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義大利「鉛的年代」(下):恐怖主義為何陰魂不散?

2021/05/11 張孟仁

義大利「鉛的年代」在極左與極右的恐攻襲擊下,義大利飽受恐怖主義的摧殘與糾纏,而且...
義大利「鉛的年代」在極左與極右的恐攻襲擊下,義大利飽受恐怖主義的摧殘與糾纏,而且留下了歷史的禍根至今。圖為鉛的年代象徵照片:1977年5月17日,米蘭一名武裝份子持槍瞄準警察反擊。 圖/維基共享

義大利,是唯一一個政治恐怖主義長期存在的歐洲大國。」

義大利的政治科學家德拉洛賈(Ernesto Galli della Loggia),在談到恐怖主義時指出了義大利異於其他歐洲國家,是一個長久以來深受暴力與恐怖主義影響的歐洲國家(除了北愛爾蘭和西班牙的巴斯克地區)。他的分析將這一特徵歸因於:義大利暴力的根源,是來自於義大利社會所引起了共識和反對意見;「鉛的年代」是最為典型的時代標誌。

▌上篇:〈義大利「鉛的年代」(上):炸彈與屠殺的極左極右大亂鬥〉

對於某些政治評論家而言,鉛年代是「左翼恐怖主義」的年代,另一些評論家則認為是「右翼顛覆」的年代,還有一些認為是「國家大屠殺」的年代。其他立場認為,已經是義大利發生的「低強度內戰」。無論何種解讀,共通點還是:義大利飽受恐怖主義的摧殘與糾纏,而且留下了歷史的禍根至今。

「義大利,是唯一一個政治恐怖主義長期存在的歐洲大國。」圖為1974年極左翼發動的...
「義大利,是唯一一個政治恐怖主義長期存在的歐洲大國。」圖為1974年極左翼發動的Piazza della Loggia廣場爆炸案。 圖/維基共享

▌政府對抗恐怖主義的行為

暴力轉折的一年應是1977年。在這一年,幾乎每天都有激烈衝突發生。這一年累積約有4萬人遭到舉報,1萬5,000多人被捕、以及4,000多人被判刑監禁,極左極右雙方也有數百人的傷亡。同時極左的赤軍旅,攻擊選擇的目標是公司高級管理階層、天主教民主黨的重要人物、醫生和新聞記者,這些人被赤軍指控用其專業技能用來「反對赤軍旅」。

1978年初的事件標誌著恐怖主義欲顛覆右派當權者的行動。1月7日晚上,來自羅馬圖斯科拉諾區Acca Larentia分區的年輕人畢拱才帝(Francis Bigonzetti)和賈瓦塔(Francesco Ciavatta)被聲稱是「領土反擊力量武裝團體」(NACT)射殺身亡。同一天晚上,在與警察發生衝突後,青年陣線(Il Fronte della Gioventù)的第三名年輕的雷基奧尼(Stefano Recchioni)也被憲兵隊長西沃里(Edoardo Sivori)開槍打死。這事件標誌著黑色恐怖主義(NAR武裝團體)的崛起,不僅針對反法西斯部隊,還針對被認為該為這一血腥事件負責的國家發動了攻擊。

在1月到2月之間,各種左翼組織還殺害了德羅莎(Carmine De Rosa,FIAT主管),佛羅倫斯的探員迪奧尼西(Fausto Dionisi)和普拉托的公證人斯皮吉(Gianfranco Spighi),而赤軍旅則是在2月14日,在羅馬暗殺了最高法院的顧問帕爾瑪(Riccardo Palma),以及3月10日在都靈暗殺貝拉迪(Rosario Berardi)警長。1978年3月16日,在羅馬的法尼路伏擊當時的天主教民主黨總理莫羅的座車,在他1978年5月9日遭到綁架和殺害之後,赤軍旅將其行動是視為「攻擊國家的心臟」。當時赤軍旅回應政府:為了莫羅的自由,這位必須扛起這三十年來骯髒貪婪天主教民主黨政權最大的責任者之一,我們用他來交換被囚禁在帝國主義國家集中營的13名共產黨戰鬥人員的自由。

1977年。在這一年,每天爆發的政治和文化衝突。這是義大利統一以來在階級之間和階...
1977年。在這一年,每天爆發的政治和文化衝突。這是義大利統一以來在階級之間和階級內部發生的一場激烈的衝突。約有4萬人遭到舉報,1萬5,000多人被捕、以及4,000多人被判刑監禁,極左極右雙方也有數百人的傷亡。

