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怯,你就輸一世!」香港831街頭惡戰的見證實錄

2019/09/06 韋恩

在香港「831太子站衝突」過後,社會憤怒難以平息。儘管港府宣布「撤回《送中》草案...
在香港「831太子站衝突」過後,社會憤怒難以平息。儘管港府宣布「撤回《送中》草案」,但對反送中示威者來說,一切已太遲、太少。 圖/美聯社

2014年8月31日,中國人大常委會針對香港普選立法會與行政長官,通過了所謂的「831框架」決議,比香港民間提出的最保守方案更加保守,關閉了港府與民間任何對話的可能。人大「落閘」後,要求「撤回831框架、實施真普選」的抗爭,開啟了香港「抗命不認命」的時代。該年9月26日,學生在罷課最後一晚衝進公民廣場的行動,意外撞出了持續79天、卻以失敗收場的「雨傘運動」。清場那天,他們對政府、對香港,也彷彿對自己說:我們會回來。

但沒有人有把握能否再回來。5年後的現在,反對《逃犯條例》的示威,再度讓眾人站上了街頭。2019年6月12日,當示威群眾再度佔領了政府總部前的馬路,看看身邊未曾相識的彼此,他們有了心照不宣的默契:我們回來了。

如今抗爭進入第14個星期,示威群眾的訴求已從最初的「全面撤回條例修訂」,擴大到「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收回暴動定性」、「釋放被捕人士」、「立即實施立法會與行政長官雙真普選」等五大訴求。2019年8月31日,在「雙真普選」付之闕如的5周年這一天,即使香港警方禁止由民間人權陣線(通稱「民陣」)發起的遊行,並在前一天高調抓捕了反對運動的頭面人物,再也沒有什麼能阻止香港人上街。

尤其在831之後,儘管林鄭已宣告「撤回《送中》草案」,但他們早已上了梁山。

「再也沒有什麼能阻止香港人上街。」圖為831衝突,被警察壓制的示威者。 圖/路透...
「再也沒有什麼能阻止香港人上街。」圖為831衝突,被警察壓制的示威者。 圖/路透社

▌不讓我上街我,就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

香港人「轉數快」(翻譯:反應快),當遊行或集會被禁止時,他們「上有政策下有對策」,以逛街、踏青、追星、深度遊、買名產、火影跑等天馬行空的名義繞過警方禁令,照樣上街,相當於賞警方一記中指。宗教集會便是經常被使用的一個名義;根據香港法令,宗教集會不需要事先獲得香港警方批准,因此便有了8月31日的「為香港罪人祈禱」大遊行(又名「831驅魔大遊行」)。

下午1點半,示威群眾緩緩從起點的灣仔修頓球場,湧入車流繁忙的莊士敦道,朝中環前進。「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五大訴求,缺一不可!」「香港人,加油!」耳熟能詳的口號,一旦有人開了頭,就再也沒停過;起頭的人扯著嗓門,或是尖細銳利的女聲,或是嘶啞粗礪的男聲,接力呼喊,從隊伍龍頭傳遞至隊尾。遊行隊伍在分域街分成兩條,一條繼續往中環,另一條則經由分域街左轉駱克道,朝著盡頭的灣仔警察總部走去。

「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做的,他們不曉得!」群眾引述《路加福音》,朝水馬(註:充水式護欄)後方戒備的警察憤慨地喊道。警察隨即舉起黃旗,用麥克風警告這是一場「非法集結」,要求眾人散去。看不見盡頭的隊伍中,有人身穿牧師白袍、配戴十字架,雙手合十祈禱;有人舉著耶穌畫像和木製十字法杖;有人乾脆扮成摩西,手上拿著寫著五條戒律(影射五大訴求)的石板,當「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 」聖歌四處唱響時,逆權的一天便如此展開。

