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當坦克遇上彩虹旗:一位緬甸LGBT抗爭者的前線告白

2022/04/28 亞洲公共文化協會

本文匿名記者Perfect正在流亡中,他先前專訪了其中一位上街的LGBT抗爭者A...
本文匿名記者Perfect正在流亡中,他先前專訪了其中一位上街的LGBT抗爭者Aung Pyae,了解他們在政變裡的看法與角色。圖非當事人,為2021年2月19日政變初期,上街抗議軍方政變的LGBT社群。 圖/路透社

文/Perfect(緬甸流亡記者)

2021年2月緬甸政變之後,緬甸各地的民眾紛紛加入示威活動,展現他們對抗軍事獨裁政府的堅定立場。27歲的Aung Pyae更驕傲地公開自己的LGBT身分,活躍參與抗爭。

Aung Pyae出生於仰光,取得當地一所大學的公共關係文憑。政變之前,Aung Pyae與朋友一起開設了一間美髮沙龍,後來因為政變情勢升高造成社會動盪而被迫關閉。關閉沙龍的決定,也使他有更多的時間投身反政變活動。他分享參加示威活動的心情:「我參加此類活動的原因,單純只是因為反政變,我也想要表達反對獨裁主義的立場。獨裁政府(指軍政府和其領導的國家領導委員會(SAC))已經統治我們很長一段時間,不是從2021年2月1日之後才開始,他們持有統治地位已經很長一段時間,」

Aung Pyae澄清這不是兩個政黨之間的政治對抗,而是:

「任何人,無論支持國家民主聯盟(NLD)或聯邦團結發展黨(SAC),如果觀念正確,就必須反對軍事干預政治,因為政治和軍事無關。發動政變是有害的政治行動,我們無法坐視軍方嚴重迫害手無寸鐵的人民。」

政變一開始,軍方就以殘酷手段回應示威。自2021年2月以來,部分人權捍衛者,媒體記者、藝術家、學生、僧侶、公民不服從運動等人員已經遭到逮捕,甚至遭到殺害。根據緬甸政治犯救援協會(AAPP),截止4月22日,已有10,290人被逮捕、起訴和判刑,也有1,782人因為軍事政變等暴力而喪失生命。

圖為27歲、出生於仰光的Aung Pyae。政變之前,Aung Pyae與朋友一...
圖為27歲、出生於仰光的Aung Pyae。政變之前,Aung Pyae與朋友一起開設美髮沙龍,後來因為政變情勢升高而被迫關閉。關閉沙龍的決定,也使他有更多的時間投身反政變活動。 圖/作者提供

2021年3月6日,警察在仰光毆打示威者。 圖/路透社
2021年3月6日,警察在仰光毆打示威者。 圖/路透社

政變一開始,軍方就以殘酷手段回應示威。圖為2021年3月14日,一名親屬在一名示...
政變一開始,軍方就以殘酷手段回應示威。圖為2021年3月14日,一名親屬在一名示威者的遺體旁祈禱。 圖/美聯社

然而,示威活動仍在全國展開,LGBT社群也没有退縮,Aung Pyae嘗試針對LGBT社群在這些示威活動中的價值提供一些想法。在對抗軍事獨裁的過程中,他利用所有可能的機會,讓緬甸社會接受LGBT社群。

他指出,「LGBT也是民眾的一部分,我們毫不猶豫地參加反政變活動。其他示威團體的尊重與接納,就是最好的回應。我們也嘗試展現代表我們的符號與標誌,讓媒體和國際媒體知道我們,事實上我們也獲得許多正面的回饋。」

在仰光、曼德勒和其他城市,LGBT示威者驕傲地使用彩虹旗、異性裝扮和手持標誌,告訴大家:「我們是同性戀,但是我們也不怕。」

事實上,緬甸大多數人仍不接受LGBT進入社區。這是因為在激進宗教觀念的驅使下,人們普遍認為LGBT在前世犯下了苟合之罪,甚至將他們當成笑柄。這些歧視與排斥造成了LGBT社群心理創傷,甚至自殺。Aung Pyae分享他在緬甸社區遭到惡意對待的經驗和觀察:

「社區民眾會歧視LGBT,歧視造成了我的兩位朋友自殺。有些人因為不了解LGBT,而不經意地表現出歧視行為。我們社區較弱的一點是沒有強而有力的LGBT支持背景,緬甸的 LGBT在家中、學校和工作場所都會遭到歧視,更不幸的是緬甸沒有防制這些歧視的法律。我在高中時期,甚至每天上學都覺得非常掙扎。幸運的是,我的父母和好朋友開始接受我是 LGBT的事實,但是我還是會夢見自己因為是LGBT而必須離開大家。」

