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一億國民的內戰仇殺:衣索比亞「提格雷戰爭」逆襲...怎麼了?

2021/09/20 轉角說

自2020年11月開打的衣索比亞-提格雷內戰至今有了新的局勢變化,從衣索比亞國防...
自2020年11月開打的衣索比亞-提格雷內戰至今有了新的局勢變化,從衣索比亞國防軍軍一路順利擊退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TPLF),到後來被TPLF反擊逆襲,甚至將戰場延燒到周邊區域。圖為接受訓練的衣索比亞國防軍(ENDF)。 圖/法新社

「衣索比亞-提格雷內戰,演變成境內大混戰?」自2020年11月4日開打的衣索比亞-提格雷內戰至今有了新的局勢變化,從衣索比亞國防軍(ENDF)一路順利擊退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下稱TPLF),到後來於6月下旬被TPLF反擊逆襲,甚至將戰場延燒到周邊區域——當中,近期又以被提格雷軍隊入侵的阿姆哈拉州(Amhara)狀況更為嚴峻,除了爆發激烈衝突,也不斷傳出遭屠村、無差別攻擊等事件。為盡全力殲滅提格雷叛軍,曾拿下諾貝爾和平獎的總理阿比(Abiy Ahmed)也呼籲全民皆兵,讓原本的「衣-提」內戰有可能逐漸演變成復仇式的境內一億國民大混戰。目前,最新的戰況為何?當中,又牽扯了衣索比亞的哪一些歷史遺緒?

▌請點閱下方收聽

提格雷戰爭爆發於2020年11月底,起因是過去長年執政的TPLF不滿阿比領導的中央政府在自治權力、選舉公平性上等問題,爆發激烈衝突。阿比隨後下令國防軍進軍位於衣索比亞北方的提格雷州,並且聯合TPLF的死敵——厄利垂亞,該國過去曾與TPLF爆發長達20年的邊境戰爭——共同夾擊包圍提格雷州,讓TPLF兵敗如山倒。

隨後也不斷傳出衣-厄聯軍、各親政府地方民兵如阿姆哈拉軍隊在提格雷州境內犯下各種戰爭罪行,「種族清洗」提格雷人,包括:血腥洗劫村莊、屠村、無差別殺害平民、大規模性侵女性等行為;甚至,各個人權組織也指控聯軍阻攔救援物資進入,導致提格雷人面臨極為嚴重的營養不良、飢荒問題,阿比也因此慘遭國際社會嚴厲譴責。而原本否認一切指控的阿比也終於才在3月改口,承認厄利垂亞聯軍的存在以及雙方可能犯下的戰爭罪,隨後也宣布在提格雷州成立臨時政府,管理當地一切事務。

然而,情勢在6月有了重大轉折。原本潰逃的TPLF為了抵抗衣索比亞中央軍和其他盟軍,經過改組後迅速崛起的提格雷防衛軍(TDF,下稱提格雷軍隊),並且在6月28日宣布重奪提格雷首都默克萊。當時,阿比成立的臨時政府被發現早已潰逃,甚至單方面宣布停火協議。不過停火協議無效,戰爭也由提格雷州蔓延到其他地區,尤其以位於提格雷州南方、且與其有新仇舊恨的阿姆哈拉州,戰況更為慘烈。

戰爭由提格雷州蔓延到衣索比亞其他州,圖為流離失所、逃離戰亂的境內難民。 圖/...
戰爭由提格雷州蔓延到衣索比亞其他州,圖為流離失所、逃離戰亂的境內難民。 圖/法新社

戰爭如今尤其以位於提格雷州(Tigray)南方、且與其有新仇舊恨的阿姆哈拉州(A...
戰爭如今尤其以位於提格雷州(Tigray)南方、且與其有新仇舊恨的阿姆哈拉州(Amhara),戰況最為慘烈。其中,阿姆哈拉州境內的錢納村莊日前遭提格雷軍隊入侵,導致至少200人死亡。 圖/法新社

