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黃蜂網絡》冒犯了誰(下):只許美帝反恐?「古巴五人組」爭議大審判

2020/10/08 馮建三

《黃蜂網絡》登上Netflix串流,引發邁阿密古巴人新一波的言詞攻擊。 圖/美聯...
《黃蜂網絡》登上Netflix串流,引發邁阿密古巴人新一波的言詞攻擊。 圖/美聯社

▌前篇:〈《黃蜂網絡》冒犯了誰(上):古巴間諜滲透美國...世紀末的邁阿密風雲〉

邁阿密是距離古巴最近的美國大城市。1960年人口結構80%白人,到了1990年,因古巴為主的大量拉美移民,白人減至12%,拉丁裔高達62%,非裔是24%。並且,每10位邁阿密常住居民,就有6人在海外出生。2000年3月,佛羅里達國際大學人口學教授莫蘭(G. Moran)協同主持,在兩個城市執行民調,一個在邁阿密,一個在距離邁阿密40公里的布勞沃德縣(Broward County)。

結果邁阿密民調高達50%受訪者表示:美國若武力入侵古巴改變其政權,他們同意;更高的比例(74%)認為,邁阿密反卡斯楚群體對古巴恐怖攻擊,可以接受或支持;相較之下,布勞沃德縣民的意見很不相同,對於以上兩個問題,反對的人都是三分之二。

人類學家培瑞茲(L. Pérez)向法院提出這項民調結果;但檢方表示邁阿密「不是落後地方,是免於偏見之地,不會隔絕公平審判」。結果承審法官採納檢方意見,連續兩次駁回異地審判的請願。見此情景,曾任卡特總統拉美國家安全顧問的巴斯特(Robert Pastor)教授,向《紐約時報》記者說:

「在邁阿密審判五位古巴情報員,就如同以色列情報員,在德黑蘭審判那般地公平。」

「在邁阿密審判五位古巴情報員,就如同以色列情報員,在德黑蘭審判那般地公平。」 圖...
「在邁阿密審判五位古巴情報員,就如同以色列情報員,在德黑蘭審判那般地公平。」 圖/《黃蜂網絡》劇照

五人入獄數年之後,《邁阿密前鋒報》在2006年9月8日頭版,刊登了爆炸性新聞:在古巴五人審判期間,很多記者收取津貼,經常撰發聳動的稿件。錢則來自聯邦政府的「古巴廣電署」,它負責管理專對古巴宣傳的「馬蒂收音機/電視台」(Radio/TV Martí)。《前鋒報》發行人說,這些記者打破了讀者對報社的「神聖信託」。

反對卡斯楚但不會裝傻的人,都知道邁阿密的審判不可能公正。古巴政府遣人入美,更是愧疚與擔憂。

一是古巴政府給予探員的待遇不怎麼好。1990至1998年間,美國人年均收入僅稍低於4萬美元。在這段時期進入美國的古巴探員呢?古巴政府一年提撥20萬美元給14位探員,扣除7萬元專用於偵察工作,一人年均僅有約9,000美元過活。

對於這個待遇,反卡斯楚報社的記者都驚訝無比,這樣寫著:

「菲德爾.卡斯楚麾下探員在邁阿密的生活,完完全全不是零零七那種燦爛美滋的世界。我們在螢幕上看到的那些超級探員,他們沒有任何一人沾得上邊。接二連三的雞尾酒會,豪賒誇人的房車,一點點都與他們無關,他們的生活再簡單不過,過活的預算緊得很。」

「探員在邁阿密的生活,完完全全不是零零七那種燦爛美滋的世界。」圖為古巴掃雷艦停泊...
「探員在邁阿密的生活,完完全全不是零零七那種燦爛美滋的世界。」圖為古巴掃雷艦停泊,防止流亡者返國。 圖/美聯社

