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戰鬥就在舞台下:緬甸演藝圈「犧牲拚自由」的無悔證詞

2021/11/30 亞洲公共文化協會

左為緬甸「最帥和尚」Paing Takhon、中間本篇專訪的演員Daung、右為...
左為緬甸「最帥和尚」Paing Takhon、中間本篇專訪的演員Daung、右為緬甸選美皇后Htar Htet Htet,他們都為了反抗軍政府挺身而出。 圖/截自Twitter

文/Naw Betty Han(《Frontier Myanmar》資深記者)

「出院兩天後政變,這是傷口未癒的疼痛。」

自2021年1月,緬甸演員Daung就一直在泰國曼谷忙於工作。在1月的第三週,他因為突如其來的胃脹氣而在泰國住院,並於1月29日出院,之後持續在家接受治療,直至2月1日緬甸發生軍事政變。

他說「那一天早上,朋友打電話吵醒我,告訴我緬甸發生政變了。第一次聽到時簡直不敢置信,我知道軍事獨裁政權想要取得權力,但是不認為他們可以輕易地奪取權力。當時我的傷口尚未痊癒,還在隱隱作痛。我感到非常生氣,我們的國家再次陷入黑暗之中。」

他在政變前已在泰國,也決定此後繼續留在泰國,為革命提供貢獻。「當我知道政變開始後,我已經完全無法專注於事業上。」他說:

「所以,我決定為革命盡我所能。」

本篇專訪曾主演多部著名電影的緬甸演員——Daung(右圖),分享他對革命的希望與...
本篇專訪曾主演多部著名電影的緬甸演員——Daung(右圖),分享他對革命的希望與決心。事實上,當地許多藝術家、演員等透過上街抗議、發布作品等行動表達對軍方的不滿,左圖便是藝術家以民眾三指手勢抗爭的作品之一。 圖/Burma Spring 21、Daung臉書

政變發生之後,仰光民眾在家中和街頭敲擊鍋碗瓢盆,抗議軍方。 圖/Twitter
政變發生之後,仰光民眾在家中和街頭敲擊鍋碗瓢盆,抗議軍方。 圖/Twitter

今年2月15日,曼德勒居民與軍方發生衝突,其中一位士兵隨即從車上一躍而下,上前追...
今年2月15日,曼德勒居民與軍方發生衝突,其中一位士兵隨即從車上一躍而下,上前追捕。 圖/法新社

▌放棄藝術創作,專注革命

Daung是緬甸公眾之聲電視台(Public Voice Television)的主持人,而自從由反軍方人士組成民族團結政府(NUG)之後,公眾之聲即成為播報革命消息的線上電視平台。他同時主持聯邦FM電台(Federal FM)的現場廣播節目,該電台是由反對軍方國家管理委員會(SAC)的活動家發起的廣播平台,他經常參加這些平台的脫口秀。

他說自己目前已暫停平常進行的藝術創作,以便在此非常時期中,盡其所能地專注於革命事務。可想而知,暫停所有藝術工作並投身於革命,對於任何藝術家而言都需要有極大的決心,而對於從2013年開始就堅信自己擁有傑出藝術才能的驕傲明星來說,更是一個艱難的選擇。

Daung的真實姓名為Thura Aung。他在做為演員時不想使用自己的真名,所以選擇「Daung」(中文意思是「孔雀」)為藝名——代表勇氣和敏銳。

Daung在1992年3月30日出生於勃固省(Bago)卑謬縣(Pyay)的敏赫拉(Minhla),成長於曼德勒(Mandalay)。他從小就對表演藝術、運動和音樂展現極大興趣。為了勇於逐夢成為藝術家,他從曼德勒搬到仰光開始從事音樂事業。

