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毛孩禁入?從招福貓到託福犬:日本神社的神獸使者

2019/07/17 蔡亦竹

不管是寺院或是神社,生命都是值得崇敬禮讚的對象。尤其是神社其實有所謂「神使」與「...
不管是寺院或是神社,生命都是值得崇敬禮讚的對象。尤其是神社其實有所謂「神使」與「眷屬」的概念,簡單講就是作為神明部下的動物們。圖為東京豪德寺著名的神使「招福貓」。 圖/美聯社

最近日本有個小新聞。就是原本默許開放可以帶寵物進入境內的琦玉縣三峰神社,因為部分飼主的行為不佳,而取消了過去這個獨特的措施。在講求清淨的日本寺社裡,的確有許多地方都禁止寵物進入境內,所以也比較少看到台灣常見的遍地黃金光景。

不過這不代表寺社裡就沒有動物存在。相反的像過去興福寺就發生過因為本願寺的信徒大軍攻進奈良後,池中鯉魚被吃掉、還連旁邊的春日大社鹿群都一起成為日式燒肉的慘事。

不管是寺院或是神社,生命都是值得崇敬禮讚的對象。尤其是神社其實有所謂「神使」與「眷屬」的概念,簡單講就是作為神明部下的動物們。

像有「護國神鹿」美稱,專咬中國觀光客的奈良鹿群就是其中一種。因為奈良鹿常出現在著名景點東大寺附近,所以常有人誤會鹿群是東大寺飼養的,但其實這些愛吃仙貝的鹿群是東大寺旁的春日大社神使。春日大社自古以來就和不遠的興福寺同屬於貴族藤原氏的「家廟」,而春日大社的創建傳說,就是武神建御雷命從今天茨城縣的鹿島騎著白鹿,降臨當地而開始的。

圖為春日大社的神使奈良鹿。因為奈良鹿常出現在著名景點東大寺附近,所以常有人誤會鹿...
圖為春日大社的神使奈良鹿。因為奈良鹿常出現在著名景點東大寺附近,所以常有人誤會鹿群是東大寺飼養的,但其實這些愛吃仙貝的鹿群是東大寺旁的春日大社神使。 圖/法新社

春日大社自古以來就和不遠的興福寺同屬於貴族藤原氏的「家廟」,而春日大社的創建傳說...
春日大社自古以來就和不遠的興福寺同屬於貴族藤原氏的「家廟」,而春日大社的創建傳說,就是武神建御雷命從今天茨城縣的鹿島騎著白鹿,降臨當地而開始的,因此奈良才會到處都是鹿群。 圖/法新社

因此奈良才會到處都是鹿群,而且只要有白鹿誕生時,大家就會起哄說「這是神明使者重現」之類的話,不是猛追就是不斷騷擾,結果讓這些本來就是白子等基因缺陷而出生的「神使」,因為身心壓力巨大反而早死。

同樣在日本著名的神使,就是稻荷神社的狐狸了。稻荷狐狸有名的程度,甚至讓許多人誤會牠就是稻荷神的本體。其實稻荷神是農耕之神,原本是渡來人、也就是「海外技術移民」秦氏的家神,後來因為其主管豐收的特性,再加上大和朝廷遷都到平安京所在、也是秦氏主要勢力範圍的山城國,才讓稻荷神這個不曾出現在日本《古事記》《日本書紀》兩大神話系統的秦氏家神,成為日本最受民眾歡迎的神明。

在信仰普及之後,大家才開始把稻荷神比定為宇迦之御魂神等古神話中主管糧食的女神。至於為什麼狐狸會和稻荷神被連想在一起?有說法指出,是因為狐狸會捕食吃稻米的老鼠,也有說法主張是因為狐狸和蛇在日本的土俗信仰裡是具有魔力、能供有靈力的女巫驅使的生物。而在神佛習合、也就是因為佛教的強勢輸入下,讓原本沒有教義的神道被迫和佛教緊密結合的時代,稻荷神又被視為是佛教裡的天女荼吉尼天

為什麼狐狸會和稻荷神被連想在一起?有說法指出,是因為狐狸會捕食吃稻米的老鼠,也有...
為什麼狐狸會和稻荷神被連想在一起?有說法指出,是因為狐狸會捕食吃稻米的老鼠,也有說法主張是因為狐狸和蛇在日本的土俗信仰裡是具有魔力、能供有靈力的女巫驅使的生物。 圖/伏見稻荷大社

神社裡那些可愛的狐狸石像,如果跟遊客說這是因為荼吉尼天的帥氣習性、和野生狐狸會偷...
神社裡那些可愛的狐狸石像,如果跟遊客說這是因為荼吉尼天的帥氣習性、和野生狐狸會偷吃屍體所以才被視為神明眷屬的話,應該會嚇壞那些在鳥居群拍照的可愛網紅們吧。 圖/flick@DavideGorla

