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新泰國的舊政治(上):玩不贏軍政府的「民主對決」

2019/05/06 徐子軒

泰國今年3月迎來睽違已久的民主選舉。但這場由軍政府主導的拖棚歹戲,堪稱是本世紀最...
泰國今年3月迎來睽違已久的民主選舉。但這場由軍政府主導的拖棚歹戲,堪稱是本世紀最劣質選舉。圖為2014年,透過政變上台的泰國現任總理帕拉育。 圖/路透社

隨著泰王進行加冕典禮,泰國大選的結果也即將底定(預料將會在9日公布結果)。這場由軍政府主導的拖棚歹戲,並未因投票結束而告終;相反地,選後一個多月以來,各種政治奇景不斷上演,堪稱是本世紀劣質選舉的示範。

3月底的國會選舉雖然和平落幕,但和平不代表公平,有不少論者批評本次選舉中的疏失,將矛頭指向選舉委員會(EC)。像是投票站的管理方式、部分選區的異常高票數、選務人員的訓練不足,以及在紐西蘭的海外投票因延遲送到,而不被計算的爭議等,都讓部分選民不滿,直指選舉無效。

此外,本次大選採用新的投票制度,有一些選區出現針對計票錯誤、賄選...等的選舉申訴,EC認為申訴結果將影響政黨比例代表議員的席次分配,主張先調查後公佈;雖然EC承認存在技術錯誤,但仍堅持選舉有效,甚至迄今還在討論政黨代表席次的分配公式,尚未決定要用哪種方法,可謂極其荒腔走板。

目前有數十萬泰國人民上網連署,要求彈劾EC委員。問題是,彈劾案曠日費時,即使真能處理EC,也只不過是清除軍政府的棋子,泰國政治沉痾已久的弊病仍未獲得解決。若有礙於民主轉型的結構不變,泰國就永遠無法擺脫軍人干政、貪腐橫行等亂象,回歸憲政成為一個正常國家。

「抗議軍政府作弊!」3月底的國會選舉雖然和平落幕,但和平不代表公平,大選存在許多...
「抗議軍政府作弊!」3月底的國會選舉雖然和平落幕,但和平不代表公平,大選存在許多荒謬「疏失」。圖為反政府示威者舉牌抗議選舉不公。 圖/法新社

▌疊床架屋的制衡民權

首先要知道,早在選舉前,軍政府就已做好重重準備,應對未來可能的變局。EC只不過是第一層守門者,還有更多具權力的機構——如憲法法院、「內部安全行動司令部」(ISOC)等——正在等待民主派出招。

以憲法法院來說,本次選舉中,憲法法院在下令解散提名烏汶叻(Ubolratana)長公主泰愛國黨(TRC)時,就已發揮效用。憲法法院基於職權,判定烏汶叻不得成為總理候補,並進一步延伸,以「TRC意圖反對君主立憲制」,禁止TRC主要成員十年不得參政。

這讓部份人士質疑憲法法院的公正性,由於現任法官都是軍政府提名或留任,法院早被認為是軍政府的附屬,此次判決根本是趁機整肅同屬塔克辛派的TRC。且政黨解散後,其議員候選人也不得參選,更被視為是軍政府在背後操刀,影響民主派的選情。

憲法法院現任法官都是軍政府提名或留任,早被認為是軍政府的附屬。圖為憲法法庭宣判烏...
憲法法院現任法官都是軍政府提名或留任,早被認為是軍政府的附屬。圖為憲法法庭宣判烏汶叻不得成為總理候補,並禁止TRC主要成員十年內參政。 圖/路透社

憲法法院應為憲法守護者,如今卻逐漸政治化、被批為司法打手;但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這乃是泰國政治結構使然,學者將之稱為「深層政府」(deep state)。這是指,在一國內部有著看似正常的治理形式,像是民主選舉、司法獨立、文官中立、軍隊國家化等,但背後卻由一群社經菁英進行決策,如美國的「軍工複合體」