除了Daung,許多演藝和人士也都紛紛出面表態反軍方政變。左圖為緬甸前選美皇后H...
除了Daung,許多演藝和人士也都紛紛出面表態反軍方政變。左圖為緬甸前選美皇后Htar Htet Htet,她在政變100天后在臉書上傳自己拿著突擊步槍、在叢林接受訓練的照片,右圖則為演員兼模特兒Paing Takhon,他於政變後屢次上街抗議,並在今年4月被軍方從家中帶走,至今外界仍不清楚其狀況。 圖/截自Twitter

網路上也流傳許多文藝創作者和藝術家對革命、抗議政變的作品——圖為今年8月,仰光5...
網路上也流傳許多文藝創作者和藝術家對革命、抗議政變的作品——圖為今年8月,仰光5名年輕人為逃避軍方追捕而從公寓高樓一躍而下。根據此圖的描繪,地面上接著這群年輕人是象徵光明的向日葵花海,他們被視為抗爭烈士。 圖/Twitter

他在2013年認識為其音樂生涯發展鋪路的作曲家KAT。不過,由於經濟狀況拮据,最後他決定投身運動領域,在南緬甸足球俱樂部(Southern Myanmar FC)擔任三年的前峰。

在他擔任全職足球員同時兼任音樂和藝術愛好者的期間,他的導師KAT離世,這成為他人生中轉換跑道至電影演員的轉捩點。「在導師的喪禮上,我聽到Satori製片公司(Satori Film Production)正在招募新演員。我很熱愛以音樂為基礎創作的電影,且這與我的興趣不謀而合,所有我決定放手一搏。」

Daung在申請參演Satori電影的500位申請者中脫穎而出,被選為男主角。 他主演的第一部電影是2016年Sartori製片公司的《Second Heart》。之後於2017年,他與女演員Pai Phyo Thu合作演出電影《The Umbrella Story》。

同年,他在演員U Kyaw Thu執導的影集《Bagan Myo Thu》中演出,這一部電視影集在2018年發行,並在同年的11月於 MRTV-4 播送,成為國內史上收視率最高、最賣座的節目。在這一部影集獲得空前的成功之後,Daung的人氣如火箭般飛升。

他在2018年拍攝了另一部最成功的電影之一——《鬼玩伴》(The Only Mom)。這一部電影是由泰國導演Chatchai Katenut執導,為恐怖驚悚片。此片在2018年2月於緬甸許多城市的電影院首映,並創造上映連續七週的紀錄。不僅在國內,《鬼玩伴》也在其他13個國家中上映。他在2019年持續拍攝了《Wild Up Dancer》、《Dandary Moe》和《1014》等電影。

「我幾乎是本能地熱愛所有形式的藝術,希望能讓自己全心浸入藝術作品中。」他表示:「不僅是電影,我也很喜歡詩、畫、音樂和閱讀。」

今年1月4日,年輕人在仰光郊區玩遊戲慶祝緬甸第73週年獨立紀念日。 圖/法新社 ...
今年1月4日,年輕人在仰光郊區玩遊戲慶祝緬甸第73週年獨立紀念日。 圖/法新社

 《鬼玩伴》是Daung最成功的電影之一。 圖/《鬼玩伴》預告片截圖
《鬼玩伴》是Daung最成功的電影之一。 圖/《鬼玩伴》預告片截圖

▌「但我沒想到軍方已經瘋了。」

Daung的粉絲發現他是一位政治擁護者,因為他在2015年大選之前參與由翁山蘇姬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NLD) 的造勢活動。Daung在2015年戴著玫瑰,領導全國民主聯盟選舉造勢活動的形象,在他的觀眾群之間造成轟動。 2015年以後的每一場選舉中,Daung都是全國民主聯盟的支持者和積極參與選舉造勢活動的活躍份子。

「多年以來,軍事獨裁政權一直控制緬甸的政治權力,並建立勢力。如果想要建立超越軍事獨裁政體的民主制度,唯一的方法就是投票給媽媽蘇(翁山蘇姬)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

