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飄揚的赤旗(上):日本共產黨,從槍桿子到議會廳

2018/03/13 許仁碩

日本共產黨:持續飄揚於資本主義陣營中一面特異的紅旗。左圖為早期日共充滿戰鬥路線風...
日本共產黨:持續飄揚於資本主義陣營中一面特異的紅旗。左圖為早期日共充滿戰鬥路線風格的宣傳海報,右圖為近年日共推銷官方刊物《赤旗報》的宣傳,形成「從槍桿子到議會廳」、不同年代的對比。 圖/日本共產黨

許多台灣人到日本旅遊時,在街上發現「日本共產黨」的海報或招牌時,總掩不住驚訝,「共產黨」彷彿給台灣人一種危險又神秘的感覺。而在被認為是美國堅實盟友、又是資本主義大國的日本,居然還可以在公共場所看到「共產黨」,更是讓人好奇,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在蘇聯革命之後,列寧於1919年成立第三國際,目標以蘇共領導各國共產黨,推動世界革命。當時居於美國的日本社會主義運動者片山潛和近藤榮藏,便在蘇共的支持之下,由近藤返日組黨,片山則赴莫斯科在外呼應。

▎戰前:被徹底扼殺的草創期

然而,當時在主要資本主義國家中創設的共產黨,大多是脫胎分裂自既有社會主義運動或政黨而來,具有一定的組織基礎。但當時日本的所謂社會主義運動,不僅內部思想分歧,也僅止於知識份子之間,缺少大眾組織實力。再加上1911年的政治案件「大逆事件」之後,許多左派人士入獄、被處死,更是元氣大傷。

在被稱為「嚴冬」的時代中,近藤又因揮霍蘇共提供的巨額資金玩樂而被當局盯上,其成立的「曉民共產黨」於1921年即被破獲。而後蘇共又在1922年,促成由堺利彥等人組成日本共產黨。但當時資訊與資金都只能靠人力秘密往來傳遞,經常性的資金遺失與資訊灌水,讓莫斯科的支援事倍功半。再加上日共成員多是知識份子,缺乏地下黨活動所需的組織基礎與運動技能,不久即被警察滲透,幹部紛紛被捕,最後自行決議解散。

然而,拒絕承認解散決議的第三國際,立即著手重建日共。在1926年重建的日共黨員雖少,但在學生、知識界具有相當大的影響力,也掌握了偏左翼的日本勞動組合評議會(總工會)以及勞動農民黨。然而日本政府並未坐視,在1928年到1935年間的連番掃蕩之下,大量黨員入獄、轉向(意即在檢警的「教誨」之後「自新」,宣言反對社會主義),再加上臥底的活躍,日共幾近全滅。

在1926年重建的日共黨員雖少,但在學生、知識界具有相當大的影響力,也掌握了偏左...
在1926年重建的日共黨員雖少,但在學生、知識界具有相當大的影響力,也掌握了偏左翼的日本勞動組合評議會以及勞動農民黨。 圖/戦間期日本の政治的抗議活動

▎戰後初期:從蜜月到決裂,從槍桿到議會

1945年敗戰後,盟軍總司令部(GHQ)佔領日本,開始推動民主化,政治犯紛紛被釋放。當時在獄中堅持不轉向的少數共黨幹部宮本顯治、德田球一等,受到英雄式的歡迎。在這段蜜月期裡,日共的勢力隨著蓬勃的社運水漲船高,在擁有一百六十三萬會員的左派總工會「產別會議」中,也居於主導地位。

然而面對高揚的工運,政府與資本家開始以解僱工會成員等方式反制,在各產業均爆發勞資爭議,最終在1947年發展成跨產業、派別的「二月一日總罷工」,要與政府對決。但就在罷工前日,麥克阿瑟下令強押總罷工的委員長伊井彌四郎,令其透過NHK向全國昭告罷工中止,此舉也為GHQ與日本左翼的蜜月期劃下句點。

儘管如此,左翼勢力並未就此消退,日共在1949年的國會大選一舉獲得35席。但將GHQ定位為「解放軍」的日共,招致了蘇聯的嚴厲批判,並引發了嚴重的路線分裂。此外在工會也對日共由上而下的指導姿態,以及政治優先的行動方針產生反彈。最終在「工會民主化」的呼聲下,日共遭到排除,新的總工會「總評」在1950年成立,支持對象倒向了社會黨。