被捕之前,探員的工作與生活條件已屬嚴峻;古巴五人可能遭不公正審判,古巴政府努力想強化五人辯護團隊的陣容。

2001年,古巴決定聘請遠近馳名、收費高昂的重量級律師溫格拉斯(Leonard Weinglass)。很快,宣判結果的2001年6月到了:

「我們陪審團全部無異議,認定被告有罪,檢方所有控訴理由成立。」

法官宣布半年後宣告徒刑,古巴五人決定訴諸美國民意,準備了三頁文件〈致美國人民〉(Message to the People of the United States)由律師團對外公告。他們重申:

「滲透美國的反卡斯楚組織,道理俱在,我們為國捍衛無怨無悔,我們宣告自己完全無罪。」

在美國,有罪認定後的這些陳述,可能遭法官舉為違法,會有引來重罰之虞。

半年後的12月11日早晨9點,徒刑宣判。在此之前,律師團想:法官或許會貼近他們的意見,畢竟,3個月前發生了美國「911事件」,10月美國也才派遣探員前往阿富汗——美國派人偵察恐怖主義者在阿富汗等地對美攻擊的動靜,合法有理;難道古巴派人入美偵測反古巴的恐怖行動,反而是大逆不道的犯罪?

「滲透美國的反卡斯楚組織,道理俱在,我們為國捍衛無怨無悔,我們宣告自己完全無罪。...
「滲透美國的反卡斯楚組織,道理俱在,我們為國捍衛無怨無悔,我們宣告自己完全無罪。」圖為古巴聲援「古巴五人組」的看板。 圖/美聯社

但法官顯然不作此想,對於古巴五人,她判了重刑。其中,獲刑最重的是埃爾南德斯,法官認定他「犯下陰謀殺人罪(兄弟救援隊飛機擊落事件)、欺瞞美國、蒐集並外傳國防資料、偽造並不當使用簽證進入美國,是外國探員但沒有註冊為外國代理人。處以2個無期徒刑及15年」;擁有美國及古巴雙重國籍的雷吶15年;另3人都是無期徒刑。

對於這個審判結果,外界不斷抗議。2005年5月27日,聯合國「任意拘留問題工作小組」宣布,美國對古巴五人的拘禁與審判違法;另有包括「世界基督教協會」(WCC)、歐洲議會、英國下議院、13位美國市長、國際特赦組織、9個國家的總工會,以及數量更多的民間古巴後援組織,包括規模很小的「台灣古巴通訊小組」第13期,也在2007年翻譯並轉發〈聲援古巴五勇士〉的網路請願書。

溫格拉斯等律師則持續努力,他們在2003年5月6日向亞特蘭大第11上訴巡迴法庭提出上訴,理由是有新事證及程序瑕疵(審判地點不恰當等)。但是,又要經過6年多,才有3人的刑期在2009年底得到減刑;至於雷吶與埃爾南德斯,依舊沒有得到重新量刑的機會。在這段期間,聯邦最高法院拒絕檢視5人被認定有罪,是否違憲。

一直到2014年12月17日,在兩國恢復外交關係的過程,古巴釋放美國電信器材商人葛羅斯(Alan Gross),美國則釋放服刑未滿、仍然關在監獄的埃爾南德斯等3位探員。至此,古巴五人才全部重獲自由。

圖為邁阿密小哈瓦那,一名民眾舉著「恐怖分子」卡里萊斯的照片,上面寫著「美國英雄」...
圖為邁阿密小哈瓦那,一名民眾舉著「恐怖分子」卡里萊斯的照片,上面寫著「美國英雄」。 圖/路透社

▌對電影的補充

至2020年,以「古巴五人」入書名的英文書籍,累計至少有8本,依據作者的身份,分做兩類:古巴人、記者、社會活動家與古巴五人的辯護律師編寫了7本;「救援隊」成員寫了一本。

