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書比槍更強:烏克蘭與國際出版人的「抗俄文化戰線」

2022/04/22 李艾真

「當勝利之日來到,人們將更需要烏克蘭書籍,而我們將再次迎來復興。」左圖為戰爭期間...
「當勝利之日來到,人們將更需要烏克蘭書籍,而我們將再次迎來復興。」左圖為戰爭期間於防空隧道裡閱讀的烏克蘭市民,右圖為被轟炸後的民宅。 圖/歐新社、美聯社

「當勝利之日來到,人們將更需要烏克蘭書籍,而我們將再次迎來復興。」國際出版界原本在今年春天有兩大重頭戲,睽違許久的義大利波隆那兒童書展(Bologna Children's Book Fair)和倫敦書展(London Book Fair)迎來疫情爆發後首次實體開展,本該是出版人期待已久的歡聚場合,卻因2月底爆發的烏俄戰爭而蒙上陰影。

隨著戰事持續延燒,歐美出版圈亦跟進譴責,並陸續祭出對俄羅斯的制裁措施,但相對於烏克蘭出版人疾呼的「全面斷開與俄羅斯出版界所有合作」,幾個重點協會和書展主辦方對於是否「徹底封殺」仍未鬆口。書籍作為思想交流的重要媒介,制裁出版則形同斷絕對話,這是因應當前危機的必要手段,還是衝擊出版本質的矛盾之刃?烏俄戰後的抵制紅線,成為如今出版圈莫衷一是的議題。

▌請點閱下方收聽

重磅廣播" target="_blank" style="color: #cccccc; text-decoration: none;">轉角國際.重磅廣播 · 文化戰線」" target="_blank" style="color: #cccccc; text-decoration: none;">重磅一頁書 EP.27 書比槍更強:烏克蘭與國際出版人的「抗俄文化戰線」

書比槍更強:基輔一名青年學者Lev Shevchenko,在自宅中用書本擋住窗戶...
書比槍更強:基輔一名青年學者Lev Shevchenko,在自宅中用書本擋住窗戶,作為一種「防禦工事」。 圖/Lev Shevchenko

▌消失的異議者:進退維谷的俄羅斯出版人

戰火蔓延之時,逐一現身的「出版挺烏陣線」中屢屢可見喬治亞出版界的高調發聲——俄羅斯於2008年出兵介入分離地區南奧塞提亞(South Ossetia)和阿布哈茲(Abkhazia),相關爭議至今未解,也令他們對此次戰爭格外有感。

2022年3月初,波隆那書展、德國法蘭克福書展(Frankfurter Buchmesse)、台北國際書展(TiBE)等多家書展共同聲明將停止與「俄羅斯官方機構」合作,倫敦書展則表態將依循英國政府的制裁措施。由於國家主題攤位多由官方單位承辦,本屆波隆那和倫敦書展中皆未見俄羅斯館,空蕩蕩的烏克蘭展位則代替身陷戰火的出版人們沉痛發聲

另一方面,僅僅點名與官方斷開,也意味著各大書展仍希望與俄國民間出版業界持續往來,不願一刀切的態度,多少是因為出版人普遍與克里姆林宮不同調——戰事爆發後,超過一千六百名俄羅斯出版從業者隨即連署抗議、呼籲停戰,但公開發表異議的巨大壓力,令整份連署名單過沒多久便從網站上離奇消失。幾天後,俄羅斯通過新法,凡是官方認定「流傳戰爭錯誤資訊」竟可能遭逮補重判15年,足見俄羅斯因言入罪的殘酷現狀。

相較於書展的小心翼翼,歐美出版界自發性的「抵制俄羅斯」行動則陸續發酵,不乏有業界人士以取消俄國合約、拒與俄國出版社、經紀公司合作等方式表達對烏克蘭的支持,也出現應禁止引進俄文書籍的呼聲。對此,俄羅斯最具規模的商業出版社 Eksmo 總裁葉夫根尼.卡皮耶夫(Evgeny Kapyev)急發公開信力挽狂瀾,

「……出版社、作家和文學的使命是什麼?我們做這行只是為了賺錢嗎?還是說我們都相信,並致力於用文字來實現理解?……我們現在的行動,將決定未來是要砌上鐵壁,還是搭建橋樑。」

「……出版社、作家和文學的使命是什麼?我們做這行只是為了賺錢嗎?還是說我們都相信...
「……出版社、作家和文學的使命是什麼?我們做這行只是為了賺錢嗎?還是說我們都相信,並致力於用文字來實現理解?……我們現在的行動,將決定未來是要砌上鐵壁,還是搭建橋樑。」圖為在戰爭避難時閱讀的烏克蘭市民。 圖/路透社