▌提格雷州與阿姆哈拉州的新仇舊恨

衣索比亞的政治糾紛、內戰難解的其中原因在於境內有至少80個種族(各族人數都沒有過半優勢),而不僅是外界所理解的「大家都是衣索比亞人」,且過去由於所屬不同種族的統治者所執行的差別性種族政策(如阿姆哈拉族統治者曾要求全國人民考試使用阿姆哈拉語),都為各族之間埋下隱憂的歷史情緒,尤其又以前三大種族奧羅莫族、阿姆哈拉族和提格雷族之間更為明顯。

以此次廝殺的提格雷州與阿姆哈拉州為例,提格雷族曾在掌權期間透過傑利蠑螈(Gerrymandering)等方式,試圖分化與分散阿姆哈拉族的政治和地方板塊,同時也曾把阿姆哈拉州的邊境土地分配給提給雷人,造成阿姆哈拉族流離失所。這也是為何提格雷內戰開打之際,阿姆哈拉族地方民兵會與國防軍聯合、甚至一樣在提格雷州犯下各種燒殺擄掠罪行的原因之一。

不過,當提格雷軍隊在6月全面扭轉情勢之後,阿姆哈拉州就也就成為了「被報復的對象」。提格雷軍隊入侵阿姆哈拉州後,所展開的攻勢與阿姆哈拉民兵當初進攻提格雷州時幾乎相同:以無差別的方式攻擊和殺害任何平民、洗劫各個場所包括村莊、醫院、學校等,迫使倖存的阿姆哈拉族只能逃往別處。

格雷內戰11月開打之際,阿姆哈拉族地方民兵會與國防軍聯合、被指控在提格雷州犯下各...
格雷內戰11月開打之際,阿姆哈拉族地方民兵會與國防軍聯合、被指控在提格雷州犯下各種燒殺擄掠的戰爭罪。圖為衣索比亞國防軍 於9月14日在完成訓練後高喊口號。 圖/法新社

提格雷軍隊在8月下旬入侵阿姆哈拉州南部的錢納村莊,圖為當時激戰之後,在附近亂葬崗...
提格雷軍隊在8月下旬入侵阿姆哈拉州南部的錢納村莊,圖為當時激戰之後,在附近亂葬崗上發現用過的子彈殼。 圖/法新社

圖為逃離戰亂,帶著全副身家、冒雨離開錢納村莊的當地人。 圖/美聯社
圖為逃離戰亂,帶著全副身家、冒雨離開錢納村莊的當地人。 圖/美聯社

根據《美聯社》記者進入阿姆哈拉州南部的錢納村莊(Chenna),該村在8月31日遭提格雷軍隊入侵,據該記者收集到倖存者證詞包括:提格雷軍隊濫殺無辜平民,而原本應該要保衛村莊的衣索比亞軍隊卻不見人影,留下當地的民兵和被迫上戰場的平民與提格雷軍隊對抗。儘管村民表示提格雷軍隊已經撤退,但接連幾天的血腥衝突也導致至少200人死亡:

「我還能聞到死亡的氣味....許多無辜的平民都死了。」

戰爭演變至今,已經模糊了無辜平民與敵人的界限。從各個人權組織、受害者證詞、記者拍攝的照片等,都能發現被殺害的人士有些是穿著軍人的衣服,但有些卻是穿著便衣的平民,甚至包括婦女與小孩等。當中,相關的殺害平民行為也已經演變成虐殺行為,部分屍體被發現時早已殘缺不堪,包括失去部分四肢、甚至生殖器被毀壞等情況。

然而,面臨種種慘絕人寰的屠殺指控,各方參戰部隊皆一再否認,且相互推卸責任。例如,當提格雷人被殺害時,阿比便指控這是提格雷軍隊自己發動的假屠殺;而當阿姆哈拉人遇害時,提格雷軍隊除了否認,也表示:「怎麼可能?無論我們走到阿姆哈拉州的哪個地方,大家都熱烈歡迎我們!」

戰爭演變至今,已經模糊了無辜平民與敵人的界限。從各個人權組織、受害者證詞、記者拍...
戰爭演變至今,已經模糊了無辜平民與敵人的界限。從各個人權組織、受害者證詞、記者拍攝的照片等,都能發現被殺害的人士有些是穿著軍人的衣服,但有些卻是穿著便衣的平民。 圖/法新社

▌真的會爆發境內大混戰?