事實上,Daung是受到Satori製片公司的啟發才開始協助造勢活動。他說:「我與其他藝術家朋友成立了名為『希望之光(Light of Desire)』的團體進行表演藝術活動,並將活動收益捐給全國民主聯盟。」

他表示:「我在政變發生前的2021年1月31日在臉書上發文,且上傳了沾有墨水的手指照片,這是我在2020年選舉中投票的紀念。許多千禧世代都在這一場選舉中投票了,民眾必須根除無視民眾意願的獨裁政權。」

他不指望能輕易消除威權勢力,同時深知軍方想要獲得權力,但他沒有想到軍方會在不說服民眾的情況下,發動政變。「我原本來認為如果軍方有頭腦,就不可能會發動政變。但我沒想到他們已經瘋了。」

Daung是翁山蘇姬的支持者,他在2021年1月31日(政變發生前一天)在臉書上...
Daung是翁山蘇姬的支持者,他在2021年1月31日(政變發生前一天)在臉書上傳了沾有墨水的手指照片,作為在2020年選舉中投票的紀念。 圖/ Daung臉書

圖為2015年緬甸選舉期間,翁山蘇姬在撣邦發表演說,當年的選舉也是緬甸時隔25年...
圖為2015年緬甸選舉期間,翁山蘇姬在撣邦發表演說,當年的選舉也是緬甸時隔25年來首次公開競爭的國會大選,由翁山蘇姬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政黨大勝。時至2020年11月,全國民主聯盟政黨再次奪下多數席位,後遭軍方於2月以選舉舞弊為由發動政變。 圖/美聯社

春季革命之後,民眾以各種方式反抗軍事獨裁政體,有些民眾選擇加入少數民族武裝部隊。...
春季革命之後,民眾以各種方式反抗軍事獨裁政體,有些民眾選擇加入少數民族武裝部隊。圖為今年4月,士兵們正接受克倫民族聯盟 (KNU)的軍事訓練。 圖/路透社

在春季革命之後,民眾以各種方式反抗軍事獨裁政體。翁山蘇姬相信民眾對於民主的熱情和渴望,是取得革命成功的關鍵。Daung也表示:「我非常尊敬及認同在革命中與民眾站在同一陣線的少數民族武裝部隊。如果我們能共同合作,革命一定能成功。」

Daung同時也非常感謝國際社會和亞洲國家為緬甸提供的協助,並表示他尊敬這些國家的民主活動家。他抱持著革命一定會成功的想法,表示他會在革命結束後繼續從事他的愛好事業,「未來我會持續在藝術領域中努力,不會朝其他方面發展。」他說:「若民眾在革命過後有機會重新享受娛樂活動,我將帶著作品再次出現在世人面前。」

他也表示:「我很好奇民眾在革命勝利之後會有多開心。我想要看看緬甸的所有民眾,如何一起走向通往民主的道路。真的很希望這個畫面可以早日成真。」

他相信當革命成功之時,所有的人都能夠自由地重聚。「借用緬甸民運人士Ko Min Ko Naing所說:我們所有人都能幸福快樂,並在路上再次重聚。」他相信民眾對民主的熱情和渴望將為緬甸春季革命帶來勝利,「我正在等待那個時刻來臨,盼望得到自由與和平。」

「我很好奇民眾在革命勝利之後會有多開心。我想要看看緬甸的所有民眾,如何一起走向通...
「我很好奇民眾在革命勝利之後會有多開心。我想要看看緬甸的所有民眾,如何一起走向通往民主的道路。真的很希望這個畫面可以早日成真。」圖為在街上抗議緬甸軍方的Daung。 圖/Daung 臉書

本文作者Naw Betty Han為前《緬甸時報》與現任《Frontier Myanmar》資深記者,於2014年加入緬甸民主之聲(Democratic Voice of Burma)並開啟記者生涯,關注政治、外交與人權議題。


