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UN警告:衣索比亞「饑荒滅絕計畫」與將餓死的35萬提格雷人

2021/06/11 轉角24小時

聯合國10日針對衣索比亞西北方的「提格雷戰爭」,發出了令人窒息的死亡預告——根據...
聯合國10日針對衣索比亞西北方的「提格雷戰爭」,發出了令人窒息的死亡預告——根據UN最新估計,因發動「叛亂」而遭到中央軍強力鎮壓的550萬提格雷人中,已有35萬人口進入了嚴重營養不良、隨時可能集體死亡的「饑荒級別」。圖為1983-1985年間,衣索比亞的飢荒難民。 圖/美聯社

「We are the world...?We are the children…?」聯合國10日針對衣索比亞西北方的「提格雷戰爭」,發出了令人窒息的死亡預告——根據UN最新估計,因發動「叛亂」而遭到中央軍強力鎮壓的550萬提格雷人中,已有35萬人口進入了嚴重營養不良、隨時可能集體死亡的「饑荒級別」。諷刺的是,因為衣索比亞中央政府與軍警的故意封鎖與「報復性斷糧」,聯合國目前尚無法按照規定程序頒布饑荒警報,這也讓快速惡化的局勢,恐成為1984年「衣索比亞大饑荒」、活活餓死120萬人以後的最慘烈糧食危機。

▌延伸閱讀:〈衣索比亞「無聲內戰」:清洗提格雷人?封鎖下的無國界屠殺〉

10日發出「最後警報」的國際單位,是UN負責急難應變的「聯合國人道事務協調廳」(OCHA),主導者則是UN人道事務與緊急援助副秘書長洛科克(Mark Locock)。發言中,洛科克強力而直白地說道:

「提格雷地區,現在已經出現了『饑荒』(famine)。」

UN人道事務與緊急援助副秘書長洛科克(Mark Locock)說道:「提格雷地區...
UN人道事務與緊急援助副秘書長洛科克(Mark Locock)說道:「提格雷地區,現在已經出現了『饑荒』(famine)。」 圖/美聯社

衣索比亞的「提格雷戰爭」,是2020年底爆發在衣國西北邊境的提格雷州。由於長年的種族政爭、自治權力與選舉公平性問題,過去曾長年執政的「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TPLF),與現任衣索比亞總理阿比(Abiy Ahmed)爆發了嚴重的摩擦,並在2020年11月演變為「中央戰地方」的全面軍事衝突。

當時起兵反抗阿比政權的TPLF,雖然一度佔據地利先機,在中央軍內部也有不少高級將領是提格雷族人。但早就著手剷除「提格雷羽翼」的阿比,卻對軍警高層發動閃電大清洗,並聯合北方的鄰國死敵——厄利垂亞——共同發兵包圍提格雷州,一南一北發動夾擊。

最終,在優勢兵力的壓境下,放棄正面對抗的TPLF也逃入蘇丹邊境,並分散殘部,在北方山區與中央軍大打游擊戰。

雖然TPLF的領導幹部仍「游擊在逃」,持續流竄試圖對抗中央軍;但沒能剿滅TPLF首腦的衣索比亞-厄利垂亞聯軍,卻牢牢地控制住提格雷州的各大城鎮、實施著軍事統治。至於提州原本的550萬人口,則有超過200萬人成為離散難民,原本就苦於荒漠與乾旱的農村生產,更是嚴重荒廢,自2021年初開始就向全球發出了「糧食危機警報」。

雖然TPLF的領導幹部仍「游擊在逃」,持續流竄試圖對抗中央軍;但沒能剿滅TPLF...
雖然TPLF的領導幹部仍「游擊在逃」,持續流竄試圖對抗中央軍;但沒能剿滅TPLF首腦的衣索比亞-厄利垂亞聯軍,卻牢牢地控制住提格雷州的各大城鎮、實施著軍事統治。圖為一名曾效忠於TPLF的提格雷士兵。 圖/美聯社

忙著著手剷除「提格雷羽翼」的阿比,聯合北方的鄰國厄利垂亞共同發兵包圍提格雷州,一...
忙著著手剷除「提格雷羽翼」的阿比,聯合北方的鄰國厄利垂亞共同發兵包圍提格雷州,一南一北發動夾擊。圖為今年5月,衣索比亞政府軍。 圖/美聯社

提格雷州的糧食安全問題,有地理環境的惡劣限制、也有後天人禍的故意為之。但在2021年爆發的饑荒問題中,曾獲得「2019年諾貝爾和平獎」肯定的衣索比亞總理阿比,恐要負上最大的政策責任。

在中央政府「光復提格雷州」後,阿比總理雖然派遣了「臨時政府」前往統治善後。但各地的日常秩序與行政維持,卻仍被衣索比亞-厄利垂亞的佔領軍隊給控制——一開始,軍方只是禁止國際組織進入提格雷州的人道救援,但在國際壓力下的禁令放寬後,軍方仍時不時地騷擾聯合國運糧車隊,並在各地發動「清鄉屠殺」、「大規模性侵」的暴力事件,試圖以飢餓配合恐懼,逼使殘存的提格雷人擴大逃亡,此些舉動也才遭到美國政府與其他人道組織譴責為:

