觀,認為短期間無法解決彼此的歧見,加上武漢肺炎疫情的發展,JR九州面臨成立以來最大的危機,長崎新幹線的議題暫時擱置,也讓這個路段完工之日遙遙無期,至於未來該怎麼解決,還有賴各方的智慧了。

長崎新幹線的議題暫時擱置,也讓這個路段完工之日遙遙無期。 圖/長崎新幹線促進協議...
長崎新幹線的議題暫時擱置,也讓這個路段完工之日遙遙無期。 圖/長崎新幹線促進協議會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日本新幹線殺人事件:希望265號,最終列車的悲劇

出發吧「鐵子」!衝破性別界線的「日本女性鐵道迷」之路

北陸新幹線「浸水災難」 :廢車之外,日本搶救鐵道的應急策略

陳威臣

媒體工作者,資深政治幕僚,專長天上飛的、地上跑的、水中游的,喜歡透過鏡頭看世界,現居日本東京當家庭煮夫,順便觀察日本政經及文化史地。

作者文章

圖/美聯社

釣魚台111天暗潮:日本如何面對中國艦隊常滯的「尖閣問題」?

2020/08/12
於2010年成為前首相的安倍晉三,私人行程訪台,並與李登輝會面。 圖/聯合報系資...

李登輝與日本政壇:繼承者的指教...日本國家迷惘中的感情投射

2020/07/30
山形縣酒造榮光富士的酒品「熊太郎」(使用酒米為「森林的熊先生」),是為了振興支援...

酒杯中的產業苦難:天災擊潰釀造鍊的「2020日本酒危機」

2020/07/24
山梨縣的「富士急樂園」重新開幕後,社長堀內光一郎(圖右)示範如何「不尖叫搭乘雲霄...

東京包圍網?日本第二波疫情爆發中的「GoTo旅之亂」

2020/07/20
2015年的日中兩國交流會,二階俊博與習近平開心握手。 圖/美聯社

日本自民黨「親中派逆襲」?後安倍時代的群雄暗鬥

2020/07/14
對於即將到來的2020東京都知事選,小池幾乎可說已是十拿九穩了。圖為2017年小...

不敗的東京女帝?小池百合子與「必勝選戰」的政爭暗潮

2020/07/02

最新文章

先前義大利超級盃在沙烏地舉行,就已經引起一波中東體壇暗戰。圖為高舉國王、太子肖像...

阿拉伯式Moneyball(下):卡達與沙烏地的「乾爹爭霸戰」

2020/08/10
一度期待「沙烏地乾爹」能扭轉球隊命運的紐卡索球迷,是錯過了真愛?還是避開了危機?...

阿拉伯式Moneyball(上):老子有錢?沙烏地的英超球隊收購案

2020/08/10
日本國民文豪——司馬遼太郎——寫作手法多用全知全能的上帝視角,在已知結果的前提下...

一筆山河動:司馬遼太郎...日本國民文豪與他的「大河時代」群英傳

2020/08/10
美國知名脫口秀主持人艾倫因為不斷延燒的醜聞風波,自8月便陸續傳出辭去《艾倫秀》主...

艾倫暗黑夜夜秀?美國《艾倫秀》職場霸凌的「雙面醜聞」

2020/08/08
醫藥界的愛恨情仇,為何每當併購案的消息傳出,都會吹皺一池春水,牽動整個醫藥界的神...

病人與暴利的重量?國際藥廠大併購時代的巨獸誕生

2020/08/06
19世紀中葉,反抗法國殖民阿爾及利亞,於1838到1865年之間戰死的24位戰士...

博物館的遺骨奉還:法國人類學倉庫與「阿爾及利亞24勇士」歸鄉記

2020/08/05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