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新泰國的舊政治(下):泰皇「君權網絡」不倒,國家不會好?

2019/05/06 徐子軒

泰王拉瑪十世於5月初正式加冕,官方熱烈造勢,營造國家團結景象,但民間似乎更擔心政...
泰王拉瑪十世於5月初正式加冕,官方熱烈造勢,營造國家團結景象,但民間似乎更擔心政治混亂。 圖/路透社

▌前篇:〈新泰國的舊政治(上):玩不贏軍政府的「民主對決」〉

5月初,兩個亞洲古老君主國正式迎來新皇:一個是日本萬世一系的德仁天皇,一個是泰國卻克里王朝的拉瑪十世。在日本,各種「令和」產品熱銷,充斥新時代的氣象,國民普遍樂觀看待未來;在泰國,官方熱烈為加冕大典造勢,營造國家團結景象,但民間似乎更擔心政治混亂。

泰國川登喜皇家大學民調指出,只有19%左右的泰國民眾認為3月大選後,政局情勢轉好;被問到選後期待時,40%的人希望看到新政府與新總理盡速到位,顯示迄今懸而不決的選舉結果,依然困擾著泰國社會。

然而,選舉反映的只是制度化下的政爭。軍方、保守派,與民主派、民粹主義份子的「深層政府」鬥爭,從泰國民主化以來一直都是政治困局的核心。對照起同為君主制的日本,早已步入成熟的憲政,泰國不斷發生政變,真正的背後因素,乃是王權與民權的根本性對立。

對照同為君主制的日本,早已步入成熟的憲政,泰國不斷發生政變,真正的背後因素,乃是...
對照同為君主制的日本,早已步入成熟的憲政,泰國不斷發生政變,真正的背後因素,乃是皇權與民權的根本性對立。 圖/路透社

▌泰國皇室的「君權網絡」

過去在拉美九世蒲美蓬的聲望與功績下,多數泰國人民包容所謂的「君權網絡」(network monarchy),也就是聽任泰王結盟、庇蔭各方勢力,介入政治事件,而這其實是對民權的侵蝕。

以政變為例,多數都獲得蒲美蓬贊同或默認,最主要就是因為——縱使會導致軍方干政,但至少軍方極為擁戴君主制。軍方甚至將戒嚴執政時期,美化為有別於選舉民主、另一種具合法正當性的政治狀態,強調泰國仍在泰王領導下,只是改變了政治制度,企圖讓民眾更能接受政變的常態。

其他皇室成員同樣是這套君權網絡的受益者兼操作者。如2006年軍事政變詩麗吉王后和樞密院主席(Prem Tinlasunonda)遭指控是背後的主要推手,透過宮廷力量,暗中支持「黃衫軍」,像是最有名的人民民主聯盟(PAD),動員保皇派持續示威抗議,最後於2008年推翻由塔克辛派的人民力量黨(PPP)領導的民選政府。

有其父母必有其子,現任泰王維護君主制亦是不遺餘力,甚至可謂有過之而無不及。這具體呈現在他一繼位,就要求軍政府於新憲法內「確保並擴張皇權」,像是原本新憲規定國家面臨緊急狀況,將由總理、國會議長、憲法法院院長等人召開聯席會議應變,但卻遭瓦吉拉隆功(即拉瑪十世)反對,改回由君主作為最終決定者。

過去在蒲美蓬的聲望與功績下,多數泰國人民包容「君權網絡」,聽任泰王結盟、庇蔭各方...
過去在蒲美蓬的聲望與功績下,多數泰國人民包容「君權網絡」,聽任泰王結盟、庇蔭各方勢力,介入政治事件。圖為蒲美蓬逝世後,泰軍演練抬舉「皇家葬禮輪車」(Royal funeral chariot)。 圖/路透社

2006年軍事政變,詩麗吉王后和樞密院主席炳亦遭指控,是背後的主要推手。圖為20...
2006年軍事政變,詩麗吉王后和樞密院主席炳亦遭指控,是背後的主要推手。圖為2006政變,開進曼谷街頭的坦克。 圖/歐新社

又如刪除「攝政王代行國政」的條款。過去規定泰王若不在國內,必須任命攝政王處理政事,慣例上由樞密院主席負責。但瓦吉拉隆功認為無強制任命的必要,要求新憲交由他自行決定是否需要攝政王代政,並排除樞密院要求設立攝政王的條款,被視為架空樞密院。

除了強制施加意志於新憲、獲取政治權力,財政大權亦是瓦吉拉隆功念茲在茲的事項。在他主導下,軍政府通過《皇家財產法律修正案》,使泰王成為皇室財產爭議的最終仲裁者,並可任命「皇室財產管理局」(CPB)主席,完全控制CPB。該局負責管理皇室據稱超過數百億美元的巨大資產。

可想而知,CPB董事會成員必然是泰王親信,包括軍界、商界等重量級人士。目前董事會主席是空軍元帥沙替彭(Satitphong Sukwimol),他是瓦吉拉隆功皇儲時期的私人秘書,在2017年接掌主席,然而此一位置依照舊法,應是由泰國財政部長出任。此外,陸軍總司令阿皮拉特(Apirat Kongsompong)也加入董事會行列,泰王顯然認為由軍隊看管他的財產會更安全有利。

