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馬皇東遊記:馬克宏的中國初體驗

2018/01/17 The Glocal

馬克宏打算如何延續戴高樂對中的友好關係? 圖/路透社
馬克宏打算如何延續戴高樂對中的友好關係? 圖/路透社

文/尹子軒(The Glocal副總編輯)

法國總統馬克宏上周(1月8日-10日)展開上任後第一次的「中國行」。這次的訪問正值歐盟和中國貿易逆差前所未見地大、法國企業渴求國外訂單之際。貿易固然是雙邊這次會面的重要考量,但結合雙方外交歷史,以及歐盟自馬克宏上台後局勢回穩,這一次的會面對於中歐關係,在政治上則有另一層深意。

法國作爲第一個承認北京政府而非蔣氏政權的西歐民主國家,傳統上,兩國自法國強人總統戴高樂掌權時期(1959-1969),便已建立友好關係。當時的法國爲了扶植美蘇以外的「第三極」,對中國無論是貿易還是外交上,均大開便利之門。此一立場,在2018年的當前——美國正因川普的拖累而漸趨内向、傳統上親美的英國暫且脫歐未果,另一歐盟核心國德國,在大選後聯合政府難產——更顯重要。

當然,今日的中國的國勢和戴高樂跟毛澤東的年代,已不可同日而語。正如中國和歐盟之間的隔閡——從傾銷和限制歐盟會員國投資中國企業,到中國在歐盟「邊緣會員國」(如波蘭、希臘、羅馬尼亞等)出現「政府俘獲」嫌疑的直接投資行為,都是今日的法國必須領導歐盟去應對的難題。

在新的國際秩序尚在形成當中,歐盟以及中國各自有鞏固勢力的障礙的前提下,馬克宏代表歐盟跟法國對中國所釋放的善意,僅是北京和巴黎當局初步試探彼此的浪花。

馬克宏首次出訪中國,像是觀光一樣遊遍北京景點,但與習近平友善的互動,只是雙方在試...
馬克宏首次出訪中國,像是觀光一樣遊遍北京景點,但與習近平友善的互動,只是雙方在試探彼此。 圖/美聯社

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在歡迎馬克宏到訪的時候,特別提到戴高樂和毛澤東在1964年決定建交,歷史性地「改寫了當時世界格局」,也奠定了今日「新時代中法關係」美好將來,絕非偶然。

在冷戰高峰的六零年代,選擇和共產中國建交,是個極爲破格的外交舉動。當時戴高樂將軍的考量有二:第一,法國在平息阿爾及利亞獨立事件之後,和中共在北非地區再無衝突(中方當時支持反抗法國利益的阿爾及利亞民族解放陣線);第二也是最重要的一點,是戴高樂認為法國以至歐洲,若不要被美國或者蘇聯兩極主宰,則必須要在外交上走出自己的路。而中國大陸的體積以及人口,注定了西方國家必然和中共建交,而非蔣氏政權的趨勢。

雖然爾後兩國間的交流,幾乎完全被文革十年所中斷,但仍不減戴高樂的繼任人龐畢度(Georges Pompidou)繼續對中國友好,以作權衡美蘇霸權的籌碼。到了1975年,歐盟前身歐洲經濟共同體和中國的相互承認,法國在其中的角色舉足輕重。今日,中法在美國因川普外交政策方向模糊的當下,重返尋求多極的全球局勢傳統,理論上也有助於歐盟在英國離去的「後脫歐時代」鞏固聯盟。

只是這種理想的狀態的前提,必須建立在中法兩國在各自的區域上有著平起平坐,並足以延伸到全球的影響力。作爲崛起中的超級大國,中國不論是政治還是經濟上有相當的底氣稱雄亞洲,然而反觀法國,雖然在馬克宏上臺之後政經局勢稍有回穩,但能否在德國夥伴暫時缺席的情況下領導歐盟,依然是未知之數。

戴高樂(右)與邱吉爾(左)。在冷戰高峰與共產中國建交,對戴高樂而言是在美蘇之外尋...
戴高樂(右)與邱吉爾(左)。在冷戰高峰與共產中國建交,對戴高樂而言是在美蘇之外尋找可合作的「第三極」。 圖/維基共享

不要忘記,歐盟不久前向波蘭啓動「懲處條款」的警告,打算對違反歐盟自由民主精神會員國祭出「投票凍結」。在歐盟内部團結都仍存在隱憂的狀況下,剛接手法國的馬克宏,真能夠充當當年戴高樂政府的角色,領頭和北京打交道嗎?

