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33年前軍隊殺掉我同學:緬甸爭自由的「鬼牌部長」告白

2021/11/04 亞洲公共文化協會

Aung Myo Min(右圖)現為緬甸平行政府(NUG)的人權部長。年少的他也...
Aung Myo Min(右圖)現為緬甸平行政府(NUG)的人權部長。年少的他也曾對政治漠不關心,直到緬甸在1988年發生了8888學運、看到軍方濫殺無辜之後(左圖),他的人生也有了轉變。 圖/Science Photo Library、 Aung Myo Min臉書

文/Naw Betty Han(《Frontier Myanmar》資深記者)

「『鬼牌』人權部長是什麼?」

今年53歲的Aung Myo Min畢生致力於為緬甸的人權奮鬥,現為緬甸平行政府「民族團結政府」(下稱:NUG)的人權部長。他是緬甸8888學運後流亡在外24年的學生兼人權捍衛者,之後獲准回到家鄉,為打造更民主、符合人權標準的國家貢獻心力。

1988年緬甸發生大規模且激烈的8888學運,當時就讀仰光大學的Aung Myo Min參與這場民主運動,自此人生經歷許多重大改變——他在一位朋友於1988年5月遭到軍人殺害之後,開始加入民運。

「回顧1988年,我與今日的Z世代很類似。我當時對於政治没有興趣,且從未想要參與1988民主運動,但是在5月,我在仰光理工學院(RIT)的好朋友遭到槍殺,我開始追查他的死亡真相,發現軍方正在散播不實資訊與人權剝削的行為。他們說我的朋友是死於無法確認的意外,而非遭到他人射殺。」

尤其,他說1988年具決定性的那一天,他在目擊一切之後成為積極的學生社運人士。當時,他在參與從仰光大學出發的學生示威遊行時,他們在某處與不斷逼近的軍兵發生正面衝突。

「我成功地躲進一間房屋內,清楚看到學生們奔逃、遭到毆打、躺在滿布鮮血的路上。當時的畫面激怒了我,徹底改變我的人生。」

8888學運起源於學生抗議時任軍政府奈溫的「貨幣改革」,而在示威學生被警察逮捕甚...
8888學運起源於學生抗議時任軍政府奈溫的「貨幣改革」,而在示威學生被警察逮捕甚至殺害後,進而演變成的大型民主示威活動。圖為1988年8月6日,示威者聚集到仰光抗議政府。 圖/法新社

1988年8月27日,人們聚集在仰光出席翁山蘇姬的演講。翁山蘇姬在當時表示支持人...
1988年8月27日,人們聚集在仰光出席翁山蘇姬的演講。翁山蘇姬在當時表示支持人民爭取民主鬥爭,其表態也讓她成為這場運動的象徵之一。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1988年9月,到仰光抗議的示威者們。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1988年9月,到仰光抗議的示威者們。 圖/美聯社

在此之前,他的人生目標很簡單,只想要完成學士學位,然後成為大學老師。

「我當時就讀仰光大學,專攻英文,並全神專注於學習此語言。我對於政治一向不感興趣,也從未想過成為一位社運人士,但是動盪的政治情勢,促使我做出改變人生的抉擇。」Aung Myo Min補充。

1988年5月,他與家人回到父母的出生地,位於緬甸南部海岸的毛淡棉(Mawlamyine)定居,因為居住在此處較不易被軍方逮捕,他在當地仍持續參與毛淡棉的學生民主運動。「之後,我搬遷到邊境的少數民族地區,並加入全緬學生民主陣線(下稱:ABSDF)。」他解釋多年以來,他都無法與家人聯繫,他在離開緬甸之前,也僅能留一張紙條給母親。

「1988 年時沒有社群媒體,當時的緬甸也無法使用網路。很多年,我都無法與家人聯繫,就在我終於可以聯繫家人的時候,母親告訴我,她有時候會透過收音機收聽我的訪談,藉此確認我還活著。」他說。

當時,因為居住在少數民族地區,Aung Myo Min也有機會與受到軍方剝削的當地人交談,開始透過此方式熟悉「人權」這一個詞語。

1988年8月13日,曼德勒的示威者展示在此前抗議遊行中遭殺害的遇難者圖片。 圖...
1988年8月13日,曼德勒的示威者展示在此前抗議遊行中遭殺害的遇難者圖片。 圖/法新社

