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不被諒解的心聲:夾在香港反送中裡的警察家屬們

2019/08/29 韋恩

這場「還警於民」集會遊行,是由甫於今年七月底成立、部分警員親屬組成的「警員親屬連...
這場「還警於民」集會遊行,是由甫於今年七月底成立、部分警員親屬組成的「警員親屬連線」所發起。這群理解警民雙方立場、卻同時不被雙方諒解的警員親屬發聲時,不少人都很好奇他們的想法。圖為還警於民集會上的司儀。 圖/美聯社

8月25日星期天,中環愛丁堡廣場

與六月以來,不論晴雨、動輒一、兩百萬人的和平示威,又或槍林彈雨硝煙瀰漫的武力對峙相比,白鹿颱風大雨中,寥寥數百人的集會遊行顯得溫吞且陽春。出席人士撐雨傘穿雨衣, 舉著被雨沾濕癱軟的紙質標語,或戴著口罩與墨鏡,肅穆地聆聽大會發言。遠方戒備的警察罕見地沒有穿戴防暴裝備,防水外套下,難得輕鬆的神情。

這場「還警於民」集會遊行,是由甫於今年七月底成立、部分警員親屬組成的「警員親屬連線」所發起。受傳媒矚目的程度,不亞於香港過去兩個月任何一場浩浩湯湯的示威。隨著反送中運動而來的警察執法爭議,將香港割裂為支持示威者抗爭與五大訴求的一方(通稱「黃絲」),以及支持政府和警察武力鎮壓的一方(通稱「藍絲」),當這群理解雙方立場、卻同時不被雙方諒解的警員親屬發聲時,不少人都很好奇他們的想法。

穿上全套抗爭裝備、本身是抗爭者但爸爸是警察的L,製作多張標語掛在身上,出席集會表...
穿上全套抗爭裝備、本身是抗爭者但爸爸是警察的L,製作多張標語掛在身上,出席集會表達訴求。「每次在家裡聊到關於示威和警察的話題就會和爸爸吵架,所以在家裡盡量不談政治,只維持日常對話。」L說道。 圖/作者攝影

「還警於民!不要我警鬥我民!」「支持獨立調查委員會!」

「前線不是擋箭牌,政治問題政治了!」「對的人,不壓迫!錯的人,不姑息!」

「還我良心警察!」「拒絕做黑警,你有得揀!」(你有得選)

現場集會人士在大會帶領下喊道。出席的人除了警察家屬,也包括前來支持的普通市民。「作為警察家屬,他們是反送中運動支持方與反對方的夾心餅,兩邊都不討好。他們是兩堵高牆中間的雞蛋,需要我們給予他們支持,所以我就來了。」大學畢業數年、現在從事數位行銷的蕭先生告訴我。

出席集會的市民舉著標語,與大會一起宣讀警察誓詞中最常被提起的段落:「不畏懼,不徇...
出席集會的市民舉著標語,與大會一起宣讀警察誓詞中最常被提起的段落:「不畏懼,不徇私, 不對他人懷惡意,不敵視他人」。 圖/作者攝影

大約三點,大會播出香港警隊從警校畢業時必播的歌曲〈高地教堂〉(Highland Cathedral),並宣讀警察誓詞後,集會市民從愛丁堡廣場遊行到金鐘的行政長官辦公室(通稱特首辦)與灣仔的警察總部,分別遞交請願信,表達訴求。

被大型水馬包圍的特首辦,沒有派人接信,警員親屬連線只好將請願信擲入。而在也被大型水馬環繞的警察總部外,警方只答允在後門接信;一名警長從後門走出接過信件後,沒有任何發言或回應,便快速返回水馬內,整個過程不到30秒,引起記者鼓譟。隨後,大會公佈遊行人數有400人,便和平散去。

人數微不足道、看似平凡無奇的集會遊行,卻直指一個沈屙已久的制度問題。

圖為被大型水馬包圍的特首辦,沒有派人接信,警員親屬連線只好將請願信擲入。 圖/作...
圖為被大型水馬包圍的特首辦,沒有派人接信,警員親屬連線只好將請願信擲入。 圖/作者攝影

