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逃避政治者終將被暴政獵殺:緬甸政變中的「跨國非政府組織」

2021/12/27 亞洲公共文化協會

本篇文章專訪在緬甸NGO工作的Ko Yin Kyay。身在一個對政變態度較容易妥...
本篇文章專訪在緬甸NGO工作的Ko Yin Kyay。身在一個對政變態度較容易妥協的組織裡,他如何應對?他革命的信念又是什麼?圖為緬甸軍方於12月24日平安夜在東部的克耶邦(Kayah)屠殺平民,在當地被燒毀的卡車和機車裡面,發現被焚燒過的遺骸,據信至少35人——包括婦女和兒童——遇害。 圖/美聯社

文/Sithu(緬甸記者)

「沒時間哭泣了。」

Ko Yin Kyay出生在緬甸中部的小鎮,取得社區衛生學士,但是他在2014年選擇進入NGO從事社會和政治研究的工作。他目前任職於由美國國際開發署(USAID)在仰光資助的計畫,不過他將大多數的時間投入到2021年的革命中。

「你知道最可笑的是什麼嗎?緬甸多數的NGO組織,包括我參與的組織,對於政治活動都没有興趣。我在政變之前已經警告他們緬甸的情況不太樂觀,但他們對此不屑一顧地說:『已經超出我們所能控制的範圍了。』我感到非常失望,甚至認為他們在組織中只是為了賺錢。」30 歲的Ko Yin Kyay(化名,字面譯為「彬彬有禮」先生)表示。他在訪談過程中使用這個化名,以諷刺的態度呈現這個殘酷、真實且粗暴的故事。

Ko Yin Kyay表示:「我正在利用本身和可信來源集結所有資源,包括金錢、技術、醫療與軍事知識。例如,我向NGO的同事募集資金,援助因戰爭爆發而流離失所的國內民眾。目前我正在努力打造由民眾出資的獨立援助機制。」他提到在研究和協調領域中長久的工作經驗有助於加速支援流程。他在革命中賦予自己的任務是向捐助者引薦革命單位,大多數的時間,他的工作是籌募資金。Ko Yin Kyay提道:「有時我甚至必須號召志工,以及安排他們前往需要的地方提供支援。」

Ko Yin Kyay允許在文章內使用經過臉部模糊處理的照片。他手掌上的字與「彬...
Ko Yin Kyay允許在文章內使用經過臉部模糊處理的照片。他手掌上的字與「彬彬有禮」相去甚遠,譯為「去他X的尼溫(軍事獨裁者)、敏昂萊(現任軍方領導人)和所有獨裁者」。 圖/受訪者提供

「我們曾經嘗試讓一切維持日常運作,但毫無意義。因為我們在參加線上會議的同時,軍隊...
「我們曾經嘗試讓一切維持日常運作,但毫無意義。因為我們在參加線上會議的同時,軍隊在街上搜索示威者。」圖為3月27日,軍隊在仰光毆打示威者。 圖/路透社

Ko Yin Kyay抱怨:「發生政變後,我們部門所有的外國人都已經返鄉,以遠端形式工作。我們一方面因為工作,另一方面因為革命是我們的義務而留在這裡。當然,我們曾經嘗試讓一切維持日常運作,但是明顯毫無意義,因為我們在參加線上會議的同時,軍隊在街上搜索示威者。」

雖然很難專注於NGO的工作內容,Ko Yin Kyay仍努力地做好工作,因為他提供的捐款很大部分是來自工作的薪水。

「我每一次都會將薪水的七到八成,捐給當地的人民防衛軍(PDFs,由民族團結政府所組織)和需要幫助的人。不過如果有一天,我必須在現職和革命工作之間選擇時,我會毫不猶豫選擇後者。」

雖然Ko Yin Kyay在國際非政府組織(INGO)工作,但是他不相信組織會依據慣例,抱持不干涉國家政治問題的立場。Ko Yin Kyay談到面臨的問題:「這一次不是兩個政黨之間的爭鬥,而是人民發起的革命。有一次,因為我不願意支付所得稅給國家管理委員會(下稱:SAC),而與主管發生衝突,但是之後他們允許我這麼做了。」

截至目前,他仍未辭職的另一個原因可能是:他們的工作範圍未涉及太多需要與政府往來的領域。他拒絕談論細節,因為可能會洩露組職的名稱。他說:「總之,我們組織在政變發生之後,盡可能地減少與政府的往來。不過,由於仍有計畫需要在緬甸進行,而沒有公開譴責政變。更糟的情況是,他們(指組織)持續支付稅金給SAC,我們的部分員工制止他們繳稅,但是沒成功。只要組織需要在這裡工作,他們就會擔心遭到驅逐。」

