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骯髒的畫必須勝過美麗的畫」:日本大正異色畫家甲斐莊楠音的情愛與創作

2024/03/20 陳飛豪

左為日本大正年代異色畫家甲斐莊楠音約30歲時的女裝扮相;右為其作品《橫櫛》局部。...
左為日本大正年代異色畫家甲斐莊楠音約30歲時的女裝扮相;右為其作品《橫櫛》局部。 圖/維基共享、京都國立近代美術館

在今天,日本繪畫界的中心大多被認為是東京,不過從平安時代到明治維新的這段時間,繪畫潮流的中心其實是在京都,當時此地的畫壇,亦有若沖、大雅、蕪村與應拳等畫家登場,並且聲名遠播。

1963年於日本京都開館的「京都國立近代美術館」,專注於近代日本藝術史的作品典藏、分析與策展,也期待提供不同於過去「東京中心」的京都觀點。該館在日本畫研究領域中最令人矚目的成果之一,包含1986年,與當前使用建築一同開幕的「京都的日本畫1910-1930」展覽,介紹了大約60多名畫家。而後1993年、時逢開館30年的紀念時刻,館方亦推出「國畫創作協會回顧展」,國畫創作協會成立於大正時代的京都,被認為是為了對抗東京中心美術品味的創作團體,亦是當時青年才俊的發表園地之一,1963年京都市美術館也曾舉辦同主題的同名展演,可見該協會其在京都藝術史中的重要定位。

這些展演一方面回顧了京都近代美術的萌芽,另一方面也讓藝術界能在展覽中為數眾多的創作者中,找尋值得重述與再定位的對象,而甲斐莊楠音就是這波浪潮下,重新受到矚目的日本畫家。

「甲斐莊楠音的全貌    繪畫、演劇與電影的跨域性格」展覽海報。 圖/京都國立近...
「甲斐莊楠音的全貌 繪畫、演劇與電影的跨域性格」展覽海報。 圖/京都國立近代美術館

▌旗本之家與公家臣的血脈淵源

楠音出生於京都,父親的甲斐莊家族是鎌倉時代末期至南北朝時代的知名武人,楠木正成的女系後裔。楠木一生竭力效忠後醍醐天皇,最終在湊川之戰中陣亡。後世評價為忠臣之典範,被視為軍神。而楠木更與戰國末期的真田信繁、源平合戰的源義經並列日本史中三大「末代」悲劇英雄,也因此楠音出身的甲斐莊家族,在過去是具有一定影響力的武士「旗本之家」。

而楠音母親的家族淵源也不可小覷,他的外祖父田中則久是所謂的「御所士」,也就是在京都天皇所在「御所」內的「配膳人」(配膳さん)。御所士屬於「公家臣」,也是宮系士族,其工作內容是負責接待造訪御所的公卿貴族及顯赫的武家名門,包括準備宴會的膳食、線香及茶點等等,因此對於各種生活雅興的品味十分高尚。

此外,田中本身也是日本傳統表演藝術中的狂言師,另有奧村治郎八的藝名。應該也是因為母系家族的影響,讓楠音對傳統表演藝術有近乎癡狂的喜愛,現留存為數不少的檔案中,皆有他妝扮為歌舞伎「女形」,即男扮女裝的紀錄照片。

父親武士旗本之家的淵源,與母系御所雅士的血脈相承,一方面讓楠音對自己的獨特「家柄」,即家世淵源引以為傲,但似乎又與自己崇尚自由的藝術家身份稍稍抵觸,這一來一往的認知不協調與自我辯證,似乎常見於他的藝術創作當中,雖然身處於日本畫的領域,也以常見的女性人像為創作主軸,但相較於傳統高尚典雅的美人圖像,他更著迷於現世中,各種顯露真實情緒與血肉膚觸的女性形象表現。

左為甲斐莊楠音與名導溝口健二合作電影《雨月物語》海報;右為甲斐莊楠音20多歲的照...
左為甲斐莊楠音與名導溝口健二合作電影《雨月物語》海報;右為甲斐莊楠音20多歲的照片。 圖/維基共享

▌東西風格思辨及同性情侶的創作激盪

與江戶(東京)的狩野派和浮世繪相對應,京都是以圓山四條派為主流。且不似江戶的畫家很大一部分來自於武家的支持,京都的繪畫創作者多與當地的染織與其他工藝形成堅實的經濟圈。之後明治維新浪潮以東京為中心強力席捲全日本,不過京都在明治13年(1880年),就設立了新式的美術教育機構「京都府畫學校」,較明治22年(1887年)成立的東京美術學校早了快10年,之後陸續更名為「京都市立繪畫專門學校」、「京都市立美術專門學校」等等,在當代則是京都市立藝術大學。