「正在進行中的『種族清洗』行為!」

除此之外,在春天的聯合國見證中,也發現厄利垂亞派入提州的佔領軍,正在有組織地「搶割稻尾」與破壞農村——佔領軍們不僅肆無忌憚的強暴掠劫,厄利垂亞軍更夥同衣索比亞中央軍警,一同封鎖農村運補、放出「禁耕命令」,不准國際援助團體把糧食種子、重建物資送進提格雷鄉村。

佔領軍們不僅肆無忌憚的強暴掠劫,厄利垂亞軍更夥同衣索比亞中央軍警,一同封鎖農村運...
佔領軍們不僅肆無忌憚的強暴掠劫,厄利垂亞軍更夥同衣索比亞中央軍警,一同封鎖農村運補、放出「禁耕命令」,不准國際援助團體把糧食種子、重建物資送進提格雷鄉村。 圖/美聯社

提格雷的「農村滅絕令」很快地加劇了地方的糧荒與貧窮絕境。還留在故鄉的提格雷農民,除了活活餓死之外,只能選擇百般討好佔領軍、乞求中央政府的「施捨餵養」,又或者只能冒險西進、放棄故土,逃入鄰國蘇丹成為「國際難民」。

「渴殺提格雷人」的證詞,一開始是由《路透社》、《法新社》以及其他國際救援組織、各國外交單位傳開,而衣索比亞中央政府則始終否認,堅持「挨餓只是個案分配問題...中央人道支援做得很完善」。

但到了5月,由阿比指派空降的提格雷臨時政府副部長阿貝貝(Abebe Gebrehiwot),卻在公開記者會上對世界證實:

「提格雷州的糧荒非常嚴重,而且很遺憾地...從中作梗惡化局勢的,就是軍隊與警察幹部!」

還留在故鄉的提格雷農民,除了活活餓死外,只能選擇討好佔領軍、乞求中央政府的「施捨...
還留在故鄉的提格雷農民,除了活活餓死外,只能選擇討好佔領軍、乞求中央政府的「施捨餵養」,又或者西進逃入鄰國蘇丹成為難民。圖為衣索比亞政府軍。 圖/路透社

「有些人故意在阻止糧作種子進入提格雷州,甚至主動出手阻止農民繼續耕作——這是為什麼?這種行動背後的用意,大概就是要傳達某種恐怖的意志:『就讓提格雷人全部餓死吧!只要餓死他們,種族問題就會消失了。』」

在電視訪問中,阿貝貝副部長憤怒地表示,但他卻沒有公開點名「傳達恐怖意志的人」的是誰。而呼應阿貝貝的美國與聯合國,則以此擴大施壓衣索比亞中央,特別是拜登政府更準備進一步升級「制裁衣索比亞」。

但對於阿貝貝與聯合國的「糧荒」說法,衣索比亞中央政府卻堅持提格雷目前豐衣足食,反嗆有心勢力動員外國機構,意圖抹黑炒作衣索比亞的饑荒問題:

「大家都知道『人道援助是門好生意』...如果沒有災難,就沒有好心人捧著大筆大筆的鈔票給這些『人道組織』捐款。所謂的提格雷饑荒就是這麼一種偽造的『災難概念股』,西方NGO組織只是為了爭搶捐款、才會對衣索比亞挑毛病扎草人——到頭來,還不都是黑心!」

但對於聯合國的「糧荒」說法,衣索比亞中央政府卻堅持提格雷目前豐衣足食,反嗆有心勢...
但對於聯合國的「糧荒」說法,衣索比亞中央政府卻堅持提格雷目前豐衣足食,反嗆有心勢力動員外國機構,意圖抹黑炒作衣索比亞的饑荒問題。 圖/美聯社

面對國際壓力的譴責,衣索比亞政府始終採取「雞同鴨講式」的跳針回應。但在6月10日的聯合國報告中,卻明確指出了:「提格雷州正遭遇極為嚴重的糧食危機,除了距離『饑荒等級』的最慘只有一步之遙外...實質意義上,提格雷境內至少有35萬人處於『饑荒狀態』。」

包含聯合國在內,國際上對糧食安全的認定標準,目前多依據「糧食安全階段綜合分類」(IPC)為指標,分為5個等級。目前提格雷州已被歸到次高級別的「人道緊急狀態」(Humanitarian Emergency),但報告中的35萬人則是隨時可能餓死、嚴重營養不良就算救活也會終身傷殘的最終階段「饑荒/人道災難」(Famine/Humanitarian Catastrophe)。

