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後院」的抵抗:古巴,被美國覬覦的兩百年

2016/03/17 馮建三

「古巴反美」,很多人經常這樣說——但這是美國人設定的說法。 圖/美聯社
「古巴反美」,很多人經常這樣說——但這是美國人設定的說法。 圖/美聯社

作者.馮建三

  

「古巴反美」,很多人經常這樣說。

但這是美國人設定的說法。

假使讓古巴人設定,真相是「美國反古巴」。作為第三者,台灣人可以更精確地說,是美國由「愛」生恨,得不到古巴,翻臉變成反古巴。美國人這種情結,持續了到2014年12月17日,兩國同步宣布並啟動新局。不過,未來美國是不是翻轉歷史,不再覬覦古巴,還得再看。

根據西班牙經濟學者埃斯特萬(Javier Cuenca Esteban)的研究,1790至1811年,獨立不久的美國與西班牙殖民地(主要是古巴)的貿易出超,足以抵銷美國與其他國家的90%貿易赤字。再者,以1800年為例,美國與古巴貿易的關稅所得,竟然是「聯邦政府的稅收命脈」。

正是在這個背景之下,美國第三位總統傑弗遜(Thomas Jefferson)就這樣寫著:

如果我們的聯邦可以再次增添一個州,最讓人感到興趣的就是(古巴了)。

17世紀,荷蘭商人眼中的哈瓦那(荷蘭商人Christoffel Beudeker...
17世紀,荷蘭商人眼中的哈瓦那(荷蘭商人Christoffel Beudeker地圖集,現藏於大英博物館)。 圖/維基共享

1736年的「新西班牙」。在西班牙的殖民統治下,當時的古巴被合併由新西班牙總督轄...
1736年的「新西班牙」。在西班牙的殖民統治下,當時的古巴被合併由新西班牙總督轄地管理(圖為英國地圖學者Herman Moll所繪)。 圖/維基共享

第一位出生在美國本土,1825年繼任總統的亞當斯(John Quincy Adams)在1823年時,就以國務卿身份,擬定門羅總統(James Monroe)的國情諮文,其外交說法就是「反對歐洲國家再於美洲奪取、干涉殖民地」,後人以「門羅主義」相稱。日後,這個立場演變成為,美國要取代歐洲,作為美洲的老大。正是在這個脈絡中,亞當斯說,古巴應該遵循自然法則,要向「北美統一」移動。

到了19世紀中後期,隨著英美法西相繼禁止黑奴交易,以及美洲殖民地獨立運動的勃興,不少西班牙裔的古巴人擔心特權不再,果然祭出選項,若捨棄西班牙,就要併入美國,不要獨立。

當然,古巴人沒有作此選擇,反映古巴主流民意的是馬蒂(Jose Marti)——這位後人稱之為古巴國父、也備受拉美人尊崇的馬蒂,在1895年戰死沙場前兩天,曾有最後一封書函寄給友人。信中,他說:

我的責任在於通過古巴的獨立建國,阻止美國勢力延伸至西印度群島...及美洲其他土地。這是我畢生所從事,以後也仍將永矢弗諼的目標...我在這個妖魔鬼怪內部生活多時,我知道它的裡裡外外。

馬蒂犧牲後,古巴人對獨立的爭取依舊不懈,但鄰近興起的美國卻也趁勢插手加勒比海。於是,美西戰爭在1898年爆發,並很快地分出了勝負——山姆大叔取得菲律賓將近五十年,至於關島與波多黎各,被納入美國的海外領地至今。至於無法被美國併吞的古巴,卻遭美國自行在1901年3月2日片面立法,迫使古巴在其憲法寫入增修案。礙於拳頭小,古巴在6月12日修憲時,只好接受這項《普拉特修正案》(Platt Amendment),兩年之後,美國據此租借關塔納摩省(Guantanamo)的海灣116平方公里,並在其上設置海軍基地至今(2002年增設監獄,囚禁阿富汗與伊拉克戰爭嫌疑犯)。雖然古巴革命後曾經多次要求索回國土,甚至告上國際法庭,但美方始終都置之不理。

老羅斯福總統(Theodore Roosevelt)曾在1904-05年間說,既然美國不容許歐洲人干預拉美,那麼,美國就有責任維護這些國家的秩序與繁榮。而1906年,機會就這樣來了。