1974年8月4日的鐵路炸彈攻擊。一輛行駛羅馬-慕尼黑線的列車遭到不明人士攻擊,...
1974年8月4日的鐵路炸彈攻擊。一輛行駛羅馬-慕尼黑線的列車遭到不明人士攻擊,而針對目標研判是義大利天主教民主黨的領袖莫羅(Aldo Moro),莫羅後來在1978年被赤軍旅綁架殺害。 圖/維基共享

從1978年6月到1981年12月,恐怖分子的伏擊,殺戮和傷害增加。 統計數據表明,在義大利活躍的武裝組織的數量已從1969年的2個增加到1977年的91個,再到1979年的269個。同年,記錄的襲擊次數達到了659起。然而,受害人數最多的一年是1980年,造成125人死亡,其中博洛尼亞中央車站大屠殺中有85人死亡。

義大利當時的執政聯盟:天主教民主黨義大利社會黨義大利社會民主黨義大利共和黨義大利自由黨,在義大利共產黨的支持下,達成了政治協議,擬定了一系列法律,應付當前經歷的危機。

由於恐怖主義事件頻傳,政府即刻推出一些重要的立法措施,也經過憲法法院的審查,這些措施加強了警察干預和使用武器的權力,但必須遵守憲法規定的法律和賦予的管轄權。重要的是批准了皇家法(1975年5月22日第152號法),引入了一系列鎮壓措施。該法當時引起了極大爭議,只好在1978年6月11日交付全民公投:76.46%的人贊成維持該法與23.54%的人支持廢除。1978年建立反恐特種部隊:憲兵隊的特殊干預小組,警察的中央行動安全小組,以及後來金融警察迅速反恐小隊(SVATPI,之後易名為ATPI)。1980年所頒布《科西嘉法律》(2月6日第15號法律),對被判恐怖主義罪的人判處重刑,進一步擴大了警察的權力。該法在1981年5月17日交付全民公決,有85.12%的人投票贊成維持該法,14.88%的人反對。

1982年5月29日,第304條法規:對那些為協助反顛覆鬥爭的人規定了嚴厲的懲罰。對於恐怖組織而言,這是一部毀滅性的法律,許多激進分子為求自保,開始配合司法揭露同伙的姓名。從那時起直到1988年,儘管還有零星的暴力事件,但在左右兩邊政黨的極端派別中,認為「武裝鬥爭可以成為解決社會衝突的手段」想法,早已流失了支持基礎。

1960年代米蘭的街頭衝突。 圖/米蘭晚郵檔案館
1960年代米蘭的街頭衝突。 圖/米蘭晚郵檔案館

在左右兩邊政黨的極端派別中,認為「武裝鬥爭可以成為解決社會衝突的手段」想法,早已...
在左右兩邊政黨的極端派別中,認為「武裝鬥爭可以成為解決社會衝突的手段」想法,早已流失了支持基礎。圖為1960年代米蘭的街頭衝突。 圖/米蘭晚郵檔案館

▌巴蒂斯蒂被捕:義大利極左翼武裝的終結?

逃亡38年,義大利左翼恐怖組織「共產主義無產階級武裝」成員巴蒂斯蒂(Cesare Battisti),最終於2019年在玻利維亞落網,義大利總理孔特在臉書上表示:「我們等待多年的這一天終於到了」!而巴蒂斯蒂的落網,正象徵著歐洲70~80年代,極左翼武裝活動分子猖獗年代的終結。在70年代革命浪漫主義與反法西斯主義瀰漫的氣氛中,那一個世代憤世嫉俗的年輕人如同巴蒂斯蒂一樣走向極端,開始在歐洲撒播著恐懼。但巴蒂斯蒂的落網,是否真的就是極端暴力「鉛的年代」徹底終結?

