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日本「防疫自警團」社會獵巫:正義魔人與「Corona私刑」問題

2020/05/08 轉角說

日本隱約出現了崇尚自肅、發動糾察舉報的「自警團」和正義魔人現象。圖為兵庫縣福崎町...
日本隱約出現了崇尚自肅、發動糾察舉報的「自警團」和正義魔人現象。圖為兵庫縣福崎町的妖怪雕像,被戴上了防疫口罩。福崎町是日本著名民俗學者柳田國男的故鄉,因為柳田對妖怪文化的研究貢獻,當地設置了好幾處不同的妖怪像,成為觀光名點。 圖/歐新社

「不自肅?小心我通報制裁!」日本在長期防疫自肅的疲乏感下,卻隱約出現了崇尚自肅、發動糾察舉報的「自警團」現象,鎖定沒有遵守自肅措施、或是有感染疑慮的對象,在現實社會或網路社群發動獵巫式的「強力規勸」。開始有學者專家憂心,這些自警團行為漸有過激化、恐嚇威脅的問題,甚至演變成「Corona私刑」(コロナ私刑);而且以防疫為名的威權態度,也有法西斯復辟的隱憂。防疫自警團在實際上造成什麼問題?疫情中的社會氛圍,又是如何造就自警團的誕生?

所謂的「自警團」(じけいだん,英文的 Vigilante)原意是指由民間所組成的團體,出於自衛的需求、或是為了維持地方治安,集結組織的共同體;在治安敗壞、混亂或戰爭時期的社會較常出現,大型災害之後如日本1923年關東大地震,也有不少民間自警團在城鎮市區裡活動。而在疫情期間出現的自警團——因應防疫自肅政策而誕生的「冠狀自警團」(コロナ自警団,日文コロナ即指corona,是對新型冠狀病毒 / 新型コロナウイルス的簡稱),部分是指真正實體活動的民眾,另有一部分指的是在網路上出現的糾察行為。

只是民間自發性的防疫勸導、出於某種善意的糾察,卻似乎讓人們心中原本隱晦的極端一面,在疫情感染擴散的恐慌時代,順理成章地端到檯面上來——自警團竟成為了「自肅魔人」,甚至出現了恐嚇、排擠歧視的現象。

自警團竟成為了「自肅魔人」,甚至出現了恐嚇、排擠歧視的現象。圖為示意圖,為東京在...
自警團竟成為了「自肅魔人」,甚至出現了恐嚇、排擠歧視的現象。圖為示意圖,為東京在防疫緊急事態期間的警察。 圖/路透社

▌自肅警察來了

防疫自警團的行為與目的,基本上就是為了落實日本政府的疫情自肅政策,去呼籲民眾避免非必要、非緊急的外出活動(即日本當前所謂「不要不急」),或是勸導店家能夠暫時停業閉店,事實上這也都是中央到地方政府一直以來的措施。

日本政府的自肅呼籲,在法律上並沒有強制力,仰賴的是民眾的自律、訴諸於社會整體的共同壓力,能夠自發性地配合防疫政策。政府機關就算是要求店家閉店,也都僅指於「強烈希望」的程度,而無法勒令關閉;雖然在外界看來,似乎顯得有些「不夠直接有力」,但背後確實有其法律與人權脈絡的考量。

但也正是這種「訴諸社會的共同壓力」,希望以社會約束的方式達到防疫效果,才會促使了自警團行為的發生;從日本宣告緊急事態之後、疫情仍有起伏的感染隱憂下,陸續出現了民眾主動向未配合自肅的店家抗議,或是在網路上糾察、抨擊那些沒乖乖在家好好防疫隔離的人。以這種民眾的約束力量,來彌補官方自肅政策力道的不足。

圖左是諷刺網路「自肅警察」的圖像,圖右為疫情期間,有自肅警察向「警告對象」砸窗攻...
圖左是諷刺網路「自肅警察」的圖像,圖右為疫情期間,有自肅警察向「警告對象」砸窗攻擊事件。 圖/Twitter

依據不同類型,自警團還有若干差異的稱呼,例如只用鍵盤在網路上糾察的「網路自警團」(ネット自警団)、以公司職場活動為主的「社內自警團」、或是特別專門針對自肅防疫的「自肅警察」(日文漢字作「自粛警察」,或作「自粛ポリス」)——雖然被稱為「警察」,實際上並不是真的員警,而是一種對這些自警團行為的揶揄。