Demilitarize the Police:父親是退休十年的警察的陳小姐表示...
Demilitarize the Police:父親是退休十年的警察的陳小姐表示,從六月到現在,警察愈來愈常以軍事手法對付香港人,所使用的武器也愈具殺傷力。以如此手段處理社會運動,對情勢只會火上加油。而警員親屬連線成員的李女士也指出,警隊好像把警察當軍人一樣在訓練;她認為應該要使警員去思考社會的變化,他們才能以相應的方法處理問題。 圖/作者攝影

▌獨立調查委員會的必要性

如同反送中運動,警員親屬連線也提出五大訴求:

一、政治問題政治解決

二、重整警隊不良風氣

三、盡快成立市民與警察溝通平台

四、前線警員克己自律,並以保障市民為優先

五、成立全面獨立調查委員會

其中第五項是出席「還警於民」集會遊行的市民最強調的核心訴求,與反送中運動示威者提出的「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大致相符。

「成立全面獨立調查委員會」是出席還警於民集會遊行的市民,最強調的核心訴求。這與反...
「成立全面獨立調查委員會」是出席還警於民集會遊行的市民,最強調的核心訴求。這與反送中運動示威者提出的「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大致相符。 圖/作者攝影

此訴求在這兩個月最獲得社會廣泛討論,也是眾多專家學者和社會賢達同意能有效緩和局勢的解方──在現行制度外,成立獨立、具備公信力、調查權和傳喚權的委員會,主要審視警方過度執法或濫權,並釐清反送中運動的起因、政府決策失誤、示威者抗爭手段和其他相關事實。

但直到8月27日,特首林鄭月娥在例行記者會依然拒絕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堅持以現有的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通稱監警會)處理針對警方過度執法的投訴。 然而,監警會的效能不受大眾信任,最大的原因有兩點:

第一,監警會不能直接處理市民對警務人員的投訴,也無權調查投訴警察的案件。所有個案,不論來源,均須由香港警隊的投訴警察課處理及調查,監警會只能審核調查報告,以及要求投訴警察課澄清或重新調查可疑個案。

眾多專家學者和社會賢達同意,能有效緩和反送中局勢的解方,就是在現行制度外,成立獨...
眾多專家學者和社會賢達同意,能有效緩和反送中局勢的解方,就是在現行制度外,成立獨立、具備公信力、調查權和傳喚權的委員會,審視警方過度執法或濫權,並釐清反送中運動的起因、政府決策失誤、示威者抗爭手段和其他相關事實。 圖/路透社

這就是為何香港市民常說,警隊的投訴機制等同於球員兼裁判,加上警隊封閉的組織文化和強大的同儕壓力,極可能產生包庇之情事,成效受疑。此外,以往由投訴警察課處理的案子,最後不了了之的情況也多有所聞。

第二, 監警會成員絕大部分是親政府的建制派代表,一般認為他們無法充分反映民眾意見,並做好監督警察的工作。再者,建制派代表絕大多數傾向保護警察,使得監督角色的獨立性受到質疑。日前同時身為監警會副主席的建制派立法會議員張華峰,接受傳媒訪問時表示:要求特別戰術小組(俗稱速龍)成員執勤時展示警員編號並「不公平」,在不展示的情況下,才可令執法「無後顧之憂」。這項偏袒警方的言論印證了為何民眾不信任監警會。

圖為8月25日香港反送中的「荃葵青大遊行」,警察在被示威者追擊之下拔出配槍、其中...
圖為8月25日香港反送中的「荃葵青大遊行」,警察在被示威者追擊之下拔出配槍、其中有人對空鳴槍示警,其他在場員警也拔槍指向群眾和記者。這是反送中運動以來,首次有警察發射實彈,極為驚險的一幕引發輿論爭議。 圖/美聯社