勞倫斯與黑爾(Matt Lawrence & T. Van Hare)在2010年出版《背叛:柯林頓、卡斯楚與古巴五人》,強調自己在書中「焦點單一、一頁又一頁揭露古巴公然謀殺了美國公民」,以及「柯林頓團隊對美國及其價值的終極背叛。」他們聲稱,美軍沒有攔截古巴戰機在先,後又縱容古巴探員,沒有立刻逮人,即便美國政府沒有與古巴共謀,但卻「犯了錯」。

勞倫斯與黑爾曾經擔任「救援隊」的飛行員,他們聲稱:古巴擊落兩架美國民航機的位置是國際海域。這個認定的「唯一證據」,來自聯合國「國際民航組織」(ICAO)在事發後三個多月提出的報告。但巴西記者莫瑞依斯的深入調查則顯示,該報告有嚴重瑕疵,很可能是假造的「證據」。

該報告「確認」事發於國際海域,是根據「海洋陛下」(Majesty of the Seas)豪華郵輪船員約翰森(Bjorn Johansen)的航海日誌——但這份日誌可靠嗎?

《背叛:柯林頓、卡斯楚與古巴五人》強調,「柯林頓團隊對美國及其價值的終極背叛。」...
《背叛:柯林頓、卡斯楚與古巴五人》強調,「柯林頓團隊對美國及其價值的終極背叛。」 圖/《背叛:柯林頓、卡斯楚與古巴五人》、《黃蜂網絡》劇照

幾點疑問:其一,在當庭陳述證詞時,約翰森自承對位置的判斷,來自肉眼觀察,並不是通過電子檢測所做的確認。再者,在辯方律師追問之下,約翰森承認,這個觀察是次日(1996年2月25日),他從前一天的另紙紀錄,轉抄至航海日誌;其間,有多位FBI探員前來詰問。第三,律師要求約翰森提交航海日誌及他先一天所作的草稿筆記,但檢方介入並且得到法官支持,最終這兩份材料沒有提交陪審團。

最後,也很重要的是,當時辯方律師沒有提問:「海洋陛下」的船主是誰?

業主之一威爾普頓(Peter G. Whelpton)從不隱瞞觀點,自詡敵視古巴革命,他在正式履歷明白寫自己至1999年,都有指揮油輪的權力。同時,他還是CANF董事會的顧問,並且是CANF「重建古巴委員會」藍帶委員。《紐約時報》曾於1995年報導, CANF的創辦基金由威爾普頓所屬集團在內的40家公司,每家提供2.5萬美元;其中,威爾普頓的集團更是激進表示「要協助戮力推翻卡斯楚的古巴社團」。但古巴五人最初的辯護律師對此全不知情,也就沒有當庭提出。

「古巴擊落兩架美國民航機的位置是國際海域」此言存在疑慮。 圖/《黃蜂網絡》劇照
「古巴擊落兩架美國民航機的位置是國際海域」此言存在疑慮。 圖/《黃蜂網絡》劇照

▌古巴遭受恐怖攻擊

殺人無理,但救援會四人之死,古巴無法負責。

古巴探員進入美國,不曾滲透美國軍警或社會,是努力偵防與阻止有人從美國本土,發動對古巴的恐怖攻擊。古巴革命後,這類攻擊即已開始,1989年以來隨東歐蘇聯解體,更見頻繁。《另一邊的聲音:古巴遭受恐怖攻擊的口述歷史》就是在說這些故事:以邁阿密為大本營的反卡斯楚社團,恐怖攻擊兩類古巴機構,一是古巴駐海外官方與商務機構,一是針對古巴本島。

前者不計,僅算他們在古巴境內發動的恐攻,1960年至1990年代,大約有800次,造成3,478人死亡與2,099人受傷,1970年代則有50萬豬隻死於生物細菌戰。該書作者保連德問:移民美國的古巴人對母國發動恐怖攻擊,美國政府何以縱容?

