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制憲會議是契機:還未絕望,委內瑞拉或許真會「變天」

2017/08/07 馮建三

過去一年,國內外媒體每遇委內瑞拉,都先套標「經濟崩潰」,以及「修憲獨裁」,但政經...
過去一年,國內外媒體每遇委內瑞拉,都先套標「經濟崩潰」,以及「修憲獨裁」,但政經崩潰的背後,是什麼樣的事實? 圖/路透社

近幾年來,有關委內瑞拉的新聞與評論,包括八月四日正式開議的「制憲會議」,都很黯淡。拉丁美洲粉紅色浪潮十七年,即將隨委內瑞拉政權的倒台而終結,應該就是這些報導所要營造的認知與框架。

三年半前至2015年,本地的新聞標題說「青年暴亂、委內瑞拉鎮壓示威、警察槍殺14歲少年」。到了去年,傳媒連續四個多月,每遇委內瑞拉消息,都先套標「經濟崩潰」,緊接其後,就是「民生商品買不到、買不起... 我們快死了!抗議民眾塞爆首都…」。

今年二月,委國三所大學與NGO連續三年記者會,公布「2016年生活條件」的調查報告,當時已有很多傳媒引述。剛好就在委國制憲會議日,另有台北的網路傳媒翻譯郝斯曼(Ricardo Hausmann) 的評論,再次轉達令人怵目驚心的數字:

(去年有)74%的委內瑞拉人非自願地平均減少了8.6公斤體重。

但是,同樣援用該報告的黑林杰(Dan Hellinger)教授,在六月為「美洲民主中心」(the Center for Democracy in the Americas)撰寫委國動向觀察的時候,是這樣寫:

生活在極端貧困的人,平均減少約19磅(筆者按:大約就是8.6公斤)。

哪一種引述比較正確?是「74%的」委國人,還是委國人「當中的貧困者」,少了這些體重?

「民生商品買不到、買不起... 我們快死了!抗議民眾塞爆首都…」 圖/法新社
「民生商品買不到、買不起... 我們快死了!抗議民眾塞爆首都…」 圖/法新社

大約有30%的委國人定期得到補助,能夠取得政府的基本生活物資包。 圖/法新社
大約有30%的委國人定期得到補助,能夠取得政府的基本生活物資包。 圖/法新社

在找出原報告並核實其方法是否靠譜之前,無法百分之百斷定。但若參照三筆資料,黑林杰的文字可能比較準確。首先是古巴在最困難的1990至1993年的三年期間,能源進口量從1400萬公噸陡降至400萬,在這段期間,其人均體重減少是20磅。

二是,與前述三所大學發佈大約同時,今年三月聯合國也發表2016年世界「人文發展指數」,指在188個國家中,委國排名77,得分0.767,在南美僅次於智力、阿根廷與烏拉圭,但比巴西的0.754、 秘魯的 0.740及哥倫比亞的0.727好些;雖然比委國自己2013年的0.771遜色,卻仍高於2000年的0.677。

三則是來自於《經濟學人》。該刊鄙視、當然也就痛批委國執政的「統一社會主義黨」(PSUV),卻在7月29日出版的該期,透露一筆情報:大約有30%的委國人定期得到補助,能夠取得政府的基本生活物資包。

古巴人二十多年前的困阨無援,遠甚於今日的委內瑞拉;假使聯合國的人文指數報告並無錯誤,那麼說所有人在一年內減重近於古巴落難三年的「水平」,至少並不太符合邏輯。高達三成委國人還需要得到額外的補助,這就反襯,外匯來源九成五依靠石油的委國,在油價低迷兩年多以來,確實存在嚴重的經濟難關,體重減輕、生活困頓的貧民,按理就是接受額外補助者的一部分。

政局動盪委內瑞拉,導致委幣(bolivar)幣值暴貶,通貨膨脹高速攀升。 圖...
政局動盪委內瑞拉,導致委幣(bolivar)幣值暴貶,通貨膨脹高速攀升。 圖/法新社

委國實況確實不妙。當道的責任有三:

一是委國依賴石油的經濟體八十年,沒有因為在其已有十多年的執政過程,得到明顯的糾正,反而有人認為,委國對石油的依賴,還在增強?