泰國也有這種傾向。在此前提下,憲法法院儼然變成深層政府的終極司法代理人,使深層政府制度化,如護航親軍政府政黨,使其藉由本次大選獲得合法性。此外,法院也保護深層政府免受民主化干擾,如2006年、2014年憲法法院曾宣告選舉無效;2014年判決解除前總理盈拉職務,協助軍隊完成政變。

進一步而言,憲法法院也是保皇派的重鎮。像是2012年盈拉所屬的為泰黨(PTP)打算修憲,將制定新憲的權力交由制憲大會,最後由全民公投議決。不難看出,塔克辛派的民粹主義想藉伸張民權,制衡深層政府;然而這也被視為不尊重皇權,引起皇室不滿。

當時憲法法院認為「PTP企圖推翻皇權式民主,有議會獨裁統治之虞」,同時聲稱泰國已進入緊急狀態,政府與國王處於危險中,因此下令阻止修憲。如此可知,憲法法院最主要的功能就是維持皇權與深層政府的統治優勢,透過法律層級秩序,壓制來自於民間的威脅。

2014年,憲法法院判決解除前總理盈拉職務,協助軍隊完成政變。圖為2014年政變...
2014年,憲法法院判決解除前總理盈拉職務,協助軍隊完成政變。圖為2014年政變時,駐守在曼谷「民主紀念碑」(Democracy Monument)前的士兵。 圖/美聯社

憲法法院屬於軍政府的文官部份,有文攻就有武嚇、缺一不可,武官部份指的則是前述提到的ISOC。ISOC的前身,是冷戰時期對抗共產主義的秘密警察,既負責偵緝共黨份子,也執行農村發展、組織動員等心戰計畫。2007年,當時的軍政府將之改造為類似美國國土安全部的機構,賦予極大權力。

根據2008年《泰國國內安全法》,泰國四大軍區的指揮官同時充任區域ISOC的主管,省級ISOC主管也是由各省重要軍官兼職。在中央方面,ISOC合併了部分國防部、警政和內政部的業務,可謂包山包海。名義上,帕拉育總理是ISOC的主管,但真正掌控實權則的是副主任、陸軍總司令阿皮拉特(Apirat Kongsompong)。

某種程度上,只要涉及影響社會秩序與穩定的事件,都歸於ISOC處理。小至仲裁叫車軟體「Grab」與計程車的營業爭執查緝小販商家販賣違反智慧財產權的假貨等,大至以《電腦犯罪法》、《刑法》等法律威脅起訴異議者,箝制網路言論自由等,都可見ISOC的身影。

ISOC以穩固內部安全為理由,不受限的擴充權力與職能,成為凌駕司法、行政與立法之上的機構,已經受到諸多人權運動者的抨擊。本次大選中,ISOC也扮演著監督者的角色,預防可能出現的抗議示威等行為。即使軍政府將透過此次選舉轉為文職政府,但可確定的是,ISOC仍會強勢維護政權。

文攻武嚇、缺一不可。「內部安全行動司令部」(ISOC)凌駕於司法、行政與立法之上...
文攻武嚇、缺一不可。「內部安全行動司令部」(ISOC)凌駕於司法、行政與立法之上。即使軍政府透過此次選舉轉為文職政府,但ISOC仍會強勢維護政權。圖為掌控ISOC實權的阿皮拉特。 圖/路透社

▌政變陰影揮之不去

除了憲法法院、ISOC外,軍政府還握有各種監察、警政、司法等國家機器控制社會。倘若這些機構都無法確保政權安全,那麼軍隊就是軍政府最後的絕招,也是深層政府的核心之一。

當帕拉育於2014年出任軍政府總理時,同時也卸下陸軍總司令一職。理論上,帕拉育與其他軍官入閣,就不能直接向軍隊發出命令。但為了有效指揮,帕拉育仍與軍隊保持非正式的聯繫網絡,並將控制權交給高度信任的下屬——像是現任陸軍總司令阿皮拉特,即是強硬的保皇派。