「一間公司出了問題,都要找獨立第三方的審計來處理。同理,警隊出了問題,呼之欲出的解決辦法就是獨立調查委員會啊!自己人查自己人,乾脆不要查了」,年約50多歲、弟弟是警察的社工李先生這麼說。香港警隊在監管機制上的問題,顯示改革刻不容緩。

對於警察家屬來說,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是挽救警隊的最後辦法。讓或許下達將示威者「往死裡打」命令的警察高層,以及以警棍打頭、動用私刑、濫搜濫捕、私自在警棍上加裝鐵環、瞄準頭部開槍、涉嫌栽贓嫁禍、以性暴力手段對待被捕示威者(包括要求被捕女示威者全裸接受搜身、拘捕女示威者時導致裙下走光、疑似在拘留所性侵犯女性示威者等等)、要求示威者跪地等侮辱性手法等等不當執行命令的下級警員,一起負起責任,並還給按章辦事的良心警察一個清白。

對於警察家屬來說,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是挽救警隊的最後辦法。讓或許下達將示威者「往...
對於警察家屬來說,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是挽救警隊的最後辦法。讓或許下達將示威者「往死裡打」命令的警察高層、與不當執行命令的下級警員一起負起責任,並還給按章辦事的良心警察一個清白。圖為8月28日香港的反送中#MeToo集會,多名示威者控訴警察使用性暴力對待被捕者。 圖/路透社

除了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出席集會的警察家屬也要求「政治問題必須政治解決」,政府高層應該直接面對民間訴求,而不應將警察推上面對群眾的前線、而自己隱於其後;警隊高層也應妥善部署、管理警員的情緒和行為,並改革警隊文化,勿使內部成為一言堂,讓自從2014年雨傘運動便持續惡化的警民關係,不致瀕臨無法修補的地步。

「自從2014年的雨傘運動開始,警察就被派去對付社會運動,一個不屬於他們日常工作的範疇。不過,我仍記得,當時警察與市民除下裝備後,大家都是人,都需要休息。那時候他們會隔著路障聊天、自我解嘲;雖然不常見,但仍會看到那樣的情景,但這次反送中運動完全沒有」,丈夫任職警隊十年的連線成員李太太說道。

「自從2014年的雨傘運動開始,警察就被派去對付社會運動,一個不屬於他們日常工作...
「自從2014年的雨傘運動開始,警察就被派去對付社會運動,一個不屬於他們日常工作的範疇。不過,我仍記得,當時警察與市民除下裝備後,大家都是人,都需要休息。那時候他們會隔著路障聊天、自我解嘲;雖然不常見,但仍會看到那樣的情景,但這次反送中運動完全沒有。」圖為反送中運動時街頭的警察人牆與示威者。 圖/路透社

▌不被諒解的夾心餅乾

對於警察家屬而言,一方面飽受著反送中示威者認定他們只是「惺惺作態地為警隊漂白」的眼光,另一方面又受到警隊和四個警務人員協會公開割蓆的龐大壓力,這群警察家屬能站出來,著實不容易。

「我們是最危險的一群人。藍色提防我們,黃色唾棄我們;我們是最有希望的人,我們為藍色發聲,為黃色爭取。我們為了我們的公義站出來,就如世人一樣。」警員親屬連線在臉書專頁寫道

而首次集會後,接下來打算怎麼辦?

「我們是最危險的一群人。藍色提防我們,黃色唾棄我們;我們是最有希望的人,我們為藍...
「我們是最危險的一群人。藍色提防我們,黃色唾棄我們;我們是最有希望的人,我們為藍色發聲,為黃色爭取。我們為了我們的公義站出來,就如世人一樣。」 圖/作者攝影

「或許是我們年紀大,我們有耐性去等,但我們不能姑息出錯的問題,一定要追究,讓真相水落石出,這個集會只是第一步,」連線成員李太太說道。

「我們會看事態如何發展,走一步算一步,一邊思考香港的出路是什麼。每一個角色都必須去想這個問題,而所有人必須同心協力地去尋找答案。我們想要連結大家,因此,我希望警方不要與民為敵。如果警隊有市民的支持,他們才是真正的強大。」