二是它所採行的經濟對策看來已經失靈,有人指這是因為管制太多的社會主義經濟作為造成,另有相反的說法,認定正是還在搞太多的資本主義作法所致。

三則朝野政商的貪污腐敗還是普遍存在,儘管彼此都有、也都互揭瘡疤,但不能否認當權者的責任會比較大。但是,在野勢力「民主團結平台」(MUD)不是沒有責任,特別是重要的經濟生產資源都還是由其陣營的人所掌握,因此他們採取的經濟戰作為,從刻意減產到囤積倒賣,再到遊說美國政府從海外發動攻勢,無不存在。

其次,所有民調都說,支持政府的人是大量減少,但比例更多的人也認為,在野聯盟根本沒有除了減少社會支出以外的經濟對策!事實上,親近MUD的民調公司Datanalisis發佈數字,指出53%委國人,仍然對現政權的創始人、四年多前去世的查維茲(Hugo Chavez)有正面評價,多數人並沒有像反對派主張的,一定要總統馬杜羅(Nicolás Maduro)辭職的偏執立場。

反而,46.6%的人認為,若要解決衝突,查派與MUD都要參加,說只願意接受MUD的人為29.2%的人,10.8%則說只要查派。立場與Datanalisis不同的Hinterlaces民調機構,另有結果,其中35%支持查派、 29% 挺MUD,兩邊都反的是36%。

支持政府的人是大量減少的,但多數人並沒有像反對派主張的,一定要馬杜羅辭職的偏執立...
支持政府的人是大量減少的,但多數人並沒有像反對派主張的,一定要馬杜羅辭職的偏執立場。 圖/路透社

總統不肯、也不願辭職,與此相對,MUD呼籲總統必須下台、否則「瓜林巴」(guarimba,委國特有的暴力阻街示威、乃至傷人與殺人的行動)就會繼續。由於沒有任何一方願意退讓,僵局也就無法謝幕,馬杜羅因此在五月一日採取主動,出乎朝野的意料。他赫然宣布要以制訂新的憲法,作為解決政治上朝野對峙的相持,畢竟,拉鋸戰於事無補,反而注定對人民、對社會有害。

反對制憲會議的人不限於MUD,查派也有反對者,但理由與MUD不一定相同,並且隨著局勢發展,查派有些人已然從反對的認知,有了轉變,他們有不少人也加入早就在積極鼓吹的陣營。這個時候,他們不但力挺,並且進而期待查派基層群眾的動能還能順勢再起——過去兩三年來的經濟險惡與政治缺乏出路下,不少查派也受到「人窮志短」氣氛的影響,少了原有的奮進銳氣。

MUD反對的原因至少有三個:一是認為若要制憲,必須先舉辦公民投票,否則就是違反查維茲在1999年力爭之後才有的今日憲法;MUD對於查派當中,也出現像檢察總長奧蒂嘉(Luisa Ortega)這樣認為不先公投就是違憲的人物,自是歡迎有加。他們的認知是——制憲不先公投,就是馬杜羅要搞獨裁。

二是判定制憲代表的產生方式對MUD不利。三是,MUD也可能認為,若加入制憲,就無法繼續以多年以來的對立方式,反對馬杜羅;並且,這個即便不是曠日廢時,也得朝野休兵的制憲,仍有可能產生一部不但解決多年紛端的體制,並且甚至使得查維茲啟動的玻力瓦爾革命(the Bolivarian Revolution),向下深化。那麼,MUD若是參與,等於就是為執政的PSUV抬轎,智者不為。

在野反對勢力與查派當中反對馬杜羅的人,他們的認知是——制憲不先公投,就是馬杜羅要...
在野反對勢力與查派當中反對馬杜羅的人,他們的認知是——制憲不先公投,就是馬杜羅要搞獨裁。 圖/路透社

▌究竟馬杜羅有沒有違憲?