事實上,中國和法國之間存在著結構性和原則性的衝突。從中國對歐盟的貿易傾銷、歐盟是否給予北京夢想多年的「市場經濟地位」,到歐盟會否取消對中國祭出的「武器禁運令」等更爲進取的政治議題,種種問題都讓馬克宏頭痛。

儘管中法經貿穩定成長,但是這並不代表中法或是中歐經貿關係一馬平川,能夠無阻礙的處理上述的衝突,且在這些政經癥結獲得解鎖前,雙方實際上能真正結盟並合作的空間不多。首先,中國向歐盟傾銷的問題由來已久,不止是鋼胚以及鋼筋等的低端工業產品,中國製造的紡織品產品對於紡織業蓬勃的法國亦有頗大的影響。比如說2005年,中國紡織品向歐盟出口突然大幅增長,某些布料甚至在數月内增加超過500%;2006年,法國總貿易逆差356億歐元,其中有一半就是因為中國。

中國向歐盟傾銷的問題由來已久,尤其在鋼胚以及鋼筋等的低端工業產品。 圖/路透社
中國向歐盟傾銷的問題由來已久,尤其在鋼胚以及鋼筋等的低端工業產品。 圖/路透社

中方近年大舉在歐盟東端和南端購入戰略性企業、港口和物流中轉站;與此同時,歐盟企業在中國的投資卻越發困難。雖然根據2017年中國歐盟商會年度信心調查報告,56%歐洲企業願意加碼投資到中國,但事實卻是對北京政府允許的國内市場準入,感到憂慮。過去七年間,歐盟會員國在中國的投資,足足減少了25%之多。除非北京當局改變這種國際合作的態度,不然中歐的合作注定是議題性的——比如說在互動性較少的環境問題上。

此外,當中國在2001年加入WTO的時候,北京當局同意了WTO的「自由貿易原則」,也接受了中國將有15年時間改革成爲真正意義上的市場經濟。如今,該時限早已過去,但是中國市場依然存在偏袒國營企業,以及用行政手段去干預市場運轉,甚至以人工提高商品價格坑殺投資者等等的現象存在,無怪乎歐盟和美國均不認爲中國在短期之内,有成爲市場經濟的希望或者誠意。

這在一定程度上,也説明了中國官方雖然披著支持貿易自由主義的外袍,但仍舊輕視歐盟所重視的,以國際或者本地規管保障的公平競爭原則。這一種對於國際秩序虛與委蛇的態度,貫徹了中國和歐盟原則上的分歧,而馬克宏今次訪談反覆提及的「互惠」理念,正是在提醒中國這一點。

這一次的訪華行程,對於首次以總統身份到訪的馬克宏來説,是一次不錯的表演機會——恭維到中國,也在一定程度上表達了捍衛歐盟利益的立場——不過馬克宏以至法國,是否有能力在安撫中國之餘,領導歐盟從中歐互動中實質得益,就不一定了。

馬克宏是否有能力在安撫中國之餘,領導歐盟從中歐互動中實質得益? 圖/路透社
馬克宏是否有能力在安撫中國之餘,領導歐盟從中歐互動中實質得益? 圖/路透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季茱莉/法中關係穩定交往中:馬克宏政府的中國盟友?

徐子軒/一個地位,各自表述——中國掙扎「市場經濟」夢

The Glocal

以國際研究回應時局,以學術角度思考出路。香港國際問題研究所(GSI)為你帶來世界不同國際關係學者的研究及分析。相關研究及評論載於GSI的網上資訊平台「The Glocal」

作者文章

英國脫歐,靠著「百足蜈蚣」們,顢頇前行。 圖/美聯社

英國的脫歐蜈蚣:沒有人面對現實的政治災難

2019/01/16
前進遠東!俄羅斯幾個世紀以來,一直試圖發展遠東。圖為西伯利亞大鐵路的遠東路段。 ...

戰鬥民族向東進擊!俄羅斯「遠東拓荒」的百年難題

2018/12/06
2016年的公投並非根據某個法案所觸發,照理來說它必須經由國會審理、辯論公投後的...

「二次公投」好不好?凌遲式的英國脫歐單行道

2018/11/26
小小的扇貝引發英法漁業衝突——如同「後脫歐時代」英歐衝突的前奏。 圖/美聯社

英法扇貝戰爭:硬脫歐就能奪回「漁業主權」?

2018/11/19
博索納羅不是通過軍事政變上台,但民主還是可能向後退的,巴西可能將會是個新的官僚威...

博索納羅的「救國」詛咒:巴西離軍政府還有多遠?

2018/10/29
馬克宏以及Orban各自所代表的「歐洲價值」兩面之間的衝突,將無可避免地成爲歐盟...

制裁強人奧班:從匈牙利開始的「歐盟新戰國時代」

2018/10/04

最新文章

英國脫歐,靠著「百足蜈蚣」們,顢頇前行。 圖/美聯社

英國的脫歐蜈蚣:沒有人面對現實的政治災難

2019/01/16
從菲南民答那峨戒嚴開始,到菲律賓中部的警戒,都有風雨欲來的氣氛。而MO32正也間...

以剿匪之名:菲律賓「恐怖擴散」的農村新秩序

2019/01/15
中國的驕傲——華為集團——再度捲入國際間諜爭議中。 圖/美聯社

華為包圍網?衝擊歐洲5G市場的「波蘭-華為間諜案」

2019/01/14
由於博斯普魯斯海峽每日交通繁忙、日漸不敷使用,2011年時,當時的土耳其總理——...

博斯普魯斯海峽分流計畫:傾國豪賭的「伊斯坦堡大運河」

2019/01/14
克林.伊斯威特自導自演的《賭命運轉手》(The Mule,直譯就是指毒騾),改編...

重磅廣播/美國毒騾:翻牆跨海的毒品運轉手

2019/01/12
南韓的廣開土大王號驅逐艦(DDH-971),因為在海上用火控雷達照射日本P-1反...

日本海的危機鎖定:韓日海軍「火控雷達照射事件」

2019/01/10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