 由「亞洲公共文化協會」(APCA)製作,「緬甸春天人物」專訪系列由一群無法署名...
由「亞洲公共文化協會」(APCA)製作,「緬甸春天人物」專訪系列由一群無法署名的緬甸基層獨立記者完成,他們在族群衝突的一線,在槍林彈雨下,在黑名單的夾縫中,一步一步完成訪談與寫作。過程中,他們數度移動與躲避軍政府的追擊,在監控下,他們早已習慣不用自己的名字,而他們的文字就像落葉,離枝便與他們再無關係。是這樣得來的文字,讓我們得以更接近緬甸人的精神,而且一篇文章,承載了受訪者與獨立記者,兩份精神的份量。我們期待這些緬甸春天人物的寄語與落葉般的文字可以散播出去,讓緬甸春天人物的精神,流傳在我們的區域。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槍桿下的運動員:緬甸奧運隊兩難的夢想換正義?

38具靈魂倒下之後:緬甸「Z世代」的抗爭與犧牲

選美女王與步槍:緬甸政變100日後「武裝起義」眾生相

軍政府恫嚇的名人掃蕩?緬甸「最帥和尚」落難被捕

亞洲公共文化協會

創立於2017年,立基於台灣,旨在促進區域公民社會間的交流與理解,並賦權創造改變的基層行動者。

作者文章

本文匿名記者Perfect正在流亡中,他先前專訪了其中一位上街的LGBT抗爭者A...

當坦克遇上彩虹旗:一位緬甸LGBT抗爭者的前線告白

2022/04/28
本篇文章專訪在緬甸NGO工作的Ko Yin Kyay。身在一個對政變態度較容易妥...

逃避政治者終將被暴政獵殺:緬甸政變中的「跨國非政府組織」

2021/12/27
「寧在獄中腐爛,也不要為濫殺無辜的軍方工作。」一位緬甸軍醫為何叛逃,而他要如何重...

我為何倒戈與軍隊為敵?專訪緬甸的「叛逃軍醫」

2021/12/21
對Myat Tun Thein而言(圖非當事人),「在推翻獨裁者方面,沒有不正當...

造反的義務:一位少數民族眼中的「緬甸起義」

2021/12/06
左為緬甸「最帥和尚」Paing Takhon、中間本篇專訪的演員Daung、右為...

戰鬥就在舞台下:緬甸演藝圈「犧牲拚自由」的無悔證詞

2021/11/30
年輕的緬甸Z世代(1997年至2012年生)成了反軍方政變的主力,也成了軍方槍下...

最後一課在街頭:緬甸老師與他被通緝的「自由壞教育」

2021/11/17

最新文章

貨物連帶罷工初期,港口與貨櫃集散地即陷入癱瘓。 圖/美聯社 

南韓貨運大罷工:政府無視訴求的強制開工,司機何去何從?

2022/12/08
本次馬來西亞選舉最受矚目的莫過於主導馬來伊斯蘭意識形態的國盟大勝,以及之中馬來右...

馬來西亞往右傾?伊斯蘭黨「綠色海嘯」與TikTok宣傳戰

2022/12/08
北京一名女子接受核酸檢測。 圖/路透社

中國「張姍姍之謎」:造假PCR的核酸帝國發財黑幕

2022/12/05
戴墨鏡學生接起擴音器發言「勇敢為自由奮鬥的人們,原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圖/記...

首爾「白紙運動」現場:中國留學生在封控衝擊後的思想轉變

2022/12/01
左為烏克蘭一處靶場內,放置普丁肖像當靶;右為北溪2號天然氣管道9月被炸,導致天然...

北溪管道炸毀之謎:追蹤俄國金雞母與歐洲「能源算計」

2022/11/30
左上:北京四通橋抗議標語;左下:貴州死亡大巴;中:烏魯木齊大火;右上:呼和浩特焊...

點燃白紙的「共感之痛」:中國清零封控一年的防疫亂象事件簿

2022/11/29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