巴蒂斯蒂象徵著歐洲70~80年代,極左翼武裝活動分子猖獗的年代。巴蒂斯蒂的落網預告著極左翼暴力猖獗年代的終結。巴蒂斯蒂是個「鉛」年代極左翼暴力存活迄今的神奇案例,值得我們深究。

1970 年代,巴蒂斯蒂身為左翼活躍分子,被控涉及 4 宗謀殺案,義大利當局決心懲治左、右派恐怖主義橫行「鉛」年代的最後人物之一巴蒂斯蒂,1993 年被判他無期徒刑。而後巴蒂斯蒂展開數十年的逃亡生涯,從墨西哥到法國、巴西,政府當局亦時常提出引渡。

巴蒂斯蒂在1970年代末期加入「共產主義無產階級武裝」,這組織不同於組織嚴密的「赤軍旅」,主要以成員小組各自為陣,發動一連串的打劫與攻擊行動。1979 年米蘭一家法院認定巴蒂斯蒂參與暗殺一名獄警、一名重案刑警,共謀暗殺一名珠寶商,以及一名新納粹團體「義大利社會運動」成員。那位珠寶商在火拼中喪生,同時造成商人14歲兒子終身殘廢必須以輪椅代步,但是巴蒂斯蒂始終否認涉及這 4 宗發生在 1978 與 1979 年間的攻擊案。

1970 年代,巴蒂斯蒂身為左翼活躍分子,被控涉及 4 宗謀殺案,義大利當局決心...
1970 年代,巴蒂斯蒂身為左翼活躍分子,被控涉及 4 宗謀殺案,義大利當局決心懲治左、右派恐怖主義橫行「鉛」年代的最後人物之一巴蒂斯蒂。 圖/法新社

在70年代革命浪漫主義與反法西斯主義瀰漫的氣氛中,那一個世代憤世嫉俗的年輕人如同...
在70年代革命浪漫主義與反法西斯主義瀰漫的氣氛中,那一個世代憤世嫉俗的年輕人如同巴蒂斯蒂一樣走向極端。 圖/維基共享

他先逃往法國,隨後在1982年逃到墨西哥。1990年巴蒂斯蒂到法國定居,時任法國社會黨人總統密特朗(Francois Mitterrand)承諾不會遣返「與過去劃清界限」的原義大利極左翼武裝人員。2004年,時任法國右派總統席哈克不再遵循密特朗的做法,巴蒂斯蒂趕緊利用假身份逃至巴西躲藏,2007年在里約熱內盧被捕,但時任巴西左翼總統魯拉於2010年向他提供庇護,魯拉的繼任者則給他永久居住權,義大利多次要將其引渡未果。直到巴西新任總統博索納羅在競選期間曾表示,如果他當選,將立即對巴蒂斯蒂引渡回義大利。

2018年12月,巴蒂斯蒂離開巴西再度逃亡。為避免與先前引渡的原因混淆,巴西最高法院法官2018年12月堅稱,國際刑警組織下令逮捕巴蒂斯蒂的理由,是他2017年因未經申報攜帶大筆現金穿越巴玻邊界而短暫被捕,涉嫌逃稅和洗錢。

巴蒂斯蒂向玻利維亞左翼總統莫拉萊斯提出避難申請,但最後未被接受。2019年1月在國際刑事員警組織幫助下,義大利和玻利維亞兩國成立聯合行動小組,並由義大利反恐單位的協助,在聖克魯斯市逮捕了逃亡近40年的巴蒂斯蒂。13日晚上5時將64歲的巴蒂斯蒂從玻利維亞被押往羅馬。

2017年巴蒂斯蒂在玻利維亞接受媒體專訪。2019年他在玻利維亞落網,移交給義大...
2017年巴蒂斯蒂在玻利維亞接受媒體專訪。2019年他在玻利維亞落網,移交給義大利。 圖/歐新社

但巴蒂斯蒂的落網,是否真的就是極端暴力「鉛的年代」徹底終結? 圖/歐新社
但巴蒂斯蒂的落網,是否真的就是極端暴力「鉛的年代」徹底終結? 圖/歐新社

▌義大利恐怖疑雲再起

「鉛」年代的歲月在上個世紀80年代中期已經走向盡頭,武裝鬥爭能撼動國家憲法的觀點悄然結束。隨著新自由主義政策的勝利,資本的現實主義浮上檯面。資本主義開始反擊,社會生活再次受到生產力的影響,經濟競爭被奉為聖經,取得進步的唯一標準。

不過,在想塵封「鉛」年代的記憶與恐怖主義看似偃旗息鼓之際,2012年5月米蘭「晚郵報」收到一封疑是恐怖組織信函,坦承犯下一起槍擊案,甚至在米蘭近郊出現疑似「赤軍旅」的海報,引發各界擔憂1970年代的恐怖主義又席捲義大利。2012年5月7日安薩爾多核能公司(Ansaldo Nucleare)的執行長艾迪諾菲(Roberto Adinolfi)在熱那亞(Genova)住家附近遭到槍擊。槍擊艾迪諾菲的方式與1970年代赤軍旅的攻擊手法雷同,當時4名主管都是遭槍擊膝部,象徵著癱瘓公司組織的運作,不禁讓人毛骨悚然回憶起,當時赤軍旅曾以攻擊業界高階主管為標的。