荼吉尼天在佛教中是手持寶珠和長劍、騎在白狐上的形象。但是荼吉尼天原本是夜叉的一種,後來才被收服並以「可以食用死人的心臟」作為條件來護持佛法,這也是稻荷神被視為女神的原因之一。因此許多稻荷神社的朱印狀上,都會蓋上長得很像栗子的寶珠印作為神社象徵;但是神社裡那些可愛的狐狸石像,如果跟遊客說這是因為荼吉尼天的帥氣習性、和野生狐狸會偷吃屍體所以才被視為神明眷屬的話,應該會嚇壞那些在鳥居群拍照的可愛網紅們吧。

另外一種在日本也很有名的神使,就是日吉大社的猴子了。日吉大社位於比叡山下,是日本著名的傳教大師最澄,在建立日本佛教聖地天台宗延曆寺時,仿效大唐天台山祭祀地主神「山王弼真君」而創立的守護神社;所以後來遍佈日本全國的日吉神社,也被稱為「山王信仰」。

猴子在古代日本就被當成是太陽神的使者,所以後來統一日本的霸者豐臣秀吉,對這間神社就特別照顧——因為秀吉最有名的就是長相很像猴子,兒時小名也叫「日吉丸」。但是秀吉巧妙地利用日吉大社神使的傳說,讓自己這隻猴子不只是神明的使者,而同樣也是「日輪」的象徵,所以當然有資格統領日本這個日出之國了。

日本也很有名的神使,就是日吉大社的猴子(左),右為山王日枝神社的猴子神使像。猴子...
日本也很有名的神使,就是日吉大社的猴子(左),右為山王日枝神社的猴子神使像。猴子在古代日本就被當成是太陽神的使者,所以後來統一日本、長得也很像猴子的霸者豐臣秀吉,就對這間神社特別照顧。 圖/日吉大社、日枝神社

但是日吉大社的猴子們雖然伴隨著日本古代寺社勢力強大,吃香喝辣了很長一段時間,卻也不是沒有遇到過壞人。像南北朝時代這種連天皇家都分裂成兩股勢力,全日本都打成一團沒人在鳥「權威」是什麼鬼、還出現了以特立獨行為美的「婆娑羅」(ばさら)風潮的年代,就出現了佐佐木道譽這個奇人。

被稱為「婆娑羅大名」的道譽,生平愛好權謀而且渺視權威,卻同時是個精通各種藝術的風雅人士。在敗戰之後離開京都,卻不是把自宅燒了不留給敵人資源,反而是命人打掃個乾乾淨淨、還在裡面插花才撤離,這種風格強烈影響了日後的武士道美學。

但是這位充滿美學的奇人極端討厭宗教勢力,尤其是延曆寺與其作對到底,後來還讓他被迫流放了一段時間。結果一行人在前往流放地、經過比叡山下時,佐佐木道譽還特地叫大家使用猴皮製的馬具,用「宰日吉大社的神使還做成道具」這種方式,來嘲笑這些名寺大社。

住吉大社境內的「神猿舍」,被視為山王神使的猴子關在牢籠裡。 圖/住吉大社
住吉大社境內的「神猿舍」,被視為山王神使的猴子關在牢籠裡。 圖/住吉大社

除了這些神使以外,狛犬也是另一種常見的神社眷屬。狛犬當然是一種想像生物,也因為是從朝鮮、中國的大陸方面傳來,所以讀音也是類似「高麗犬」的「こまいぬ」(komainu,但是台灣桃園某個日治時代遺留神社的翻譯,寫成「高麗犬」就有點太跳躍了。)

狛犬的出現受到佛寺建築的很大影響,通常是以「阿吽」兩種開口閉口的造型出現。不過現在我們看到的狛犬和中國、台灣的石獅子相差很多,是因為江戶時代的石工們在雕刻狛犬時因為不知道歷史典故,所以隨意發揮想像力的結果。從這點看來,我們可以知道無知有時候也是一種創作力的來源。

基本上日本各地神社的神使和眷屬,都是因為該動物特質與神明間有著強烈的連結性。像前述的三峰神社,是因為傳說中由日本武尊設立,而日本武尊的征討過程中就是由狼引路帶領他走出危機,所以過去才會允許讓狼的近親狗狗進入境內——不然如果神社裡真的有這群眷屬的話,參拜者也會蠻危險的吧。

圖為三峰神社,傳說中由日本武尊設立,而日本武尊的征討過程中就是由狼引路帶領他走出...
圖為三峰神社,傳說中由日本武尊設立,而日本武尊的征討過程中就是由狼引路帶領他走出危機,所以過去才會允許讓狼的近親狗狗進入境內。 圖/flick@Инариский

