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另一種左翼「反戰觀點」:反帝國主義,也該反對俄羅斯擴張

2023/05/04 張時健

西方左翼基於「反帝國主義」的理論要旨:「誰是帝國主義,誰就該承擔戰爭罪責」來反對...
西方左翼基於「反帝國主義」的理論要旨:「誰是帝國主義,誰就該承擔戰爭罪責」來反對美國及北約,卻未提在中俄不斷增加武力、對外擴張的情況下,其行徑早已堪稱「帝國」。 圖/法新社

編按:國際輿論對於烏俄戰爭的討論,出現諸多來自左翼的反戰之聲,這些聲音將戰爭責任矛頭指向「美國帝國主義」與北約(NATO),當中說法與俄羅斯總統普丁合理化侵略烏克蘭行為的言詞近似,以至於被質疑所謂「反戰論述」是否在為俄羅斯侵略行為背書——不過,西方的反戰論述以「反帝國主義」出發,怪責對象直指西方自身,卻忽視了俄羅斯亦是積極擴張的軍工複合體,對中亞、中東歐地區來說早已堪稱「帝國」,左翼反帝論述與反普丁侵略,思路其實應是相同。

本文作者張時健以兩篇系列文章,簡述國際左翼對於烏俄戰爭的理解、與俄羅斯自辯說詞的相似與不同之處,從中進行解析和思辯。


▌接續前篇:〈我不是棋子,我是我自己:烏克蘭左翼如何理解烏俄「反戰敘事」〉

▌普丁與左翼的反北約戰爭敘事

俄羅斯總統普丁在烏俄戰爭期間,始終堅稱攻擊烏克蘭的理由是「確保國家利益與安全、保護境外俄羅斯人的民族大義」;從開戰前夕的演說、到戰爭爆發超過一年的如今,普丁再三聲稱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東擴逼至俄國國境,俄國被迫以戰爭反制。

普丁說:

「對美國及其盟友而言,壓制俄羅斯的策略能帶來地緣政治上的利益。對我國而言,這是攸關存亡之事,關乎我民族的歷史未來。這是絕不誇大的事實,(西方國家)逼近至此,不只傷害我們的利益,更是針對國家存續與主權的真切威脅。這是我們強調絕不容退讓的紅線,而他們卻一再踐踏。」

在俄羅斯鄂木斯克舉行的國際勞動節音樂會上,人們揮舞著旗幟,其中一面有普丁肖像。 ...
在俄羅斯鄂木斯克舉行的國際勞動節音樂會上,人們揮舞著旗幟,其中一面有普丁肖像。 圖/路透社

在普丁口中,烏克蘭政權是被親西方政治勢力把持,在克里米亞與頓巴斯對俄羅斯族裔發動納粹式的種族清洗,所以對烏克蘭的軍行行動同時是解除烏克蘭政權的武裝,並拔除其納粹本質,是符合聯合國憲章保障的民族自決權,普丁以這種說法將戰爭責任歸咎烏克蘭與西方,他說:「今日之事絕無傷害烏克蘭與烏克蘭人民的意圖,烏克蘭人民被脅持用來傷害俄羅斯與俄羅斯人,我們是自衛。」「我再次強調,若流血無可避免,一切責任歸於烏克蘭政權。」

俄羅斯揮軍西進震驚世界,反戰呼聲四起,而普丁說法中對於NATO的怪責,正與長年以來諸多左翼反對軍事聯盟的論述相合,因而譴責NATO之聲也於西方再起。

例如,美國左翼的代表性反戰旗手「美國民主社會主義者聯合」(Democratic Socialists of America, DSA),自比居於全球資本主義與(美)帝國核心,組織章程裡就寫有反帝國主義與反軍事主義,認為北約的存在遲早引發大戰,早早提出聲明要求美國退出北約。

在俄羅斯屯兵前線情勢急劇升高的開戰前夕,DSA有文〈反對美國將烏克蘭與東歐軍事化與遂行干預主義,要求立即終結北約擴張〉,指責北約在美國主導下違背對俄羅斯的不東擴承諾,介入烏克蘭人民的政治選擇,祕訓烏東的「新納粹武裝勢力」,甚至支持烏克蘭在東境持續與俄方作戰,破壞2015年與俄國簽署停戰的《明斯克協議》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DSA又隨即發出〈論俄羅斯入侵烏克蘭〉聲明,雖然首先要求俄軍立即全面撤出烏克蘭,反對在片面武力脅迫下解決衝突,但仍堅定認為是(美國為首的)帝國擴張、軍事主義與美國主導的北約體制造成當前格局,呼籲美國乃至全球左翼應團結並力求終結。

