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黃蜂網絡》冒犯了誰(上):古巴間諜滲透美國...世紀末的邁阿密風雲

2020/10/08 馮建三

電影《黃蜂網絡》招來邁阿密部分古巴裔美國人的強大反彈,《黃蜂網絡》到底冒犯了誰?...
電影《黃蜂網絡》招來邁阿密部分古巴裔美國人的強大反彈,《黃蜂網絡》到底冒犯了誰?爭議與侷限為何? 圖/《黃蜂網絡》電影海報

電影《黃蜂網絡》(WASP Network)去年在威尼斯影展首映以後,又參加了各國影展。2020年6月,電影開始在Netflix串流,卻招來邁阿密部分古巴裔美國人的強大反彈,到7月初時累計近2萬人連署,要求網飛下架影片。他們認為,這部電影對於從古巴流亡至美國的人,全無同理之心。其中有些人還威脅,這部影片根本就是在替古巴宣傳,膽敢在戲院放映就要縱火焚燒。如今Netflix上,也已找不到這部影片的蹤跡。

同情這類反應的影評人,不多。當中還有人採取對立看法,認為不喜歡影片就要燒戲院,與《黃蜂網絡》中對發動古巴恐怖攻擊的人,其實一丘之貉,都是極右派。

據「極端犯罪資料庫」統計,從2001年的911事件至2016年,美國人對自己的美國社會發動恐怖攻擊,有74%是極右派所為,「川普在2017年就任總統後,大多數對國民攻擊的案例,也是出自(男性白人)至上主義者。」

2020年5月,非裔美國人佛洛依德(George Floyd)遭警察以膝壓制,窒息致死後,抗議浪潮席捲美國。川普指控藉機搞暴力者,是反法西斯主義運動的極左派(Antifa),然而「美國公民自由聯盟(ACLU)」分析近300份警方文件,發現內文中提及Antifa的部分語焉不詳;反之,描述右派的致命暴力與威脅,多屬實質也有具體指涉。這側面顯示,警方知道這些群眾運動真正麻煩來自極端右派,就像《蜂》片中反卡斯楚政權的人。

圖為美國邁阿密小哈瓦那的反卡斯楚示威者,資料照片。 圖/路透社
圖為美國邁阿密小哈瓦那的反卡斯楚示威者,資料照片。 圖/路透社

不過,古巴的機關報《格拉瑪報》(Granma)也不怎麼認同這部影片,認為導演沒有展示島內古巴人的訴求與義理。英國古巴後援會轉載與翻譯的訪問稿顯示,劇中飾演兩位主角的本尊認為影片沒有力挺古巴,但以歐洲人視野呈現的事實,對於不知情的人,「會更有公信力、能夠通過電影,展現(這些組織)對古巴的恐怖攻擊」。西班牙聯合政府的左派副總理伊格萊西亞(Pablo Iglesias)在推文則說:

「看了。是英雄,是大片。」

究竟《黃蜂網絡》的爭議與侷限為何?下文將依序呈現電影的劇情、原著當中重要但影片沒有展現的部分、電影與原著不足之處,最後亦對特定團體在美國發動對古巴的恐怖攻擊,有所補充。

▌電影的劇情

「1959年以來,古巴就由共產黨統治,美國對其實施嚴格禁運,人民為此生活困頓,許多古巴人逃離這個威權國家,其中大多數落腳邁阿密,很多好戰團體在此矢志,為求古巴自由化而奮鬥。」

影片開場白以字幕帶出,接著是以下3人出場畫面:先是出生在美國,有古巴與美國雙重國籍的飛行員雷吶(René González)在哈瓦那的家居片段,鏡頭很快轉入他在1990年駕機現身投奔美國,並指控古巴物資短缺。

其次是飛行員洛克(Juan Pablo Roque),下海游泳6小時,向美國在古巴強租的關塔那摩(Guantanamo)海軍基地投誠;第三位是曾在1961年參加侵略古巴的「豬灣之戰」,其後在1991年於邁阿密創設「兄弟救援隊」(Brothers to the Rescue)飛航隊伍、反古巴反卡斯楚的巴蘇爾托(José Basulto)。

