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義大利「瘟疫審判日」:病毒打穿的10年醫療崩壞

2020/03/20 張孟仁

原本只是幾個城市封城,仍無法抑制疫情擴散,義大利最後宣布「封國」。圖為拿坡里街頭...
原本只是幾個城市封城,仍無法抑制疫情擴散,義大利最後宣布「封國」。圖為拿坡里街頭消毒作業。 圖/歐新社

義大利歐洲國家裡新型冠狀病毒疫情(COVID-19,簡稱武漢肺炎)最嚴重的國家,截至3月19日染病人數確診病例已超過4萬,死亡人數3,405人,已是目前全球疫情最慘重的國家。從疫情出現以來,義大利確診與死亡人數持續增加,或因義大利人天性熱情、喜歡擁抱式近距離接觸,復加上大家極少有戴口罩習慣,即刻造成疫情爆發式成長;短短幾天內,確診人數快速達到數千人。

原本只是幾個城市封城,仍無法抑制疫情擴散,義大利最後宣布「封國」,嚴禁公眾集會及基本遷徙,從教堂到餐廳的所有公共場所一律關閉;除藥局和食品店等販售基本生活必需品的店鋪外,所有商店均停止營業,但宅配服務不受影響。

義國人口約6,000多萬,先在1月底出現首起確診病例,以倫巴底大區一個小鎮為擴散中心。1號患者(義國男子)出現流感症狀而就診看病時,表明並未曾造訪中國,因此根據當時的檢測方針,無中國或其他疫區旅遊史者即不用接受採檢,他便自行出院,因而未診斷出感染新型冠狀病毒。之後二度就醫才確診,造成許多人醫院感染,同時也推測出感染源可能來自德國。同時義國顧慮醫療資源不足,改變廣泛篩檢的策略,將檢測範圍縮小至已有症狀者,卻未能防堵無症狀者傳播病毒;由於不少感染者是輕症或是沒有症狀,政府才又向要求義國人民宅在家、別出門冒感染的風險。

疫情衝擊下人去樓空的大教堂廣場。 圖/歐新社
疫情衝擊下人去樓空的大教堂廣場。 圖/歐新社

▌第一線人員和醫院的殘酷現況

義大利北部醫療照護體系,已因新冠病毒疫情嚴峻而瀕臨癱瘓,醫護人員疲憊至極。倫巴底的醫院病床和醫療物資嚴重短缺,醫院必須清空病房收容重症病患,並將備有呼吸器的手術室改成加護病房。醫生相互輪班,更要幫累到生病的同事代班,醫師也出現過度疲勞的情況。

且因一線人員不足,也動員退休醫護或是剛畢業的醫學生,甚至許多大學護理系大三的學生都獲准直接上陣幫忙。前線抗疫人員僅睡在那些可移動的床、地板上的床墊或候診室的墊子,床鋪也沒有清潔整理,處於相當艱難的衛生條件。在病床短缺和呼吸器嚴重不足的情況下,醫護人員必須面臨「優先救誰」的抉擇,已經讓醫師陷入道德難題。由於醫療資源明顯不夠,當局下令:先將資源用在最有機會存活的病患。

由於醫療資源明顯不夠,當局下令:先將資源用在最有機會存活的病患。圖為義北克雷莫納...
由於醫療資源明顯不夠,當局下令:先將資源用在最有機會存活的病患。圖為義北克雷莫納的醫院。 圖/路透社

根據義大利民防部門3月19日的數據,倫巴底大區有13,938名患者,其次是艾米莉亞.羅馬涅的4,506人。至於已離世者,倫巴底有2,168人、艾米利亞.羅馬涅有531人。倫巴底高級衛生官員嘎雷拉(Giulio Gallera)接受《Sky TG24》新聞採訪時表示:我們很少有空的重症監護室,儘管政府要求至少要備有15或20個監護室嚴陣以待,「但每天都會有人入院,幾乎是源源不絕。」

因應醫療資源嚴重短缺,米蘭的聖拉斐爾(San Raffaele)醫院正在創建一個擁有14個監護室的區域,倫巴底政府也打算在6天內把3,630坪的米蘭國際展覽中心,參考「武漢式火神山」醫院模式改建,可收容約莫500位重症患者,不過仍需要政府提供呼吸機、重症監控系統和其他醫療輔助設備。

米蘭的展館中心改建,參考「武漢式火神山」醫院模式。 圖/歐新社 
米蘭的展館中心改建,參考「武漢式火神山」醫院模式。 圖/歐新社 

米蘭的展館中心改建,不過仍需要政府提供呼吸機、重症監控系統和其他醫療輔助設備。 ...
米蘭的展館中心改建,不過仍需要政府提供呼吸機、重症監控系統和其他醫療輔助設備。 圖/歐新社 

