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衣索比亞出兵鎮壓提格雷州:譚德塞老巢大亂!一夜瀕臨內戰

2020/11/05 轉角24小時

衣索比亞4日突然頒布國家緊急狀態,並下令中央軍隊動員北上至邊境的軍事重鎮提格雷州...
衣索比亞4日突然頒布國家緊急狀態,並下令中央軍隊動員北上至邊境的軍事重鎮提格雷州「平叛鎮壓」。阿比表示,在地方執政的「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TPLF)政府正意圖發動叛亂。圖片為提格雷軍隊。 圖/HRW國際人權觀察

【2020. 11. 05 衣索比亞】

衣索比亞出兵鎮壓提格雷州:譚德塞老巢大亂!一夜瀕臨內戰

「趁著世界只關心美國大選的同時...譚德塞的大本營出大事了。」曾獲得2019年諾貝爾和平獎的衣索比亞總理阿比(Abiy Ahmed),4日突然頒布國家緊急狀態,並下令中央軍隊動員北上至邊境的軍事重鎮提格雷州「平叛鎮壓」。阿比表示,在地方執政的「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TPLF)政府正意圖發動叛亂,周二對駐守北境的衣索比亞中央軍部隊發動武裝突襲,試圖搶劫重型火砲與甲車裝備,此舉已越過聯邦可以容忍的界線,因此中央軍才奉命北上鎮壓。在過去,提格雷人曾是衣索比亞的統治菁英——像是WHO現任秘書長譚德塞,就是提格雷人與TPLF出身的舊政府明星——因此本回的北方衝突事件不僅極為嚴重,更有升級為「全面內戰」的危機可能性。

根據阿比總理的說法,提格雷州的「武裝騷動」已醞釀了一段時間。過去幾個星期裡,衣索比亞中央軍駐提格雷州的北方軍區司令部,就通報了輪調受阻、地方州政府不接受聯邦命令的緊張狀態。到了11月3日,提州首府默克萊(Mekele)...等多處「中央軍基地」,更遭到提格雷民兵武裝突襲,「中央部隊遭遇慘重死傷...TPLF已跨過了中央政府的紅線!」

阿比表示,TPLF的武裝部隊試圖「搶劫」中央軍的軍火庫與重型火砲,但沒有說明聯邦軍最後有沒有守住基地裝備;TPLF方面則反駁,聲稱全案是「北方司令部自願帶兵投靠」,原因是阿比政府藉武漢肺炎疫情嚴重之故,「違反聯邦憲政秩序」故意推遲原本8月底要舉行的衣索比亞全國大選,因此當前提格雷州政府與地方執政的TPLF:

「已自行選舉確認自治,且不再承認阿比政府的『聯邦統治合法性』。」

現任秘書長譚德塞,就是提格雷人與TPLF出身的舊政府明星——因此本回的北方衝突事...
現任秘書長譚德塞,就是提格雷人與TPLF出身的舊政府明星——因此本回的北方衝突事件不僅極為嚴重,更有升級為「全面內戰」的危機可能性。圖為譚德賽故鄉的支持者。 圖/美聯社

然而阿比政府隨後就頒布「國家緊急狀況」,除派出軍隊、暫停與提格雷州的陸空交通;提格雷州的電話電信、網路通訊,也都遭中央政府直接切斷。直到5日上午為止,外界已無法與提格雷州政府取得聯繫,亦無法證實前線衝突的最新戰況,僅有中央政府消息向《路透社》透露:

「作戰非常激烈,恐重大戰損與傷亡。」

阿比總理與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之間的恩怨情仇,其實是貫穿衣索比亞政治數十載的「歷史遺緒」。作為非洲第二大國的衣索比亞,雖不曾被被歐洲列強直接殖民(僅曾在1935-1941年間,被義大利法西斯政權短暫佔領),但其境內悠久且複雜的民族政治史,至今卻仍是衣索比亞紛亂不安的重要原因。

目前的衣索比亞為「聯邦制國家」,其境內一共區分為9大州,每一州又以不同的民族文化作為粗略分際——之中,TPLF與提格雷人,是北方邊境、長期經歷戰爭洗禮的善戰力量;而自2018年率領聯邦聯合政府的總理阿比,則是衣索比亞最大族群奧羅莫人的代表領袖。

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曾是衣索比亞的革命主,並在1987年成功推翻由蘇聯支持的「社會主義衣索比亞臨時軍政府」(德爾格)。之後,TPLF與幾個革命組織共同組成「衣索比亞人民革命民主陣線」,並由革命領袖梅萊斯.澤納維(Meles Zenawi)施行長達30多年的強人統治——由於梅萊斯本人即來自提格雷州,因此長年的獨裁也讓提格雷人成為掌控政權核心的「統治菁英」。