阿皮拉特接下新職後沒多久,就對外表示:若選後政治陷入混亂,不排除以軍事政變,作為保護君主的最後手段。雖然沒有公開針對何者,但熟悉泰國政治的人都知道,阿皮拉特的表態正是試圖壓制塔克辛派的組閣可能。阿皮拉特這種藐視民意的發言,並不令人意外。眾所皆知,他是子承父業,其父正是大名鼎鼎的順通(Sunthorn Kongsompong)將軍

順通於1991年率兵發動政變,之後在已逝泰王蒲美蓬的同意下,組成「國家維持和平委員會」(NPKC)接管政權,隔年頒布新憲後去職。有其父必有其子,在阿皮拉特發表爭議言論後,泰國人民更擔心他恣意妄為,再度政變。

政變陰影一直籠罩泰國。1991年,順通將軍發動政變。有其父必有其子。他的兒子——...
政變陰影一直籠罩泰國。1991年,順通將軍發動政變。有其父必有其子。他的兒子——阿皮拉特——也在此次大選中直言:若選後政治陷入混亂,不排除軍事政變,保護君主。圖為1992年,泰國的「黑色五月事件」(Black May),民眾走上曼谷街頭抗議政變上台的蘇欽達(Suchinda Khraprayun)政府。 圖/維基共享

今年2月,社交媒體如推特、Facebook上流傳著坦克行駛泰國街頭的照片,使政變流言四起。軍政府立即出面闢謠,表示這其實是泰軍與美軍協作的「金眼鏡蛇」(Gold cobra)年度演習,並在坦克兩側掛上訓練的文字,緩解民眾的焦慮。

此外,由於阿皮拉特與帕拉育分屬不同軍系,前者是傳統「國王衛隊」(Wongthewan)出身,後者則是有「東方猛虎」(Burapha Phayak)之稱的軍系成員。兩大派系通常分別出任軍隊領袖,分享權力,但東方猛虎近年來聲威較盛,2006、2014年兩次政變都是該派系主導,再加上帕拉育長期擔任總理,權勢明顯蓋過國王衛隊。

故選前也出現謠傳:帕拉育擔心阿皮拉特對己不利,以44條緊急處分命令,將阿皮拉特及其心腹調離現職,移到無足輕重的職位。這逼得阿皮拉特出面澄清絕對沒有政變,並強調他與帕拉育關係非常接近,軍隊忠於軍政府,在帕拉育帶領下回歸民主,更不會干涉選舉。

今年2月,泰國社交媒體流傳著坦克行駛泰國街頭的照片,政變流言再度四起,顯見泰國民...
今年2月,泰國社交媒體流傳著坦克行駛泰國街頭的照片,政變流言再度四起,顯見泰國民眾對未來政局的憂心。圖為社群網路上流傳的坦克壓街照片,官方表示實為泰軍與美軍協作的「金眼鏡蛇」(Gold cobra)年度演習。 圖/社群網路

阿皮拉特是否對帕拉育忠誠,只有他自己知道,但他與軍隊在本次大選中,確實扮演著爭議角色。除了利用槍桿子嚴格維持秩序外,阿皮拉特也懂得使用筆桿子——在泰國自由黨(Seri Ruam Thai)領袖與跟監軍人發生口舌之爭後,阿皮拉特決定對該黨領導人控以誹謗罪,被外界視為壓制言論

更重要的是,且不論政變是見縫插針或獲取政治利益的流言,泰國民間之所以一直盛傳軍隊政變,乃是對未來政局的憂心。因為藉由不公平的安排,軍政府已掌握上議院多數票,本次選舉結果更顯示,軍政府幾可篤定將透過民主選舉持續執政,帕拉育可能會一直做到身體無法負荷之日(帕拉育現年65歲)。

