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銀子與子彈,毒梟與汽油:讓國家爆炸的「墨西哥盜油者」

2019/01/29 張鎮宏

「我們看見了地獄,我們看見了地獄...。」 圖/墨西哥國防部
「我們看見了地獄,我們看見了地獄...。」 圖/墨西哥國防部

我們看見了巨大的火球,7米高吧...我們看見了地獄。

2019年1月18日下午,墨西哥中部的伊達戈州、貧窮的農業小鎮特拉威利潘(Tlahuelilpan)突然掀起了一波騷動。17歲的高中生何塞(José Guadalupe)興致勃勃地看著鄰居們來回奔走,「村外有免費的汽油,快點!快點!」抱著水桶、臉盆的鄰人,滿臉笑容地向何塞與他的奶奶卡門(Carmen García Reye)喊道。

自新年以來,由於國家的「掃黑政策」,村子裡的加油站已好一陣子沒有補給,各家農戶的汽車、工具機、農具油箱早已見了底。因此這天下午,村外空地的輸油管破裂,也就成了村人們殷切期盼的「及時雨」。7、800名村民於是提著鍋碗瓢盆,興沖沖地到漏油現場,希望多撈個幾桶油,加減補貼點今年的農荒損失——沒想到幾小時後,災難降臨,沒來由的火星引爆了漏油現場...「轟」一聲,小鎮即成人間煉獄。

7、800名村民於是提著鍋碗瓢盆,興沖沖地到漏油現場,希望多撈個幾桶油,加減補貼...
7、800名村民於是提著鍋碗瓢盆,興沖沖地到漏油現場,希望多撈個幾桶油,加減補貼點今年的農荒損失——沒想到幾小時後,災難降臨。 圖/美聯社

沖天的火焰當場炸死了大批村民,儘管火勢5小時內就被撲滅,卻至少造成了117人死亡;事發10日後,仍有數十人下落不明——其中也包括只剩一個學期就能畢業的何塞。

他是我最乖的孫子,他只是想幫家裡多掙個幾披索,誰知道...我們怎麼會知道...。

她悲傷的奶奶卡門,向墨西哥《環球報》哭喊著說。

「特拉威利潘漏油事件」至今已成為墨西哥公安史上,死傷最為慘重的國家級悲劇。但在各種親人哭喊、嘲笑愚民、與憤怒究責的背後,特拉威利潘火光所照出的駭人光景,卻是墨西哥那無法無天、年利潤超過30億美金的「盜油經濟」。

在各種親人哭喊、嘲笑愚民、與憤怒究責的背後,特拉威利潘火光所照出的駭人光景,卻是...
在各種親人哭喊、嘲笑愚民、與憤怒究責的背後,特拉威利潘火光所照出的駭人光景,卻是墨西哥那無法無天、年利潤超過30億美金的「盜油經濟」。 圖/法新社

▌墨西哥為什麼要偷油?一段關於「競爭力」的故事

儘管在北美三雄中,墨西哥的石化資源並不比美國、加拿大來得豐富。但與世界其他各國相比,墨西哥每天220萬桶的石油產量,排名世界第12;已知石油蘊藏量,排名世界第19。就資源含量而言,甚至比北歐石油大國挪威還更得天獨厚,照理來說就算無法爆富、合理的開發也應自給足夠。

從1994年美加墨簽署《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之後,來自美國的工業投資,帶動了墨西哥本地的能源需求;高速擴張的美資汽車工業,亦拉抬了墨西哥的「開車文化」與交通用油量。不過當墨西哥社會吃油愈兇之際,由「墨西哥石油公司」(PEMEX)長期國營獨佔的地質探勘、原油開採、石油精煉、油品銷售...卻停滯不前,根本跟不上國內對油的渴望。

