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我不是棋子,我是我自己:烏克蘭左翼如何理解烏俄「反戰敘事」

2023/05/04 張時健

「許多左翼不明白,夾在西方國家與俄羅斯對抗之間的許多國家與人民,有自己的政治主體...
「許多左翼不明白,夾在西方國家與俄羅斯對抗之間的許多國家與人民,有自己的政治主體性與自決權。」圖為列隊的烏克蘭士兵。 圖/法新社 

編按:烏俄戰爭不僅威脅烏克蘭國家存續與人民生命,在國際輿論上也形成不同意識形態的論戰,左翼之中不乏反戰之聲,這些聲音反對西方軍援烏克蘭,並將戰爭背景原因歸咎於帝國/美國擴張,以及與俄羅斯總統普丁說法近似的北約(NATO)東擴。然而,這些論述,在正遭受戰爭苦痛的烏克蘭左翼眼中,是以大國視角理解小國的不當類比,更忽視了烏克蘭主體性與自決權。

本文作者張時健以兩篇系列文章,簡述國際左翼對於烏俄戰爭的理解、與俄羅斯自辯說詞的相似與不同之處,從中進行解析和思辯。


俄羅斯出兵後隔日(2022年2月25日),烏克蘭左翼刊物《公共地》(Commons)編輯比盧斯(Taras Bilous)隨即有文〈致西方左翼:來自基輔的一封信〉,作為烏克蘭左翼運動者,他同意左翼對北約(NATO)的批評,但不能忍受反戰論述對俄羅斯的軍事入侵未有置語。

比盧斯不無情緒地,援引類同處境的敘利亞人權運動家沙米(Leila Al-Shami)在2018年發表的評論〈笨蛋的反帝主義〉,直指左翼的反戰論述無視俄羅斯明白發動「帝國性質」的赤裸暴力(這種暴力行動,在敘利亞等同俄國協同伊朗共同支持的阿薩德獨裁政權),沒有提出任何對策幫助被當地被軍事行動鎮壓清洗的少數派和運動者,結論總是先喊停西方干預,再蒼白地呼籲交戰多方和談。

烏克蘭左翼聲音同意國際左翼批評北約,但不能忍受反戰論述對俄羅斯的軍事入侵未有置語...
烏克蘭左翼聲音同意國際左翼批評北約,但不能忍受反戰論述對俄羅斯的軍事入侵未有置語。圖為2023年5月1日,一名烏克蘭士兵在頓涅茨克地區附近的前線陣地發射火箭彈。 圖/美聯社 

哈爾科夫地區,戰壕中的一名烏克蘭軍人。 圖/法新社 
哈爾科夫地區,戰壕中的一名烏克蘭軍人。 圖/法新社 

同沙米一樣,比盧斯敏感地意識到廣被引述的「西方左翼」的言說主體首先是「西方的」,因此總是用與俄國的對抗框架理解戰爭,他呼籲左翼不要再以為烏克蘭人和東歐國家人民是被西方擺佈的無辜受害者,比盧斯在自己的文章中強調:

「許多左翼不明白,夾在西方國家與俄羅斯對抗之間的許多國家與人民,有自己的政治主體性與自決權。」

作為烏克蘭左翼,在擔憂俄軍入侵增強了烏克蘭右翼與國族主義的同時,比盧斯以烏俄在2014年後多次的停戰和談終究成空為例,認為只要普丁政權的擴張不止,左翼要求談判止戰都是無謂的。與部分西方左翼要求以美國為首的民主陣營不要介入戰爭、或是譴責NATO不同,比盧斯提出的對策是聯合國介入迫使俄方立即撤軍停戰,期待烏俄人民團結推倒普丁政權,而各國左翼應要求自己的政府積極支持家破人亡的烏克蘭人(包括離境難民與未離境的戰爭受害者)勝於空談。

西方左翼反戰話語中被濫用的「無辜烏克蘭人民」太過蒼白令比盧斯憤怒,在烏克蘭工人運動的反戰論述中,烏克蘭人民則是活生生的血肉存在。

在烏克蘭工人運動的反戰論述中,烏克蘭人民則是活生生的血肉存在。圖中的烏克蘭孩童正...
在烏克蘭工人運動的反戰論述中,烏克蘭人民則是活生生的血肉存在。圖中的烏克蘭孩童正在出席自己死於戰火手足的葬禮。 圖/路透社 

