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最後一課在街頭:緬甸老師與他被通緝的「自由壞教育」

2021/11/17 亞洲公共文化協會

本文專訪的Moana是一名正逃亡的老師,訴說了自己參與公民不合作運動的原因。圖為...
本文專訪的Moana是一名正逃亡的老師,訴說了自己參與公民不合作運動的原因。圖為今年3月3日,身穿制服和傳統緬甸帽子的學校教師參加了在曼德勒舉行的示威活動。 圖/美聯社

文/Sithu(緬甸記者)

「如果這一次我們失敗了,緬甸將成為人間煉獄。」

當朋友打電話通知她,她已被列入國營媒體於2021年2月晚間公布的逮捕名單時,Moana (匿名)絲毫不感到意外。她立即將手機關機,打包了一些衣物和必需品,然後立即離開住家。「事實上,我在大學時期擔任公民不服從運動(CDM)領導人之一時,已經想到會發生此情況了。我知道有人會去向軍方告發我。」Moana說。

Moana是一位30歲的講師,在仰光市中心的大學任教超過9年。她對教書的熱情,促使她在取得碩士學位後選擇從事教職。她表示:「我相信教育是改變人們心態以及獲得成長的根基。我只是想要在這過程中盡一份心力。」每一學年,她都會教授至少9個班級,且每一班最少有50位學生。

Moana表示緬甸的教育界剛剛步上正軌,例如大學近幾年才剛開始升等為國際等級的大學,相關措施包括升級課程和參考書。不過,她對於目前教育體系如何教導學生有關政治和社會議題的方式,感到相當不滿。

「事實上,除了少數自願加入學生聯盟的人外,年輕人在政變發生之前,對於政治沒有太大的興趣,至少在我們大學中是如此。大多數講師也認為不應該在課堂上談論政治。如果他們真的具有政治意識,那麼我敢肯定所有的教師和講師都會參加公民不服從的活動。」

年輕的緬甸Z世代(1997年至2012年生)成了反軍方政變的主力,也成了軍方槍下...
年輕的緬甸Z世代(1997年至2012年生)成了反軍方政變的主力,也成了軍方槍下的示威者。此圖左下方的女性示威者名為Ma Kyal Sin(華文名:鄧家希),在3月3日遭軍方擊中身亡,她在生前上街抗爭——其堅定不移的眼神與姿態——照片被拍下廣泛流傳,而她的死亡也引發全國憤怒。 圖/路透社

「如果你想要改變,那就拒絕上學」圖為在Twitter上流傳一張緬甸東南部城市——...
「如果你想要改變,那就拒絕上學」圖為在Twitter上流傳一張緬甸東南部城市——丹老——的罷課抗議。 圖/Twitter Team for Revolution

軍事政變之下,教育界和其它所有領域都飽受荼毒。許多教師、講師和學生都加入公民不服從運動,學校和大學也暫時關閉。而當軍政府「國家領導委員會」(下稱:SAC)強制開放學校和大學時,多數學生都沒有回去上課。於是,SAC只好急忙指派人員填補老師留下的空缺。

不過,無經驗教師的教育品質自然會引起高度質疑,這也是學生不重返校園上課的另一個原因。僅有少數學生因為各種原因回到學校上學,例如強勢嚴厲的父母,或受到目前為公民不服從運動成員的前同學嘲弄——此情況稱為「社會懲罰」,經常發生在社群網路上。

目前,正規的教育體系已每況愈下,但是反對這一場政變的專業教師和志願者,正在盡其所能地努力維持教學。他們針對所有領域建立免費或僅需負擔小額費用的線上教育平台,包括 STEM、語言和人文學科。例如,春季大學(Spring University)和虛擬聯邦大學(Virtual Federal University)等平台非常受青少年學生歡迎。不過長期而言,這些平台的教育公信力和品質仍待持續提升,參與公民不服從運動的學生也非常樂見推出這些教育替代方案,

但是,隨著經濟持續衰退,從事勞動工作的民眾幾乎天天都在失業中。因此對於新鮮人和未畢業的學生而言,取得工作的難度極高。此外,SAC政府明文禁止所有產業的私人企業雇用公民不服從運動的成員,因此他們若想要找到新工作更是難上加難。