電影中段,主要呈現三人以下互動:兩位「投誠者」雷吶與洛克為巴蘇爾托開飛機;FBI吸收兩人為線民;邁阿密的反古巴群體販毒、破壞古巴旅遊產業;「古巴美國基金會」(CANF)主要創辦人、極端反卡斯楚兄弟且勢大力大的卡諾薩(J. M. Canosa)提供大莊園讓洛克舉辦盛大婚禮...。

其後,FBI懷疑雷吶的「投誠」並在其住家安裝竊聽設備。導演透過旁白說明:古巴政府至1992年已經建成「黃蜂網絡」,同時另有敘述十餘名古巴探員陸續進入美國,成功滲透反古巴政權的多個社團;而他們頭號要監督的人,則是頭號恐怖份子卡里萊斯(L. Posada Carriles)。

有古巴與美國雙重國籍的飛行員雷吶(René González)在1990年駕機現...
有古巴與美國雙重國籍的飛行員雷吶(René González)在1990年駕機現身投奔美國,並指控古巴物資短缺。 圖/維基共享、《黃蜂網絡》劇照

古巴政府至1992年已經建成「黃蜂網絡」,成功滲透反古巴政權的多個社團;而他們頭...
古巴政府至1992年已經建成「黃蜂網絡」,成功滲透反古巴政權的多個社團;而他們頭號要監督的人,就是頭號恐怖份子卡里萊斯(L. Posada Carriles)。圖為卡斯楚手拿著卡里萊斯的照片。 圖/美聯社

至此觀眾聽到旁白(或看到字幕)知曉:這些古巴探員成功阻止了20起恐怖破壞行動,古巴政府起出大量炸藥與武器,有些恐怖份子逃走,但也有30餘人落網。

電影中後段左右,古巴安排洛克經墨西哥回到哈瓦那。接著,鏡頭轉回4個多月前的古巴。古巴人在哈瓦那街頭抗議砸物;此時旁白抨擊古巴政府,指其壓制異端,殘酷關押手無寸鐵的抗議人群。這段影片很短,不到一分鐘,無法清楚交待的是——1995年10月10日,有101個異端社團組成「古巴議政會」(Cuban Council),號召古巴境內或大或小的反對力量,集結以改變古巴政體。他們的第一個具體要求,就是要政府核准他們在哈瓦那舉辦成立大會,時間則選在1996年2月24日。

101個社團選擇這個日期,是因為101年前的這一天,古巴人發動第三次獨立戰爭,要求脫離西班牙殖民。「古巴議政會」發難之後,英、美、西班牙乃至捷克領導人都說,將提供政治與道德支持,佛羅里達大小傳媒大肆報導,反卡斯楚群體也另以重金預約1996年2月24至27日的凱悅飯店套房,準備讓這些政治領袖就近「觀察」。

這些古巴探員成功阻止了20起恐怖破壞行動,古巴政府起出大量炸藥與武器,有些恐怖份...
這些古巴探員成功阻止了20起恐怖破壞行動,古巴政府起出大量炸藥與武器,有些恐怖份子逃走,但也有30餘人落網。 圖/《黃蜂網絡》劇照

反卡斯楚的巴蘇爾托在邁阿密隔海唱和,宣稱即日起將伺機飛入古巴領空;同時,另一批反卡斯楚的邁阿密社團表示,他們也會帶船隊衝進古巴海域。對於日愈升高的挑釁與刺激,美國處理古巴事務的拉美助理國務卿納西歐(R. Nucci)說,這些行動招搖違犯航空法規,「最壞結果是古巴人擊落這些飛機。」

對此《美國之音》訪問巴蘇爾托:「古巴政府迄今沒有行動,你認為原因是什麼?政府失去了回應的能力?你會驚訝嗎?」他挑釁地回覆:

「古巴政權並非無敵,卡斯楚不是堅不可摧。島上的同胞應該知道,我們承擔個人的風險做這些事,他們應該也要跟進。」

接著鏡頭推進到了1996年2月24日。當天,巴蘇爾托執意派出三架飛機。古巴果然擊落兩架;然後,巴蘇爾托駕著第三架飛離,安全回到邁阿密。他飛離之後,畫面轉至洛克之妻的焦慮、美國總統柯林頓指控古巴,以及古巴外交部長的回擊。然後是洛克之妻眼見洛克在哈瓦那接受《CNN》專訪,指控反卡斯楚的激進團體偽裝成愛國主義者與人道主義者,卻從事暴力破壞,而古巴政府早多次警告,再進入其領空就會擊落。