1898年美西戰爭後,美國取代了西班牙成為了新的殖民主,與古巴故事的恩冤情仇也自...
1898年美西戰爭後,美國取代了西班牙成為了新的殖民主,與古巴故事的恩冤情仇也自此白熱化。圖為1898年7月1日,在古巴境內的「聖胡安丘陵戰役」。在這場戰役中,美軍擊敗西班牙部隊取得決定性勝利,當時在陣中率領騎兵團的老羅斯福,則也因在古巴戰役的「戰功」而於2001年被追贈國會榮譽勳章。 圖/維基共享

古巴第一任總統是斯特拉達.帕爾馬(Tomás Estrada Palma)。當選後,反對派指控他選舉詐欺,聲勢浩大,竟使他要求美國平息國內紛爭。天上掉下來的機會,老羅斯福豈能不借題發揮:

這個鬼模鬼樣的小小古巴,讓人惱怒。要讓我來,非得讓這些古巴人從地表消失。我還圖個什麼?無非就是他們得像樣些有些規矩,無非是希望他們順遂好運與快活快樂,這樣我們也就不需要干涉。現在可好,你倒瞧瞧,他們居然無端搞起這個毫無道理的革命來了。

他派出海軍,再度佔領古巴並成立臨時政府,公然統治「獨立的」古巴至1909年。

其後,美軍雖走,古巴仍是美國的後花園,直到1959年古巴革命。

起初,當時的總統艾森豪(Dwight D. Eisenhower)不疑有他,反正誰上誰下,都會買美利堅的帳。這次能有什麼不一樣呢?但勢如破竹的革命軍,在1959年元旦當天進入哈瓦那,早前兩週艾森豪派兵支持腐化的古巴總統巴蒂斯塔(Fulgencio Batista),卻提前逃亡海外。到了1月7日,為了向革命軍示好,艾森豪撤換大使史密斯(Earl Smith),繼任者是邦薩(Philip Bonsal),這位大使素有名聲,善於交往中間偏左的政府。

艾森豪沒有想到的是,當時,古巴共產黨遵守蘇聯第三國際的路線,要的是民眾的和平鬥爭,反而認為游擊隊是機會主義者,因此領導革命的力量與共產黨無關,而是菲德爾.卡斯楚(Fidel Castro)為首的「726運動」。雖然726運動也有共產黨人(如格瓦拉,及現在的總統勞爾)以個人身份參與其中,但激進的民族主義派與自由派才真正是運動骨幹。

卡斯楚等古巴領導人想要與美國和平共存,但改革是要的,而真要改革,不可能對於美國的不當利益,沒有調整。情勢使然,加上逃離古巴至邁阿密的前朝故舊,結合美商及黑幫在古巴的既得特權群體之大力遊說、煽動乃至於滲透,美國的主流政治黨派,不肯容許古巴真正的獨立,也就是自主地決定國內外政策。

於是,美國很快假借中央情報局羽翼傭兵,並在1961年4月入侵豬灣,最後失敗告終,大傷顏面。在這次戰爭之後,古巴外交選擇的空間幾乎消失了,正是在這個時刻,菲德爾這才在革命兩年多之後,第一次宣布古巴要走社會主義路線。而當美國封鎖開始,古巴還能不另外結盟,那就奇怪了。豬灣戰爭後一年半,又有震動世界,為期13天的飛彈危機,全球首度陷入美蘇為首的核子戰爭的滅亡威脅。

革命成功的前夕。1958年,勞爾.卡斯楚(左)與切.格瓦拉(右)在哈瓦那周邊,不...
革命成功的前夕。1958年,勞爾.卡斯楚(左)與切.格瓦拉(右)在哈瓦那周邊,不久之後,獨裁者巴蒂斯塔就將流亡海外,而革命軍也將於1959年1月光復哈瓦那。 圖/美聯社

在CIA支持下的反革命部隊,在1961年4月入侵豬灣,最後失敗告終1961年4月...
在CIA支持下的反革命部隊,在1961年4月入侵豬灣,最後失敗告終1961年4月17日,豬灣事件時,人在前線指揮防線的卡斯楚(右下)。 圖/古巴官方媒體《格拉瑪報》(Diario Granma)

為期13天的飛彈危機,全球首度陷入美蘇為首的核子戰爭的滅亡威脅。圖為波士頓的甘迺...
為期13天的飛彈危機,全球首度陷入美蘇為首的核子戰爭的滅亡威脅。圖為波士頓的甘迺迪圖書館,正播放1962年10月22日,甘迺迪所發佈的著名演說。 圖/路透社