祭拜學問之神菅原道真天滿宮眷屬是牛,是因為有可能效法中國至聖先師孔子的「智慧毛」傳統,或是菅原道真在被流放時的交通工具是牛車而來的。比較特殊的就像之前我作過調查的蠶影神社,是因為老鼠會吃蠶寶寶,因此用會抓老鼠的貓作為神使。

其他像京都宇治神社因為舊地名來自「菟道」,所以就以可愛白兔作為神使,或是熊野三山用來作為起請文、也就是誓詞圖案的烏鴉,水神弁財天的蛇、伊勢神宮的雞、甚至護王神社的山豬等,神明的神使、眷屬其實種類五花八門無奇不有。

當然也有因為井伊家藩主在一場偶然因為被貓帶進寺院而躲過雷雨,後來寺院就以貓當成吉祥物、而成為招福貓與招財貓聖地的東京豪德寺這種有點勉強的典故。不過後來井伊家的舊領地滋賀縣彥根市,就以這個典故考案出了融合井伊家傳奇武勇部隊「赤備」和白貓的吉祥物「彥根喵」,廣受民眾歡迎而讓相關商品發了大財。所以神使眷屬不只作為神明的部下和使者,有時候也可以幫百姓蒼生拚經濟的。

東京豪德寺:井伊家藩主在一場偶然因為被貓帶進寺院而躲過雷雨,後來寺院就以貓當成吉...
東京豪德寺:井伊家藩主在一場偶然因為被貓帶進寺院而躲過雷雨,後來寺院就以貓當成吉祥物、而成為招福貓與招財貓聖地。後來井伊家的舊領地滋賀縣彥根市,就以這個典故考案出了融合井伊家傳奇武勇部隊「赤備」和白貓的吉祥物「彥根喵」。 圖/美聯社

因為神道基本上建構於農耕文化的特性,所以大部分的神社都以避免殺生見血為清淨之道。不過凡事都有例外,有些神社的小動物們就沒那麼好運氣了。像是諏訪大社這個少數保存了狩獵民族傳統的神社,就有「御頭祭」和「蛙狩神事」的儀式。御頭祭過去是宰殺75頭鹿和各種獸肉之後陳列遊行的祭典,而且既然叫御頭祭,所以當然豬頭啦鹿頭啦就得一起綁在柱子上拿出來遊街。

這種祭典在現代當然有點過激,所以現在的御頭祭就只綁了三隻鹿標本在柱子上舉行而已。不過蛙狩神事至今仍是遵循古法,在每年元旦早上打破神社前的小河結冰,然後抓兩隻河底冬眠的日本林蛙之後,用箭活活射死再獻給神明。

這種神事近年開始有人以動保為由抗議,抗議的方式是穿著青蛙的連身裝然後元旦一大早在神社前面分傳單給遊客——其實比起神事,我好像比較想看到抗議者的樣子。

圖為諏訪大社的「御頭祭」。御頭祭過去是宰殺75頭鹿和各種獸肉之後陳列遊行的祭典,...
圖為諏訪大社的「御頭祭」。御頭祭過去是宰殺75頭鹿和各種獸肉之後陳列遊行的祭典,這種祭典在現代當然有點過激,所以現在的御頭祭就只綁了三隻鹿標本在柱子上舉行而已。 圖/歐新社

蛙狩神事至今仍遵循古法,在每年元旦早上打破神社前的小河結冰,然後抓兩隻河底冬眠的...
蛙狩神事至今仍遵循古法,在每年元旦早上打破神社前的小河結冰,然後抓兩隻河底冬眠的日本林蛙之後,用箭活活射死再獻給神明,但近年開始引發動保團體的抗議。圖為諏訪大社附近的抗議者,希望改用青蛙玩偶來代替活蛙。 NPO法人「動物愛護を考える茨城県民ネットワーク」

但是也不是說過去的日本就是動物殘酷物語的歷史,像去伊勢神宮參拜、稱為「伊勢參り」或「おかげ参り」的長途進香(?),就是一頁動物與人類交流史上的傳奇。前往伊勢神宮參拜的風潮在巡迴各地,宣傳伊勢神宮靈驗的「御師」們努力下大為流行,後來甚至演變出下人或是商店員工就算擅自蹺班前往伊勢神宮參拜,只要在回來的時候,向主人提出御守啦紀念品啦等證實真的有去參拜的東西,就不會受到處罰的神奇社會現象。