Ko Yin Kyay表示自己都會將大部分薪水款給當地的人民防衛軍(PDF)。圖...
Ko Yin Kyay表示自己都會將大部分薪水款給當地的人民防衛軍(PDF)。圖為PDF成員在緬甸克倫邦接受訓練。 圖/路透社

根據各大媒體報導,軍方鎮壓事件發生在各處。《BBC》調查發現軍方7月在不同的村莊...
根據各大媒體報導,軍方鎮壓事件發生在各處。《BBC》調查發現軍方7月在不同的村莊里屠殺平民——尤以男性為主——再把他們埋入土裡。 圖/BBC

不僅殺害村民,軍方也會空襲或焚燒當地建築,包括人民的房子。圖為10月29日,欽邦...
不僅殺害村民,軍方也會空襲或焚燒當地建築,包括人民的房子。圖為10月29日,欽邦當地約160棟建築遭軍方燒毀。 圖/法新社

由於他提出具干涉性的建議,導致他的主管可能會開除他。Ko Yin Kyay說:「雖然他們不太清楚我正在做的事,但還是選擇將我的大部分工作量轉移給其他人,因為他們希望能在不得不解僱我、或是我遭到軍方逮捕時,還可以盡可能地保留備份的資料。如果我因為涉及政治而遭到逮捕時,他們將會毫不猶豫地否認我是他們的員工。」Ko Yin Kyay分享其所屬之組織在這一次政變中的立場。

他說,即使在現實中崇尚民主的美國組織也不想管這一淌渾水。他在訪談中多次提到:

「我們只能靠自己。」

當政變發生之後,Ko Yin Kyay立即加入在仰光進行的街頭示威活動,他與幾個朋友站在最前線,手持手製盾牌保護後方的其他示威者。他表示:「雖然我們知道這些盾牌在軍方使用實彈時根本没有用,但是能激勵後方示威民眾的士氣。」他說勇敢的民眾試圖在這一場革命中挑戰軍方或至少為擁有更多財產的軍方帶來負擔。

對他而言,民眾本身採取行動,比向外國組織尋求協助更實際。Ko Yin Kyay說:「在這一場越演越烈的革命中,我在示威時認識的人已經成為我的夥伴了,我們會一起盡全力消滅軍事獨裁政權。」由於安全因素,他沒有進一步談論。

「雖然我們知道這些盾牌在軍方使用實彈時根本没有用,但是能激勵後方示威民眾的士氣。...
「雖然我們知道這些盾牌在軍方使用實彈時根本没有用,但是能激勵後方示威民眾的士氣。」圖非當事人。3月4日,一名仰光的示威者手持盾牌與軍隊對峙。 圖/路透社

今年4月,成群上街巡邏的軍隊。 圖/路透社
今年4月,成群上街巡邏的軍隊。 圖/路透社

他說,自己每天花大約16小時在革命工作上。Ko Yin Kyay表示:「我甚至沒有足夠的時間照顧罹患COVID-19的父母,僅能在電話中請他們好好照顧自己(幸運的是他的父母在幾週後已經痊癒)。在這一段期間,我感到十分無能為力,僅能看著所有令人悲傷的事件發生。我們同伴的犧牲也非常令人敬佩,不過現在不是傷心難過的時候,我們必須更努力地工作。」他說自己有許多朋友和熟人遭到軍政府逮捕,甚至遭到殺害。

不過,他將持續投入革命工作,因為他相信獲得的回報是值得的。他說:「如果我們可以推翻軍事獨裁政體,並懲罰獨裁者與其同夥,以及為他們效力的親信時,所有的事情都可以透過討論輕易解決。只要軍事專政不結束,惡性循環就沒有結束的一天。」他補充道:「我希望在革命成功之後,不僅在都市,還能在偏遠地區增加專注於社會政治和發展領域之年輕領導者的數量。」

不過他說,他不認為在革命之後一切都能順利發展,「但是我們會攜手對抗殘酷的軍事獨裁政權,我相信我們可以共同度重建的難關。」

他向奶茶聯盟活動人士喊話:

「我們不能以各國自掃門前雪的心態,看待目前面臨的問題。這些問題最終會在未來的某一天對我們全體造成影響。壓迫者通常會互相勾結,不是嗎?我們這些受到壓迫的人為何不更團結一致呢?我們應該組成聯盟、互相配合,舉行更多的公共活動。我們只能靠自己,所以應該忽略不切實際的外交策略和國際紛爭,透過本身的力量,斬斷這些鎖鏈。」

「我們會攜手對抗殘酷的軍事獨裁政權,我相信我們可以共同度重建的難關。」Ko Yi...
「我們會攜手對抗殘酷的軍事獨裁政權,我相信我們可以共同度重建的難關。」Ko Yin Kyay這麼相信。 圖/美聯社


 由「亞洲公共文化協會」(APCA)製作,「緬甸春天人物」專訪系列由一群無法署名...
由「亞洲公共文化協會」(APCA)製作,「緬甸春天人物」專訪系列由一群無法署名的緬甸基層獨立記者完成,他們在族群衝突的一線,在槍林彈雨下,在黑名單的夾縫中,一步一步完成訪談與寫作。過程中,他們數度移動與躲避軍政府的追擊,在監控下,他們早已習慣不用自己的名字,而他們的文字就像落葉,離枝便與他們再無關係。是這樣得來的文字,讓我們得以更接近緬甸人的精神,而且一篇文章,承載了受訪者與獨立記者,兩份精神的份量。我們期待這些緬甸春天人物的寄語與落葉般的文字可以散播出去,讓緬甸春天人物的精神,流傳在我們的區域。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亞細亞的暴虐孤兒:緬甸遭遇「東協減一」暴政放逐令?

酷刑與記者的壽命:緬甸軍政府之「死因無可疑」

造反的義務:一位少數民族眼中的「緬甸起義」

亞洲公共文化協會

創立於2017年,立基於台灣,旨在促進區域公民社會間的交流與理解,並賦權創造改變的基層行動者。

作者文章

本文匿名記者Perfect正在流亡中,他先前專訪了其中一位上街的LGBT抗爭者A...

當坦克遇上彩虹旗:一位緬甸LGBT抗爭者的前線告白

2022/04/28
本篇文章專訪在緬甸NGO工作的Ko Yin Kyay。身在一個對政變態度較容易妥...

逃避政治者終將被暴政獵殺:緬甸政變中的「跨國非政府組織」

2021/12/27
「寧在獄中腐爛,也不要為濫殺無辜的軍方工作。」一位緬甸軍醫為何叛逃,而他要如何重...

我為何倒戈與軍隊為敵?專訪緬甸的「叛逃軍醫」

2021/12/21
對Myat Tun Thein而言(圖非當事人),「在推翻獨裁者方面,沒有不正當...

造反的義務:一位少數民族眼中的「緬甸起義」

2021/12/06
左為緬甸「最帥和尚」Paing Takhon、中間本篇專訪的演員Daung、右為...

戰鬥就在舞台下:緬甸演藝圈「犧牲拚自由」的無悔證詞

2021/11/30
年輕的緬甸Z世代(1997年至2012年生)成了反軍方政變的主力,也成了軍方槍下...

最後一課在街頭:緬甸老師與他被通緝的「自由壞教育」

2021/11/17

最新文章

塔利班閃電奪取喀布爾政權已經一年?一年過後,到底阿富汗有多大變化?20年後再次掌...

阿富汗變天一年後(上)塔利班無解的血鬥輪迴?

2022/08/16
當初塔利班上台,大家都關注阿富汗的人權未來何去何從?塔利班曾答應恢復女性接受全面...

阿富汗變天一年後(下)塔利班騙殺國際的女性與安全承諾

2022/08/16
在內外交迫的局勢下,講求黨內和諧以對,在經濟發展、國防與安保等方面遵循安倍前首相...

岸田安內攘外的難關布局?小心翼翼的日本「政策斷行內閣」

2022/08/11
裴洛西訪台,台北街頭電視牆播放歡迎字句。 圖/美聯社

友台訪問將成必然?裴洛西給歐洲的「台海天啟」

2022/08/10
美國眾議院議長裴洛西的亞洲之旅,讓台灣連續幾天成為國際各大媒體矚目的焦點,但裴洛...

尹錫悅為何不見裴洛西?駐韓記者記錄的外交風波始末

2022/08/09
瑪利歐.德拉吉2012年歐洲央行行長任內,公開表示將「窮盡一切」拯救歐元,自此被...

超級瑪利歐下台以後:義大利拖累歐盟的政黨內鬨算計?

2022/08/08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