根據香港法令,宗教集會不需要事先獲得香港警方批准,因此便有了8月31日的「為香港...
根據香港法令,宗教集會不需要事先獲得香港警方批准,因此便有了8月31日的「為香港罪人祈禱」大遊行(又名「831驅魔大遊行」)。有人乾脆扮成摩西,手上拿著寫著五條戒律(影射五大訴求)的石板,當「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 」聖歌四處唱響時,逆權的一天便如此展開。 圖/作者攝影

▌油漆無法掩蓋的渴望

緊鄰著香港心臟地帶——中環交易廣場——的干諾道中隧道,這兩個月彷彿一張巨幅的抗爭畫布。隧道內牆是噴漆噴滿的抗爭標語,空氣中飄著濃濃的新漆味 。一層灰色的新漆不知何時蓋住了昨日的標語噴漆,一副「這裡什麼也沒發生」的樣子,將內牆變成斑駁的補丁。

「畫家們」又回來了。帶著綠色黑色紅色的噴漆,在重新歸零的隧道上畫出風行全港的Pepe青蛙,寫下「HK Police They Rape Our Kids」、「Who Do You Call When The Police Murders?」。一名包覆嚴實、只露出眼睛的示威者,面對一塊已經重漆的牆,盯著剛塗上不久的油漆良久,若有所思。順著他眼神的方向看過去,才發現新塗上的漆其實不厚,隱隱約約可以看到覆蓋之下的「光復香港」。

我在這裡遇見25歲從事金融的M,倚著隧道休息。他平日上班的地點就在不遠處。

「遊行和示威是天賦人權。我們的權利不是由政府或執法機構說的算 。所以,即使警方警告可能觸法,我們依然要上街,因為不出來,就等於向政府和警察國家屈服。」他如此解釋為什麼上街。「如果我們繼續上街抗爭,便能顯示我們對抗極權政府的意志,提升我們的抗爭力量,最後讓政府回應我們的訴求。」

緊鄰著香港心臟地帶——中環交易廣場——的干諾道中隧道,這兩個月彷彿一張巨幅的抗爭...
緊鄰著香港心臟地帶——中環交易廣場——的干諾道中隧道,這兩個月彷彿一張巨幅的抗爭畫布。隧道內牆是噴漆噴滿的抗爭標語,空氣中飄著濃濃的新漆味 。 圖/作者攝影

牆上有著風行全港的Pepe青蛙,還有「HK Police They Rape O...
牆上有著風行全港的Pepe青蛙,還有「HK Police They Rape Our Kids」、「Who Do You Call When The Police Murders?」各種標語。 圖/路透社

五年前,大三讀政治系的他參與了雨傘運動。那時候他已經覺得同輩的年輕人很團結、很有抗爭智慧,但看到現在作為抗爭主力的更年輕一輩,他自嘆弗如。「面對更大的國家機器的武力,他們比我們更加無所畏懼。」讓他驚訝的是,相比雨傘運動時不同派別因行動策略而分裂、反目,現在的大家竟然可以放下政治立場、行動方式的矛盾,團結一致的抗爭。

「我剛剛看到一個十歲初頭、帶著口罩、很明顯是抗爭者的小朋友坐在太古廣場,沒有朋友、爸媽陪他。」M突然提起他剛剛在非前線地區看到的場景。「香港不會明天就光復,但看到像他一樣的香港人,我就對這場運動和香港的未來感到樂觀,香港依然有希望。」

這時,Telelgram傳來消息:金鐘政府總部前放催淚彈。

我和M各自站起來,奔向各自的戎場。

「香港依然有希望。」這時,Telelgram傳來消息:金鐘政府總部前放催淚彈。我...
「香港依然有希望。」這時,Telelgram傳來消息:金鐘政府總部前放催淚彈。我和M各自站起來,奔向各自的戎場。 圖/路透社