面對效能不彰、組織肥大卻又連年虧損的PEMEX,再也受不了的墨西哥政府於是決定「動刀改革」。2013年,甫上台執政的墨西哥總統潘尼亞-聶托(Enrique Peña Nieto),帶著他的自由化競爭理念,大刀闊斧地解除了PEMEX的國營壟斷,試圖以開放私營競爭,推動產業升級。

然而墨西哥的自由化政策,潘尼亞-聶托卻選中一個最糟糕的時間點。

潘尼亞-聶托(圖)的自由化政策,卻選中一個最糟糕的時間點。 圖/路透社
潘尼亞-聶托(圖)的自由化政策,卻選中一個最糟糕的時間點。 圖/路透社

當潘尼亞-聶托耗盡大量政治資本,於2014年正式推動了石油改革後,供給過剩的國際原油市場,卻進入了油價暴跌的黑暗時代——本就連年虧損的PEMEX,還沒因自由化賺回第一桶金,就被迫進入撙節大幅裁員;同時來自美國的汽油產品,也挾其物美價廉的競爭優勢大舉進軍。

墨西哥的石油改革,於是步入了裡外不是人的困境:對於民生使用者,由於不再享有國營補貼,就算國際油價節節走低,國內油價卻還是「反映市場機制」地不斷上漲;對於PEMEX,自由化政策除了促成集團大幅裁員,於技術、制度、效率上的改進卻極為有限;此外,墨西哥政府雖鬆綁了國營壟斷,但嚴重的治安與貪腐問題,仍將國際投資嚇阻在家門之外。

最終PEMEX的改革開放,非但沒有刺激本國石化產業的競爭力,反而更是加深對外國石油的倚賴——直到2018年潘尼亞-聶托任滿下台為止,墨西哥也成為美國石油的最大出口市場,超過三分之二的墨西哥用油,都來自美國的強勢供應。

於是,犯罪集團就聞到了「錢」的味道。

墨西哥政府雖鬆綁了國營壟斷,但嚴重的治安與貪腐問題,仍將國際投資嚇阻在家門之外。...
墨西哥政府雖鬆綁了國營壟斷,但嚴重的治安與貪腐問題,仍將國際投資嚇阻在家門之外。圖為墨西哥南部塔巴斯科州的PEMEX漏油事件。 圖/路透社

▌Huachicoleros:墨西哥「赤三角」的國盜物語

在PEMEX自由化後的第一年裡,集團就即刻裁撤了1萬3,000多名員工。許多中產階級畢生的職業技術一夜無用,各大煉油城鎮、油工家庭的生活狀態也遭遇巨變;與此同時,自2006年開戰的「墨西哥毒品戰爭」,也正因掃毒軍事化而血流成河——毒梟與政府軍火拼。然後被逮捕消滅。接著又跑出更多更殘酷的新世代毒梟,沒完沒了地接班循環。

在過去,像是全盛時期的「錫納羅亞毒梟集團」,曾嚴令成員「不得騷擾平民、不得涉足國際販毒以外犯罪生意」(因為和地方「共生」,對組織安全與招募都是重要的);但那些在毒品戰爭中崛起的「後起之秀」——例如:Los Zetas「哈利斯科新世代毒梟集團」...等——卻選擇「無惡不作」,為了擴張勢力分流財源,他們插手軍火走私、人口販運、綁架勒贖...當然,還有「盜油生意」。

在墨西哥方言中,「盜油者」被稱作「Huachicoleros」,字面意義即是「鑽孔人」。雖然這類犯罪一直存在,但真正成為國家危機,卻是在PEMEX自由化之後——因為汽油價格開始浮動,並因私營化、去補貼的關係而越漲越高。

在墨西哥方言中,「盜油者」被稱作「Huachicoleros」,字面意義即是「鑽...
在墨西哥方言中,「盜油者」被稱作「Huachicoleros」,字面意義即是「鑽孔人」。 圖/美聯社