圖為2022年倫敦書展的烏克蘭專區,牆上寫著:「翻譯、翻譯、翻譯」「發生於烏克蘭...
圖為2022年倫敦書展的烏克蘭專區,牆上寫著:「翻譯、翻譯、翻譯」「發生於烏克蘭的戰爭並非虛構。」 圖/2022倫敦書展

▌在普丁的狂人宣言之前:後克里米亞文化戰

「文字促進理解」這樣的出版本心,在烏俄角力中卻宛若天方夜譚,甚至是卡皮耶夫自己都承認,於另封公開信中自我檢討:「我們出版社多少要為現在的狀況負責——為人類智識的發展和相互理解負起責任。當人們還在以武器而非言語來解決爭端,這正是我們的重大過失。」

但在烏克蘭當局眼裡,卡皮耶夫的過失顯然遠不止於此——Eksmo出版社旗下圖書被認定為散播「反烏大外宣」,早在數年前就已被禁止在烏國境內營運。儘管其喊冤絕無受政治勢力影響,禁令至今仍未解除。而回溯這起「封禁俄國出版社」事件源頭,就得從烏克蘭書市長年的「強勢俄語」沈屙談起——烏克蘭讀者大多懂雙語,當俄文書挟壓倒性的閱讀人口壓低生產成本,烏克蘭文書籍自然難以和其在市場匹敵。

長期下來,俄文書在烏克蘭市占率竟高達六成,「大外宣」圖書也跟著廣為流傳。有學者指出2004年橘色革命後,書市上便出現大量此類作品,不是特意凸顯西方對俄國的攻擊,就是回憶過往蘇聯的「大俄羅斯榮光」。

在出版業界,烏克蘭出版社也時常面臨「買不到版權」的窘境——書籍權利人時常將烏克蘭出版權授權給俄國出版社,委請俄國經紀公司負責銷售烏克蘭文版權的情況也十分常見。

2014年,克里米亞危機和頓巴斯戰爭爆發,烏克蘭國族意識也跟著大幅提升,從2015年控訴俄羅斯發動資訊戰,封殺38本「煽動仇恨及分離主義」的俄國圖書,到2017年宣布全面禁止進口所有俄文書,再到稍微放寬禁令,僅封禁含宣傳內容的俄國圖書及出版社,隨著當局加大力道控管俄文書流通,烏克蘭文書籍也乘勢迎來百花齊放的復興盛況,眾多類型如雨後春筍般出現,本土出版社也得以崛起。

據統計,光是2016到2019年間,由烏克蘭出版社推出的圖書數量就成長了50%,上升趨勢十分可觀。如今戰爭爆發,許多民眾更自主選擇不說俄語,只說烏克蘭語。另一方面,禁書政策在當年曾被批判形同思想審查,也因缺乏配套措施而引起烏克蘭出版社不滿,但現在出版社們大多力挺禁書,直言:「烏克蘭人貢獻給俄羅斯的買書錢,最後竟化作殺死自己的軍隊和砲彈。」

光是2016到2019年間,由烏克蘭出版社推出的圖書數量就成長了50%,上升趨勢...
光是2016到2019年間,由烏克蘭出版社推出的圖書數量就成長了50%,上升趨勢十分可觀。如今戰爭爆發,許多民眾更自主選擇不說俄語,只說烏克蘭語。圖為烏克蘭利沃夫在過去舉辦的書展活動。 圖/美聯社

烏克蘭讀者大多懂雙語,當俄文書挟壓倒性的閱讀人口壓低生產成本,烏克蘭文書籍自然難...
烏克蘭讀者大多懂雙語,當俄文書挟壓倒性的閱讀人口壓低生產成本,烏克蘭文書籍自然難以和其在市場匹敵。圖為烏俄戰爭期間被摧毀的民宅殘骸。 圖/美聯社

「烏克蘭人貢獻給俄羅斯的買書錢,最後竟化作殺死自己的軍隊和砲彈。」圖為坐在牆邊閱...
「烏克蘭人貢獻給俄羅斯的買書錢,最後竟化作殺死自己的軍隊和砲彈。」圖為坐在牆邊閱讀的馬立波市民。 圖/路透社

▌戰火下的出版現場:烏克蘭現況

據報導,開戰以來,烏克蘭出版人們被迫四散工作,部分人往情勢相對平穩的西部移動,但仍有一定人數的同行滯留東部的出版重鎮哈爾科夫(Kharkiv),至今尚未脫離險境。又,全國最主要的印刷廠也坐落於此,且廠房不幸因砲擊毀損,未來的印書作業勢必將受到嚴重影響。也因為實體書的產製和銷售艱難,不少出版社選擇優先推出電子書。