如今的提格雷軍隊吸收了驍勇善戰、且過去與厄利垂亞有豐富作戰經驗的TPLF軍隊,屬於聯邦內各方面素質皆不俗的軍隊。目前據報導分析,提格雷軍隊兵分三路:一、在阿姆哈拉州與當地民兵和國防軍隊作戰;二、軍隊到本尚古勒-古馬茲州發動攻擊;三、軍隊為另闢補給路線而往阿爾法州前進,與奧羅莫解放陣線一起對抗國防軍。

此兵分三路之路線,除了將影響鄰近州屬,也牽扯衣索比亞境內種族和周邊國家的利益衝突。

除了上述提及的阿姆哈拉州衝突,第二條前往本尚古勒-古馬茲州(Benishangul-Gumuz)的路線也引起國際關注。本尚古勒-古馬茲州位於衣索比亞西部邊境,連接鄰國蘇丹,為該國最重要的水利重鎮。當地擁有巨額耗資打造的「衣索比亞復興大壩」,隨之延伸出來的建設工程和電力計劃亦為阿比所看重的項目之一。

然而,該大壩計劃因尼羅河上下流的水資源分配問題而引起蘇丹和埃及的不滿,因此也傳出提格雷軍隊獲得蘇丹的支持或庇護,才能從蘇丹繞過國防軍的守備範圍進入本尚古勒-古馬茲州,希望藉此重創中央政府的大壩計劃。不過,目前提格雷軍隊的突襲行動並沒有成功,而是在蘇丹邊境與其他部隊陷入膠著戰。

為應對逐漸擴大的戰事,總理阿比日前也呼籲全民皆兵,一起打贏這場提格雷內戰,但這是...
為應對逐漸擴大的戰事,總理阿比日前也呼籲全民皆兵,一起打贏這場提格雷內戰,但這是否為最佳解為外界困惑。圖為當時解決厄利垂亞和提格雷邊境戰爭,於2019年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總理阿比。 圖/美聯社

提格雷軍隊兵分三路之路線,除了將影響鄰近州屬,也牽扯衣索比亞境內種族和周邊國家的...
提格雷軍隊兵分三路之路線,除了將影響鄰近州屬,也牽扯衣索比亞境內種族和周邊國家的利益衝突。圖為站崗的阿姆哈拉民兵團。 圖/法新社

而提格雷軍隊第三條的阿法爾州路線,則希望可以打通其他州的補給路線。以戰略位置而言,提格雷州位於衣索比亞內陸中的內陸,除了北方必須應對死敵厄利垂亞已被鎖死之外,唯一可能打通的路線目前有南方的蘇丹。而為長期作戰所需要的各種糧食、資源補給做打算,提格雷軍隊便希望可以打通各種路線,位處東方的阿法爾州便是一條。此外,提格雷軍隊在8月時也與奧羅莫解放陣線達成同盟共識,一起對抗國防軍,唯目前仍未有明朗具體的合流狀態。

為應對逐漸擴大的戰事,總理阿比日前也呼籲全民皆兵,一起打贏這場提格雷內戰。然而,衣索比亞內戰與糾紛之難解就在於:其境內擁有逾80個不同的種族、種族之間也有不同的利益與歷史問題,且尤其如今的提格雷人與阿姆哈拉人之間的衝突、仇恨已經難以被化解制止;此外,不同的州也有其難題,例如阿法爾州的部分部落便與鄰國索馬里亞相牽連,若真爆發衝突也將一併影響境內也擁有極端組織(如索馬里亞青年黨)在內的索馬里亞,進而影響區域安全問題。

因此這也意味著若稍有不慎,原本的「衣-提」內戰將牽一髮動全身,隨時有可能演變成失控的境內大混戰。如今,衣索比亞境內仍爆發零星的交火衝突,且據人道組織的說法救援物資依然難以進入,飢荒問題也將持續惡化。面臨種種的內憂——當戰爭難以避免、和談也難以進行時——已經被國際社會嚴厲譴責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阿比,接下來打算怎麼應對處理呢?