語言學家、美國外交政策觀察家與批評家杭士基(Noam Chomsky)引述美國財政部資料,顯示該部「海外資產署」在2004年時,有4個人專門負責監控賓拉登與與伊拉克,但24人負責古巴。1990-2003年間,該署反恐調查93次、罰款9,000美元;對古巴相關的調查1.1萬次,罰款800萬美元。

以邁阿密為大本營的反卡斯楚社團,恐怖攻擊兩類古巴機構,一是古巴駐海外官方與商務機...
以邁阿密為大本營的反卡斯楚社團,恐怖攻擊兩類古巴機構,一是古巴駐海外官方與商務機構,一是針對古巴本島。圖為1960年法國貨輪「La Coubre」在古巴哈瓦那港口爆炸,造成重大傷亡,古巴的街頭抗議。卡斯楚指控此為美方參與的攻擊行為,但遭否認。 圖/美聯社

這些作為的原因是——美國政權知道古巴不富裕,調動資源從事防恐,用於民生就要減少,政府提心吊膽處處防範,人民自由也就更受干擾,兩事相乘,不滿政府之情滋生。中央情報局不少官員承認,縱容恐怖戰爭不是要從軍事上打敗古巴政府,是要迫使政權採取更多的措施限制市民,藉此招惹古巴民眾的不快,同時授予外界口實,指古巴政府侵犯人權。

若是這樣理解,古巴有比較縝密的監控系統、對於(特別是有組織的)政治異端與言論較不寬容,其實與這些恐怖行動與美國的虎視眈眈,存在連動關係;外界沒有看到美國縱容恐攻與古巴限制古巴人民自由的關係。

對於這些恐怖行動與美國的縱容,古巴人怎麼辦?不外三個辦法:一是不斷在聯合國正式提出抗議,即便沒有實效。二是如同美國在911之後,直接派兵進入恐怖行動的發源地阿富汗,但古巴沒有能力揮師邁阿密。三是派出探員進入美國,從事偵測與防制恐怖主義的工作,這正是「古巴五人」故事的根源。

圖為1997年,卡里萊斯手下犯下古巴酒店爆炸案。 圖/路透社
圖為1997年,卡里萊斯手下犯下古巴酒店爆炸案。 圖/路透社

▌結語

1990年代以來,古巴的不平等如同美國,是在加大而不是縮小;因為美國的封鎖,使得古巴的經濟更是困難,也是真的。然而,古巴人均壽命至今高於美國、嬰兒死亡率低於美國,也是事實。歐美中日以外,只有古巴以千萬人口卻有7成藥品自己生產,並有實力不俗的生化醫療產業,也是事實。

革命以後,古巴開展海外的醫療支援,1998年創設「拉丁美洲醫學院」以來,至今已為第三世界國家培育2萬多名六年制醫生。2020年,古巴馳援30餘國診治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有歐洲與南、北美及北非國家的52個社團與3萬民眾連署,發起運動,希望推薦古巴競逐今年諾貝爾和平獎。

參照聯合國在2015年發佈的「永續發展目標」,英國教授希格(Jason Hickel)去年撰文,發現古巴使用最少物資(碳排放量不到美國的1/5),但取得最多的教育、醫療與基本生活所需,排名世界第一(美國排名159)。

1990年代以來,古巴的不平等如同美國,是在加大而不是縮小。 圖/法新社
1990年代以來,古巴的不平等如同美國,是在加大而不是縮小。 圖/法新社

古巴沒有多黨制、政治的有效競爭與選舉不足,是真的;古巴各級組織,就重要公共事務經常討論,其意見彙整後送進決策單位,有些被當作花瓶,但也有些翻轉了政策。古巴政府在2018與2019年修正憲法,擬讓同性結婚合法,但因教會與不少民眾反對而無法如願,是一個較近的例子。

古巴異端不自由,但華府放縱恐攻在先;1980年代中後期至今,美國國務院每年編列1至3,000多萬美元,透過廣播與電視對古巴心戰宣傳;然後,國務院每年再有2,000萬美元,補協海內外人士在古巴從事「民主化」活動。世界超級強權以自己的文攻武嚇、黃鼠狼的招式,授古巴政府以口實,使其振振有詞管制「異端」。