梅萊斯的「提格雷中心主義」,極大程度地壓制了奧羅米亞人與阿姆哈拉人的權力空間;因此當梅萊斯於2012年病逝後,以第一大族群奧羅莫人與第二大族群阿姆哈拉人,也不斷號召反對力量,最終也成功逼使梅萊斯的接班人哈勒瑪利恩(Hailemariam Desalegn)於2018年下台,並將政權交給開明改革派的奧羅莫領袖——也就是現任總理,阿比。

雖然阿比以奧羅莫領袖之姿成為國家領導人,但新政府卻以「聯邦制的自由主義」為主打。於經濟上,阿比積極私有化國營企業,並大興土木吸引外資,一時穩定繁榮也讓衣索匹亞成為了東非典範的「經濟奇蹟」;於政治上,他也同意開放黨禁、並授予9大聯邦州更多的自治權力,倡議調停族群和解;於外交上,他則大膽地與交戰數十年的鄰國厄利垂亞和談、正式結束兩國戰爭狀態,並因此得到了諾貝爾和平獎的殊榮肯定。

一時間,年輕的阿比成為了非洲最有聲望與影響力的領導者,但「衣索比亞奇蹟」的榮耀故事,卻從2019年開始急轉直下。

2012年,梅萊斯.澤納維(Meles Zenawi)的葬禮。 圖/美聯社
2012年,梅萊斯.澤納維(Meles Zenawi)的葬禮。 圖/美聯社

2019年6月,衣索比亞爆發了短暫的軍事政變,激進的阿姆哈拉極端民族主義者——曾經被逮捕,但後來以族群和解為名被阿比特赦「招安」的阿薩敏紐將軍(Asaminew Tsige)——起兵叛變,並突襲刺殺了衣索匹亞的參謀總長。儘管在短短48小時內,總理阿比就派出部隊鎮壓動亂,並擊斃失風逃亡的阿薩敏紐將軍。但國內族群的不安騷亂,卻自此急速增溫。

雖然同年秋季,阿比因獲頒諾貝爾和平獎,國際聲望大振;但根據《國際特赦》與《人權觀察組織》的年度報告,卻都譴責阿比政府對於「化解種族殺戮」的工作停滯不前,各地之間的種族屠殺、滅村、大規模強暴,都在中央軍警的縱容或主導下持續發生。這之中牽扯的不僅是根深蒂固的貪腐與族群仇恨,也還有政黨軍閥化、種族派系化後,對於跨州不同部族移居者的排外與資源競爭。

英國《金融時報》就曾擔憂地警告:阿比政府雖然主打政治解禁與自由改革,但在高度經濟成長之下,卻仍助長了以宗族主義為主的裙帶資本主義。各州與各部族之間的政治聲量、人口分布、自治資源仍有階級落差,快速擴張的貧富不均與機會互斥,反而讓各個政黨派系成為駭人的仇恨煽動機。

儘管相關報導視角的出發點,仍以「衣索匹亞民主不成熟」、「自由缺乏倫理自律」等西方傳統暗示衣索匹亞的當前困局;但實際上,權力逐漸擴張的阿比政府,確實與各個大型部族自治州之間,存在著「統一聯邦」對抗「地方部族」的路線衝突。

像是在2019年,阿比主張聯合政府的各大部族派系,應該消弭「宗族主義」的分界,團結共同組成一個大一統的「繁榮黨」,並持續在地方自治的前提下,擴大中央「衣索匹亞認同」的影響力——但此一主張,卻遭到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反對,並拒絕被納入由阿比主導的繁榮黨。

雖然同年秋季,阿比因獲頒諾貝爾和平獎,國際聲望大振;但根據《國際特赦》與《人權觀...
雖然同年秋季,阿比因獲頒諾貝爾和平獎,國際聲望大振;但根據《國際特赦》與《人權觀察組織》的年度報告,卻都譴責阿比政府對於「化解種族殺戮」的工作停滯不前,各地之間的種族屠殺、滅村、大規模強暴,都在中央軍警的縱容或主導下持續發生。圖為阿比2019年獲頒諾貝爾和平獎時,與妻子在奧斯陸的格蘭大酒店陽台向遊行群眾致意。 圖/路透社

事實上,阿比的「繁榮黨」組建,針對的策略目標即是原本預定2020年8月底舉行的全國大選——根據法國《世界報》的說法,這可能將是2005年以來,衣索比亞實質意義上的第一場公開選舉——但無論是聯邦權力的擴張,還是阿比試圖裂解傳統部族政治的派系網路,相關的改革或擴權作法,都引發各路反對陣營的激烈反彈。

政治的衝突與大選的逼近,到了2020年又因全球疫情肆虐而進一步遭遇危機。各種累積的不信任與猜忌,最後在今年6月,以反對派旗幟人物、同為奧羅莫族出身的流行歌手哈查魯(Hacaaluu Hundeessaa)遭到神秘刺客槍殺,引爆全國大規模暴亂後進一步失控。於是在各種不利因素與疫情壓力下,阿比才於一片爭議中,以「疫情嚴峻」為由將選舉推遲一年到2021。