綜合4月底到5月的日本各地新聞報導,相關的自警團行為零星發生,包括有人向地方的Live House業者傳訊息,「如果下次敢開活動的話,我就跟警察通報」;或是有居酒屋店家收到紙條,寫著「都這種事態了還敢營業?」或透過網路社群的施壓、打電話直接抗議等等。問題在於,這些行動漸漸有了過激、暴行化的趨勢。日本法政大學名譽教授、同時也是知名的教育評論家尾木直樹,就撰文表示對這種失控現象的憂心:激化的行為裡,還有人開始刻意尋找來自其他縣市的車牌號碼,懷疑是沒有自肅、開車外出的人,進而砸壞車窗玻璃、故意破壞車體等行為。

「如果下次敢開活動的話,我就跟警察通報」;或是有居酒屋店家收到紙條,寫著「都這種...
「如果下次敢開活動的話,我就跟警察通報」;或是有居酒屋店家收到紙條,寫著「都這種事態了還敢營業?」或透過網路社群的施壓、打電話直接抗議等等。 圖/Twitter

▌私刑、電凸、病毒村八分

伴隨著自警團過激行為而來的,是日本輿論開始對衍生的「私刑」(しけい)感到憂慮。這裡說的「私刑」未必真的是指傷害行為,也泛指語言和網路霸凌、實際生活的排擠歧視等等;尤其又是因為疫情恐懼而出現的行為,有時也會稱為「Corona 私刑」(コロナ私刑)。

「被感染的人完全不需要同情!」5月2日在山梨縣通報了一名在東京工作、20多歲的女性確診病例,雖然沒有發燒咳嗽的症狀,但明顯感到味覺與嗅覺異常,進而在5月1日接受診所檢測,隔天PCR 結果為陽性。但是在媒體相繼公布的資料中,該名女性在1日當天還與好幾位朋友見面、烤BBQ、相約打高爾夫球,2日在還沒收到PCR結果的狀況下,搭乘高速巴士從山梨縣返回東京工作。

後來確診的消息、以及該名女性的活動歷程細節被媒體曝光後,引發了日本網路輿論的憤怒炎上,斥責該名女性是「恐怖分子」、「不需要同情」、「趕快把她逮捕」等各種言論中傷,還連帶波及到家人,山梨縣政府也為此出面呼籲市民與網友自我克制。類似的現象不只山梨縣這一樁,也因此讓一些學者專家警示,社會已經有這種獵巫、私刑的氛圍。

社會已經有獵巫、私刑的氛圍。圖為2020年4月,神奈川縣逗子市的海邊,政府派出的...
社會已經有獵巫、私刑的氛圍。圖為2020年4月,神奈川縣逗子市的海邊,政府派出的人員正在勸導海邊遊客回家防疫。 圖/法新社

另一個印證案例則是柏青哥店的懲罰問題。宣告緊急事態後,日本仍有好幾家柏青哥店無視自肅政策,持續開店營業,結果來店打小鋼珠的客人還大排長龍,又引起社會觀感的強烈不安。4月底包括東京、大阪等政府,決定依法公布這些仍在營業的柏青哥店店名,來做為要求閉店的約束壓力,但公布店名的做法到底有沒有效?合不合理?又是一番爭論。

電視談話節目常客的政治學者三浦瑠麗,就公開反對這種公布店名的做法。她的理由是,向社會大眾公布店家資訊後,可能會招致民眾的私刑(私刑誘発),或是以「電凸」(日文漢字「電話突擊」的簡稱,突發音同凸,因此多被簡寫成電凸)的方式,促使民眾打電話到店家騷擾。至於在緊急事態期間,還冒著風險去打柏青哥的民眾,透過新聞密集報導之下,早就被網路社群的難堪標籤——「柏青哥廢人」、「社會敗類」等字眼淹沒。

在緊急事態期間,還冒著風險去打柏青哥的民眾,透過新聞密集報導之下,早就被網路社群...
在緊急事態期間,還冒著風險去打柏青哥的民眾,透過新聞密集報導之下,早就被網路社群的難堪標籤——「柏青哥廢人」、「社會敗類」等字眼淹沒。圖為東京4月30日,仍在營業的柏青哥店。 圖/美聯社

三浦瑠麗擔心誘發民眾的私刑,但知名的右翼作家、親安倍政權的百田尚樹,則抱持完全相反的看法,立即針對三浦的意見反駁。百田支持公布店名的作法,直接明言柏青哥本來就不是生活必需,應該早早關店,「何況那些去打柏青哥的,大半以上都是賭博成癮,是一種病。」但私刑憂慮怎麼辦?百田沒有答案,只說三浦的看法「在法律上、人權上是正確的...,但只能騙那些沒知識的人。」