西方左翼長年反對北約、以反帝國主義的意識形態反對美國。圖為2023年5月1日國際...
西方左翼長年反對北約、以反帝國主義的意識形態反對美國。圖為2023年5月1日國際勞動節,義大利左派在杜林示威並焚燒美國國旗,抗爭口號是「不要再有武器,讓我們停止烏克蘭的戰爭」。 圖/歐新社

列隊的烏克蘭軍人。 圖/法新社
列隊的烏克蘭軍人。 圖/法新社

在英國,有「反戰聯盟」(Stop the War Coalition, STWC)與「解除核武推進會」(Campaign for Nuclear Disarmament, CND)為英國主要的反戰運動組織團體,他們要求英國政府優先解決內政民生問題而非輸出戰爭,在反戰聲明中他們同樣首先要求俄羅斯撤軍,但指責北約應為升高的情勢負責,呼籲英國政府應尋求外交手段促成撤軍與停火和談並接納烏克蘭難民,而非輸出軍備與制裁促成這場代理人戰爭。

DSA與STWC/CND的主張不孤,美國老牌左翼論壇《Jacobin》的作者馬爾賽蒂克(Branko Marcetic)更早就指稱俄烏升高的衝突正是美國鷹派政客的算計,如今烏俄戰事拖長已有年餘,他再評論宣稱烏俄雙方和談停戰本有契機,但幾次斷在西方好戰政客之手。

左翼《每月評論》(Monthly Review)2023年一月號刊有「歐洲民主運動2025」成員沃根(Paweł Wargan)的長文〈NATO與對第三世界的長期作戰〉,為左翼以反NATO為軸心的反戰論述梳理了歷史脈絡。文中的俄羅斯是被西方國家主導的新自由主義秩序與全球殖民進程圍堵並孤立,而在地緣上占有關鍵的能源與戰略地位的烏克蘭,被西方拉攏作為「新殖民地」並進一步軍事化(作者另以台灣類比烏克蘭地位)。

文中引述普丁在開戰後的談話作為論據之一:「西方採取一切侵犯我們底線的做法,是為確保其橫行世界的新殖民體系能繼續。」在這種說法裡,俄羅斯「不得不」再結合第三世界國家(比如中國、印度與拉美國家)團結抵抗西方的進逼,組建歐亞共同體(Eurasian alliance )則是沃根建議的具體做法。

簡言之,左翼的反戰論述是本於「反帝國主義」的理論要旨:

誰是帝國主義,誰就該承擔戰爭罪責。

焚燒歐盟和北約旗幟,高呼「不要再有武器,讓我們停止烏克蘭的戰爭」的義大利左翼反戰...
焚燒歐盟和北約旗幟,高呼「不要再有武器,讓我們停止烏克蘭的戰爭」的義大利左翼反戰示威者。 圖/歐新社

專精拉美運動史的委內瑞拉東方大學教授埃諾(Steve Ellner)有文〈左翼如何理解烏克蘭議題?我們討論俄羅斯侵烏時總是焦點放在NATO是可以的嗎?〉,再指出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在冷戰後建立當代的世界秩序,多次鎮壓違逆秩序者,是當然的帝國主義。而今普丁幻想重建大俄羅斯,是新一個在地方不遵從帝國世界秩序的莽夫,已遭西方國家作軍事與思想動員圍剿。西方左翼的反戰當然優先反對帝國主義——也就是西方自身。

然而就敘事而言,普丁的開戰宣言與左翼論說,同樣將西方國家編派為戰爭鼓動者(行為者),動機是帝國主義擴張,行為是利用NATO軍事行動向東挺進並吸收烏克蘭,行動對象(受害)是俄羅斯,行動後果是俄羅斯以軍事行動反擊。兩者太近似而引起普遍反彈,遭到嚴厲質疑是否左翼反戰是為俄國的侵略背書。

其聲浪之大,讓馬爾賽蒂克不得不以〈批評北約不應受到思想審查式的攻擊〉回應之,自陳左翼的反戰論說在於澄清並解釋戰爭前因,並釐清可行解方(比如解散北約與西方國家停止軍事干預),當然不在支持普丁發動戰爭。