儘管不到兩年之間,雙方兩次兵戎相見,但兩國領導人仍然私下互派人員,包括委託記者傳話,希望彼此尊重、和解共生。這些不能公開的相互測試與交往,從年輕的約翰.甘迺迪(John F. Kennedy)總統的談話,看到了蛛絲馬跡。飛彈危機一年多之後,也是甘迺迪在1963年11月22日遇刺前一個月,他公開表示:

...就一定程度來看,巴蒂斯塔彷彿是美國許多罪衍的具體展現。現在,我們必須為這些罪衍支付代價。

有人認為,甘迺迪這些講話及其背後已在進行的試探,不可能不為關注兩國關係的局內人知悉。根據他們的研判,甘迺迪惹來殺身之禍,這或是原因之一。當時曾經喧騰一時的傳言是:蘇聯與古巴是暗殺事件的幕後黑手。然而,古巴自知必須與美國搞好關係,甘迺迪又從中釋出善意,卡斯楚哪裡會有動機殺人?蘇聯的路線本來就是「一國社會主義」,有什麼理由設局?反之,甘迺迪打擊美國黑幫,又使得他們無法重新取回「失去」的古巴,無不使他們狂怒憤恨,再要加上窩藏在邁阿密的前古巴勢力集團,更有動機想要取人性命。

日後擔任加州州議員、從事社運也在校園教學,年輕時是美國1960年代學運領袖之一的海登(Tom Haydon)去年出版新作。他對甘迺迪遇刺的歷史事件,至今仍因機密文件沒有解密而不能解開真相,不能諒解。他說,到了2017年,美國雖然會解禁幾百萬份文件,但甘迺迪「暗殺記錄檢視委員會」(the Assassinations Record Review Board, ARRB)另有超過1,000筆紀錄(每一筆都有1至20頁),解禁之日卻遙遙無期。當年負責調查的華倫委員會,也有許多文件至今仍不見天日;外界認為最能破解迷團的中央情報局秘件——也就是295個「若阿尼代檔案」(Joannides files)——同樣下落不明。

甘迺迪與詹森(Lindon Johnson)之後,美國再次由民主黨執政,已是1977年的卡特總統(Jimmy Carter)。這時,兩國互設利益代表處,但卡特僅在位4年,其後就是共和黨的雷根總統(Ronald Reagan)接手。儘管雷根也曾派有密使穿梭兩岸,但他升高攻勢要「自由化」古巴,採用的手段包括設置收音機電台(Marti Radio,刻意以古巴國父馬蒂命名),從1985年起,對古巴進行心戰,後續接棒的老布希總統(George H. W. Bush),亦創立了馬蒂電視台(Marti TV),擴大對古巴的心戰行列。

到了1992年,柯林頓(Bill Clinton)上台。作為學運世代的一份子,柯林頓反而在1992與1996年簽署兩個法案,讓渡總統權力給國會,「規定」卡斯楚兄弟若有任何一人執政,或者,古巴沒有走向美國所界定的「自由與民主」體制,美國就不會解除對古巴的封鎖。

柯林頓對古巴的不友善,可能與他個人素質有關,亦或根源於他的早年經驗——在柯林頓擔任阿肯色州州長時,曾處理古巴船民問題而對哈瓦那感受不佳。但導致柯林頓簽署1996年法案的直接因素,或是古巴流亡邁阿密社群的挑撥。由於擔心兩國關係的正常化,將危及他們所承攬的古巴(非法)移民商機,於是他們多次刻意將飛機開入古巴領空,毫不理會古巴再三警示,最後迫使古巴不得不擊落輕航機。這件事情造成輿論不分黑白,一面倒地譴責古巴,也致使柯林頓很難對1996年法案說不。

1994年美國東岸紐約州海岸的古巴船民。 圖/美聯社
1994年美國東岸紐約州海岸的古巴船民。 圖/美聯社

「有罪!」美國駐哈瓦那代表處外的示威看板,上頭畫有小布希(左)與古巴籍的恐怖份子...
「有罪!」美國駐哈瓦那代表處外的示威看板,上頭畫有小布希(左)與古巴籍的恐怖份子卡利萊斯(Luis Posada Carriles)。受到中情局支援的卡利萊斯過去曾策劃各種顛覆古巴政府的恐怖攻擊,包括1976年古巴航空455號航班爆炸案,造成機上76人罹難。卡利萊斯目前人在美國,並躲過所有司法追訴。 圖/路透社

柯林頓之後,小布希(George W. Bush)總統帶領共和黨與保守派陣營捲土重來。對於縮緊古巴政策,小布希政府簡直就是見獵心喜,除了2000年就任以來,步步升高壓縮,他還在2004年特設「促進古巴自由化委員會」,投入3600萬美元(對,折合20多億台幣!),完成近500頁報告、規劃與行動綱領,彷彿很快就要「光復」這一海島,按照美國的形象「重塑古巴」。