國際自由工聯(International Trade Union Confederation, ITUC)的烏克蘭支部「烏克蘭自由工會聯合」(Confederation of Free Trade Unions of Ukraine, KVPU),為烏克蘭許多產業工會的母會。在KVPU在烏俄戰事週年之際發出聲明,指控俄羅斯軍隊的無差別戰爭罪行,除了人民死傷,還有民用基礎設施與工廠被破壞,大量工人被迫離開崗位去前線作戰,烏克蘭人的經濟與生活陷入困頓,因此戰時的勞工運動首在為被戰火波及地區提供人道救助,協助居民徹離,並組織與動員國際勞工團體的支援。

聲明最後說:

「我們促請全世界正視俄羅斯對烏克蘭人的屠殺與踐踏國際法,這場戰爭並非因挑釁而起,它攻擊的也不只烏克蘭。它催毀了我們工人的一切:平靜的勞動、民主的信念、永續的發展,以及正義。俄羅斯軍隊的侵略不能用任何說法正當化,它不只破壞我們的自由與獨立,也傷害歐洲與世界的和平穩定。我們呼求一切正直善良的人幫助並保護烏克蘭人活命的權利。與烏克蘭人站在一起!幫助烏克蘭人贏回這場9年之長的戰爭,讓烏克蘭主權領土完整,還烏克蘭和平!」

烏克蘭本地工人運動對烏俄戰爭的理解角度,在海外都有聲援呼應。在英國成立的「團結烏克蘭推進會」(Ukraine Solidarity Campaign),是以支持烏克蘭工會與社會運動者為目標成立的海外組織,在英國持續舉辦座談說明、政治遊說以及與英國工會串聯,工作目標有二:支援與團結烏克蘭的個別社會主義者與勞工運動,還有支持烏克蘭人民的自決權,使其擺脫俄羅斯帝國主義與西方帝國主義。

戰時的勞工運動首在為被戰火波及地區提供人道救助,協助居民徹離,並組織與動員國際勞...
戰時的勞工運動首在為被戰火波及地區提供人道救助,協助居民徹離,並組織與動員國際勞工團體的支援。圖為頓內茨克一處被俄羅斯砲擊毀壞的房屋。 圖/法新社 

巴赫穆特一名頭部受傷、接受治療的烏克蘭軍人。 圖/美聯社 
巴赫穆特一名頭部受傷、接受治療的烏克蘭軍人。 圖/美聯社 

在和西方左翼串聯的過程中,團結烏克蘭推進會對新近蘇格蘭總工會大會(Scottland Trade Union Congress, STUC)通過的決讀文中典型的反帝和平訴求,作如下表示:

「該和平訴求說,保守黨人在數十年僅見的(英國)生活成本高漲之時,為烏克蘭提供總值23億英鎊的軍事設備,令人痛惜。這是只為了討好英國工會會眾的懦夫之見,要回應不必提供軍備給烏克蘭的市民要求,然後任烏克蘭人手無寸鐵遭俄軍屠戮。」

團結烏克蘭推進會指出,此時的烏克蘭人需要更多外界支援,包含軍備抵抗俄軍,但由英國主要左翼反戰團體「反戰聯盟」(Stop the War Coalition, STWC)與「解除核武推進會」(Campaign for Nuclear Disarmament, CND)所發起的反戰運動,卻避與烏克蘭工人運動聯繫合作,竟還恥言要求烏克蘭工會支持其反戰反援烏軍備的訴求。

而烏克蘭的社會主義政黨「社會黨」(Sotsіalniy Rukh, SR),對國際上「左翼反戰訴求」的回應更加直接,黨官網上刊有烏克蘭左翼研究者波波維奇(Zakhar Popovych)所撰寫的〈我們有拿起武器的權利:左翼如何支援烏克蘭〉,前言是:

「左翼與國際主義者必須認清,沒有武裝抵抗不可能在前線反擊帝國主義。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是最無恥卑鄙的帝國主義式打擊,而批評援烏軍備的用心不只病態,還與克里姆林宮同調。」

「左翼與國際主義者必須認清,沒有武裝抵抗不可能在前線反擊帝國主義。」圖為在巴赫穆...
「左翼與國際主義者必須認清,沒有武裝抵抗不可能在前線反擊帝國主義。」圖為在巴赫穆特抵抗俄軍的烏克蘭士兵。 圖/美聯社 

波波維奇直指俄羅斯的入侵的目標,是使烏克蘭成為附庸,並催毀原來的民主政治與自主性,而所謂西方挑釁說根本是扭曲事實:2014年後NATO與西方國家對俄的「克制」實際上拋棄了烏克蘭,讓俄羅斯以為有機可趁才大舉進攻。而一切烏克蘭國內的政治腐敗、右翼興起或種種與社會問題應由烏克蘭人通過民主自治解決。