圖為緬甸國有電視頻道公佈的逮捕名單,名單中的第一張圖是一位明星,僅供參考。Moa...
圖為緬甸國有電視頻道公佈的逮捕名單,名單中的第一張圖是一位明星,僅供參考。Moana因安全因素要求不要在文章內使用她的照片。 圖/作者提供

圖為2月28日,安全部隊在撣邦將槍口對準示威者。 圖/法新社
圖為2月28日,安全部隊在撣邦將槍口對準示威者。 圖/法新社

根據Twitter上流傳的圖片顯示,來自曼德勒的年輕社運人士在校園前抗議軍方對年...
根據Twitter上流傳的圖片顯示,來自曼德勒的年輕社運人士在校園前抗議軍方對年輕學生的「奴隸教育」——「我們的教育不需要軍方的學校和假老師,我們可以在沒有他們的情況下受教育!」 圖/Twitter @FreddyThaw21

Moana一開始就知道加入公民不服從運動之後,可能會導致她失業,但是她仍義無反顧。她說明反對政變的理由:「我在得知緬甸發生政變時,已下定決心再也不會在軍政府的統治下繼續工作。我投入此領域是為了從內部改變教育制度,但是在軍政府的鐵腕治理下,我無能為力。」她接著補充:「在2021年開放的全球環境下,政變是不被容許的行為。」

在她任教的大學裡,有些反政變的教職員建議舉辦紅絲帶活動,讓講師配戴象徵反政變的紅絲帶繼續教學及履行平常的職責。不過,Moana和部分同事持反對意見,她認為:「我們已經決定不會再為軍方工作。」因此,他們在任職的大學中發起公民不服從運動,同時召集其它想加入運動的講師和成員——而這就是Moana遭到列入逮捕名單的原因。

目前,Moana身處安全的地方,持續為公民不服從運動的同伴成員們進行支援活動,同時致力於一些針對參與運動的學生提出的教育計畫。不過因為安全考量,她不願意詳細說明相關計劃。

這不能怪她過於多疑,因為SAC最惡名昭彰的事蹟,就是他們會無差別和殘忍地對待反抗他們的任何人,包括老人、身心障礙人士、宗教團體人士和教師。今年2月,在仰光一場教師示威活動中,一位59歲的教師疑似遭警察扔閃光彈驅後,死於心臟病。民眾經常談到,由於SAC知道緬甸民眾非常尊敬社會中的教師和教育人士,因此他們經常會指控參與公民不服從運動的老師加入威脅社會安全的「破壞性組織」,藉此汙名化他們。

國營媒體在今年8月就宣布根據SAC的報告,有4位老師(一男三女),因為與破壞性組織「民族團結政府」(NUG,為反政變人士、被罷免的議員等成員組成的平行政府)有關係而遭到逮捕。

來自卡雷(Kalay)的CDM教師遭指控與「破壞性組織」即民族團結政府(NUG)...
來自卡雷(Kalay)的CDM教師遭指控與「破壞性組織」即民族團結政府(NUG)有關係而遭到逮捕。 圖/作者提供

今年3月,克倫邦一所學校遭軍方砲彈擊後的現場狀況。 圖/歐新社
今年3月,克倫邦一所學校遭軍方砲彈擊後的現場狀況。 圖/歐新社

有些反政變的教職員建議舉辦紅絲帶活動,讓講師配戴象徵反政變的紅絲帶繼續教學及履行...
有些反政變的教職員建議舉辦紅絲帶活動,讓講師配戴象徵反政變的紅絲帶繼續教學及履行平常的職責,不過也有教師不同意此抗爭方式。今年4月8日,緬甸南部城市——土瓦的教職員們參與反政變示威。 圖/法新社

根據《BBC》在9月的報導,在公民不服從運動中,從事教育業的人員有大約200,000名,因此教育業成為主導不服從運動的主要行業之一。Moana表示:「我很高興許多來自不同領域的人加入這一次的2021年革命。如果這一次我們失敗了,緬甸將會成為人間煉獄。」事實上,目前緬甸在教育、政府和經濟的亂象,皆證實了她的說法。她說道:

「對我來說,緬甸是尊重人性的國家,人民以本身之能力獲得相應的職位,緬甸同時是倡導平等的地方。我希望這一次的革命,能為緬甸民眾在日常社交生活方面的標準和價值觀,帶來正向的改變。」