除了強制施加意志於新憲、獲取政治權力,財政大權亦是瓦吉拉隆功念茲在茲的事項;泰王...
除了強制施加意志於新憲、獲取政治權力,財政大權亦是瓦吉拉隆功念茲在茲的事項;泰王顯然認為由軍警界、商界等親信,來看管他的財產會更安全。圖為行經大皇宮的泰國警隊。 圖/路透社

另一方面,自2017年以來,泰國軍隊就開始進行組織重整。最重要的改變應是,國王衛隊「第一步兵團第一師」的擴編。這是瓦吉拉隆功的「禁衛軍」,被稱為「Rachawallop 904部隊」。去年曾有消息指出,Rachawallop 904以外的部隊已從曼谷遷往鄰近省份,代表瓦吉拉隆功只相信禁衛軍,也不放心軍政府。

Rachawallop 904部隊肩負捍衛泰王與皇室成員之責,其指揮官的重要性不言可喻;此人必須直接由皇室指揮,而不是由軍隊首領或軍政府控制。根據知情人士透露,去年12月,瓦吉拉隆功已任命阿皮拉特之子出任指揮官,領導5,000精銳鎮守京畿。

軍隊之外,還有警力。軍政府依照瓦吉拉隆功所願,新成立了特警部門警隊。此警隊在既有編制上擴編,增加了4倍,約有1,600多人。主要工作在於保護皇室、進行情蒐等警務,同時也負責執法,追捕誹謗皇室者,主管則是前述CPB董事會主席沙替彭之弟。

承上可知,瓦吉拉隆功的猜疑心頗重,非常仰仗緊密的裙帶關係來維繫他的君權網絡。這是因為瓦吉拉隆功現仍缺乏蒲美蓬的聲望地位,在軍隊等深層政府的菁英環伺下,他亦深感不安。這從他拔除樞密院權力即可知,樞密院向來是皇室與軍隊間的橋梁,但瓦吉拉隆功更想讓自己與軍隊建立網絡、穩固勢力範圍。

瓦吉拉隆功(中)的猜疑心頗重,非常仰仗緊密的裙帶關係來維繫他的君權網絡。這是因為...
瓦吉拉隆功(中)的猜疑心頗重,非常仰仗緊密的裙帶關係來維繫他的君權網絡。這是因為瓦吉拉隆功現仍缺乏蒲美蓬(左)的聲望地位,在軍隊等深層政府的菁英環伺下,他亦深感不安。 圖/美聯社

▌清算「民主派」

瓦吉拉隆功的不安,還來自於外部民主派的虎視眈眈。像是剛成為新國會第三大黨的未來前進黨(FFP),其黨魁塔那通(Thanathorn Juangroongruangki)就被保皇派批為共和主義者,意圖顛覆君主制。雖然現在有憲法、軍隊等力量層層保護皇權,但若想坐穩江山還需有更多安排,故瓦吉拉隆功也得與軍政府協作,共同捍衛皇室神主牌。

值得注意的是,塔那通似乎有取代塔克辛、成為保皇派頭號眼中釘的趨勢。如阿皮拉特就曾將塔那通稱為「左翼政客」,抨擊他企圖改變君主立憲制、分裂泰國人民團結。部份黃衫軍領袖也宣稱反對任何不支持君主制的政黨,並要求選舉委員會對允許此類政黨參選負起責任,雖沒指名道姓,但明顯針對FFP。

塔那通與FFP之所以會受到保皇派的打擊,最主要即是大力反對軍人干政,主張削減軍費和將軍人數,以及結束徵兵等推動軍隊國家化的措施,都讓軍方極為不滿。塔那通更認為,應該讓塔克辛與盈拉回國,接受公正司法審判,這也使他與保皇派的矛盾加劇。

目前,塔那通與部份FFP當選人正陷入選舉司法調查的泥淖,原因是他們涉嫌持有媒體股份,但仍舊參選(泰國法律規定參選人不得持有媒體股份)。外界普遍認為這是因為FFP選得太好,遭到選後清算的追殺行為。這也可視為是保皇派的反撲,打算壓制任何不利於君主制的聲音進入國會。塔那通與FFP是否能度過難關,尚未可知。

塔那通與部份FFP當選人正陷入選舉司法調查的泥淖,原因是他們涉嫌持有媒體股份,但...
塔那通與部份FFP當選人正陷入選舉司法調查的泥淖,原因是他們涉嫌持有媒體股份,但仍舊參選(泰國法律規定參選人不得持有媒體股份)。外界普遍認為這是因為FFP選得太好,遭到選後清算的追殺行為。 圖/路透社