在文章中,波波維奇指出烏俄戰場上事實俱在:只有更多軍備援助,才能減少烏克蘭人死於俄軍攻擊,而擊敗俄軍就是恢復和平的最快方法。在日前的訪談中,波波維奇再談到社會黨試圖遊說歐美左翼合作但不可得,因為左翼總是以大國的政治經濟利益思考,而小國只能是大國/帝國博弈間的棋子。

在左翼的世界觀中,只有具帝國主義企圖與實力的國家才有主體性,小國是沒有的。荒謬的是,儘管西方大國的左翼對烏俄戰爭投以高度關注與大量論述,但在社會黨的國際遊說經驗中,只有小國的進步派能同理烏克蘭處境。

▌下篇接續:〈另一種左翼「反戰觀點」:反帝國主義,也該反對俄羅斯擴張〉

儘管西方大國的左翼對烏俄戰爭投以高度關注與大量論述,但在社會黨的國際遊說經驗中,...
儘管西方大國的左翼對烏俄戰爭投以高度關注與大量論述,但在社會黨的國際遊說經驗中,只有小國的進步派能同理烏克蘭處境。圖為2023年3月11日,立陶宛首都維爾紐斯慶祝脫離蘇聯獨立33週年,人群在慶祝活動中拉起烏克蘭國旗表達聲援。 圖/美聯社 

責任編輯/賴昀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另一種左翼「反戰觀點」:反帝國主義,也該反對俄羅斯擴張

烏俄何時能止戰?回不了頭的「歐洲安全新架構」

張時健

喜歡影像和正義,和研究影像與正義如何生成以及有影響力。

作者文章

AI威脅人類工作權益的可能性討論很久了,而今WGA發起的爭議以及目前議訂的協約條...

AI不會成為影視終結者?好萊塢編劇工會明文規管AI,美國勞資首開先例

2023/10/24
美國演員工會擔心人工智慧(AI)被資方積極導入後造成工人貶值,勞資換約談判破局而...

好萊塢演員罷工記:AI「抽取專業的靈魂」,從此演員靈光消逝?

2023/07/31
一個老練的記者對於其採訪路線上的新聞文稿樣態與風格,已經成竹於胸,只要備齊必要的...

才沒那麼容易被AI取代?ChatGPT與新聞業的相愛相殺

2023/06/05
西方左翼基於「反帝國主義」的理論要旨:「誰是帝國主義,誰就該承擔戰爭罪責」來反對...

另一種左翼「反戰觀點」:反帝國主義,也該反對俄羅斯擴張

2023/05/04
「許多左翼不明白,夾在西方國家與俄羅斯對抗之間的許多國家與人民,有自己的政治主體...

我不是棋子,我是我自己:烏克蘭左翼如何理解烏俄「反戰敘事」

2023/05/04
好萊塢在歷史上向來不避諱投入政治及社會活動,族群多樣性也是好萊塢影人所重視的面向...

奧斯卡獎有必勝法?「政治正確」不保證得獎的產業邏輯

2023/03/09

最新文章

鄭㵛汝是一名濟州四三事件受害者家屬,也是一名天主教宣教士,現年57歲的她,自20...

無法入眠的南島(下):濟州4.3受難者家屬的生命與和平堅持

2024/04/23
濟州島南邊江汀村的海軍基地大門口,每天早上都有民眾在此,為了保護生態及維護和平進...

無法入眠的南島(上):濟州江汀村從未停歇的反軍港運動

2024/04/23
弘前公園的三位櫻守,左起海老名雄次、橋場真紀子、丸居和,三人都擁有樹木醫生資格。...

百年櫻樹的守護者:青森弘前公園「櫻守」團隊的照護傳承

2024/04/22
1985年軍政府審判,在阿根廷是人人熟知的歷史事件。 圖/《阿根廷正義審判》

永不再犯:《阿根廷正義審判》究責骯髒戰爭的90天,拉美轉型正義的歷史時刻

2024/04/22
圖為2024年世越號船難事件10週年的紀念大會。世越號船難,南韓政府當局的救援怠...

世越號船難後的國家暴力:軍情人員非法監控罹難者家屬

2024/04/19
檀園高中教室內,一個座位上,擺放著世越號船難生還者,拿著自己同學遺照,所一起拍攝...

我們還記得:南韓世越號船難10週年,悲劇真相至今未明

2024/04/18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