美國財政部2004年4月向國會報告,指其專門負責調查可疑的海外財務轉移之單位——也就是「海外資產管制辦公室」(Office of Foreign Assets Control)——總計聘用120人,其中,對付賓拉登與伊拉克等國家的人數是4人,但是,用以偵防與古巴有財務來往的職工,竟然高達24人!2006年,小布希還搞了「古巴醫護專業人來美專案」(Cuban Medical Professional Parole Program),至2015年底,總計挖腳古巴7117位醫護專才。就連速以支持美國外交政策聞名的《紐約時報》,都「難以接受」這種惡質作法而大聲譴責。

2009年歐巴馬上台,美國與古巴關係開始和緩,包括古巴裔美國人回古巴探親的次數與匯款數量都予以放寬。與此同時,在先有許多社會活躍份子及政治人的努力,加上古巴得到大多數拉美及佳勒比海國家的支持,最後再有教宗方各濟中介,並有交換囚犯互相示好之後,最終,美古兩國總算在2014年12月17日,由勞爾‧卡斯楚與巴拉克‧歐巴馬同步宣布「關係正常化」,至2015年7月20日及8月14日,雙方外長分別前往華盛頓與哈瓦那升旗,並於2016年2月簽署通航協定,未來每天可望會有110班次飛機從美國來到古巴。而當3月20日歐巴馬完成古巴訪問並觀賞棒球比賽之後,接下來,應該就是勞爾會定好時程,正式訪問美利堅了。

未來,有利古巴與美國關係順利推進的因素,應該是美國國內的民意。今年2月,蓋勒普在美國50個州所進行的民調顯示:美國國內18歲以上,有54%的民眾對古巴採正面看法,這一數字不僅大幅高於對古巴持負面看法的民意(40%),亦是20年以來,對古民意的正面觀感首度超過負面(同樣的民調,在1997年第一次調查時結果可是10%比81%的一面倒負評)。

對於美國與古巴關係的破冰,我們當然審慎樂觀;不過,兩國互動仍然可能節外生枝。原因有大有小。

小的是,經濟封鎖如前所述,無法只是由總統解禁,必須由國會修法或廢除法律,而無法迴避與國會保守派的正面對決;而美國強行租借關塔那摩海灣的問題能否解決,可能也會繼續糾纏;但最大的麻煩可能是,假使年底美國大選,又是共和黨候選人當選,那麼,不論是出身古巴後裔克魯斯(Ted Cruz)——或是更可能出線的川普(Donald Trump)——到時會否如同1970年代末的卡特總統,和解至半突然又殺出了個雷根,致使前功盡棄?誰都說不定美國會不會再重蹈覆轍。

挑戰始終未曾遠離。三個古巴英雄,從左至右:切、馬蒂、菲德爾.卡斯楚。 圖/路透社
挑戰始終未曾遠離。三個古巴英雄,從左至右:切、馬蒂、菲德爾.卡斯楚。 圖/路透社

作者.馮建三:政治大學傳播學系教授,《台灣古巴後援會》創辦人

  

美古破冰,歐巴馬訪古巴 | 轉角國際 udn Global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最新文章

土耳其拼上老命、寧可槓上美國,也硬要採購俄羅斯製的S-400防空飛彈(圖)?土耳...

重磅廣播/觸怒美國沒在怕?土耳其為何硬衝「S-400軍購案」

2019/07/20
要當一個快樂的老人,可能沒那麼容易。圖為大阪G20宣傳活動上的饒舌歐巴桑。 圖/...

養老要花多少錢?日本「老後年金」爭議下的非典型國民

2019/07/18
過去越南沒有針對「越南製造」產品的具體法規和標準,僅要求廠商「據實以報」,缺乏措...

「越南製造」的虛實(下):美國貿易越戰開打中?

2019/07/16
美中貿易大戰,越南能藉此成為最大贏家嗎? 圖/美聯社

「越南製造」的虛實(上):中國衰退大贏家?

2019/07/16
拜登只差一點點,就能夠打敗川普成為美國總統?從政資歷長達半世紀的前副總統拜登,已...

美國政壇「不死老喬」:拜登的第三次總統夢

2019/07/15
非洲的開發之路遠比東亞、拉美等地來得更為艱辛。自貿協定將有助創建更大的企業,並排...

非洲別走冤枉路?披荊斬棘的「無煙囪產業」之路

2019/07/12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