該文重申各種北約不尊重俄方權益的證據,並提醒西方社會對反戰論述的批評已被右翼動用增強仇俄情結,以及升高敵我意識,其結果是鎮壓異議者並在政治圈造成反共的白色恐怖效果。而右翼將因此得益,加強軍事介入與升高衝突的對抗性安排,將使烏克蘭國土淪為持久的戰場。

英國的左翼代表性論壇《新左評論》編輯阿里(Tariq Ali)的說法也類似,再三申論NATO之不仁,他宣稱NATO的擴張主義不只是烏俄戰事前因,也盛行當前英國政界與媒體——英國是僅次於美國的烏克蘭第二大軍援國。

美國持續軍援烏克蘭,是烏克蘭的最大軍援國。圖為M777牽引式155毫米榴彈砲,美...
美國持續軍援烏克蘭,是烏克蘭的最大軍援國。圖為M777牽引式155毫米榴彈砲,美軍在加州基地裝載,準備運往歐洲交付給烏克蘭軍隊。 圖/路透社

烏克蘭有自身主體性,在西方左翼的諸多反戰論述中,卻經常忽略這一點。圖為一名烏克蘭...
烏克蘭有自身主體性,在西方左翼的諸多反戰論述中,卻經常忽略這一點。圖為一名烏克蘭士兵在烏克蘭頓涅茨克地區的一台T-72坦克裡。 圖/歐新社

▌另一種左翼觀點:俄羅斯帝國擴張

和強調西方有責的反戰論述相比,《Jacobin》的歐洲編輯布羅德(David Broder)的〈不要再誤認左翼和普丁同調〉同樣為左翼反戰論辯護,但敘事思路不同,將西方國家與俄羅斯並陳作為戰爭敘事中的行動者,並指出他們同樣有罪。

布羅德提醒西方國家在敘利亞與阿富汗發起不義的反恐軍事行動,這是左翼常用的反戰論據,但過去俄羅斯同樣參與了此類軍事行動,不只參與美國發起的全球反恐計畫,也在西方國家同意下藉反恐名義出兵車臣屠戮民族自決運動者。

他指出俄羅斯在90年代後與鄰國的領土與政治爭議頻仍,加上走向市場經濟過速造成社會失序、國力一落千丈,普丁原本就認定蘇聯解體是民族悲劇,本於國族主義要復興國家與失土(nationalist revanchism),對臨近小國的政治與軍事干預有多次前例,也不接受烏克蘭的獨立國家地位,如今發起侵略的動機很難說是受不了「西方威脅和一小撮烏克蘭的極右勢力」 。

然而正因為普丁侵略的藉口在於美國與西方國家的軍事同盟擴張以及對俄多次毀諾,同時也藉西方做過類似髒事(包括以人道為名進行軍事介入)來強化自身行動合理性,因此左翼反對美國與北約的軍事干預,和反對普丁入侵其實其實正好是同樣理路。

布羅德的說法為主流的左翼反(美)帝論述打開破口,搖動了左翼向來對帝國主義的判斷,不能說常見。相比之下,美國另一左翼論壇「新政治」(New Politics)呈現不同反戰理解。

比如美國工會活動家拉伯茲(Dan La Botz)的〈國際主義、反帝,以及陣營論者的起源〉,直指上述「言必反帝」的左翼份子實際上是(自稱共產或社會主義)獨裁政權的辯護者——即使這些政權對內鎮壓少數民族、民主社運甚至是工人團結活動,對外發動戰爭。

因為這些反帝的左翼深信世界就分兩個陣營:一邊是帝國主義國家和附從,另一邊是反帝國家的聯合,而套路經常是:美國是獨一無二的帝國,美國敵人當然是反帝國主義的,所以站在美國敵人這一邊就是進步(progressive)之舉,也就慣性地無視(他們以為的)反帝陣營內的國家暴力與剝削體制,還要攻擊有心論者是帝國主義幫手。

拉伯茲直指這違背社會主義者的根本信念:要徹底聯合不分國家種族的工人,反對資產階級政權及其跨國境的聯手壓迫與戰爭,才是真正的反帝國主義,也就是國際主義的精神。本著這個理解,他和其他作者沙洛姆(Stephen Shalom)與哈利森(Thomas Harrison)有文直斥DSA的反戰聲明有錯,近期又以一篇〈俄羅斯出兵烏克蘭周年:論俄羅斯帝國主義的根據〉,梳理俄羅斯的帝國行徑與意識型態起源,而指普丁治下的俄羅斯已進化為結合舊帝國沙皇思想的國家資本主義體制。