1947年發展成跨產業、派別的「二月一日總罷工」,卻在罷工前日被麥克阿瑟強迫中止...
1947年發展成跨產業、派別的「二月一日總罷工」,卻在罷工前日被麥克阿瑟強迫中止。 圖/維基共享

總罷工的委員長伊井彌四郎,右手撐著頭坐在NHK裡,向全國昭告罷工中止。 圖/維基...
總罷工的委員長伊井彌四郎,右手撐著頭坐在NHK裡,向全國昭告罷工中止。 圖/維基共享

隨著冷戰情勢進展,GHQ的反共政策也日漸升級,最後麥克阿瑟在1950年發表反共聲明,並褫奪日共黨員公職,驅逐勞工中的日共黨員。日共在內部路線鬥爭與外部鎮壓之下,陷入混亂。而部分派系在蘇共、中共影響下,走向武裝革命路線,但實際上毫無任何可行的計畫與實力,反而導致了更強烈的鎮壓,還失去了工會與大眾的支持。

最後日共在1955年的第六屆全國協議會(六全協)中,將武裝革命定調為蘇中「干涉」下的「極左冒險主義」,宣告重回議會路線,並切割投入武裝活動的黨員。曾經參與日共武裝組織「中核自衛隊」的文化工作者城戶昇,在詩作「時機成熟」中寫道:

我從口袋中掏出武器

靜靜地扣下板機

從槍口中碰地一聲輕快飛出的

是繫著繩子的

軟木塞

做為基層的城戶,對於曾高唱革命,又輕易拋棄的黨,表露出了深深的失望。此舉也引發原接受日共指導的左翼學生間的普遍不滿,與黨中央在理論與實踐上的對立日漸激化。1958年,以左翼學生為主體的「共產主義者同盟」成立,正式與以共產黨與社會黨為代表的「舊左翼」割席,以「新左翼」的身份掀起了六零年代學運的浪潮。

50年代部分派系走向武裝革命路線,圖為日本官方資料集《武力革命與破防法》(破防法...
50年代部分派系走向武裝革命路線,圖為日本官方資料集《武力革命與破防法》(破防法為「破壞活動防止法」簡稱),篇章標題為「營養分析表」、「球根植栽法」等看似農業專書,但內容其實是定時炸彈與各類武器製作法。1952年(昭和27)出版。 圖/作者提供

▎六零、七零年代:「獨立自主」的大眾政黨

重回議會路線,但在1960年國會席次僅剩三席的日共,一面在安保、反核等議題上與其他勢力時而合作、時而鬥爭,一面開始發展黨組織。除了既有的黨部之外,對於婦女、學生、農民、工人等不同的群體,也相繼在全國範圍創設了相對應的外圍社團與刊物。

在路線上也有重大轉換。首先是將政綱主軸從革命口號,轉為一般大眾所關心的物價、社福、稅金、教育等議題。於70年代的黨綱修訂中,更將向來奉為圭臬的「馬列主義」改為「科學社會主義」,並強調日共在理論上的「自主發展」成果。在給黨員的指定閱讀當中,也從馬列文獻,修改為以日共官方文書與黨幹部著作為主。「無產階級專政」目標則改為「勞動階級掌權」,大幅向大眾靠近。

在大眾路線之下,日共確實取得了顯著的成長,在1972年選舉中於眾議院取得了35席。共產黨更進一步將「無產階級政黨專政」目標,修改為「民主聯合政府」,開啟與他黨聯合執政的空間。其後在與社會黨的數度整合之下,日共於1979年的選舉中,在地方議會取得了3555席,眾議院則是史上最多的41席。

但日共的轉型,除了被國內新左翼勢力批判為反革命外,也受到了來自蘇共與中共的壓力。日共先是反對由美蘇等強國獨佔核武的國際體系,與蘇共決裂。而同時期也與蘇共交惡的中共,雖因此靠近日共,但由於日共反對毛澤東的文化大革命以及武裝路線,雙方關係旋即在連番衝突後降到冰點。對此,在日共內部也引發了激烈鬥爭,最後親蘇與親中派落敗,正式確立了日共不從屬於特定國家共黨的所謂「獨立自主路線」。

日共反對毛澤東的文化大革命以及武裝路線,雙方關係旋即在連番衝突後降到冰點。 圖/...
日共反對毛澤東的文化大革命以及武裝路線,雙方關係旋即在連番衝突後降到冰點。 圖/法新社