▌燃燒彈與水炮車激戰的金鐘

「示威人士立即離開,否則使用武力將你們驅散!」「停止使用燃燒彈!」警察指揮官透過麥克風吼著。

戴著頭盔、護目鏡、防毒面具的示威群眾,分別在政府總部前方相距不遠的兩處開闢了兩個戰場,與大型水馬和政府總部大樓高處平台的防暴警察對峙。防暴警察密集地從高處發射催淚彈與橡膠子彈,示威者以燃燒彈、磚頭回擊,換來更多槍響。沒有人知道子彈往哪邊飛去,沒有人知道是不是又是對著頭瞄準,沒有人知道下一秒眼睛、鼻樑仍否完好。示威者壓低身子蹲著,以棍敲著自製的路障與盾牌來提振士氣。隨著落雨與襲來的夜色,響聲聽上去像唸經的送葬曲。

僅管如此,只有在街頭活動手腳,只有在街頭戰鬥,他們才感到自由。

水炮車來了,朝著夏慤道橋上與面對添華道左側的示威群眾發射水柱。他們四散躲避後,又重新上陣。這一天,是反送中運動以來水炮車第一次發射藍色水炮,藉此方便警方辨識、拘捕示威者,好多人被噴成了藍色小精靈;「加了料」的顏料使皮膚劇痛,Telegram上不停跳出緩解疼痛的解方訊息。

示威者不敵,最終慢慢撤退。一轉眼,他們消失無影。過不久,卻在銅鑼灣重新集結。

沒有人知道子彈往哪邊飛去,沒有人知道是不是又是對著頭瞄準,沒有人知道下一秒眼睛、...
沒有人知道子彈往哪邊飛去,沒有人知道是不是又是對著頭瞄準,沒有人知道下一秒眼睛、鼻樑仍否完好。示威者壓低身子蹲著,以棍敲著自製的路障與盾牌來提振士氣。隨著落雨與襲來的夜色,響聲聽上去像唸經的送葬曲。 圖/路透社

示威者不敵,最終慢慢撤退。一轉眼,他們消失無影。過不久,卻在銅鑼灣重新集結。 圖...
示威者不敵,最終慢慢撤退。一轉眼,他們消失無影。過不久,卻在銅鑼灣重新集結。 圖/作者攝影

後來我們都知道,人們記住8月31日的方式,並不是金鐘的這場燃燒彈與水炮車的激戰,而是晚上警方衝入太子站暴打群眾的驚恐畫面。

在觀塘線開往調景嶺方向的地鐵上,傳出示威者以及反對民眾的衝突,列車從旺角抵達太子站後不久,有大批速龍小隊衝入地鐵站內,追捕示威者,把他們拽倒在地。警察亦進入車廂內,一陣亂棍毆打與噴射胡椒噴霧,波及手無寸鐵、瑟縮發抖的市民,彷彿7月21日元朗站白衣人無差別襲擊的翻版。

事後,警方更封鎖太子站,延遲讓救護員進入照料傷者,傷者在2.5小時後始能送院治療,激起輿論的新仇舊恨,一度傳出有人死亡的傳聞(但截至目前,醫院管理局表示沒有死亡個案;該傳言亦沒有得到任何證實)。市民譴責港鐵與警方沆瀣一氣,6日在太子站內發起靜坐,要求港鐵交出8月31日太子站內的監視器畫面,釐清真相。

831那晚,大批速龍小隊衝入地鐵站內,追捕示威者,把他們拽倒在地。警察亦進入車廂...
831那晚,大批速龍小隊衝入地鐵站內,追捕示威者,把他們拽倒在地。警察亦進入車廂內,一陣亂棍毆打與噴射胡椒噴霧,波及手無寸鐵、瑟縮發抖的市民,彷彿7月21日元朗站白衣人無差別襲擊的翻版。 圖/美聯社

事後,警方更封鎖太子站,延遲讓救護員進入照料傷者,傷者在2.5小時後始能送院治療...
事後,警方更封鎖太子站,延遲讓救護員進入照料傷者,傷者在2.5小時後始能送院治療,激起輿論的新仇舊恨。 圖/法新社

後記:

寫到這裡,林鄭終於在4日的「四大行動」中,慢十拍地同意撤回《逃犯條例》修訂,但她也只同意了這最不需付出成本的一項訴求,並提出另外三項含混的「和解」橄欖枝(不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但監警會新加入2名成員、港府落區展開對話、與各界專家就「社會深層次問題」展開研究)。