明治30年之後,新的京都畫壇代表是竹內栖鳳,明治42年(1909)開始的「京都市立繪畫專門學校」則是由松本亦太郎擔任校長,第一屆入學生就有入江波光、村上華岳、榊原紫峰等等,而楠音則在明治45年,同時也是大正元年的1912年入學,以其後輩之姿,迎來青春新頁與藝術之路,與紫峰之弟榊原始更,則是成為出雙入對的同性伴侶。

東西方風格的辯證,應是當時創作者們積極討論的話題之一,楠音也沈浸在這個環境中探索自己的繪畫方向。其中他特別喜愛達文西的繪畫風格,不只《蒙娜麗莎的微笑》令他傾心,其代表作《橫櫛​​》中那包藏禍心的女人微笑就被認為在致敬這件世界名作。西方繪畫中,解剖學知識下催化出的人體結構與光影氛圍,很明顯地影響著楠音的風格,藝術學者植田壽藏甚至還說,當初學校圖書館有一本達文西的素描畫集,楠音借走之後一直都捨不得還,足見他對這類西方美學的癡迷。

面對來自西方的美學衝擊,日本畫家們該如何自處?也讓楠音和始更熱切討論,其中哥哥已是知名日本畫家的始更甚至一度表示,不如改去畫洋畫算了,但這點楠音卻十分不能認同。即使他醉心於充滿血肉感的西洋繪畫美學,但他仍無法割捨日本畫傳達出的纖細與華麗氛圍,以及取自礦物或動物膠等材料,所傳達出的某種「不透明性」。而日本畫雖然從古迄今,相對比較重視「形而上」的內心狀態如何被轉譯成繪畫的視覺符號,但楠音認為,這些感性認知,難道不是經由重重肉體歷練所悟得的想像嗎?

提起這段與始更的理念激盪,根據其傳記,他回憶起時還打趣地說:「始更跟我,脫了衣服以後明明是一樣的人類,為何在繪畫的想法上如此不同呢?」不過這對在繪畫上互相激盪的伴侶,後來隨著始更步入異性戀婚姻而有了不同的互動模式。後來楠音雖然也一度有了在旁人看來幾乎論及婚嫁的對象,即畫家丸岡比呂史的妹妹阿德(トク),楠音也曾以她為模特兒創作出《青衣之女》,並入選1922年的第四屆帝展,但這微妙的情愫隨著阿德另嫁他人而告終,之後楠音則是終身未婚。

左為甲斐莊楠音與《青衣之女》合影,右為《青衣之女》模特兒阿德。 圖/維基共享
左為甲斐莊楠音與《青衣之女》合影,右為《青衣之女》模特兒阿德。 圖/維基共享

▌「骯髒的畫」必須勝過「美麗的畫」

雖說日本自古便有男色的傳統,但在明治維新催化之下,現代異性戀男性氣質的建立,與基督教式家庭的一男一女婚姻模式被視為「文明」,同性愛也漸漸被視為「前現代的陋習」並與精神疾病連結而受到鄙棄,同性愛經驗幾乎被京都繪畫小圈子所知的楠音,或許也因為陰柔的氣質而招致側目,他參加第五屆日本「國畫創作協會展」時,所發生的「骯髒畫」事件或許是一個可討論的癥結點。

東京車站畫廊(東京ステーションギャラリー)館長富田章曾指出,楠音曾因為學長村上華岳高度讚賞其《橫櫛》一作,而被鼓勵參與第一屆國畫創作協會展,之後也常在此發表作品,到了第五屆時,當時的主導者土田麥僊卻將其參展作品《女人與風船》評為「骯髒的畫」並拒絕展出,楠音也不以為意地回擊,暗批其對女性人像作品的狹隘認知:

「『骯髒的畫』必須勝過『美麗的畫』!」(きたない絵で奇麗な絵に勝たねばならん)

麥僊當初講這句話的本意現在雖不可考,但富田推測,在遠因上,這席話暗藏了對同性愛的偏見,而在藝術品味的思考方面,其實麥僊與其身邊的創作者們,並非沒有在意西洋繪畫美學,但他們大多將其轉化為裝飾性的畫面經營,而楠音的作品則是帶有唯美主義情調的大正風情,並且試著將活生生的血肉感和寫實性與日本畫結合,某種程度來說與麥僊的追求大相徑庭。

但不可諱言,「骯髒畫事件」確實影響了楠音後來的畫業發展,之後他在因緣際會之下進入了電影圈,在時代考證與服裝設計的工作上大放異彩,與名導溝口健二合作的《雨月物語》,更讓他入圍了第28屆奧斯卡金像獎的服裝設計獎。

所幸,如首段所言,在1963至1993那波重探京都藝術史的研究與策展當中,楠音的創作在當代的眼光下,重新受到高度評價,之後便經常可看到與其相關的展覽與書籍發行,包括1997年在京都近代美術館與笠岡市立竹喬美術館的巡迴展「大正日本畫的異才——喘息情念 甲斐莊楠音展」,其傳記《女人讚歌——甲斐庄楠音的生涯》也在1986年出版。