在巴赫穆特前線抵抗俄軍攻擊的烏克蘭士兵。 圖/路透社
在巴赫穆特前線抵抗俄軍攻擊的烏克蘭士兵。 圖/路透社

在T-72坦克內預備作戰的烏克蘭士兵。 圖/歐新社
在T-72坦克內預備作戰的烏克蘭士兵。 圖/歐新社

「國際馬克思主義者陣線」(International Marxist Tendency, IMT)的反戰聲明類似,首先譴責西方國家和NATO的帝國手段,與DSA等同調,但同時直指俄羅斯的侵略就是自身作為帝國採取的激進擴張手段。

俄羅斯有先進工業、高度集中的寡頭資本與發達的金融體系,近年加速推進軍備現代化,軍費(按GDP比例計)為世界第三且繼續增長,僅管規模與高度和西方國家不能相當,但同樣受資本主義驅動尋找世界市場,勢力及於高加索、中亞、中東、東歐和巴爾幹等區域,並對鄰國的政治經濟都有實質控制,也有多次境外軍事行動,堪稱中等規模的帝國。

而烏克蘭居中受西方與俄羅斯帝國行動的拉扯,如今受戰火催殘,兩方檯面上的人道考量或民族大義說法都是欺騙烏克蘭人民的說詞。IMT另再以長文指出俄羅斯與中國都是擴張中的帝國勢力,與美國與歐洲國家的帝國前沿強碰將造成悲劇後果。

IMT與拉伯茲的戰爭理解書袋味較重,行文常佐左翼理論經典。相較之下,德國「左翼黨」(Die Linke)參與德國對烏俄的外交政策議論,採取與IMT相近但務實的判斷。其轄下的智庫羅莎.盧森堡基金會(Rosa Luxemburg Foundation)有多篇文章議論俄烏戰事,常對左翼喊話促請正視俄羅斯的帝國行徑。

俄羅斯亦是積極擴張的軍工複合體,對中亞、中東歐地區來說早已堪稱「帝國」,左翼反對...
俄羅斯亦是積極擴張的軍工複合體,對中亞、中東歐地區來說早已堪稱「帝國」,左翼反對帝國主義的論述脈絡,其實應與反對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思路相同。 圖/路透社

比如該基金會中東歐顧問維索茨基(Fabian Wisotzky)直指,普丁炮製大俄羅斯民族的內宣與外宣論述,濫用反法西斯的舊左翼話語為境外軍事行動正當化等,有史為鑑斑斑可考,而今這種論述又複製貼上在對烏戰爭上,卻在主流的左翼反戰論說中被當作「西方又在創造想像的敵人」而避談。

俄烏開戰週年之際,長期參與德國議會國防委員會的左翼黨議員謝弗(Paul Schäfer)提出長文——〈烏克蘭境內戰事的迷思與事實〉,先說左翼的反戰論說太過浮面,且經常夾纏無關的歷史事件,混淆對當前戰事的理解。他以其實際政治經驗作細緻討論,說NATO擴大佈署固然與美國好戰政客的攪和有關,但所謂東擴的版圖是得自於東歐國家的申請入會,而他們向西靠攏的主因為冷戰創傷,與恐懼俄羅斯的政治干預,以及軍事上持續向西進逼。

而西方圍堵俄羅斯之說也屬片面,冷戰後的俄羅斯經濟既得益於參與全球資本主義體系及分工,2014年俄羅斯併吞克里米亞甚至還得到西方國家承認。而今普丁在區域上的擴張與民族主義信念無法用西方刺激解釋,而左翼反戰論說甚至無視俄羅斯同樣是強大的軍事工業複合體。他也駁斥普丁口中「烏克蘭人作為西方代理人」之說,認為這是貶抑烏克蘭人主體性。

俄羅斯國防部在2023年4月期間,於莫斯科的美國駐俄大使館附近「頓涅茨克人民共和...
俄羅斯國防部在2023年4月期間,於莫斯科的美國駐俄大使館附近「頓涅茨克人民共和國廣場」舉辦頓巴斯士兵的照片攝影展。 圖/歐新社