那我們來逐次檢視三個反對理由,是否一定成立;或說,有多少道理。

首先,現行憲法第347條說:

憲法權力歸由委內瑞拉人民享有。召開制憲大會行使這個權力,是要轉變國家機器,創造新的司法秩序,草擬新的憲法。

反對者據此表示,既然由人民享有,那麼是否需要制憲則應先舉辦公投,詢問民意。不過,MUD其實在2013年也要求制訂新的憲法,只是當時他們無法符合憲法第348條的規範:「發動制憲會議的倡議,可以由共和國總統聯合內閣部會首長提出;可以由國民大會三分之二代表投票提出;可以由市政會議在開議期間由其三分之二成員投票提出;同時,也可以由在選舉處登記註冊的15%選民投票提出。」

MUD在2013年的國會席次僅約三分之一,顯然無法獨立要求制憲。不但有第347與348條,憲法第349條還說:「共和國總統不能有權力反對新的憲法。現在存在、構成政府的各個權威當局無權以任何方式阻礙制憲會議。」

至此,明顯的是MUD違憲,反而不是總統。MUD固然可以說總統違憲在先而召開制憲會議,這樣,既然制憲會議不合憲,他們當然沒有違反憲法第349條之虞。然而,如前所述,這裡涉及對於憲法條文的解釋,條文顯示總統召集制憲會議而沒有先辦公投,並不違憲,雖然就「參與民主」的精神來說,未先徵求民意就發動制憲,是可能違反查維茲年代所制訂的憲法之「精神」。

委內瑞拉國會中,議員舉著「尊重憲法」的標語。 圖/路透社
委內瑞拉國會中,議員舉著「尊重憲法」的標語。 圖/路透社

反對派「民主團結平台」(MUD)為委國議會中的選舉聯盟,由多個跨左右光譜的政黨組...
反對派「民主團結平台」(MUD)為委國議會中的選舉聯盟,由多個跨左右光譜的政黨組成。 圖/路透社

這就是說,總統是否違憲確實存在爭議;然而,偏偏最高法院的政治屬性在任何國家都是必然(包括跟隨MUD起舞而硬說馬杜羅違憲、獨裁的美國,事實上,美國總統還可以撤換檢察總長,就此來說委國的分權比美國還多些),委國因此並不例外——事實上,委國最高法院確實已在六月一日裁定,不先公投,並不違憲。

MUD說制憲是要完成獨裁,英美傳媒竟然也扮演了文抄公的角色,點頭如擣蒜,跟進複誦如鸚鵡,指他是要成就「極權主義的一人統治制度」。這真是抬舉馬杜羅的能耐,極有人望的查維茲在油價高峰的時候都不能,領袖魅力確實減弱不少的馬杜羅到了油價低迷的當下反而能夠?

就算馬杜羅提出的修憲動機在於粉飾、遮蓋自己的野心,但他公開表達的希望,難道不算正當嗎?

新憲法要能克服當前的朝野衝突、恢復和平,並讓勞動群眾決定委國的未來。

這些話若屬空疏,接下來的期待就稍微具體:

維持十多年來的社會福利項目、走出對石油經濟的依賴、強化對腐敗貪腐的打擊成效、建立地方社區政經文化共同體、提振青年權利與促進多元文化而遠離種族及階級歧視,以及,維續委國的生物多樣性並促進生態環保文化。

反對派說制憲是要完成獨裁,英美傳媒竟然也跟進複誦如鸚鵡,這真是抬舉馬杜羅的能耐。...
反對派說制憲是要完成獨裁,英美傳媒竟然也跟進複誦如鸚鵡,這真是抬舉馬杜羅的能耐。 圖/路透社

違憲的指控不太能夠成立之外,MUD不願意參與制憲的另兩個理由,不是完全沒有道理;但站在PSUV的立場,或甚至從英美等選舉模式的體制來看,可能也都能夠同意,MUD的反對,即便在英美也不見得能夠改變PSUV的決定。

7月30日選出的制憲代表,人數545位。除了原住民8位沒有爭論,MUD認為,區域及職業(委國稱之為「部門sector」)代表,都有問題。區域代表由委國335個分佈在23個省(state)的335個城市(municipality)各選1人,但省會城市多1人,加上首都特區選出的代表,總計364席。