以數據來推算,倘若每天有85位以上患者進入重症監護室,但僅兩、三個人出院或離世,多出來的床位繼續應付新抵達的病患,但醫療資源仍遠遠不足。醫院已沒有空間收治病人,有些浴室被用來當隔離治療室,有些病人則被安置在救護車上,由醫生定時去車上診治。此外救護車服務不足,以米蘭的醫院為例,兩天內動用至少130輛救護車,目前有哪個歐洲國家可堪負荷?有需求者須等到深夜才能轉移到其他醫院,在設備飽和度瀕臨極限的狀態下,為了清空病房收容其他新病患,每天只得將患者轉移到其他中心,直到沒有救護車能夠支援為止。

除了設備之外,更極需的是醫護人力,至少還要將近500名醫生和1,300名護士投入前線。義國政府為解決前線醫護人員不足,教育部長曼弗迪(Gaetano Manfredi)決定讓今年的醫學畢業生提前開始工作,暫時免除他們參加國考,這樣一來,可向國家醫療體系釋放大約1萬名醫生。這些醫學院畢業生將被送到家庭醫學診所和老人中心,而將原本具更多經驗豐富的醫生轉送到需要迅速填補人力的醫院。

圖為收治確診患者的貝加莫醫院,每半小時就要準備一場葬禮。 圖/法新社
圖為收治確診患者的貝加莫醫院,每半小時就要準備一場葬禮。 圖/法新社

▌醫療資源匱乏的警鐘

事實上,義大利醫療資源已有十年下滑,累計共裁員4.3萬人,床位數低於歐盟平均水平。一切始於2011年上來的蒙蒂(Mario Monti)的政府,執政之後情況只有更糟——各大區的衛生預算已失衡,但各大區區長多年下來依舊在刪減醫療經費。

從2010年到2019年這十年來,政府預算一直在挖東牆補西牆、刪減衛生資源,造成對公私立醫院的嚴重後遺症。這十年中政府砍了大約370億的醫療經費,但削減開支應該要伴隨著更好的資源管理,事實卻非如此:根據官方醫療單位的報告,在短短兩年內,床位就減少了大約7,000床。平均來看,義大利每1,000名居民中僅有3.2床,而歐盟的平均至少5床。更別說義大利南部現今病床一位難求,而政府口口聲聲強調的「最低限度的醫療援助」,對於義南而言根本是一種「錯覺」。

義大利醫療資源已有十年下滑,累計共裁員4.3萬人,床位數低於歐盟平均水平。圖為義...
義大利醫療資源已有十年下滑,累計共裁員4.3萬人,床位數低於歐盟平均水平。圖為義北克雷莫納的醫院。 圖/路透社

新型冠狀病毒的緊急情況,為義大利的公共衛生體系帶來了最後一擊。疫情影響最嚴重的地區,現在已點燃關於義大利醫療體系的全國性辯論,檢討從醫療人員、床位的嚴重不足性,以及無法立即處理需要住院治療的病例。儘管帳面上醫療資源增加了88億美元,但增長幅度低於通貨膨脹率,且政府的政策,有利於保險和健保基金的出現,以補償醫療保健支出的減少,結果是僅使少數人群受益、並損害公眾服務的普遍性。

此外,當2007年開始實施「大區返款計畫」(I piani di rientro regionali)計畫後,醫療資源情況便越來越糟。這是由赤字大區簽署的一項醫療費用返還計劃,旨在恢復有關地區的經濟和財政平衡。《2007年金融法》規定,各大地區簽署的協議由衛生部、經濟部和財政部共同擔保,以「恢復地方預算和醫療保健公司」的名義,針對預算失衡超過總資金5%的地區啟動還款計劃。

新型冠狀病毒的緊急情況,為義大利的公共衛生體系帶來了最後一擊。圖為貝加莫當地的醫...
新型冠狀病毒的緊急情況,為義大利的公共衛生體系帶來了最後一擊。圖為貝加莫當地的醫院。 圖/美聯社

在該計畫之下,表面上地區的衛生預算轉虧為盈,但就成本和服務而言,該大區其實付出的代價更高。例如在拉齊奧大區,3,600張病床被刪減、並關閉了多家醫院。原本的醫院被以相對較為便宜的「保健所」(Case della salute)取代,提供該地區一些初級保健的門診服務。

同時2010年至2018年期間,醫療人事資源短少了20億歐元。根據Gimbe獨立研究分析報告中指出,在同時期預算所省下的370億歐元中,至少有一半比例是來自於縮編醫療體系人員(醫生與護理人員),總共裁減了4萬2,800多位包含正職與兼職的員工,變相減少了為公民提供的服務。