一開始,盜油生意只是「地方黑幫」的零頭小利,與毒品走私相比根本不值一提。但在2010年前後,墨西哥毒梟卻開始了一系列的毒梟混戰——西岸的錫納羅亞集團與東岸的海灣集團火拼;海灣集團的武裝打手Los Zetas又自立為王,和所有毒梟火拼;所有的毒梟又在「毒品戰爭」的大旗下,與政府軍火拚——各路派系彼此亂鬥成一團,各種背叛、陰謀、血腥與暴力,也迫使毒梟集團窮兵黷武,無所不用其極地榨取資金。

此外,墨西哥的石油經濟,長期以維拉克魯茲州(東海岸產油大區) -普埃布拉州瓜納華托州(中部內陸的煉油重鎮)-墨西哥城(首都,也是最大的用油市場)的「赤三角地帶」為主。但在2014年自由化後,中部的煉油重鎮卻因PEMEX大裁員而走入蕭條,逮住油價機會的盜油黑幫,這才趁勢吸收了成千上萬走投無路的石油家庭,共生關係自此蔓延了開來。

隨著毒品戰爭的暴力加劇,各種背叛、陰謀、血腥與暴力,也迫使毒梟集團窮兵黷武,無所...
隨著毒品戰爭的暴力加劇,各種背叛、陰謀、血腥與暴力,也迫使毒梟集團窮兵黷武,無所不用其極地榨取資金。 圖/路透社

偷油的無本生意,讓幫派份子得以用表定油價5~7折的黑市價格牟取暴利。而一般墨西哥的基層農民,平均日薪只有8美金;但在盜油集團內,有經驗的「鑽孔工」一個洞就可以賺到1萬美金、「接管工」一條線至少8,000美金,甚至是負責把風的小弟,每個月「站哨行情」都還有500美金——於此「榮景」之下,一條盜油管養活一個家庭,一幫「盜油者」撐起整個城市的地下收入,也就成為墨西哥黑油市場的真實光景。

這些「贓油」起初只在地下市場流通,但隨著犯罪集團對PEMEX的滲透,盜油規模也越來越組織化——他們開始在輸油管上盜接軟管,配合煉油廠的內應「穩定吸貨」。甚至與下游業者串通「洗油」,把盜出的汽油以回扣價再賣回給通路加油站,以合法招牌掩護非法油品,進而讓貪腐隨著「贓油」滲透到社會的每一結構。

墨西哥農民平均日薪只有8美金;但盜油集團內,有經驗的「鑽孔工」一個洞就可以賺到1...
墨西哥農民平均日薪只有8美金;但盜油集團內,有經驗的「鑽孔工」一個洞就可以賺到1萬美金。一條盜油管養活一個家庭,一幫「盜油者」撐起整個城市的地下收入,也就成為墨西哥黑油市場的真實光景。 圖/路透社

▌與「黑油宣戰」!AMLO的震盪療法

「人不一定得吸毒,但車鐵定是要吃油的!」一名曾在煉油重鎮薩拉曼卡活動的盜油者,曾向《路透社》的記者得意地表示,「跨國販毒的高成本高風險,盜油生意的門檻可是輕鬆許多——更何況墨西哥的警察全都被『毒品戰爭』搞到沒命。汽油竊盜?他們根本無力注意。」

隨著國際油價在2016-17年回溫,墨西哥的竊油犯罪也瘋狂攀升,與2013年相比竊油犯罪事件飆漲了2,000倍;到了2018年事情變得更難收拾,根據墨國內政部的估計,在墨西哥境內的輸油管,平均每1.4公里「就有一個竊油孔洞」,

盜油集團的猖獗,讓墨西哥國庫每年損失至少570億披索(30億美金)!