面臨種種的內憂已經被國際社會嚴厲譴責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阿比,接下來打算怎麼應對處...
面臨種種的內憂已經被國際社會嚴厲譴責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阿比,接下來打算怎麼應對處理呢?圖為錢納村裡一處受害者的墳墓。 圖/法新社

 圖/法新社
圖/法新社

▌轉角編輯台每周的深度國際閒聊

• 用 Spotify 收聽:https://goo.gl/48CruJ

• 用 iTunes 收聽: https://goo.gl/o06EBG

• 用SoundCloud收聽:https://goo.gl/WSho3A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UN警告:衣索比亞「饑荒滅絕計畫」與將餓死的35萬提格雷人

衣索比亞「無聲內戰」:清洗提格雷人?封鎖下的無國界屠殺

En Ethiopie, la « petite » guerre totale

轉角說

轉角國際編輯台:「在國際新聞之後,讀懂新聞;世界趨勢之前,掌握趨勢。」

作者文章

圖/SOD LAND

再也不能色色?日本「AV新法」的被害者救濟與產業衝擊之亂

2022/07/01
2009年11月15日,在馬來西亞吉隆坡尊孔獨立中學舉行的孔子像揭幕儀式上,學生...

大馬華人中文好?近代「大馬華教」的辦學救國情懷

2022/06/27
「他鄉風寒露更濃,勸君早晚要保重,期待他日再相逢共度白首......」編輯佳琦離...

編輯插播/從零開始的國際新聞生活:編輯佳琦告別心得集

2022/06/24
圖為中國安徽合肥的一名收藏者展示他所收藏的毛澤東徽章。 圖/路透社

感覺毛毛的:「毛主義」激化全球極左的暴力紅太陽?

2022/06/24
19、20世紀時,法國藝術家和作家聚集巴黎,許多妓女成為他們的靈感謬思。 圖/《...

歡場女孩的靈肉買賣:近代法國性產業如何打造交際花?

2022/06/20
「全世界有五大情報機構,美國CIA、英國MI6、蘇聯KGB、以色列MOSSAD,...

中國BJCYQZ:北京「朝陽群眾」全民監視的都市傳說

2022/06/17

最新文章

菲律賓前司法部長的萊拉·德利馬宣稱杜特蒂政權撤銷Rappler執照是計畫好的,實...

菲律賓「Rappler」撤照風波:杜特蒂殺向記者的復仇印記?

2022/07/04
2018年在首爾舉行的濟州四三事件70週年紀念活動,向亡者致意。 圖/歐新社

無可描述之痛:《朝鮮半島現代史》屠殺與民主的治癒之路

2022/06/30
一名坐在成堆小麥旁的印度男子。 圖/路透社

印度禁止小麥出口:莫迪的「天下糧倉」之計怎圖利?

2022/06/21
至今,許多民眾認為李顯龍執政時期,仍然沒有走出他父親李光耀的影子,因此上任後的黃...

掰掰李顯龍!新加坡新任總理能否走出「李光耀影子」?

2022/06/14
根據日本政府的規劃,從6月10日開始,將開放旅行團赴日觀光,並且有限度發給旅行團...

終於可以去日本:疫情開放赴日旅遊「觀光與風險須知」

2022/06/08
嚴格來說,《新疆警察檔案》沒有告訴我們更多新的事情,但它像是一批 2018 年的...

解讀《新疆警察檔案》:拘留營「快捕快訴」監獄化控制

2022/06/07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