▌反戰論述的主體

本文不在就戰爭的政治經濟前因議論,也沒有盡數左翼的反戰論說。但就文中列舉的反戰戰爭敘事觀之,我們應可知不同的敘說者所安排的戰爭敘事,各有行動者,行動,行動對象,行動的後果,以及對這個後果推論的對策,不能說是一致,其中差異在對帝國主義與帝國行徑的判斷,西方左翼有其固有立場以及主體位置。

台灣不是西方,也不是大國,相較之下接近大國夾縫中的位置。然而在當前反戰運動的敘事中,關乎台灣命運的論說多半將台灣置於帝國/美國的安排下理解,對中國進行的左翼分析幾近空白,與西方左翼的敘事策略近似。

而台灣政府鼓動抗中保台的主流論述中,夾帶美方立場將中國當成競爭對手,這正是國際主義應當首先反對的,而左翼要提供對中國合理的社會性質分析,以及分辨被壓迫的中國人民與北京統治階級之間的矛盾,指出戰爭同時壓迫兩地人命,所以當聯手反對戰爭。這或是台灣的反戰運動重拾主體的進路,但仍有長路要走。

左翼在台灣談反戰,應要提供對中國合理的社會性質分析,以及分辨被壓迫的中國人民與北...
左翼在台灣談反戰,應要提供對中國合理的社會性質分析,以及分辨被壓迫的中國人民與北京統治階級之間的矛盾,指出戰爭同時壓迫兩地人命,所以應該聯手反對戰爭。圖為中國解放軍東部戰區4月9日發布模擬攻擊台灣的示意動畫。 圖/微博

責任編輯/賴昀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我不是棋子,我是我自己:烏克蘭左翼如何理解烏俄「反戰敘事」

克里姆林宮「無人機爆炸」發生什麼事:烏克蘭刺殺普丁?俄羅斯假旗行動?

去你的蘇聯夢?烏俄戰爭一年,中亞國家加速擺脫「俄勢力」

張時健

喜歡影像和正義,和研究影像與正義如何生成以及有影響力。

作者文章

西方左翼基於「反帝國主義」的理論要旨:「誰是帝國主義,誰就該承擔戰爭罪責」來反對...

另一種左翼「反戰觀點」:反帝國主義,也該反對俄羅斯擴張

2023/05/04
「許多左翼不明白,夾在西方國家與俄羅斯對抗之間的許多國家與人民,有自己的政治主體...

我不是棋子,我是我自己:烏克蘭左翼如何理解烏俄「反戰敘事」

2023/05/04
好萊塢在歷史上向來不避諱投入政治及社會活動,族群多樣性也是好萊塢影人所重視的面向...

奧斯卡獎有必勝法?「政治正確」不保證得獎的產業邏輯

2023/03/09
入圍第95屆奧斯卡最佳影片的《法貝爾曼》,是名導史蒂芬史匹柏的自傳小品。 圖/《...

奧斯卡「俗濫」嗎?當代好萊塢的挑戰:類型通吃、擴張東亞

2023/03/09
在世界各國,受到歡迎的大製作、知名片商所出品的影視,其實背後經常有著公共資本的挹...

給你錢趕快拍:支持歐美影視帝國的「公共資金」補貼

2023/01/09

最新文章

許多影視作品凸顯了菲律賓「bakla群體」在與西方文化交流後所面臨的新社會環境。...

從菲律賓到世界的「Bakla」們:那些在影視中的同志之愛

2023/06/01
右為本文作者阿布都瓦力.阿尤普,曾在中國以「非法集資罪」遭逮捕判刑;左為示意圖,...

新疆監獄裡的齋月第一日:維吾爾學者阿布都瓦力的黑牢惡夢

2023/06/01
© 陳威臣 負責宮島維安勤務的靜岡縣警。嚴島神社的大鳥居周圍,難得出現了沒有觀光...

廣島G7場邊攝影記:來自日本全國支援的警察們

2023/05/29
在小澤的指揮哲學中,少了指揮棒的束縛,反而才能夠解放手指、手臂、乃至於面部表情等...

文化政治交響樂:傳奇指揮家小澤征爾,立足歐美樂界的亞洲先驅

2023/05/27
震驚日本演藝界和社會大眾的市川猿之助事件,顯現了日本歌舞伎世界的華麗與哀愁。市川...

市川猿之助事件:日本歌舞伎的華麗與哀愁

2023/05/27
左為《騎龍觀音》,右為原田直次郎。 圖/維基共享 

原田直次郎《騎龍觀音》論戰:明治時代的日本洋畫與「宗教描繪變革」

2023/05/26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