「把店關了、把有問題的人排除,不就沒事了嗎?」防疫自警團行為下的私刑、電凸騷動,背後推動的邏輯,是一種接近於「村八分」(むらはちぶ)的集體霸凌。村八分是在日本傳統村落社會裡,將無法遵守秩序、異質者,完全排除在村落生活之外,斷絕一切關係往來。

經過明治時代,村八分已被認為是違反人權的行為,儘管直到戰後50年代仍有少數的村八分事件,但如今連「村八分」這個詞彙本身,都已經被所有媒體隱晦避免使用——但卻在武漢肺炎爆發之後,以另一種形式重現,出現了「Corona八分」(コロナ八分)的詞彙用法。所指的就是對於感染者的排擠行為,典型的案例是鑽石公主號在全員下船後,日本乘客回到家園不僅遭到冷漠對待,還有人接到要求離開的恐嚇電話。

「Corona八分」(コロナ八分),所指的就是對於感染者的排擠行為,典型的案例是...
「Corona八分」(コロナ八分),所指的就是對於感染者的排擠行為,典型的案例是鑽石公主號在全員下船後,日本乘客回到家園不僅遭到冷漠對待,還有人接到要求離開的恐嚇電話。圖為鑽石公主號的日籍乘客。 圖/美聯社

▌必要之惡?防疫自警團的極道身影

「如果自警團裡面,有黑道暴力團的話呢?」疫情期間,日本的極道組織同樣受到衝擊,有實也因此成了新聞媒體關注的話題,諸如酒店、賭博生意中斷,或是山口組因為怕感染擴散,而在組內佈達減少活動的指令;以及近期引發討論、黑道拒絕領取補助金的風聲。所謂反社會勢力的黑社會組織,如何面對疫情,有許多值得探討的面向;然而矛盾的是,訴求秩序的自警團裡,卻也出現了「脫離秩序」的黑道身影。

「有一些黑道成員,以少數人組成了自警團,在地區上巡視。」有地方的店家業主向《Business Journal》的採訪透露,這些暴力團的巡視工作,是來勸導他人遵守自肅,以免成為防疫破口。有些意見認為,這就是傳統極道的「任俠精神」——當社會有難的時刻,也能有俠義之心,替社會作出貢獻。「困難時期彼此互助和作,這是理所當然的。」一位不具名的黑道組織幹部,向《Business Journal》表示。

同意這番論述的人,多半也會聯想到過去在東日本大地震、或是更早的1923年關東大地震,有所謂「暴力團共體時艱、幫助災民」的事蹟。加上專門採訪研究暴力團生態的作家鈴木智彥,在4月27日談到有些幹部大佬拒絕接受疫情紓困補助金,是為「有骨氣的俠義作風」,一時之間還讓日本輿論又有對暴力團的崇敬感。

但問題是,如果暴力團成員以防疫的名義,要求路上群聚的人們離開、或請還在營業的店家關閉,這算不算是一種「恐嚇」?會不會有人假藉自警團,實則進行威脅、造成他人恐懼?無論是防疫自肅還是災害互助的理由,這都是在對暴力團「美化幻想」的背後,必須思考的本質問題。

 圖/路透社
圖/路透社

▌扭曲的正義?自肅翼贊體制

如果疫情短時間內無法解除風險,防疫自警團的行為開始擴大甚至於惡化,會演變成何種狀況?政治評論家古谷經衡認為,就是走向「密告社會」、「監視社會」的型態,形成正義感扭曲的「自肅翼贊體制」。

極端的案例正是1923年9月1日的關東大地震。震災當日,民間就開始流傳謠言,指稱「社會主義者和在日朝鮮人趁機放火作亂」、「上千名朝鮮人四處燒殺擄掠、在井戶水中下毒」,謠言四起導致民眾組成了自警團,以維護治安的名義,爆發了大量針對在日朝鮮人的殺傷事件

失控的自警團在街道上任意盤查路人身分,只要被懷疑是朝鮮人就會立刻被帶走私刑、甚至殺害,其中也不乏一些中國籍、琉球人、或是連日本人都有遇害的案例。自警團的暴走,最終讓政府不得不出面,在1923年10月陸續逮捕並起訴自警團成員,11月強制所有相關團體解散。