1996年2月24日,巴蘇爾托執意派出三架飛機。古巴果然擊落兩架;然後,巴蘇爾托...
1996年2月24日,巴蘇爾托執意派出三架飛機。古巴果然擊落兩架;然後,巴蘇爾托駕著第三架飛離,安全回到邁阿密。 圖/《黃蜂網絡》劇照

此時,導演的鏡頭帶到FBI訊問、但沒有逮捕的恐怖份子卡里萊斯,並讓他大喇喇地重申「古巴經濟一蹶不振」、「我們在與共產主義作戰」;接著是反卡斯楚群體雇請傭兵,藉觀光身份進入古巴在飯店放炸彈、試圖暗殺到委內瑞拉開會的卡斯楚;最終是反恐專家在內的6名FBI人員,突然在1998年6月搭專機從華府首度直飛哈瓦那,古巴內政部交付可觀的證據(很多來自「黃蜂網路」的調查),顯示卡里萊斯、博許(O. Bosch Ávila,另一名大尾的恐怖份子)與CANF的卡諾薩勾結深久。

FBI幹員返回華府後2個多月,他們與美國特種部隊及警察共約200人,在1998年9月11日集結,次日同步在12個地方行動。除3個住址其內的人剛好不在,總計有10位古巴探員落網。但這10位落網的古巴探員,在電影中僅一起出現過一次,穿著橘色囚衣魚貫進入法庭,前後40秒,由承審法官唸出「罪名」。

觀眾無法從影片中得知的是:10人當中已有5人在認罪後無須受審,並已進入美國司法部證人保護方案;。雷吶等5人則堅持認定,他們進入美國偵防恐怖主義者的行動,有理無罪,因此有「古巴(或邁阿密)五人」(the Cuban Five)一詞出現,他們甘願承受十多年至無期徒刑。在最後大約18分鐘的電影片段,卡斯楚通過回覆記者的提問,陳述了古巴的立場:

「最大的間諜國居然有臉,膽敢指責世界上最被密切偵察的國家從事間諜活動!確實,我們派出了古巴公民,滲透到反革命組織內部,目的是向我們報告攸關利害的活動。我們認為我們有權這麼做,只要美國容忍顛覆組織武裝入侵、攻擊旅遊設施、走私武器及炸藥,致使我們的旅遊事業與經濟遭受襲擊。這些我們譴責過的活動只要繼續存在,我們就有權這麼做。」

「最大的間諜國居然有臉,膽敢指責世界上最被密切偵察的國家從事間諜活動!」示意圖,...
「最大的間諜國居然有臉,膽敢指責世界上最被密切偵察的國家從事間諜活動!」示意圖,圖為古巴反美示威。 圖/路透社

▌電影「未」呈現的原著

有了這段話,不就是古巴立場的清晰闡明嗎?何以古巴政府的喉舌《格拉瑪報》對影片還有批評?原因可能有三:美國政府縱容暴力;「兄弟救援隊」的巴蘇爾托可能刻意製造危機,中斷古巴與美國已經啟動的外交和解;以及,「古巴五人」的審判不公正。對於這些要點,影片全未觸及,或者說得很少,也就不可能清楚。

電影一開始就說,劇情不是劇情,是真實故事,改編自巴西記者莫瑞依斯(Fernando Morais)的《冷戰的最後軍人:古巴五人的故事》。在這本書,莫瑞依斯花了一些筆墨,對以上三個要點,以記者的調查報導形式深入說明。本段落以下所引,如沒有特別說明,都是從中取材。

先看博許與卡里萊斯,他們是貨真價實的恐怖份子,卻在美國逍遙法外。

博許參與推翻智利總統阿葉德(S. Allende)的政變,1976年9月智利前財政部長萊特列爾(O. Letelier)及其美籍助理在美國遭人暗殺,他也有份。同年10月6日,他與卡里萊斯對準古巴,爆破蓋亞那飛哈瓦那的航班,機上所有73位古巴人全數隕命,包括剛從中美洲運動會得到擊劍金牌的24位年輕選手,這是上世紀前八十年在美洲最嚴重的飛航恐怖攻擊。接受記者訪談時,博許說:

「所有卡斯楚的飛機都是戰機,航班的乘客沒有人無辜。」

卡里萊斯(左)及博許(右)是反卡斯楚份子當中,直接從事最多恐怖部署及行動的人。 ...
卡里萊斯(左)及博許(右)是反卡斯楚份子當中,直接從事最多恐怖部署及行動的人。 圖/路透社、維基共享

「所有卡斯楚的飛機都是戰機,航班的乘客沒有人無辜。」圖為民眾高舉受害者遺像示威。...
「所有卡斯楚的飛機都是戰機,航班的乘客沒有人無辜。」圖為民眾高舉受害者遺像示威。 圖/路透社

FBI在1998年走訪古巴,取得邁阿密恐怖份子的罪證後,曾有《紐約時報》記者問卡里萊斯:1997年他讓人在哈瓦那放炸彈,無辜的義大利觀光客因爆破而死,這樣好嗎?卡里萊斯說:

「(這位)觀光客在不對的時間,坐在不對的地方。」

博許及卡里萊斯是反卡斯楚份子當中,直接從事最多恐怖部署及行動的人,這些簡述僅是其眾多暴力行徑之一。他們都曾經因為這些違法作為,在海外國家如委內瑞拉入獄。但他們在美國,得到FBI、聯邦法院或總統的庇蔭,自在生活,自然死亡;博許85歲死於2011年、卡里萊斯90歲死於2018年。

仍然在世的巴蘇爾托,當年他眼見兩架飛機遭擊落後的狂笑,在電影中並沒有出現,但飛航錄音還原了他的真面目。

來自機艙的兩次錄音,第一次錄音由聯邦檢察官提出,重現了古巴控制塔台與古巴戰鬥機飛行員的對話。出庭聽審的人從擴音器聽到了,擊落對方飛機時,古巴飛行員興高采烈的粗魯語言。當時,出庭眾人及陪審團的驚恐表情提示了最明顯的意思:檢方得點,大大的一點。這個部分也有在電影中清晰重現。

記者問卡里萊斯:1997年他讓人在哈瓦那放炸彈,無辜的義大利觀光客因爆破而死,這...
記者問卡里萊斯:1997年他讓人在哈瓦那放炸彈,無辜的義大利觀光客因爆破而死,這樣好嗎?卡里萊斯說:「(這位)觀光客在不對的時間,坐在不對的地方。」圖為1997古巴哈瓦那飯店爆炸案的資料照片。 圖/路透社

幾日之後,古巴五人的律師播出巴蘇爾托座機的錄音,同樣引發騷動。就在古巴米格機發射飛彈,救援隊第一架機身粉碎消散的那一刻,巴蘇爾托突然一陣狂笑,接著是一陣叫囂:

「幹,趕緊離開,飛走。」

巴蘇爾托的座機立刻轉向佛羅里達飛去。

但電影中這段畫面沒有顯示巴蘇爾托狂笑,鏡頭的呈現反而可能讓觀眾覺得,巴蘇爾托很意外、也很驚訝氣憤及害怕,於是他趕緊抽身,飛返邁阿密。古巴五人的辯護律師是要通過這段錄音,說明救援隊的領導人巴蘇爾托才是造成4位飛航員致死的禍首。這段錄音就是證據,顯示巴蘇爾托他沒有猶豫,刻意誘使4位年輕人投入自殺飛航,古巴因此背負殺人形象,從而升高古美緊張關係。

果然,聯合國安全理事會「在美國強烈施壓下」,沒有表決就無異議通過「強烈責難」聲明。美國總統柯林頓簽署制裁古巴法案,所有與古巴經貿往來的公司行號,無論是美國還是他國,美國都要「制裁」(霸凌)。

圖為巴蘇爾托資料照片。 圖/美聯社
圖為巴蘇爾托資料照片。 圖/美聯社

但是,巴蘇爾托為什麼要阻止古美兩國改善關係?