2018年12月,墨西哥的新總統——羅培茲.歐布拉多(簡稱:AMLO)——在上任後,隨即將「盜油犯罪」列為頭號的治安掃盪目標。AMLO認為,盜油犯罪不只竊取了國家收入,更腐化了墨西哥的石化競爭力,再加上竊油網路與毒梟集團的相互嵌合,因此在反毒之前「墨西哥更該對盜油犯罪採取行動!」

AMLO(圖)認為,盜油犯罪不只竊取了國家收入,更腐化了墨西哥的石化競爭力,再加...
AMLO(圖)認為,盜油犯罪不只竊取了國家收入,更腐化了墨西哥的石化競爭力,再加上竊油網路與毒梟集團的相互嵌合,因此在反毒之前「墨西哥更該對盜油犯罪採取行動!」 圖/法新社

就職總統的第一個月內,AMLO的「掃黑油計劃」旋即行動,但手段與影響之劇烈,卻讓墨西哥社會極為震撼——AMLO的做法「簡單粗暴」,他下令軍隊直接進駐接管了PEMEX的煉油廠,並讓士兵直接押著輸油指揮中心全時監控,「只要哪條管線的管壓下降,該管全線就即刻停止輸油!」

油管停止供油後,通路加油站的汽油需求,全都得協調由國防部「重兵派送」。就和一般我們叫瓦斯一樣,只是出發的油罐車,全程都由墨西哥軍隊「武裝護送」,並全面監管著煉油廠與通路之間的油料數據,以防油料中途遭遇武裝打劫或是「不明短少」。

AMLO強調,透過成千上萬個油管孔洞,PEMEX每天至少「有1,000輛油罐車的油」落入黑市,但只要油管一停止供油「盜油者們就全部等死」。因此堅壁清野的斷油政策,就算「代價沈重」仍有其必要性。

在新政府的雷厲風行下,墨西哥掃黑油「大有收穫」。根據AMLO總統的說法:截至2019年1月15日,PEMEX每日的油料竊盜損失已從「每天1,000輛油罐車」,降至了「每天27輛」;各路的主動掃蕩,不僅針對輸油管的盜油孔洞,就連「洗贓油」的加油站通路也一一被逮捕。

PEMMEX出發的油罐車,全程都由墨西哥軍隊「武裝護送」,並全面監管著煉油廠與通...
PEMMEX出發的油罐車,全程都由墨西哥軍隊「武裝護送」,並全面監管著煉油廠與通路之間的油料數據,以防油料中途遭遇武裝打劫或是「不明短少」。 圖/路透社

在掃黑油的過程中, 政府軍也破獲了極為誇張的盜油事證——像是在墨西哥中部最大的薩拉曼卡煉油廠裡,接管進駐的軍隊就在廠區的汽油儲油槽裡,發現一條直通廠外、長達3公里的「地下竊油軟管」——這也證明了盜油集團的侵門踏戶,已經到了無法無天、無孔不入的駭人境地。

薩拉曼卡煉油廠內部的「盜接油管」,證實了AMLO一直以來的指控:

墨西哥的盜油犯罪,80%都與PEMEX內部的貪腐內鬼有關。

「墨西哥的盜油犯罪,80%都與PEMEX內部的貪腐內鬼有關。」圖為PEMEX的員...
「墨西哥的盜油犯罪,80%都與PEMEX內部的貪腐內鬼有關。」圖為PEMEX的員工,正在回收盜油集團的非法油庫。 圖/路透社

檢測油管壓力、用數據系統核實輸油總量、甚至是強行斷油...這些手段過去PEMEX都曾用過。之中,像是2017年PEMEX的時任CEO岡薩雷茲.安納亞(José Antonio González Anaya),就曾高調地打出「大數據掃黑油」的口號。但掃蕩成效不彰不提,卸任後從政的岡薩雷茲.安納亞,後來還遭到國防部資安承包商檢舉:負責掃黑的他在PEMEX任內,竟曾為了帳面績效而多次「刪除、編篡黑油取締的通報數據」。