2023年集結其畫作、服裝設計作品與生平檔案文獻的「甲斐莊楠音的全貌──繪畫、演劇與電影的跨域性格」一展也在京都國立近代美術館與東京車站畫廊巡迴展出,《甲斐莊楠音:不為人知的名作——官能與素描》一書也同時出版,收錄了楠音多件強調性慾情境的裸男圖像,對照其情感經驗,雖不令人意外,但大抵都以美人畫為創作主題的楠音,畫出這些裸男素描的目的僅是隨興之作?還是曾經考慮醞釀其他創作路線?倒也引人好奇,未來又會有什麼面向的楠音被論述與挖掘,也值得我們繼續觀察。

左為《女人讚歌》書封;右為求學時期的楠音(左)與始更(右)合照。 圖/Amazo...
左為《女人讚歌》書封;右為求學時期的楠音(左)與始更(右)合照。 圖/Amazon Japan、作者翻攝自《女人讚歌》

責任編輯/王穎芝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大人童話的日劇:《舞妓家的料理人》,日本花街文化的光與影

日本「大吉原展」爭議:花街藝術的策展難題,與對當代女性的創作啟示

洋人版的浦島太郎與天女?日本「和魂洋才」的明治歷史畫

陳飛豪

陳飛豪,生於1985 年。身兼藝評人與藝術家,文字寫作主以藝術評論、日治台灣文史議題與東北亞觀察為主。作品計畫則多運用觀念式的攝影與動態影像詮釋歷史文化與社會變遷所衍生出的各種議題。作品計畫曾參與台北市立美術館2016年台北雙年展與2020/2021東京雙年展,亦曾於C-lab台灣當代文化實驗場、國家攝影文化中心、臺南市美術館、韓國首爾LOOP ALT SPACE展出。2022年於台北當代藝術館舉辦個展「帝國南方無理心中」。另著有《史詩與絕歌:以藝術為途徑的日治台灣文史探索(陳飛豪作品 2013-2020)》

作者文章

美國將民間發現的琉球王國文物歸還給沖繩,包含第二尚氏王朝第18代國王尚育王的畫像...

美國返還沖繩的國王「御後繪」:琉球王國文化財的顛沛流離

2024/03/26
左為日本大正年代異色畫家甲斐莊楠音約30歲時的女裝扮相;右為其作品《橫櫛》局部。...

「骯髒的畫必須勝過美麗的畫」:日本大正異色畫家甲斐莊楠音的情愛與創作

2024/03/20
東京藝術大學「大學美術館」3月即將展出的「大吉原展」,呈現吉原遊郭藝術文化之美,...

日本「大吉原展」爭議:花街藝術的策展難題,與對當代女性的創作啟示

2024/02/15
因為工安事故而有神秘傳聞的舊穴守稻荷神社鳥居,位於東京羽田機場附近,每每被人們與...

羽田機場都市傳說:稻荷神社鳥居詛咒,連結戰後西門町的歷史奇聞

2024/01/05
在日本傳統與創新的框架之間,如何創建出當代新風情的神社建築?圖為建築師隈研吾設計...

日本當代神社建築新探:「弱建築」思考與西式風格的神道聖殿

2023/08/22
約1887年(明治20年)左右的「歷史畫熱潮」中出現許多以日本歷史或傳奇故事主題...

洋人版的浦島太郎與天女?日本「和魂洋才」的明治歷史畫

2023/08/02

最新文章

鄭㵛汝是一名濟州四三事件受害者家屬,也是一名天主教宣教士,現年57歲的她,自20...

無法入眠的南島(下):濟州4.3受難者家屬的生命與和平堅持

2024/04/23
濟州島南邊江汀村的海軍基地大門口,每天早上都有民眾在此,為了保護生態及維護和平進...

無法入眠的南島(上):濟州江汀村從未停歇的反軍港運動

2024/04/23
弘前公園的三位櫻守,左起海老名雄次、橋場真紀子、丸居和,三人都擁有樹木醫生資格。...

百年櫻樹的守護者:青森弘前公園「櫻守」團隊的照護傳承

2024/04/22
1985年軍政府審判,在阿根廷是人人熟知的歷史事件。 圖/《阿根廷正義審判》

永不再犯:《阿根廷正義審判》究責骯髒戰爭的90天,拉美轉型正義的歷史時刻

2024/04/22
圖為2024年世越號船難事件10週年的紀念大會。世越號船難,南韓政府當局的救援怠...

世越號船難後的國家暴力:軍情人員非法監控罹難者家屬

2024/04/19
檀園高中教室內,一個座位上,擺放著世越號船難生還者,拿著自己同學遺照,所一起拍攝...

我們還記得:南韓世越號船難10週年,悲劇真相至今未明

2024/04/18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