MUD說,依據省市,不理人數,致使偏鄉人口較少而支持馬杜羅的城市,與人口比較稠密的都會都是一個席次,不公平。對這個批評,可以有兩個回覆。一是,票票等值是原則,但英美選制屬於「贏者通吃」(first past the post),其等值的程度,就不如歐陸採行的比例代表,眾所周知;在這些選舉體制的國度,通過選區劃分以求「截利」(gerrymander)而有利於特定政黨的行為,雖然歷來為人詬病,但至今未歇,包括或說特別是美國。

再則,為求全國代表性,給予小規模地理區同等的代表與發言權利,不一定沒道理,如美國參議院不分大小,一州兩人。MUD也批評職業代表173人,都是支持執政黨的人。

區域選舉的特徵,往往會以錢財多寡作為依歸,一是候選人往往以富裕或中高層為主,二是選舉過程經常所費不貲。此時,以職業或部門先行篩選,可以是校正區域模式的缺失,假使政黨沒有特定的階級屬性,並沒有道理說這個篩選會對特定政黨有利與否。不但PSUV,組成MUD的20多個政黨,也有少數幾個高舉社會主義旗幟。

委國這次制憲設計似乎是希望有所平衡,避免區域代表反映較多優勢階層的政經利益? 圖...
委國這次制憲設計似乎是希望有所平衡,避免區域代表反映較多優勢階層的政經利益? 圖/路透社

委內瑞拉這次界訂了九種部門,其中,學生代表,以及查維茲執政後推動成立的「地方社區政經文化體」(commune)代表,都是24人,此外,退休人員代表28人,農漁民8人與身障5人,產業界代表也是有5人;繼之,勞工代表共有79位,分別是公共行政17人、服務業部門14人、社會領域12人、商業部門11人、自營業11人、製造業6人、營建業4人、石油部門與輸部門各是2人。

這個設計是可以顯示,委國這次制憲設計似乎是希望有所平衡,避免區域代表反映較多優勢階層的政經利益?果真如此而不公平,似乎也能理解為經濟力量的不平等,現以政治介入,稍做補正,即便結果不知,動機卻不一定不正當。

至此,MUD反對制憲的第三個原因,可能同時就是查派激進圈轉而支持制憲的理由。這就是說,假使前面所述無誤,選出的代表階級屬性,將與資本體制的選舉出現明顯差別,這不就是執政黨PSUV符合自己在2008年創黨時候所當有的宗旨?不也是查維茲從執政前兩三年的「第三條路」,其後逐漸醒悟,到了2005年,他在巴西榆港的「社會論壇」向萬人講演,宣告要走「二十一世紀社會主義」道路的再次由馬杜羅重申嗎?

果真如此,MUD的反彈與反對,完全可以理解。經濟危機已經擴大成為政治危機,在這個時候,居然還不能拉下馬杜羅與查維茲派。不但不能,竟然還讓這些人得到轉機,重新掌握立法與行政等大權,是可忍孰不可忍!不過,MUD也許是太過於「防微杜漸」,或者說,因為自己沒有掌權的實質且有效並得人心的政策,於是只好以「比爛」的方式,不斷糾纏?

MUD呼籲總統必須下台、否則「瓜林巴」(委國特有的暴力阻街示威、乃至傷人與殺人的...
MUD呼籲總統必須下台、否則「瓜林巴」(委國特有的暴力阻街示威、乃至傷人與殺人的行動)就會繼續。 圖/法新社

於是在7月16日投票日當天,街頭暴動就造成14人死亡。 圖/法新社
於是在7月16日投票日當天,街頭暴動就造成14人死亡。 圖/法新社

畢竟,從馬杜羅至其任命的制憲監察人及傳媒(包括台灣的中央社轉譯的外電及少部分評論者)都講了不止一次,並且即便不講,單說依照原有的1999年憲法,新的憲法若是還能順利制訂完成,並沒有辦法自動生效。是制訂之後,新憲法還真正必須通過公民投票,才能算數!