在當地,他以ABSDF的國際合作委員會成員和當時的流亡政府「緬甸聯邦全國聯合政府」(NCGUB)成員的身分活動。

「我收集遭到軍方剝削人權的少數民族與學生的資料,然後編寫報告,再將報告寄送給國際組織,例如INGO、UN 等。在當時,我有時候會協助國際組織觀察少數民族地區的人權剝削問題,之後,我獲得了前往哥倫比亞大學攻讀人權的機會。」他解釋這是自己邁向人權捍衛者與社運人士之路的第一步。

他從哥倫比亞大學畢業之後,於1996年回到泰緬邊境,開始人權運動工作者的生涯。2000年,他成立名為「緬甸人權學院」(Human Rights Institution of Burma)的組織,2013年,他獲准回到緬甸的家,但是有很長一段時間無法取回其公民的身分。他在2013年回家之後,將組織名稱改為平等緬甸(Equality Myanmar),並在緬甸登記註冊。

他指出,「2012年到2019年的期間,我必須以外國人的身分留在緬甸,之後才正式取回我的身分證,而能在2020年的緬甸選舉中投票,這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機會。不幸的是,2021年爆發政變,我必須再次流亡。」

軍方領袖在今年2月1日以選舉舞弊為由發動政變,圖為2月4日示威者手持敏昂來與恐龍...
軍方領袖在今年2月1日以選舉舞弊為由發動政變,圖為2月4日示威者手持敏昂來與恐龍的圖片,抗議軍方政變。 圖/法新社

2021年5月4日,Aung Myo Min被民族團結政府(NUG)任命為該政府的人權部部長。與緬甸軍方(Tatmadaw)對立的NUG,主要是由立法者和此前由翁山蘇姬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NLD)的擁護者共同組成。其中,全國民主聯盟在2020年11月選舉中獲得壓倒性勝利,之後卻被軍方聲稱選舉舞弊而遭推翻的政黨。部分成員從2月1日的政變之後,已經開始流亡。

「當NUG授予我部長的職位時,我不確定是否能勝任,因為一直以來,我都是以社運人士的身分為百姓與政府推廣人權,感覺很方便且,也很滿意此操作模式。但無論如何,我接受了他們的提議,因為NUG表示他們不是賦予我職位,而是請求我貢獻心力。另一個使我接受此位子的原因是部門的名稱,這是緬甸第一次成立人權部,而我在之前即已熟悉了此領域。」

不過,雖然他獲得部長的職位,但是沒有明確的任務或責任,他補充「我必須自己界定任務與責任範圍。因為一切都是新的,沒有任何政策可以參考。」

人權部的其中一項工作便是記錄人權剝削問題,以便未來能提供強而有力的證據,透過國際...
人權部的其中一項工作便是記錄人權剝削問題,以便未來能提供強而有力的證據,透過國際法院等合法機關告發侵犯者。圖為美聯社獲得的一張圖片,一名20多歲的男性在今年3月的一次審訊中遭軍方酷刑對待後所留下的傷痕。 圖/美聯社

由軍政府掌權期間的緬甸,不乏有人民遭酷刑對待的例子,圖為2000年左右在緬甸勞改...
由軍政府掌權期間的緬甸,不乏有人民遭酷刑對待的例子,圖為2000年左右在緬甸勞改營(labour camp)裡的囚犯。 圖/美聯社

成立之後,人權部終於展開行動,開始記錄人權剝削問題,以便未來能提供強而有力的證據,透過國際法院等合法機關告發侵犯者。現在,新任的人權部長Aung Myo Min還必須負責監督NUG,避免其政策或聲明侵犯人權。他同時需要修改前一個政府歧視羅興亞人與少數民族的政策。最近,他也為國防部的人民防衛軍制定了一套行為準則。

「我們人權部引進了國際司法系統與刑事程序,以解決緬甸有罪不罰的文化。」他說:「我為本身的部門取一個綽號,叫做『鬼牌部』(Ministry of Joker),因為我們可以毫無問題地與其他部門合作,如同鬼牌在遊戲中可以與任何牌搭配一樣。」

他是一個沉迷於工作的人,不過身體不是很健康,「我的腎臟已經完全壞了,在2019年進行了一場大手術,移植壞掉的腎臟。我必須持續接受許多藥物治療,且免疫系統也不如健康的人正常。」。目前,他已與NUG達成協議,表示在緬甸回歸適當的政治情勢後就要退休:

「在這一場革命成功之後,我將會辭去此職位,再次回到人權運動工作者的職涯——這是我未來的目標。」

「在這一場革命成功之後,我將會辭去此職位。」Aung Myo Min說道。然而這...
「在這一場革命成功之後,我將會辭去此職位。」Aung Myo Min說道。然而這場革命何時會成功會劃下句點,在軍方與民兵部隊衝突持續的情況下,一切仍是未知數。圖為10月29日,軍方攻擊緬甸西北部欽邦,當地約有160座建築物遭摧毀。 圖/法新社

本文作者Naw Betty Han為前《緬甸時報》與現任《Frontier Myanmar》資深記者,於2014年加入緬甸民主之聲(Democratic Voice of Burma)並開啟記者生涯,關注政治、外交與人權議題。


由「亞洲公共文化協會」(APCA)製作,「緬甸春天人物」專訪系列由一群無法署名的...
由「亞洲公共文化協會」(APCA)製作,「緬甸春天人物」專訪系列由一群無法署名的緬甸基層獨立記者完成,他們在族群衝突的一線,在槍林彈雨下,在黑名單的夾縫中,一步一步完成訪談與寫作。過程中,他們數度移動與躲避軍政府的追擊,在監控下,他們早已習慣不用自己的名字,而他們的文字就像落葉,離枝便與他們再無關係。是這樣得來的文字,讓我們得以更接近緬甸人的精神,而且一篇文章,承載了受訪者與獨立記者,兩份精神的份量。我們期待這些緬甸春天人物的寄語與落葉般的文字可以散播出去,讓緬甸春天人物的精神,流傳在我們的區域。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妥協誕生的「尷尬特使」:東協能助緬甸重返和平嗎?

一名緬甸醫生的殘酷見證:獨裁軍人該救嗎?革命中的醫師誓詞

屠夫國防軍?緬甸軍政府如何養成濫殺百姓的「死忠士兵」

亞洲公共文化協會

創立於2017年,立基於台灣,旨在促進區域公民社會間的交流與理解,並賦權創造改變的基層行動者。

作者文章

本文匿名記者Perfect正在流亡中,他先前專訪了其中一位上街的LGBT抗爭者A...

當坦克遇上彩虹旗:一位緬甸LGBT抗爭者的前線告白

2022/04/28
本篇文章專訪在緬甸NGO工作的Ko Yin Kyay。身在一個對政變態度較容易妥...

逃避政治者終將被暴政獵殺:緬甸政變中的「跨國非政府組織」

2021/12/27
「寧在獄中腐爛,也不要為濫殺無辜的軍方工作。」一位緬甸軍醫為何叛逃,而他要如何重...

我為何倒戈與軍隊為敵?專訪緬甸的「叛逃軍醫」

2021/12/21
對Myat Tun Thein而言(圖非當事人),「在推翻獨裁者方面,沒有不正當...

造反的義務:一位少數民族眼中的「緬甸起義」

2021/12/06
左為緬甸「最帥和尚」Paing Takhon、中間本篇專訪的演員Daung、右為...

戰鬥就在舞台下:緬甸演藝圈「犧牲拚自由」的無悔證詞

2021/11/30
年輕的緬甸Z世代(1997年至2012年生)成了反軍方政變的主力,也成了軍方槍下...

最後一課在街頭:緬甸老師與他被通緝的「自由壞教育」

2021/11/17

最新文章

在內外交迫的局勢下,講求黨內和諧以對,在經濟發展、國防與安保等方面遵循安倍前首相...

岸田安內攘外的難關布局?小心翼翼的日本「政策斷行內閣」

2022/08/11
裴洛西訪台,台北街頭電視牆播放歡迎字句。 圖/美聯社

友台訪問將成必然?裴洛西給歐洲的「台海天啟」

2022/08/10
美國眾議院議長裴洛西的亞洲之旅,讓台灣連續幾天成為國際各大媒體矚目的焦點,但裴洛...

尹錫悅為何不見裴洛西?駐韓記者記錄的外交風波始末

2022/08/09
瑪利歐.德拉吉2012年歐洲央行行長任內,公開表示將「窮盡一切」拯救歐元,自此被...

超級瑪利歐下台以後:義大利拖累歐盟的政黨內鬨算計?

2022/08/08
史上第一位於廣島現場報導原爆事件的合眾通訊社東京通訊員中島覺(右)。左圖為民眾佇...

見證原爆的新聞人(下)日裔美籍記者中島覺與他的「矛盾獨家」

2022/08/05
廣島和平紀念館中,原爆的傷者照片與相關藝術創作。 圖/美聯社 

見證原爆的新聞人(中)漠視人間煉獄的「新聞審檢制度」

2022/08/05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