「Too little, too late.」在6月就提出撤回和3個月後才提起的差別與代價至少是:3隻嚴重受傷的眼睛、4個被打落的門牙(811衝突示威者何郭佩珍中學罷課學生)、據香港民主黨主席胡志偉,至少8條因反修例運動而輕生的人命、1,117名被捕人士、有家歸不得的流亡者(如「七一衝擊立法會時,曾脫下口罩的梁繼平,若回港極可能被控以暴動罪」)。

「如果我們接受了,我們受難的朋友不會原諒我們的!」示威者這麼說。

「如果我們接受了,我們受難的朋友不會原諒我們的!」圖為6日,在太子站外民眾為83...
「如果我們接受了,我們受難的朋友不會原諒我們的!」圖為6日,在太子站外民眾為831衝突受傷的示威者致意。 圖/歐新社

這星期六,示威者們將再次發動「機場交通壓力測試」,以裝扮成遊客的方式堵塞前往機場的交通道路。周日,在美國國會復會的前夕,他們打算遊行到美國領事館,為《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的早日通過請願。

夏天過了, 他們的戰鬥還沒結束;短期內的下一個戰場,在於維持國際關注與支持。「我們每個星期、每個月都會出來,只要仍有一定數量的示威者,抗爭就不會停。」M告訴我。

「怯,你就輸一世。」電影《激戰》中張家輝那句深植人心的台詞,提醒著他們,已經退無可退——要戰到五大訴求全部達成為止。

「怯,你就輸一世。」香港人已經退無可退——要戰到五大訴求全部達成為止。 圖/美聯...
「怯,你就輸一世。」香港人已經退無可退——要戰到五大訴求全部達成為止。 圖/美聯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2019,香港「反送中」運動

不被諒解的心聲:夾在香港反送中裡的警察家屬們

韋恩

香港上班族。白天當OL,晚上寫點稿。還在找自己想要的感覺。

作者文章

在香港「831太子站衝突」過後,社會憤怒難以平息。儘管港府宣布「撤回《送中》草案...

「怯,你就輸一世!」香港831街頭惡戰的見證實錄

2019/09/06
穿上全套抗爭裝備、本身是抗爭者但爸爸是警察的L,製作多張標語掛在身上,出席集會表...

不被諒解的心聲:夾在香港反送中裡的警察家屬們

2019/08/29
2019的香港夏天聞起來都是催淚彈的刺鼻熱辣味。香港反送中抗爭手法,從百萬人和平...

沒有人知道該如何收場:香港反送中,黑暗8月的街頭紀實

2019/08/12

最新文章

精神疾病照護的相關議題,一直是瑞典社會的關懷重點。但從過去到現在,瑞典的精神病院...

北國之境的瘋狂悲劇:從虐待到擁抱,瑞典精神病院治療史

2019/09/20
日本黑道,做起了生魚片丼飯的「密漁」暗黑生意? 圖/路透社

生魚片與暴力團:日本非法「密漁」的暗黑餐桌

2019/09/19
印尼森林大火的濃煙,導致印尼及東南亞國家正遭遇3年多來最嚴重的霾害。圖為8月底,...

「窒息季節」的惡性循環:猛襲東南亞的印尼野火毒霾害

2019/09/18
「停電再持續下去,後果恐怕不堪設想...」令日本社會疑惑不解的是,為什麼這次停電...

法西黑暗一周間:日本「千葉大停電」的搶修混亂大考驗

2019/09/17
「這漆黑的土塊,裡面有金屬、有垃圾、有化學廢料、還有一輛又一輛的汽車。」矗立在眼...

重磅廣播/見證垃圾島的40年重生:日本「豐島產廢」參訪之旅

2019/09/14
台灣女子的瀨戶內生活 © 攝影/林齊晧日本高松港邊的Ting。移住瀨戶內的生活,...

【人物誌】Ting:海有多深?在日本瀨戶內生活的台灣女子

2019/09/13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