一個是改變古巴政制。古巴裔美國人當中這批極右派的偏執「理念」,訴諸暴力,覺得這是海外起義、替天行道。這種認知框架之下,美國若與古巴政權改善關係,等於就是否定了他們的「義理」。其次,這可能涉及巴蘇爾托的個人利益。

柯林頓在1994年請卡斯楚務必阻止,不能放縱古巴人大量向佛羅里達偷渡。其後,兩國密商,最後就是「乾腳濕腳」政策。這個新政策若有效執行,將使「救援隊」失去生意,向其捐贈款項的企業行號與CANF也會卻步,不再掏錢,或至少減少獻金。巴蘇爾托原有高月薪及津貼,單是退款的單筆項目就有4萬美元,兩國和解後,就不可能,是以有了入侵古巴空域及其他挑釁與破壞的動機。

這些可能流於瑣碎的細節,若要以影像呈現,難度會比較高;同理,美國司法系統執意要在佛羅里達州邁阿密審理古巴五人,何以不公正?文字敘述也比影像容易許多。

——▌接續下篇 〈《黃蜂網絡》冒犯了誰(下):只許美帝反恐?「古巴五人組」爭議大審判〉

「乾腳濕腳」政策若有效執行,將使「救援隊」失去生意。圖為1994古巴逃難潮的資料...
「乾腳濕腳」政策若有效執行,將使「救援隊」失去生意。圖為1994古巴逃難潮的資料照片。 圖/美聯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黃蜂網絡》冒犯了誰(下):只許美帝反恐?「古巴五人組」爭議大審判

馮建三

現任政治大學新聞系教授,臺灣社會研究季刊編輯委員、臺灣媒體觀察基金會與媒體改造學社成員。教學科目包括「傳播政治經濟學」、「當代大衆傳播問題」、「電影史與政策」、「區域傳播問題研究」等。業餘時間投入於古巴研究。▎請加入:台灣古巴後援會

作者文章

電影《黃蜂網絡》招來邁阿密部分古巴裔美國人的強大反彈,《黃蜂網絡》到底冒犯了誰?...

《黃蜂網絡》冒犯了誰(上):古巴間諜滲透美國...世紀末的邁阿密風雲

2020/10/08
「在邁阿密審判五位古巴情報員,就如同以色列情報員,在德黑蘭審判那般地公平。」 圖...

《黃蜂網絡》冒犯了誰(下):只許美帝反恐?「古巴五人組」爭議大審判

2020/10/08
委內瑞拉的大選,真的如同美國主流媒體講的一樣嗎? 圖/法新社

誰不相信「民主」?寫在委內瑞拉被孤立的大選過後

2018/05/25
人權觀察組織偏好選擇敏感時刻,配合美國政府發動的攻擊,從「社會團體」的角度,提供...

美國打手?「人權觀察組織」對委內瑞拉的認知誤導

2017/08/16
過去一年,國內外媒體每遇委內瑞拉,都先套標「經濟崩潰」,以及「修憲獨裁」,但政經...

制憲會議是契機:還未絕望,委內瑞拉或許真會「變天」

2017/08/07
「古巴反美」,很多人經常這樣說——但這是美國人設定的說法。 圖/美聯社

「後院」的抵抗:古巴,被美國覬覦的兩百年

2016/03/17

最新文章

中國持續崛起,其戰狼外交、南海軍事化、至乎以一帶一路等政策持續擴大的影響力,已動...

「川普治世」的榮耀與哀愁(下):圍堵中國...卻遠離亞洲?

2020/10/28
回顧川普四年任期間的外交政策,自2016年起,川普帶領下的美國已成為一個能力有限...

「川普治世」的榮耀與哀愁(上):分手歐洲的猜忌四年

2020/10/28
10月24日,不滿政府因武漢肺炎實施宵禁、以及長期的經濟衰退,義大利極右派政黨新...

以毒攻毒的政治再進化:歐洲「民粹政黨」要滅絕了嗎?

2020/10/27
「大阪都構想」是希望能夠給予關西第一大都市——大阪——特別市的位階,能像1943...

構造改革決戰關西第一?「大阪升格公投」掀起的政略風雲

2020/10/26
「這是我人生第一次投票,感覺超讚!」黑人球星俠客歐尼爾在今年10月7日時表示,終...

#黑人票:美國總統大選的BLM變數與「非裔投票學」迷思

2020/10/24
佛羅里達成為川普造勢的第一站。這絕非巧合、也絕不僅是川普熱愛陽光沙灘,佛州意味的...

#佛羅里達:我佛得天下?又老又難搞的「美國終極搖擺州」

2020/10/24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