圖為關東大地震後,當時民眾組成的自警團之一。以維護治安的名義,爆發了大量針對在日...
圖為關東大地震後,當時民眾組成的自警團之一。以維護治安的名義,爆發了大量針對在日朝鮮人的殺傷事件。 圖/維基共享

自警團在關東大地震的歷史悲劇,所幸並未於當今的日本社會重演;然而有識者的危機感,並非杞人憂天。社會心裡學家碓井真史認為,這種防衛性的心理,可能是受到疫情下對生活的不安、欲求不滿,導致對他人的攻擊性變高。

在疫情禍害的此刻,對人群聚集的商店、來自縣外的車輛、還是稍微有點咳嗽的人,這些都不是同伴而是敵人。「把敵人趕出去,這就是正義啊!」這樣的發想就油然而生。找到理由,人們就以其自認的正義感,朝向「惡」揮舞鐵鎚。

碓井真史表示。

倘若感染的風險仍在,社會神經的緊張與疲乏,更可能讓自警團復活;以防疫為名施展強硬手段,換來的到底是安全、還是名為保障的鐵籠?

社會心裡學家碓井真史認為,這種防衛性的心理,可能是受到疫情下對生活的不安、欲求不...
社會心裡學家碓井真史認為,這種防衛性的心理,可能是受到疫情下對生活的不安、欲求不滿,導致對他人的攻擊性變高。圖為兵庫縣福崎町,被戴上防疫口罩的妖怪雕像。 圖/歐新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日本關東震災94周年 揭開虐殺朝鮮人的黑歷史

日本警察染疫事件簿:從教場到警視廳,病毒瓦解治安前線?

從不要不急到首都極限?東京防疫「全員自肅」的城市目擊

轉角說

轉角國際編輯台:「在國際新聞之後,讀懂新聞;世界趨勢之前,掌握趨勢。」

作者文章

「BOSS直聘」的色情徵才案件,看似招募「董事長特助」、「生活助理」、「保母」等...

誠徵霸道總裁小秘書?中國求職平台上的「情色招聘」

2020/11/28
今年6月,英超曼聯的新星足球員拉什福德(Marcus Rashford)在網路上...

英國百年「營養午餐」大戰:拉什福德的130萬挨餓學童便當

2020/11/20
「在歷經多年的王室婚姻後,我終於明白自己只是一個待價而沽的昂貴商品。」 圖/《廣...

黛安娜王妃與BBC倫理危機:謊言、背叛與向王冠宣戰的25年專訪怨靈

2020/11/20
「對噎!我們沒有注意到『依法無據』這個問題。」
 圖/法新社

瘟疫滅了皮草王國(下)丹麥人不賣染疫貂皮?

2020/11/14
防疫撲殺後的集體掩埋。 圖/美聯社

瘟疫滅了皮草王國(上)丹麥「全境殺貂令」的荒謬自爆?

2020/11/13
9月,中國一起女兒替母親追查身世的「千里尋親記」在社群網路上引起討論。河南輝縣出...

沒有名字的女人:中國布依族千里尋親記,團圓故事背後的人口拐賣案

2020/11/13

最新文章

「BOSS直聘」的色情徵才案件,看似招募「董事長特助」、「生活助理」、「保母」等...

誠徵霸道總裁小秘書?中國求職平台上的「情色招聘」

2020/11/28
© 尹雯慧 尼瑪小姐與她的新郎。圖為新郎正接受親友獻上哈達與祝福。

山城裡的醫生尼瑪小姐:在大吉嶺難民中心見證一場藏族婚禮

2020/11/27
許多日本人拿來嘲笑、霸凌的方式,除了攻擊對方「部落出身」之外,就是暗地說人家是「...

被痛恨的窮人外人鄉下人:日本創價學會與「三大歧視」黑歷史

2020/11/25
© 尹雯慧 位於大吉嶺的藏人難民自助中心,紡毛線部門只剩下三位奶奶,偌大的空間顯...

編織流亡藏人的孤寂歲月:遺落塵世的大吉嶺難民自助中心

2020/11/23
今年6月,英超曼聯的新星足球員拉什福德(Marcus Rashford)在網路上...

英國百年「營養午餐」大戰:拉什福德的130萬挨餓學童便當

2020/11/20
「七一城市森林花園」位於中國四川省成都市的新都區,整個社區建築群一共有8棟、每棟...

《明日田園城市》:空想烏托邦?超越時代的都市規劃先聲

2020/11/20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