報告表示,提格雷的戰爭、難民離散、戒嚴禁足令,已嚴重地阻礙了農村重建與人道救援的進入。在市場機制與今年糧作幾乎全面荒廢的狀態下,提格雷州目前的資源絕不可能支撐550萬的地方人口,嚴重的狀況恐即將超過2011年的索馬利亞大乾旱。

但既然如此,聯合國為何不直接對提格雷州頒布最高級別「饑荒警報」?並藉此全力動員國際施壓搶救呢?對此,UN方面也極為難堪地表示——

因為餓死的人還不夠符合規定。

但聯合國為何不直接對提格雷州頒布最高級別「饑荒警報」?並藉此全力動員國際施壓搶救...
但聯合國為何不直接對提格雷州頒布最高級別「饑荒警報」?並藉此全力動員國際施壓搶救呢?對此,UN方面也極為難堪地表示——「因為餓死的人還不夠符合規定。」圖為1983-1985年間衣索比亞經歷的大飢荒難民。 圖/世界展望會

根據IPC的分級指標,頒布最高級別的「饑荒警報」,需要滿足兩大數據條件——(1)區域營養不良率將超過30%;(2)餓死死亡率超過萬分之二的災難紅線——但35萬人處於饑荒狀態的「相對數字」,並沒有達到30%的規定門檻,儘管各種人口數據與饑饉現況,衣索比亞佔領軍都有「瞞報」或惡意封鎖消息的跡象。

然而此一分類機制,卻也存在極為殘酷的現實,因為人類饑荒的生成,並不會一夕爆炸,而是會累積增溫、持續惡化的時間進程;換句話說,35萬人即將餓死的比例,雖然不足以宣布饑荒警報,但死神的腳步卻不會因此停下,反是間接證實「全區域的550萬人正在高速走向餓死結局」。

因為餓死的人還不夠,所以無法啟動最糟的應變機制?但如果餓死的人已足夠,一切卻又太晚而不可能善終收拾?種種惡化的現況,也讓人想起1984-1985年,餓死120萬人的「東非大饑荒」——諷刺的是,當時受災最慘的,也同樣是提格雷。

不過面對聯合國的報告與指責,衣索比亞中央政府依舊故我反嗆:「這裡沒有人挨餓,你們所謂的專家分析都是造假有問題!」

面對聯合國的報告與指責,衣索比亞中央政府依舊故我反嗆:「這裡沒有人挨餓,你們所謂...
面對聯合國的報告與指責,衣索比亞中央政府依舊故我反嗆:「這裡沒有人挨餓,你們所謂的專家分析都是造假有問題!」圖為1983-1985年間衣索比亞經歷的大飢荒。 圖/世界展望會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350,000 people in famine conditions in Ethiopia’s Tigray

Ethiopia's Tigray crisis: Tragedy of the man-made famine

作者文章

中國福建省突發的Delta疫情惡化,截至16日的通報數據已在6天累計確診261例...

福建Delta「兒童破防」?中國莆田惡化的低齡感染危機

2021/09/17
圖/美聯社

體操女王的眼淚:FBI瀆職無視的美國「金牌狼醫」性侵案?

2021/09/16
美國總統拜登宣佈重要政策:美國將輸出「核子潛艇動力技術」,供澳洲升級「潛艇國造」...

核子潛艦技術給澳洲:美英澳「三國同盟」的中國包圍網

2021/09/16
美軍的最高現任將領——63歲的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密利上將(Mark Mille...

為了阻止「川普開戰中國」?美軍參謀總長的解放軍密電風暴

2021/09/15
以色列北部戒備森嚴的吉爾波監獄(Gilboa)在9月6日發生當地最大規模的6人逃...

以色列越獄風雲:一根湯匙絕地逃生的巴勒斯坦之囚

2021/09/14
圖/歐新社

福建Delta怎麼了?中國「鞋都」莆田市疫情的突爆來襲

2021/09/14

最新文章

中國福建省突發的Delta疫情惡化,截至16日的通報數據已在6天累計確診261例...

福建Delta「兒童破防」?中國莆田惡化的低齡感染危機

2021/09/17
圖/美聯社

體操女王的眼淚:FBI瀆職無視的美國「金牌狼醫」性侵案?

2021/09/16
美國總統拜登宣佈重要政策:美國將輸出「核子潛艇動力技術」,供澳洲升級「潛艇國造」...

核子潛艦技術給澳洲:美英澳「三國同盟」的中國包圍網

2021/09/16
美軍的最高現任將領——63歲的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密利上將(Mark Mille...

為了阻止「川普開戰中國」?美軍參謀總長的解放軍密電風暴

2021/09/15
以色列北部戒備森嚴的吉爾波監獄(Gilboa)在9月6日發生當地最大規模的6人逃...

以色列越獄風雲:一根湯匙絕地逃生的巴勒斯坦之囚

2021/09/14
圖/歐新社

福建Delta怎麼了?中國「鞋都」莆田市疫情的突爆來襲

2021/09/14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