▎日共一甲子:從革命政黨轉型為議會政黨

雖然在日本警方的官方立場上,至今仍一貫認為日共是「披著羊皮的狼」,轉型只是幌子,骨子裡仍未放棄暴力革命,並因此持續監控日共,也有部分民眾相信這樣的說法。而作為「共產黨」,日共在黨組織上維持著中央集權式的「民主集中制」,也確實讓日共相較其他政黨而言,黨中央擁有著絕對的權力,高層決策機制也相當不透明,而為人所詬病。但這些反共陣營的看法,與其說是出自於對日共的分析,有不少其實是為鞏固自身陣營而紮出的稻草人。

1920年代在第三國際世界革命的佈局下扶植的日共,在創黨六十年後,基本上轉型成為了日本國內的議會政黨。原本以「暴力革命」達成「無產階級專政」的目標,在實質上被揚棄;而在與蘇共、中共決裂,以及黨內親蘇、親中派的落敗之後,日共也不再服膺於特定共黨的國際戰略,而是以自身在日本國內的存續為優先,成為在冷戰時期,持續飄揚於資本主義陣營中一面特異的紅旗。

日共揚棄原本以「暴力革命」達成「無產階級專政」的目標,不再服膺於特定共黨的國際戰...
日共揚棄原本以「暴力革命」達成「無產階級專政」的目標,不再服膺於特定共黨的國際戰略,而是以自身在日本國內的存續為優先。 圖/維基共享

——(接續下篇/飄揚的赤旗(下):日共左翼之路,牽動政局的關鍵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延伸閱讀

許仁碩/飄揚的赤旗(下):日共左翼之路,牽動政局的關鍵

江杰翰/百年的幽靈(下):再見列寧!哈囉普丁!

許仁碩

畢業於國立台灣大學法研所,現就讀於日本北海道大學法學研究科。總是在法學、社會學、史學、政治學等跨領域之間,以及在學術研究與社運實務間徘徊。同時關注街頭上的兩端:警察與社會運動,希望從中找到更多民主的課題以及可能。另一個關懷則是摸索如何從跨國公民的連帶當中,找出台灣在帝國夾縫當中獨立自主,安身立命的可能性。

作者文章

日本動保團體呼籲,應將展售貓狗的年齡下限,從7週改為8週,讓幼貓幼犬能在父母身邊...

邁向動物友愛之國?日本《動保法》的崎嶇路

2018/07/13
江汀原本是個人際關係緊密的村落,現在卻因反基地運動,從祭典、社團到雜貨店,都撕裂...

「江汀就是四三!」拒絕放棄的濟州島反軍港抗爭

2018/06/01
濟州四三事件的受難者遺骨挖掘,直到2008年——也就是慘案後的60年——才正式啟...

記憶鬥爭:濟州四三事件留下的「正當性」疑問

2018/05/16
日本在311震災後,社運漸漸走向復甦。做為左翼政黨、成立近百年的日本共產黨(JC...

專訪/震災後復甦的紅旗,日本共產黨與未來政局

2018/03/28
森友弊案再度延燒,安倍內閣支持率在短期內跌至31%,不支持率48%,創下2012...

野火燒不盡的「森友弊案」:安倍修憲之路的危機?

2018/03/21
日共成功適應了戰後的日本政治,並且成為在政局上舉足輕重的小黨。圖為日共近年的選舉...

飄揚的赤旗(下):日共左翼之路,牽動政局的關鍵

2018/03/13

最新文章

真的太熱了。 圖/歐新社

重磅廣播/極熱世界:各國燒破紀錄的高溫猛暑

2018/07/21
新加坡 oBike 不玩了! 圖/路透社

新加坡oBike閃電下車:泡沫吹破的共享單車?

2018/07/19
洞穴少年團13人全員生還,整個事件成了苦難的直播秀,7月18日也對外召開了記者會...

直播神蹟的時刻?泰國洞穴少年團的苦難LIVE秀

2018/07/18
名列日本大河劇平均收視率最高的,是1987年《獨眼龍政宗》,高達39.7%,由當...

日本大河劇失靈?觀眾持續衰退的收視率危機

2018/07/17
大學校園裡的中國夢?圖為示意圖。 圖/路透社

「易班網」的中國夢?中國特色的大學大平台

2018/07/16
在今年的俄羅斯,五屆金球獎得主梅西與C羅早早回家;19歲的「追風少年」姆巴佩(K...

量產姆巴佩?法國國家足球學院的光與影

2018/07/14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