她希望在革命成功後,可以提升緬甸教育界的民主化程度,並為各族群提供受教育的機會。她解釋:「例如,讓不同的族群至少有機會能以他們的語言接受基礎教育。」因為直到現在,多數小學課程仍是以緬甸語授課,這讓平常使用自己母語溝通的學生造成負擔。

此外,Moana也希望可以改善教育分權化。例如,每一學年的時間通常是全國統一從6月開始到隔年的5月,但是偏遠地區在這段期間為多雨季節,天氣變化有時較劇烈。因此這些區域的學生很難在劇烈的天氣下前往學校上課。不過,Moana也認為,從實際角度來看,僅思考這些問題無法改善教育界。她接著說:「我認為應該為教師提供持續提升科目專業能力的機會,這將會成為新政府需要思考的課題。」

最後,當被問到她對於香港和台灣等亞洲地區的示威者有什麼看法時,她表示:

「我鼓勵正在為政治和社會尋求正向轉變的所有人繼續前行。我知道這路途艱難,且我們為此犧牲許多,但是為了達到更公平自由的民主社會,除了繼續前進外,我們没有其他方法,所以我們必須堅強!」

「除了繼續前進外,我們没有其他方法,所以我們必須堅強!」圖為2020年11月30...
「除了繼續前進外,我們没有其他方法,所以我們必須堅強!」圖為2020年11月30日——政變發生的前兩個月——緬甸首都奈比多的圓月。 圖/法新社


由「亞洲公共文化協會」(APCA)製作,「緬甸春天人物」專訪系列由一群無法署名的...
由「亞洲公共文化協會」(APCA)製作,「緬甸春天人物」專訪系列由一群無法署名的緬甸基層獨立記者完成,他們在族群衝突的一線,在槍林彈雨下,在黑名單的夾縫中,一步一步完成訪談與寫作。過程中,他們數度移動與躲避軍政府的追擊,在監控下,他們早已習慣不用自己的名字,而他們的文字就像落葉,離枝便與他們再無關係。是這樣得來的文字,讓我們得以更接近緬甸人的精神,而且一篇文章,承載了受訪者與獨立記者,兩份精神的份量。我們期待這些緬甸春天人物的寄語與落葉般的文字可以散播出去,讓緬甸春天人物的精神,流傳在我們的區域。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33年前軍隊殺掉我同學:緬甸爭自由的「鬼牌部長」告白

亞細亞的暴虐孤兒:緬甸遭遇「東協減一」暴政放逐令?

槍桿下的運動員:緬甸奧運隊兩難的夢想換正義?

亞洲公共文化協會

創立於2017年,立基於台灣,旨在促進區域公民社會間的交流與理解,並賦權創造改變的基層行動者。

作者文章

年輕的緬甸Z世代(1997年至2012年生)成了反軍方政變的主力,也成了軍方槍下...

最後一課在街頭:緬甸老師與他被通緝的「自由壞教育」

2021/11/17
Aung Myo Min(右圖)現為緬甸平行政府(NUG)的人權部長。年少的他也...

33年前軍隊殺掉我同學:緬甸爭自由的「鬼牌部長」告白

2021/11/04

最新文章

圖為Banksy針對移民所做的塗鴉,指賈伯斯的生父也是敘利亞裔移民,如果當初沒有...

我們成了消耗品?誰會害怕「波蘭水電工」大舉入侵

2021/11/26
全斗煥自軍隊內建立幫派起家,到發動政變並血腥鎮壓反對派,使他成為南韓史上最「惡名...

全斗煥的死前一擊:欺騙轉型正義的南韓「最後獨裁者」

2021/11/24
「美國各城市的大挖礦時代即將來臨?」圖為俗稱狗狗幣的虛擬貨幣Dogecoin。 ...

誰先變身「加密貨幣之都」?美國市長們的大挖礦時代

2021/11/22
當示威者無視基督教民兵的警告踏進基督教派的勢力範圍後,身分不明的狙擊手便向示威者...

國家為何一再失敗?黎巴嫩斷油、毒梟與內戰的「三重危機」

2021/11/19
年輕的緬甸Z世代(1997年至2012年生)成了反軍方政變的主力,也成了軍方槍下...

最後一課在街頭:緬甸老師與他被通緝的「自由壞教育」

2021/11/17
白俄羅斯從2021年夏季開始「主動招募」成千上萬的中東難民,把他們如同牲口一般地...

混合戰的條件:白俄「人造難民潮」如何發動?怎麼反擊?

2021/11/12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