然而,執筆之際,香港媒體報導,特首林鄭月娥在探視警署與警隊時,明確指出不會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表示這是她「能為警隊做的最後一件事」。如此看來,警員親屬們的抗爭才剛開始,橫亙腳下的則是困難而漫長的路。

「...我希望警方不要與民為敵。如果警隊有市民的支持,他們才是真正的強大。」圖為...
「...我希望警方不要與民為敵。如果警隊有市民的支持,他們才是真正的強大。」圖為8月25日荃灣抗爭中,一名示威者與鎮暴警察。 圖/路透社

後記:

記得第一次在警員親屬連線的臉書專頁上,看到這個組織英文名字的縮寫PRC(Police Relatives Connection),我完全傻眼。這個不幸的簡稱堪比史詩級的公關災難,一看就知道他們是社會運動的素人。而cover photo的「We are not enemies」標語,在目前示威者與警察勢不兩立、不惜硬碰硬的態勢下,近乎天真和窩囊地令人難以說出口。

但不得不佩服他們迎難而上的勇氣,嘗試跨出吃力不討好的和解第一步。這群警察家屬或許在組織社會運動沒有經驗,或許他們的口號並不如「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響亮,但他們以溫吞安靜地方式提醒我們,真正的問題只在於當政者。

越是憤怒仇恨於警察的暴力執法,越要記得:他們也只是受政權與制度擺佈, 唯一的對抗目標從來都是當政者——儘管在手無寸鐵地面對警察的槍口之下,這件事是如此的困難。

越是憤怒仇恨於警察的暴力執法,越要記得:他們也只是受政權與制度擺佈, 唯一的對抗...
越是憤怒仇恨於警察的暴力執法,越要記得:他們也只是受政權與制度擺佈, 唯一的對抗目標從來都是當政者——儘管在手無寸鐵地面對警察的槍口之下,這件事是如此的困難。 圖/美聯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轉角國際專題/2019,香港「反送中」運動

沒有人知道該如何收場:香港反送中,黑暗8月的街頭紀實

韋恩

香港上班族。白天當OL,晚上寫點稿。還在找自己想要的感覺。

作者文章

在香港「831太子站衝突」過後,社會憤怒難以平息。儘管港府宣布「撤回《送中》草案...

「怯,你就輸一世!」香港831街頭惡戰的見證實錄

2019/09/06
穿上全套抗爭裝備、本身是抗爭者但爸爸是警察的L,製作多張標語掛在身上,出席集會表...

不被諒解的心聲:夾在香港反送中裡的警察家屬們

2019/08/29
2019的香港夏天聞起來都是催淚彈的刺鼻熱辣味。香港反送中抗爭手法,從百萬人和平...

沒有人知道該如何收場:香港反送中,黑暗8月的街頭紀實

2019/08/12

最新文章

「讀好高中就能上好大學,站上金字塔頂端...?」南韓教育部日前火速宣布:2025...

天空之城的革命(下):「廢除自律型高中」的教育平等?

2019/11/15
14日,南韓舉行高中升大學的入學考試。與此同時,曹國妻女的「特權入學」爭議,延燒...

天空之城的革命(上):南韓「特權升學」的教育修羅場

2019/11/15
作為一個研究中國古代文學的學者,我發覺近幾年華人對傳統故事的改寫與改編興趣濃厚,...

《哪吒鬧海》40年:西方人眼中的哪吒三太子故事

2019/11/14
2007至2010年間,「法國電信」(France Telecom)至少有35名...

35個工程師之死:法國電信「職場霸凌自殺潮」的世紀審判

2019/11/13
許多英國民眾認為,95%的牛津大學學生都是來自學費高昂、菁英家庭專屬的私立中學,...

多錢入學?英國牛津大學的「弱勢錄取」大改革

2019/11/12
加州萬聖節槍擊案牽連著美國槍枝暴力、短租安全疑慮及黑人種族歧視...,但隨著該案...

重磅廣播/加州萬聖節槍擊案:Airbnb豪宅派對中被忽視的黑人犧牲者?

2019/11/09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