MUD避開這個重要,乃至於關鍵的規定或說常識,並且從不提起與強調,而英美傳媒也大多數在大多數時候,「為賢者諱」而不予聲張,是因為一講,就會反襯從制憲決定發佈以來,MUD的戰略失策,而指控馬杜羅的道理難以成立,遂為此少了「相罵本」,使得新聞鬧不下去,更難阻撓新的憲法之合法誕生嗎?

這是一個清醒的人無法理解的謎題。這是因為MUD認為,執政的PSUV屆時將會動用軍警鎮壓,強行違反公投才能通過新憲法的法定程序,同時也就是違反自己的信誓旦旦之政治宣告,因此不能等到瓜熟蒂落而已經來不及之際,再來反對,是以必須及早發難而防患未然?或者,MUD知道英美傳媒及海外而特別是美國及說不定也有歐盟的當政者,不管是出現了「國際主義」人溺己溺的認知,或純粹是遠祖帝國主義的基因在作祟,將要力挺他們到底,是以有恃無恐而不斷興風作浪,執意要糾纏至馬杜羅下台方休?

又或者,MUD居然以為在政經情勢如此不利,歷史條件也全不存在的現在,PSUV真還能夠唯心任事,鼓舞查派的熱情與其篤實的動能,不但制訂激勵人心的新憲法,並且還能通過公投,使新憲真正付諸實施?

委內瑞拉距離台灣很遠,但即便不說蝴蝶效應的長程、遠期與微妙的緩慢效應,四海之內皆兄弟的認知也是國人自古有之,就請國人繼續注意委國動態,思索這個謎題。

委內瑞拉距離台灣很遠,但還請國人繼續注意委國動態,思索這個謎題。 圖/美聯社
委內瑞拉距離台灣很遠,但還請國人繼續注意委國動態,思索這個謎題。 圖/美聯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延伸閱讀

下一個失敗國家?委內瑞拉,來自群眾抗爭的體制考驗

馮建三

現任政治大學新聞系教授,臺灣社會研究季刊編輯委員、臺灣媒體觀察基金會與媒體改造學社成員。教學科目包括「傳播政治經濟學」、「當代大衆傳播問題」、「電影史與政策」、「區域傳播問題研究」等。業餘時間投入於古巴研究。▎請加入:台灣古巴後援會

作者文章

委內瑞拉的大選,真的如同美國主流媒體講的一樣嗎? 圖/法新社

誰不相信「民主」?寫在委內瑞拉被孤立的大選過後

2018/05/25
人權觀察組織偏好選擇敏感時刻,配合美國政府發動的攻擊,從「社會團體」的角度,提供...

美國打手?「人權觀察組織」對委內瑞拉的認知誤導

2017/08/16
過去一年,國內外媒體每遇委內瑞拉,都先套標「經濟崩潰」,以及「修憲獨裁」,但政經...

制憲會議是契機:還未絕望,委內瑞拉或許真會「變天」

2017/08/07
「古巴反美」,很多人經常這樣說——但這是美國人設定的說法。 圖/美聯社

「後院」的抵抗:古巴,被美國覬覦的兩百年

2016/03/17

最新文章

墨西哥的毒品暴力年代,一切如何開始?圖為格雷羅州的巡警。 圖/法新社

墨西哥毒品戰爭:政黨輪替失治的暴力全開

2018/07/20
在選舉前,文在寅(中)就將青年就業、居住、成家,與弱勢的補助與福利問題,當成重要...

南韓「薪事」矛盾(下):擴大政府支出的軟著陸冒險

2018/07/20
看似眾人皆可受惠的美好數字背後,勞資雙方都存在高度不滿;而南韓經濟,無論現況與前...

南韓「薪事」矛盾(上):無人滿意的最低薪資調漲?

2018/07/20
記住她的名字——亞歷山卓亞.歐加修-寇蒂茲——因為她可能是美國政黨政治的新開端?...

從打工仔到眾議員:衝撞政壇老男的「紐約奇蹟」?

2018/07/10
美國開始站在歐盟利益的對立面。 圖/路透社

曲終人散的戰略:在「德美同盟」出現裂痕後

2018/07/09
誰不喜歡警察呢? 圖/歐新社

警察國家的陰影:德國擴權警察法爭議

2018/07/04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