最後,回到本次大選結果。包括為泰黨(PTP)、FFP在內的7個黨派,已經公開表示組成「民主聯盟」,反對公民力量黨(PPRP)推舉軍政府的帕拉育續任總理。然而民主聯盟雖佔眾議院多數,但仍達不到過半門檻(依法,出任總理需由上下議院過半議員通過);保守派方面,民主黨正考慮加入PPRP聯盟、自許中立的泰自豪黨(Bhumjaithai Party)待價而沽,加上參議院的鐵票,帕拉育組閣似乎勢在必行。

事實上,去年軍政府通過「20年戰略計畫」,包括國安、行政等六大領域,也獲得泰王簽字同意。該計畫要求未來20年不管哪黨執政,都得遵守已制定的戰略方針。此計畫由帕拉育領銜推出,在帕拉育執政下固然合理,但若是他黨組閣,卻仍被迫奉行,不啻是延長軍政府的影響力,嚴重破壞民主制度。

且此計畫早已擬妥,政府接下來就是奉命執行。然而大選過後,泰國「名義上」恢復民主,反對黨必須依法審核法案預算等事項,盡到把關之責,如此勢必會與帕拉育內閣再起衝突。因為民主聯盟縱使無法組閣,卻掌握參院多數,應有足夠力量杯葛帕拉育內閣的法案,甚至癱瘓議事。

這在正常民主國家屢見不鮮,執政黨本就該進行妥協、調和各方利益,但習慣「鐵血治國」的帕拉育,是否做好民選政府總理的準備,面對民權與反對黨監督?答案恐怕不甚樂觀。無論如何,泰國好不容易重生的民主危如累卵,帕拉育內閣的舉動將決定泰國未來,也是下階段各方密切觀察的焦點。

泰國軍方極為擁戴君主制;以帕拉育為首的軍政府,與泰王形成「君權網絡」,侵蝕民主。...
泰國軍方極為擁戴君主制;以帕拉育為首的軍政府,與泰王形成「君權網絡」,侵蝕民主。大選過後,泰國「名義上」恢復民主,但習慣「鐵血治國」的帕拉育,是否做好準備,面對民權與反對黨監督?圖為帕拉育將八方聖水,以伏姿呈給拉瑪十世。 圖/美聯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新泰國的舊政治(上):玩不贏軍政府的「民主對決」

泰國大選啟示錄(上):民主選擇了「軍政府」?

泰國大選啟示錄(下):選舉奧步?泰國還能微笑嗎

徐子軒

amor fati,覺得魯莽是一生至少一次、誰都不可或缺的美德;amor mundi,相信聰明人為的均衡根本難抵混沌粒沙的傾城。 ▎FB:37°C 的中國。 ▎Vlog:魯賓孫

作者文章

圖為美軍UH-60黑鷹直升機。1990年代,索馬利亞陷入嚴重內戰。1993年索馬...

索馬利蘭與台灣新朋友:競逐非洲之角的美中代理人之戰?

2020/07/21
印度和中國爆發嚴重的邊境衝突;幾乎同時,山區另一邊的印度和尼泊爾,也正在地圖上展...

地圖大戰靠強國?尼泊爾鬥印度的邊界地圖亂鬥

2020/06/29
後疫情時代的世界彷彿方寸大亂,美國與伊朗的衝突也未能消緩,反而恐怕持續惡化,加溫...

「制裁伊朗」到底?世界大亂...美伊衝突惡化中

2020/06/03
今年5月傳出美國考慮重拾核試驗。圖為美國1946年的「十字路口行動」,於馬紹爾群...

末日時鐘倒數?最後的核武制約...美俄《New Start》的失控談判

2020/06/01
在彼此懷疑30年後,世界的局勢終於正式邁入高速變化的「新冷戰」時代。圖為美國空軍...

封鎖空中間諜橋:美國退出《開放天空條約》的新冷戰躁動

2020/05/26
美國疫情大爆炸,不只牽扯到全球瘟疫抗戰,更觸及政治版塊的鬆動位移。美國與中國兩個...

「老大哥們」的瘟疫死鬥:疫情爆炸的美國還能領導世界嗎?

2020/04/08

最新文章

圖/美聯社

釣魚台111天暗潮:日本如何面對中國艦隊常滯的「尖閣問題」?

2020/08/12
截至2018年底,迪蓬–莫雷蒂的勝訴紀錄已超過140樁案件,為法國全境勝訴紀錄最...

狼爪權貴「王牌大律師」:法國司法部長的任命風暴

2020/08/04
俄羅斯聯邦車臣共和國總統——小卡迪羅夫(Ramzan Kadyrov)——日前在...

超越「一國兩制」的車臣君主:普丁忌憚的「土皇帝」小卡迪羅夫

2020/08/03
お疲れ様でした。大統領閣下(辛苦您了,總統閣下)。 圖/聯合報系資料圖庫

踏上日本哲道的「台灣大人」:李登輝...時代鑄造的多桑領袖

2020/07/31
於2010年成為前首相的安倍晉三,私人行程訪台,並與李登輝會面。 圖/聯合報系資...

李登輝與日本政壇:繼承者的指教...日本國家迷惘中的感情投射

2020/07/30
美國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與德國克伯基金會(Kö...

德意志「叩頭中國」迷思(下):你的「親中」無關我的新冷戰?

2020/07/30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