而且在居住和移動都限制嚴格的江戶時代,參拜伊勢神宮等宗教巡禮是少數不會被幕府禁止的活動。後來居然出現了自己可能因為健康等因素自己沒辦法前往,就用注連繩綁著錢和必要物資在小狗身上,由小狗出發代為進香的「おかげ犬」(有的翻譯成「託福犬」)這種習俗。最妙的是,還真的有不少小狗完成任務,沿路不但沒有人會去搶小狗的錢,還會接力式地把小狗帶往目的地伊勢神宮,因為大家相信:這樣幫助小狗前往伊勢神宮、替主人完成心願是會有功德的。

的確,這比買一堆動物然後莫名其妙放生,再來說眼鏡蛇有聽經不會咬人這種方式應該功德是等比級數的吧。

看完這篇文章之後,相信你對寺社裡的動物像有了更多了解,也歡迎來到神使眷屬的多采多姿世界。下次像去到三峰神社等地時,你就可以大方地向你家人朋友介紹說這可不是普通的狗或狼,而是「這是神使小狗」了。

去伊勢神宮參拜、稱為「伊勢參り」,是居住和移動都限制嚴格的江戶時代,少數不會被幕...
去伊勢神宮參拜、稱為「伊勢參り」,是居住和移動都限制嚴格的江戶時代,少數不會被幕府禁止的活動。圖中可以見到一同前去參拜的白狗,是當時出現由小狗代替主人出發進香的「おかげ犬」(託福犬)。 圖/歌川広重「伊勢参宮・宮川の渡し」

真的有不少小狗完成任務,沿路不但沒有人會去搶小狗的錢,還會接力式地把小狗帶往目的...
真的有不少小狗完成任務,沿路不但沒有人會去搶小狗的錢,還會接力式地把小狗帶往目的地伊勢神宮,因為大家相信:這樣幫助小狗前往伊勢神宮、替主人完成心願是會有功德的。圖為伊勢神宮外商店街的代表商品託福犬。 圖/伊勢おかげ横丁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邁向動物友愛之國?日本《動保法》的崎嶇路

日本神社的接班心機:當金權慾望寄生了神道傳承

蔡亦竹

日本筑波大學歷史人類學博士,實踐大學日文系助理教授。

作者文章

妖怪本來就是民俗的產物。由左至右分別為:葛飾北齋〈こはだ小平〉與〈提灯お化けのお...

《蔡桑說怪》:黃昏時刻易撞鬼?日本妖怪民俗的靈界怪談

2019/10/10
史明這位台獨運動的代表人物,其人生的大半段歲月其實都在日本度過。不管是求學時代,...

「失敗革命家」的華麗一生:史明,日本製造的台灣傳奇

2019/09/25
影集《AV帝王》改編自日本知名AV導演村西透的傳記《全裸監督》,由山田孝之飾演村...

日本「AV帝王」之路:《全裸監督》村西透與他的泡沫時代

2019/08/30
不管是寺院或是神社,生命都是值得崇敬禮讚的對象。尤其是神社其實有所謂「神使」與「...

毛孩禁入?從招福貓到託福犬:日本神社的神獸使者

2019/07/17
日本宗教神怪漫畫名作《孔雀王》的作者,漫畫家荻野真已於今年4月29日病逝,享年5...

《孔雀王》與日本密教:激怒佛門聖地的「神漫畫」

2019/05/13
小池一夫等漫畫原作家,活躍的全盛時期都是在作風寫實的「劇畫」風行時代,可說是締造...

日本漫畫原作者的傳奇系譜:小池一夫與他的「劇畫時代」

2019/05/03

最新文章

英國團體「反抗滅絕」(Extinction Rebellion)的示威者,17日...

重磅廣播/佔領地鐵擋上班:「反抗滅絕」東倫敦的氣候抗爭爭議

2019/10/19
伊勢神宮被稱為「日本人的心靈原鄉」,在日本有著「日本人一生必去一次伊勢神宮」的說...

探訪日本心靈原鄉:伊勢神宮的千年「常若」物語

2019/10/18
行經長野的北陸新幹線,卻因千曲川的氾濫慘遭水淹,附近路段至今仍無法恢復通車,而且...

北陸新幹線「浸水災難」 :廢車之外,日本搶救鐵道的應急策略

2019/10/15
戰爭與貧窮的城市歷史,該如何再造重生?圖為南韓龍山區的「解放村」(Haebang...

重磅廣播/城市再生的典範?南韓「解放村」與清溪川工程

2019/10/12
妖怪本來就是民俗的產物。由左至右分別為:葛飾北齋〈こはだ小平〉與〈提灯お化けのお...

《蔡桑說怪》:黃昏時刻易撞鬼?日本妖怪民俗的靈界怪談

2019/10/10
因為東德政治局發言人夏波夫斯基(Schabowski)在記者會上一句「美麗的錯誤...

統一尚未成功:柏林圍牆倒下30年,一個西德家庭的東德記憶

2019/10/10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