這種「新模式」真的有效嗎?根據義大利國會預算辦公室2019年12月的「關於健康狀況的重點報告」,各大區實施下來其實不甚理想。醫院每千名居民的床位數已遠遠低於歐盟平均水平。床位數指標在2007年為3.9,在2017年為3.2,而歐盟平均則從5.7降至5。再以長期照護設施中的床位數來說,2017年義大利每千名居民中有4.2床,法國為9.8床,德國為11.5床,而英國也有8.2床。

表面上地區的衛生預算轉虧為盈,但就成本和服務而言,該大區其實付出的代價更高。圖為...
表面上地區的衛生預算轉虧為盈,但就成本和服務而言,該大區其實付出的代價更高。圖為倫巴底大區,收容確診患者的布雷西亞醫院。 圖/歐新社

然而醫院的總收入從2008年的18億增加到2018年的30億,預算赤字的減少其實是反映了稅率提高。2011年所引入公立醫院「超級門票」(superticket),推出針對門診專科護理的「每張處方10歐元的固定費用」——院方因此增加收入,但被提高的價格卻也令低收入者敬謝不敏,導致放棄醫療或是湧向私立醫院。

隨著家庭醫療保健費用的增加、又遇上歐債危機,在經濟狀況惡化下因為醫療費用過高,而放棄就醫的公民比例大為增加。根據歐盟統計局的數據,該數字從2008年的3.9%攀升至2015年的6.5%。在政策的支持下,專業服務成本的上漲擴大了資金和保險的市場,此舉加劇了公民在獲得醫療服務方面的經濟歧視狀況。最後,在倫齊(Matteo Renzi)政府執政期間(2014-2016)還又挪走醫療資源預算,轉讓給予企業稅收優惠。

值得注意的是,為何歷屆義國政府都熱衷於減少醫療資源的預算?因為歐盟的成長與穩定公約,限制歐元使用會員國的預算赤字不得超過GDP的3%,然而醫療預算並不計在3%以內,換句話說,只要有本事,政府實際上可以往上增加醫療預算。但面對經濟成長有限且借貸成本高的國家,只能去挪取原有的醫療資源,來補足其他領域的缺口。

面對經濟成長有限且借貸成本高的國家,只能去挪取原有的醫療資源,來補足其他領域的缺...
面對經濟成長有限且借貸成本高的國家,只能去挪取原有的醫療資源,來補足其他領域的缺口。圖為克雷莫納當地的臨時醫療站。 圖/美聯社

▌疑似感染新冠肺炎該怎麼辦

如果在義大利有疑似症狀,應該怎麼辦?首先可以找家庭醫師(il medico di base),但避免使用緊急電話(112),除非碰上真正的醫療緊急情況和即時危險。對於有些微發燒患者,仍建議待在家裡盡量減少與他人接觸,並評估健康情況發展。如有任何疑問並想報告病情,可以先致電家庭醫生諮詢判斷。其次,目前義大利衛生部會接聽電話1500,並提供有關病毒和疫情的諮詢與建議;義大利北部的幾個大區也提供了聯絡電話,盡量廣布相關訊息給所有懷疑、或擔心自己被感染的市民。

以中部的溫布利亞(Umbria)大區來說,如果是疑似病例的有症狀患者,除非患者需要立即性的緊急協助,否則醫生可不必上門探訪,透過電話118 聯繫佩魯賈(Perugia)和特爾尼(Terni)兩家醫院的急診科,他們會將根據路徑指示在就近的傳染病診所安排立即住院。

義大利政府宣導,如有任何疑問並想報告病情,可以先致電家庭醫生諮詢判斷。圖為在家自...
義大利政府宣導,如有任何疑問並想報告病情,可以先致電家庭醫生諮詢判斷。圖為在家自主隔離的羅馬市民。 圖/歐新社

如果患者自行前往急診室或醫生辦公室,將對這些患者直接進行分診、快速識別病症,並且採取所有防疫措施,以免病患向其他人的感染傳播。如果確診,必須立即向當地衛生主管部門報告(特別是公共衛生與衛生服務局),該報告會立即通知區域衛生和福利局,通知表也必須在12小時內發送。

原本針對有症狀與無症狀者通通都做的採檢,於2月26日修正為僅針對「有症狀以及有和確診病患接觸的人」才做採檢。不過只要家庭醫師評估有疑慮,無須到醫院即可為患者進行採檢去。分析採檢樣本的花費則是由國家衛生局負擔,採檢分析約花費4-6小時可得到結果,確診與否統一由國家最高衛生研究所公布。