在部分報導裡,左翼出身的AMLO甚至私下懷疑,PEMEX的工會組織或許早被犯罪集團滲透。但算知道了「真相」,墨西哥政府又該如何掃蕩這樣的結構性貪腐?此外,就算民間輿論對於行動的支持率,始終維持在50%以上,但斷油行動所造成的後遺症,卻對墨西哥民生經濟造成了極大的衝擊,甚至在一個月後,變相成為了「特拉威利潘悲劇」117人慘死的近因。

斷油行動所造成的後遺症,卻對墨西哥民生經濟造成了極大的衝擊,甚至在一個月後,變相...
斷油行動所造成的後遺症,卻對墨西哥民生經濟造成了極大的衝擊,甚至在一個月後,變相成為了「特拉威利潘悲劇」117人慘死的近因。 圖/路透社

▌117慘死的「特拉威利潘悲劇」:是起點?還是結局?

油呢?加油站裡根本沒有油啊!

AMLO的斷油行動,在「帳面數據」雖然相當成功,但墨西哥的民生經濟卻成為了「互相傷害」的犧牲品。因為在犯罪最為猖獗的幾個中部省份——伊達戈、普埃布拉、瓜納華托——竊油通報之所以嚴重的原因,即是當地發達的煉油工業。因此,斷油雖然有效地遏制了「即時犯罪」,但同時也讓墨西哥的石化心臟陷入癱瘓。

除此之外,AMLO以油罐車「武裝輸油團」來取代油管的應急輸送,雖確保了油料交送的透明性,但油罐車的運送成本卻是油管的1400%;再加上軍隊護航的時間、人力與交通成本,都讓PEMEX的經營成本瞬間暴增。

AMLO以油罐車「武裝輸油團」來取代油管的應急輸送,雖確保了油料交送的透明性,但...
AMLO以油罐車「武裝輸油團」來取代油管的應急輸送,雖確保了油料交送的透明性,但油罐車的運送成本卻是油管的1400%。圖為軍隊接管薩拉曼卡煉油廠後,進出的石油工人都必須接受軍方搜身檢查。 圖/路透社

政府高調的斷油掃黑,很快地激起了民間「加不到油」的恐慌心理——全國各地出現了大批的「搶加油人潮」,基層通路的儲油瞬間被高峰的恐慌需求給清空,但此時的油管已因斷油而失能、數量與效率有限的武裝油罐車隊又應接不上前線的叫貨...災難性的「汽油恐慌」,於是在墨西哥全境爆發。

2019年1月18日下午2點30分,接管PEMEX輸油管的墨西哥國防部監控小組,發現連接東部油田與中部煉油廠的「圖斯潘-圖拉輸油管」(Tuxpa-Tula),出現管壓異常的現象,經確認後發現失壓來源是在伊達戈中部的小農村「特拉威利潘」。國防部馬上通知PEMEX,但對方僅回答:抄收,會追蹤後續數字。

下午3點45分,幾名路過油管的特鎮農民,在村郊空地發現漏油點。一開始,破洞只是涓涓細流,因為軍隊抓得嚴,所以沒人敢靠近。但不久後,漏洞越破越大,細流變成數米高的「汽油噴泉」,發現「沒人處理」村民們於是呼朋引伴,召集大家一同收油。警方事後表示,不排除破洞是「盜油者」幹的好事,被煽動來撿便宜村民們,只是掩護犯罪行為的障眼法;但特鎮村民強調,附近的加油站已因中央政策而斷油了好一陣子,村人的汽車、農具機都沒法使用,因此大家才會爭先恐後「多撈幾桶」,好因應不知何時才會落幕的「打油荒」。

特鎮村民強調,附近的加油站已因中央政策而斷油了好一陣子,村人的汽車、農具機都沒法...
特鎮村民強調,附近的加油站已因中央政策而斷油了好一陣子,村人的汽車、農具機都沒法使用,因此大家才會爭先恐後「多撈幾桶」,好因應不知何時才會落幕的「打油荒」。 圖/Twitter