他建議,「事實上,應該制定保護LGBT避免遭到職場歧視的法律,且應該具有討論此類歧視和給予撫慰的同儕團體。最必須做的是教育民眾,讓他們瞭解LGBT也是正常人。」

2022年2月1日,緬甸政變一周年之際,寂靜的仰光街道。 圖/美聯社
2022年2月1日,緬甸政變一周年之際,寂靜的仰光街道。 圖/美聯社

隨著政變超過一年,再加上軍方的攻擊以及與武裝部隊衝突不斷,境內流離失所的人數越來...
隨著政變超過一年,再加上軍方的攻擊以及與武裝部隊衝突不斷,境內流離失所的人數越來越多。圖為2月5日,當地民眾帶著行李步行到泰國邊境避難,然而泰國政府至今仍持續遣送這一些難民回到緬甸,導致他們只能在泰緬邊境之間不斷來回。 圖/美聯社

2022年3月27日,軍方如期舉行武裝部隊閱兵日,圖為出席的軍方首領敏昂萊。此一...
2022年3月27日,軍方如期舉行武裝部隊閱兵日,圖為出席的軍方首領敏昂萊。此一閱兵日之目的除了是紀念二戰期間對日本的抵抗,同時也是武裝力量展示。 圖/美聯社

Aung Pyae在政變的最初幾天就開始參與示威,之後也成為示威活動的第一線捍衛者。在軍方監視下從事捍衛活動,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他提及,「首先必須面對的挑戰是父母的擔憂,第二是必須確定其他參加政治運動的人都與我抱持相同的觀點。第三是注意觀察示威團體中是否有任何告密者(軍方間諜)。截至目前為止的最大挑戰,是結合行動小組與民族團結政府(NUG)的支持行動。」

在經營沙龍之前,Aung Pyae曾在一間圖書出版公司工作一段很長的時間,而有機會引導政治文學的走向。這些經驗在他參加這一場革命時十分有用,他利用這一次機會將所學都運用於實務中。

Aung Pyae 認為,「之前,我只是讀過和聽過種族事件中的軍事暴力行為,如今我親眼目睹,所以對於受害者更能感同身受。現在我可以肯定地說,只要軍事獨裁繼續存在,國家就不可能得到和平。這一場春天革命或許能成為緬甸發展聯邦體制的基石,且是根絕獨裁的好機會。」

他期待這一場革命的餘波能帶來完全民主,讓國家此後可以善用年輕力量和有領導才能的人。Aung Pyae也表示,「應加強年輕人參與政治領導事務,若有可能,我希望能目睹全國各地接受教育的年輕代表進入緬甸地方議會(Hlut-taws)的立法機構,看著他們與獨立組織合作,共同創造更開放的社會,這就是新的緬甸聯邦式聯盟。」

政變超過一年的緬甸,軍方暴力仍在各地不斷上演。圖為一位示威者在他塗紅的手上展示抵...
政變超過一年的緬甸,軍方暴力仍在各地不斷上演。圖為一位示威者在他塗紅的手上展示抵抗政變的三指手勢,紀念喪生的其他示威者。 圖/美聯社

2021年9月,,緬甸平行政府——民族團結政府(NUG)——公開呼籲人民全國起義...
2021年9月,,緬甸平行政府——民族團結政府(NUG)——公開呼籲人民全國起義,加入其成立的人民防衛部隊(PDF),推翻獨柴政權。其中,當初上街抗爭的部分示威者在運動漸漸沈寂下來後,也選擇加入人民防衛部隊或者其他民地武組織,接受基本軍事訓練,藉此抵抗軍方。 圖/美聯社

對他來說,這一場春天革命不是對抗軍事獨裁主義的革命,而是連根拔除錯誤觀念、社會不公正與歧視的平台。他相信這是一場奪回少數族群權利的社會革命,包括:非佛教徒、少數族群體與 LGBT等。Aung Pyae描述他的高度期望,這些也是他參加反政變活動的原因之一:

「我希望可以為LGBT社群帶來正面的影響。在政變之前,我已經看到了年輕代表在聯盟層級支持LGBT的權利,我相信在政變之後,或許會立法維護這些權利以及防止LGBT受到歧視與暴力。此外,我希望能為LGBT設立專門的職業學校,以支持他們的權益與職業生涯。」

當詢問他對於其他國家社運人士/示威者的看法時,他回答,看著他們為民主反對獨裁主義時,會受到激勵。他表示,雖然緬甸和香港、台灣及其他國家,在革命的步調上可能有許多不同之處,但是主要目標都在於:一勞永逸地根絕獨裁:

「我瞭解奶茶聯盟是由渴望民主之人組成的國際聯盟策略。我們在緬甸政變之前,已從香港和台灣的示威中學到很多,我希望那些地方和其他國家的示威者能持續安全地反對迫害人權的行為。若有可能,我希望他們能像我們一樣組成人民防衛軍(PDF),開始發展民間武裝力量。」

「我希望可以為LGBT社群帶來正面的影響。」 Aung Pyae相信這是一場奪回...
「我希望可以為LGBT社群帶來正面的影響。」 Aung Pyae相信這是一場奪回少數族群權利的社會革命,包括:非佛教徒、少數族群體與 LGBT等。圖為2021年2月19日,上街抗爭的LGBT社群。圖非當事人。 圖/路透社


由「亞洲公共文化協會」(APCA)製作,「緬甸春天人物」專訪系列由一群無法署名的...
由「亞洲公共文化協會」(APCA)製作,「緬甸春天人物」專訪系列由一群無法署名的緬甸基層獨立記者完成,他們在族群衝突的一線,在槍林彈雨下,在黑名單的夾縫中,一步一步完成訪談與寫作。過程中,他們數度移動與躲避軍政府的追擊,在監控下,他們早已習慣不用自己的名字,而他們的文字就像落葉,離枝便與他們再無關係。是這樣得來的文字,讓我們得以更接近緬甸人的精神,而且一篇文章,承載了受訪者與獨立記者,兩份精神的份量。我們期待這些緬甸春天人物的寄語與落葉般的文字可以散播出去,讓緬甸春天人物的精神,流傳在我們的區域。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所以緬甸後來呢?一名台灣記者眼中的「政變12個月」

新聞現場「神聖但無常」:專訪《報導者》記者楊智強

逃避政治者終將被暴政獵殺:緬甸政變中的「跨國非政府組織」

亞洲公共文化協會

創立於2017年,立基於台灣,旨在促進區域公民社會間的交流與理解,並賦權創造改變的基層行動者。

作者文章

本文匿名記者Perfect正在流亡中,他先前專訪了其中一位上街的LGBT抗爭者A...

當坦克遇上彩虹旗:一位緬甸LGBT抗爭者的前線告白

2022/04/28
本篇文章專訪在緬甸NGO工作的Ko Yin Kyay。身在一個對政變態度較容易妥...

逃避政治者終將被暴政獵殺:緬甸政變中的「跨國非政府組織」

2021/12/27
「寧在獄中腐爛,也不要為濫殺無辜的軍方工作。」一位緬甸軍醫為何叛逃,而他要如何重...

我為何倒戈與軍隊為敵?專訪緬甸的「叛逃軍醫」

2021/12/21
對Myat Tun Thein而言(圖非當事人),「在推翻獨裁者方面,沒有不正當...

造反的義務:一位少數民族眼中的「緬甸起義」

2021/12/06
左為緬甸「最帥和尚」Paing Takhon、中間本篇專訪的演員Daung、右為...

戰鬥就在舞台下:緬甸演藝圈「犧牲拚自由」的無悔證詞

2021/11/30
年輕的緬甸Z世代(1997年至2012年生)成了反軍方政變的主力,也成了軍方槍下...

最後一課在街頭:緬甸老師與他被通緝的「自由壞教育」

2021/11/17

最新文章

圖/路透社

安倍國葬的理由?日本「國葬反對」與「弔問外交」

2022/09/23
本文接續前篇的「敗者無一死」,下篇以「將來富如山」為題旨,在吉田茂重經濟、輕武裝...

將來富如山:吉田茂「戰後日本復興」的政治遺產

2022/09/22
這位喜歡穿著羽織袴腳著白襪、抽著葉捲菸草的首相,政治思想核心是「重經濟」與「輕武...

敗者無一死:大宰相吉田茂...戰後日本的總設計師

2022/09/21
普丁祭出「反制裁」後,歐洲各國可能將面臨內部分裂,讓普丁政權有了談判籌碼。 圖/...

西方制裁能有多痛?普丁「能源武器化」的喘息籌碼

2022/09/20
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8日辭世,長子查爾斯三世繼位成為國王,英國再掀起廢皇討論,甚...

不要王冠好不好?#NotMyKing 的英國王室存廢論

2022/09/16
示意圖。烏俄戰爭爆發後,俄國石油的海運出口量其實是增加的。 圖/路透社

對俄「制裁經濟學」:設立石油價格上限會比禁運有效嗎?

2022/09/14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