然而阿比推遲選舉的作法,卻讓北方的提格雷州感到不滿,以TPLF為首的代表就譴責阿比「毀憲亂政...故意沒收以操弄選舉」。於是,憤怒的TPLF遂宣布不再認可阿比總理與聯邦政府的統治合法性,除了自辦州內大選並公告「取得提格雷州98%的選票支持」外,更動員旗下武裝,並煽動其他反政府的他部族叛軍以煽動種族仇殺的屠殺方式「共同武裝起事」。

但對此早有備戰的阿比,也同時調動軍隊往北方前進——歐美外交圈與衣索比亞中央內部都對各大外媒暗示:

「阿比決心動武已經醞釀好幾個星期...會在4日清晨出手,就是看準要美國總統大選,國際社會與投資市場無暇注意衣索比亞的危機,才好放手『清理門戶』。」

 圖/法新社
圖/法新社

然而衣索比亞聯邦軍與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的武裝對抗,卻極可能血腥失控——因為長年戍守邊境、與厄利垂亞作戰的提格雷部隊,原本就是衣索匹亞各族中最為善戰的部隊。除了本地實力不容小覷外,中央現役軍警部隊也有不少與TPLF關係深厚的派系。

因此像是法國《世界報》就收到消息,聲稱阿比政府已下令與提格雷相關的軍人、警察、國安官員、甚至是衣索匹亞航空的機師與空服員暫停勤務,以免「敏感時刻」有人忠誠度出現問題——但此一謠傳並沒有辦法在資訊封鎖的狀態下,得到其他來源的證實。

除此之外,由於地理位置與歷史因素的關係,與阿比和解破冰、但對內卻高度集權而被稱為「非洲北韓」的厄利垂亞政府,是否會支持阿比北上平亂的立場?還是會暗中支持提格雷軍隊,笑看鄰國爆炸?當前的狀況也是一團迷霧。

厄利垂亞之外,目前正與衣索匹亞談判築壩與尼羅河水源分配問題的「下游國家」——蘇丹與埃及——週二也正式宣布「本回合調停再度破局」。由於過去埃及曾多次揚言要軍事襲擊衣索匹亞,以阻止其在上游築壩攔水發電、威脅下游埃及的用水權利,因此混亂時刻的亂鬥狀態,也讓北方埃及的動向,變得格外敏感與更受關注。

但最尷尬的可能還是2020年的「國際紅星」——WHO秘書長譚德塞——因為譚德塞本人不僅就是提格雷人出身,更是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的老官員。不過目前忙於「全球防疫」的譚德塞,並沒有對尷尬老巢的政治衝突與內戰危機,發表任何立場的政治發言。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Ethiopia's Nobel laureate leader vows 'military confrontation' with restive region

Tigray crisis: Ethiopia orders military response after army base seized

作者文章

圖/路透社

包圍警總的「認罪還押」:香港黃之鋒與周庭「眾志三子」被判收押入監

2020/11/23
經歷近月的提格雷內戰,22日,衣索比亞總理阿比向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TPLF)下...

中國連夜撤僑:投降或決戰?衣索比亞「提格雷戰爭」最後通牒72小時

2020/11/23
從高空俯瞰阿雷西博天文台。 圖/路透社

永別黃金眼:美國阿雷西博天文台破損退役...半世紀的太空追夢史

2020/11/20
19日,衣索比亞中央政府卻公開譴責出身提格雷族的WHO秘書長譚德塞,指控其「近期...

提格雷戰爭的忠誠肅清?衣索比亞指控譚德塞「不忠祖國」計中計

2020/11/20
圖/法新社

重返中國「百龍天梯」:觀光重啟也救不了的張家界旅遊衰退?

2020/11/19
2019年3月起遭全球停飛的美國波音737 Max系列客機,在18日下午,終於被...

在364條人命與20個月後:美國解除737 Max禁飛令...波音得救?

2020/11/19

最新文章

圖/路透社

包圍警總的「認罪還押」:香港黃之鋒與周庭「眾志三子」被判收押入監

2020/11/23
經歷近月的提格雷內戰,22日,衣索比亞總理阿比向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TPLF)下...

中國連夜撤僑:投降或決戰?衣索比亞「提格雷戰爭」最後通牒72小時

2020/11/23
從高空俯瞰阿雷西博天文台。 圖/路透社

永別黃金眼:美國阿雷西博天文台破損退役...半世紀的太空追夢史

2020/11/20
19日,衣索比亞中央政府卻公開譴責出身提格雷族的WHO秘書長譚德塞,指控其「近期...

提格雷戰爭的忠誠肅清?衣索比亞指控譚德塞「不忠祖國」計中計

2020/11/20
圖/法新社

重返中國「百龍天梯」:觀光重啟也救不了的張家界旅遊衰退?

2020/11/19
2019年3月起遭全球停飛的美國波音737 Max系列客機,在18日下午,終於被...

在364條人命與20個月後:美國解除737 Max禁飛令...波音得救?

2020/11/19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