圖為義大利波隆那的臨時防疫檢測。 圖/歐新社
圖為義大利波隆那的臨時防疫檢測。 圖/歐新社

▌義大利的醫療未來

義大利的致死率比中國高得多,分別是義大利致死率為6.7%與中國的2.4%。 一個因素與義大利人口的年齡脫不了關係。國家衛生局統計數據:至今因病離世者中,58%年齡超過80歲、31%落在70多歲,義大利堪稱全世界人口最年老的國家之一。病毒肆虐之際,唯一令外界哭笑不得的插曲是:義大利老年人似乎不擔心死亡,反倒是抱怨現在買不到義大利麵,比起病毒更在意買不到品質好的麵條。

目前歐盟將採取一系列措施,其中包括370億歐元的投資計畫,希望緩解疫情帶來的影響。歐盟執委會主席馮德萊恩(Ursula von der Leyen)3月13日強調,歐盟將會提供一系列應對措施,除了啟動巨額投資計畫外,另在預算赤字和國家援助方面,給予歐盟會員國靈活性。

義大利的疫情死亡數,已經超越中國官公布的數據。圖為中國支援義大利的防疫物資。 圖...
義大利的疫情死亡數,已經超越中國官公布的數據。圖為中國支援義大利的防疫物資。 圖/路透社

歐盟對「國家援助」的解套,或許可以緩解現時負債累累、也是歐洲疫情最嚴重的義大利,允許義大利政府緊急撥款250億歐元抗疫,而這撥款實際上卻已違反歐盟財政規則——特別是義大利始終是歐盟擔心預算赤字超標的會員國。不過,歐盟的支持至少可讓義大利喘一口氣,對未來醫療資源的預算支出,會因義大利GDP下滑的影響,而進一步小幅下調,從2019年的6.6%降至2022年的6.5%,義大利醫療的未來似乎仍是一片陰霾。

義大利,這個曾在2000年被世界衛生組織(WHO)評為「全球第二完善的醫療系統」,是否會一步步的走向崩壞,端視此次疫情後的醫療經費大檢討。

義大利醫療的未來似乎仍是一片陰霾。圖為疫情肆虐下的拿坡里街頭。 圖/歐新社
義大利醫療的未來似乎仍是一片陰霾。圖為疫情肆虐下的拿坡里街頭。 圖/歐新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倫巴底的黑暗時刻:義大利單日475死全球最高,軍隊疫區疏運屍體

米蘭疫情告急!義大利豁免醫師國考,1萬醫科畢業生直接上陣

張孟仁

義大利Parma歐洲學院歐洲研究碩士、義大利Siena大學比較歐洲政治博士、輔仁大學義大利文系主任兼外交暨國際事務學程召集人。E-mail: mengjen534@gmail.com

作者文章

原本只是幾個城市封城,仍無法抑制疫情擴散,義大利最後宣布「封國」。圖為拿坡里街頭...

義大利「瘟疫審判日」:病毒打穿的10年醫療崩壞

2020/03/20
西西里黑手黨的出現其實與柑橘、檸檬的生產及買賣脫不了干係。其罪惡可以說是從這裡開...

罪惡從檸檬開始:義大利黑手黨「光榮會」的血色帝國

2019/05/21
外界對這位沒有背景的「政治素人」市長拉吉抱有一定期望,希望沒有包袱的她可以放手改...

治理永恆之城:羅馬「素人市長」浮沉記

2018/11/13

最新文章

圖中手捧遺像者為朴元淳的兒子,特地從英國趕回來奔喪,但也因為「情況特殊」而免去了...

控訴死去的首爾市長:「幫妳呼呼?」受害秘書痛苦的性騷擾證詞

2020/07/13
若人們只是因緬懷朴市長,而選擇不去思考潛在被害人的問題,也將突顯我們的自私。 圖...

首爾市長之死(下):死無對證的#MeToo?死者為大的二度傷害

2020/07/10
警方調閱監視器後,發現朴元淳在官邸附近於上午10點44分左右的最後身影。 圖/S...

首爾市長之死(上): 在錯愕醜聞中失蹤...走上絕路的朴元淳

2020/07/10
韓戰70年,何不來談國家如何以戰爭、克敵之名,對付自己的人民?圖為1950年9月...

以戰之名殺無赦?韓戰平民屠殺與被時代活埋的「歷史AB面」

2020/07/09
臺灣漫畫基地6月舉辦的特展〈反抗的畫筆──香港反送中運動週年圖像展〉。畫中的習近...

習近平點兵香港:被欽點的「太上皇」駱惠寧與「烏坎酷吏」鄭雁雄

2020/07/07
圖為法蘭克福金融區辦公大樓。 圖/歐新社

瞞天過海大騙局?德國Wirecard電子支付的失蹤19億歐元

2020/07/04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