初期軍政府還有足夠的權威掌握軍隊,但隨著帕拉育日漸老去,或越來越不得民心,對軍隊的掌控力必然有所下降。終有一天民主派翻轉頹勢,獲得下議院多數票時,若帕拉育不肯放手,與民主派對峙不下,那麼軍隊極有可能再以政變解決僵局,屆時被迫下台的政客,恐怕也會包括帕拉育,泰國政局也可能陷入另一場新的混亂。

——▌接續下篇:〈新泰國的舊政治(下):「皇權網絡」不倒,泰國不會好?〉

軍政府幾可篤定將持續執政。但若有天民主派翻轉頹勢,帕拉育仍不肯放手,那麼軍隊極有...
軍政府幾可篤定將持續執政。但若有天民主派翻轉頹勢,帕拉育仍不肯放手,那麼軍隊極有可能再以政變解決僵局。屆時被迫下台的政客,恐怕也會包括帕拉育。 圖/路透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徐子軒

amor fati,覺得魯莽是一生至少一次、誰都不可或缺的美德;amor mundi,相信聰明人為的均衡根本難抵混沌粒沙的傾城。 ▎FB:37°C 的中國。 ▎Vlog:魯賓孫

作者文章

圖為美軍UH-60黑鷹直升機。1990年代,索馬利亞陷入嚴重內戰。1993年索馬...

索馬利蘭與台灣新朋友:競逐非洲之角的美中代理人之戰?

2020/07/21
印度和中國爆發嚴重的邊境衝突;幾乎同時,山區另一邊的印度和尼泊爾,也正在地圖上展...

地圖大戰靠強國?尼泊爾鬥印度的邊界地圖亂鬥

2020/06/29
後疫情時代的世界彷彿方寸大亂,美國與伊朗的衝突也未能消緩,反而恐怕持續惡化,加溫...

「制裁伊朗」到底?世界大亂...美伊衝突惡化中

2020/06/03
今年5月傳出美國考慮重拾核試驗。圖為美國1946年的「十字路口行動」,於馬紹爾群...

末日時鐘倒數?最後的核武制約...美俄《New Start》的失控談判

2020/06/01
在彼此懷疑30年後,世界的局勢終於正式邁入高速變化的「新冷戰」時代。圖為美國空軍...

封鎖空中間諜橋:美國退出《開放天空條約》的新冷戰躁動

2020/05/26
美國疫情大爆炸,不只牽扯到全球瘟疫抗戰,更觸及政治版塊的鬆動位移。美國與中國兩個...

「老大哥們」的瘟疫死鬥:疫情爆炸的美國還能領導世界嗎?

2020/04/08

最新文章

圖/美聯社

釣魚台111天暗潮:日本如何面對中國艦隊常滯的「尖閣問題」?

2020/08/12
截至2018年底,迪蓬–莫雷蒂的勝訴紀錄已超過140樁案件,為法國全境勝訴紀錄最...

狼爪權貴「王牌大律師」:法國司法部長的任命風暴

2020/08/04
俄羅斯聯邦車臣共和國總統——小卡迪羅夫(Ramzan Kadyrov)——日前在...

超越「一國兩制」的車臣君主:普丁忌憚的「土皇帝」小卡迪羅夫

2020/08/03
お疲れ様でした。大統領閣下(辛苦您了,總統閣下)。 圖/聯合報系資料圖庫

踏上日本哲道的「台灣大人」:李登輝...時代鑄造的多桑領袖

2020/07/31
於2010年成為前首相的安倍晉三,私人行程訪台,並與李登輝會面。 圖/聯合報系資...

李登輝與日本政壇:繼承者的指教...日本國家迷惘中的感情投射

2020/07/30
美國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與德國克伯基金會(Kö...

德意志「叩頭中國」迷思(下):你的「親中」無關我的新冷戰?

2020/07/30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