行文至最後,原本上個世紀的「鉛之年代」夢靨已逐漸為人淡忘,但隨著巴蒂斯蒂被引渡回羅馬,本以為義大利對歷史傷痕的追索可能為此畫下句點,無奈日前2021年4月28日,法國逮捕了起七名義大利極左翼恐怖組織「赤軍旅」的前成員,並同時搜捕另外三人。

這些恐怖主義分子在義大利被依恐怖主義的罪名定罪,並逃亡法國。儘管義大利多年來向法國要求逮捕這些恐怖罪犯,但終於在法國總統馬克宏的支持下,針對其中的十人展開逮捕行動,其中包括「赤軍旅」、前無產階級武裝成員,以及前共產主義戰鬥組織等成員。儘管逮捕有成,但引渡是否成行,仍有待法義政府協商,不管結果為何,「鉛之年代」的回憶肯定在雙方政府交涉過程中,再度浮上檯面,成為義大利報章雜誌茶餘飯後的談資。

「鉛」年代的歲月在上個世紀80年代中期已經走向盡頭,但暴力的至今仍陰魂不散。圖為...
「鉛」年代的歲月在上個世紀80年代中期已經走向盡頭,但暴力的至今仍陰魂不散。圖為2000年羅馬警方所查扣的赤軍旅資料與子彈。 圖/美聯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以父之名:披著宗教外衣的義大利黑手黨,惹惱天主教會

罪惡從檸檬開始:義大利黑手黨「光榮會」的血色帝國

張孟仁

義大利Parma歐洲學院歐洲研究碩士、義大利Siena大學比較歐洲政治博士、輔仁大學義大利文系主任兼外交暨國際事務學程召集人。E-mail: mengjen534@gmail.com

作者文章

義大利「鉛的年代」在極左與極右的恐攻襲擊下,義大利飽受恐怖主義的摧殘與糾纏,而且...

義大利「鉛的年代」(下):恐怖主義為何陰魂不散?

2021/05/11
1960年代末至80年代初,義大利經歷社會和政治動盪,極端左翼、極端右翼團體競相...

義大利「鉛的年代」(上):炸彈與屠殺的極左極右大亂鬥

2021/05/11
原本只是幾個城市封城,仍無法抑制疫情擴散,義大利最後宣布「封國」。圖為拿坡里街頭...

義大利「瘟疫審判日」:病毒打穿的10年醫療崩壞

2020/03/20
西西里黑手黨的出現其實與柑橘、檸檬的生產及買賣脫不了干係。其罪惡可以說是從這裡開...

罪惡從檸檬開始:義大利黑手黨「光榮會」的血色帝國

2019/05/21
外界對這位沒有背景的「政治素人」市長拉吉抱有一定期望,希望沒有包袱的她可以放手改...

治理永恆之城:羅馬「素人市長」浮沉記

2018/11/13

最新文章

2017年一位中東王子購買了80隻猛禽,帶上飛機後分別替每隻各訂購一張機票,「一...

失落的蒼空王者?哈薩克「獵隼復育」和世界猛禽黑市

2021/10/26
左為達衛特‧伊沙克(Dawit Isaak)本人、右為厄利垂亞的政治刑求
 圖...

最哀傷的世界紀錄:瑞典記者伊沙克「祖國冤獄」的第20年

2021/10/25
「駭人的北韓特工綁票案,是永遠沒有真相的謎團?」1976年8月位於新潟寄居浜海岸...

消失在海的彼端:北韓綁架日本人「拉致問題」17人謎案

2021/10/22
在東日本大地震爆發後半年,大筆復興資金注入受災都市,一群鬣狗般的業者紛紛搶進發災...

下級國民A:日本「核災經濟鍊」的底層除汙員證詞

2021/10/22
在德國許多地方,早在小學畢業之後(德國小學教育是四年制)就開始進行學制分流,但在...

巴赫曼老師的教室:德國教育「從小分流」的隱形歧視?

2021/10/21
這一次的編輯插播專訪當地長期關注LGBTQ的社運人士張玉珊,以此Nur Saja...

專訪張玉珊:從「叛教網紅風暴」談大馬LGBT穆斯林的日常掙扎

2021/10/21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