1996年,古巴擊落侵犯領空的美國飛機後兩週,彼時蓋勒普民調顯示:18歲以上美國人,高達81%對古巴有(很)負面的觀感,僅有10%(很)正面;2016年觀感改變了,這兩個數字分別是54%、40%,正向首度超過負向。

但《黃蜂網絡》登上Netflix串流,引發邁阿密古巴人新一波的言詞攻擊,顯見支持恐怖攻擊古巴的人,還在蠢動。

世界超級強權以自己的文攻武嚇,授古巴政府以口實,使其振振有詞管制「異端」。 圖/...
世界超級強權以自己的文攻武嚇,授古巴政府以口實,使其振振有詞管制「異端」。 圖/美聯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黃蜂網絡》冒犯了誰(上):古巴間諜滲透美國...世紀末的邁阿密風雲

「後院」的抵抗:古巴,被美國覬覦的兩百年

馮建三

現任政治大學新聞系教授,臺灣社會研究季刊編輯委員、臺灣媒體觀察基金會與媒體改造學社成員。教學科目包括「傳播政治經濟學」、「當代大衆傳播問題」、「電影史與政策」、「區域傳播問題研究」等。業餘時間投入於古巴研究。▎請加入:台灣古巴後援會

作者文章

電影《黃蜂網絡》招來邁阿密部分古巴裔美國人的強大反彈,《黃蜂網絡》到底冒犯了誰?...

《黃蜂網絡》冒犯了誰(上):古巴間諜滲透美國...世紀末的邁阿密風雲

2020/10/08
「在邁阿密審判五位古巴情報員,就如同以色列情報員,在德黑蘭審判那般地公平。」 圖...

《黃蜂網絡》冒犯了誰(下):只許美帝反恐?「古巴五人組」爭議大審判

2020/10/08
委內瑞拉的大選,真的如同美國主流媒體講的一樣嗎? 圖/法新社

誰不相信「民主」?寫在委內瑞拉被孤立的大選過後

2018/05/25
人權觀察組織偏好選擇敏感時刻,配合美國政府發動的攻擊,從「社會團體」的角度,提供...

美國打手?「人權觀察組織」對委內瑞拉的認知誤導

2017/08/16
過去一年,國內外媒體每遇委內瑞拉,都先套標「經濟崩潰」,以及「修憲獨裁」,但政經...

制憲會議是契機:還未絕望,委內瑞拉或許真會「變天」

2017/08/07
「古巴反美」,很多人經常這樣說——但這是美國人設定的說法。 圖/美聯社

「後院」的抵抗:古巴,被美國覬覦的兩百年

2016/03/17

最新文章

中國持續崛起,其戰狼外交、南海軍事化、至乎以一帶一路等政策持續擴大的影響力,已動...

「川普治世」的榮耀與哀愁(下):圍堵中國...卻遠離亞洲?

2020/10/28
回顧川普四年任期間的外交政策,自2016年起,川普帶領下的美國已成為一個能力有限...

「川普治世」的榮耀與哀愁(上):分手歐洲的猜忌四年

2020/10/28
10月24日,不滿政府因武漢肺炎實施宵禁、以及長期的經濟衰退,義大利極右派政黨新...

以毒攻毒的政治再進化:歐洲「民粹政黨」要滅絕了嗎?

2020/10/27
「大阪都構想」是希望能夠給予關西第一大都市——大阪——特別市的位階,能像1943...

構造改革決戰關西第一?「大阪升格公投」掀起的政略風雲

2020/10/26
「這是我人生第一次投票,感覺超讚!」黑人球星俠客歐尼爾在今年10月7日時表示,終...

#黑人票:美國總統大選的BLM變數與「非裔投票學」迷思

2020/10/24
佛羅里達成為川普造勢的第一站。這絕非巧合、也絕不僅是川普熱愛陽光沙灘,佛州意味的...

#佛羅里達:我佛得天下?又老又難搞的「美國終極搖擺州」

2020/10/24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