另一方面,文化戰線也持續延長中——網路媒體Chytomo火速推出英文版網站,並提供「急需外譯的烏克蘭作品」清單(多為烏東地區相關議題)、烏克蘭作品資料庫「Rights On!」、2021年新書清單等,積極推廣烏克蘭敘事於外國出版,以抵抗俄羅斯的納粹化論述。

上週六,一場新書發表會在哈爾科夫的防空洞中舉行。令人意外的是,讓戰火下的出版人們齊聚一堂的不是嚴肅的政治社科著作,而是《Go the F**k to Sleep》這本幽默可愛、暢銷逾十年的圖文書——這本書專為因哄孩子睡覺而苦惱的家長所寫,如今在烏克蘭上市,則更是對在亂世中育兒的父母獻上致敬。面對未知的明天,烏克蘭出版人沒有停下,

「當勝利之日來到,人們將更需要烏克蘭書籍,而我們將再次迎來復興。」

面對未知的明天,烏克蘭出版人沒有停下腳步。圖為逃往波蘭邊境等待下一步援助安置的烏...
面對未知的明天,烏克蘭出版人沒有停下腳步。圖為逃往波蘭邊境等待下一步援助安置的烏克蘭民眾。 圖/路透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今日基輔無戰事:烏克蘭重返家園的「和平瞬間」

消滅獨裁多少錢?歐美「全集中制裁」俄國的三重困局

李艾真

台大外文系畢業,現為圖書版權經紀人,負責非文學類書籍。依舊愛小說,但近年越來越偏心非文學,性別、政治和文化研究都是心頭好;除了好書,最愛電影和貓咪(有時還有偶像)。

作者文章

圖為今年4月,義大利米蘭王宮外的一個反對俄羅斯侵略的裝置藝術,用許多書本覆蓋住一...

烏克蘭出版人布坦可對談後記:擺脫俄羅斯陰影的文化游擊戰

2022/06/10
「當勝利之日來到,人們將更需要烏克蘭書籍,而我們將再次迎來復興。」左圖為戰爭期間...

書比槍更強:烏克蘭與國際出版人的「抗俄文化戰線」

2022/04/22
美國因為政治價值對立而掀起的「禁書大戰」,爭議從去年持續延燒至今,各大校園和圖書...

美國校園禁書大戰:政治詛咒的「有害讀物黑名單」?

2022/03/11
冤獄因為被害人的錯誤回憶而造成,卻也因為被害人的回憶錄細節而翻案;但指責被害者希...

蘇西的世界之後:暢銷回憶錄40年性侵錯控的《幸運》洗冤錄

2021/12/29
有誰想得到,奧斯卡影帝還會再次迎來人生高峰?2020年10月,全美正籠罩在總統大...

雞湯裡的哲學家皇帝?馬修麥康納「激進中立」影帝回憶錄

2021/12/03
美國出版業界,何以反遭「保守派出版生態系」全面逆襲?圖為2021年8月底,波特蘭...

重磅一頁書/反疫苗陰謀大霸榜:美國「保守出版生態系」如何攻下了書市?

2021/10/02

最新文章

南韓發生駭人聽聞的跟蹤殺人事件,首爾地鐵新堂站一位女站務員,因檢舉男同事在廁所設...

南韓「地鐵新堂站殺人事件」:刺死女站務員的跟騷惡狼

2022/09/22
《遇見黃東》是以黃東的故事為根本 ── 一位寂寂無聞,生活在18世紀的「普通人」...

黃東的故事:一個清代廣州「普通人」的大世界歷險

2022/09/21
貴婦人白洲正子,興趣是環遊日本,到各地山海部落探尋民俗事象,白洲正子有著獨到的觀...

白洲正子《尋隱日本》:雅俗同源的民俗文化之眼

2022/09/16
現年73歲的英國國王查爾斯三世(Charles III)在9月8日登基,成為英國...

「查爾斯三世」或「查理三世」?英王與皇室名號翻譯學

2022/09/15
富蘭克林曾在1762年表示他的心屬於英格蘭。 圖/美國國會圖書館 

美國「國父的真相」:擁護英王的富蘭克林為何變成獨立領袖?

2022/09/15
1975年到訪香港的英女皇。 圖/The Royal Family

「再見了,事頭婆」:一位香港人的英國女王記憶

2022/09/12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