下午5點06分,國防部終於派出了陸軍配合州警前往「封鎖漏油點」;但先遣的軍警部隊不到25人,撈油的村民卻高達800人以上,儘管士兵們不斷喊著「現場會爆炸很危險」、「油氣有毒快避難」,但村們卻毫不理會,甚至要軍隊「滾蛋」——於是,先遣部隊決定撤離。

下午6點50分,強調自己「會評估狀況」的PEMEX,才終於關閉漏油油管的上游閥門。但20分鐘後,下午7點10分,在不明原因的引燃下,漏油處發生大爆炸——爆炸火舌一度竄高至7公尺,上一秒還歡快收油的上百村民們,轉瞬就被炸得灰飛煙滅。「人間煉獄」的悲慘,自此煉成。

爆炸發生的12小時內,特拉威利潘的死者就超過了75人,之後整體死傷人數更達到117死、一舉突破了墨西哥公安意外史的最慘紀錄。離譜的事件經過,不僅讓墨西哥舉國震驚;災後村民家屬用鍋碗瓢盆、甚至是徒手在灰燼中「挖掘親屬『骨灰』」的悲慘場景,也讓災後的墨西哥輿論難以面對「究責」的分裂難題。

下午6點50分,強調自己「會評估狀況」的PEMEX,才終於關閉漏油油管的上游閥門...
下午6點50分,強調自己「會評估狀況」的PEMEX,才終於關閉漏油油管的上游閥門。但20分鐘後,漏油處就發生大爆炸。 圖/法新社

爆炸火舌一度竄高至7公尺,上一秒還歡快收油的上百村民們,轉瞬就被炸得灰飛煙滅。「...
爆炸火舌一度竄高至7公尺,上一秒還歡快收油的上百村民們,轉瞬就被炸得灰飛煙滅。「人間煉獄」的悲慘,自此煉成。 圖/美聯社

爆炸發生的12小時內,特拉威利潘的死者就超過了75人,之後整體死傷人數更達到11...
爆炸發生的12小時內,特拉威利潘的死者就超過了75人,之後整體死傷人數更達到117死、一舉突破了墨西哥公安意外史的最慘紀錄。 圖/美聯社

災後,墨西哥社會對於「特拉威利潘」的悲劇,主要分成四個指責方向:為什麼村民不聽勸?為什麼軍隊不開槍?為什麼PEMEX應變慢半拍?為什麼AMLO還要堅持沒有盡頭的「斷油行動」?

「為什麼軍隊不開槍?為什麼軍隊放任民眾違反公安禁令搶油?如果軍隊有盡到責任的話,今天就不會釀成這起悲劇!」像是伊達戈州長,災後第一時間就質疑起墨西哥軍隊「逃離現場的決定」。但對此,AMLO則是公開出面力挺軍方,因為軍方對於盜油者的強硬執法,往往會激起村民協同犯罪集團的群起反抗,因此軍方迴避正面衝突的決定,AMLO認為「並無不妥」。

例如2017年,潘尼亞-聶托總統任上原本也要在普埃布拉州施行「黑油戰爭」,其手段與AMLO類似,也是先斷油、再派出軍隊執法追緝。豈料在一次盜油緝捕的行動中,出勤的墨西哥軍隊卻遭到大批村民包圍攻擊,雙方激烈駁火最終造成4名軍人、6名百姓一共10人死亡,激起的民怨不僅嚴重打擊軍方士氣,群情激憤的中部民眾更幾乎發起地方叛亂,灰頭土臉的潘尼亞-聶托於是只得狼狽放棄「掃蕩計畫」。

「為什麼軍隊不開槍阻止村民?」因為墨西哥軍方對於盜油者的強硬執法,往往會激起村民...
「為什麼軍隊不開槍阻止村民?」因為墨西哥軍方對於盜油者的強硬執法,往往會激起村民協同犯罪集團的群起反抗,因此部隊迴避正面衝突的決定,AMLO認為「並無不妥」。 圖/路透社

對於PEMEX的應變不足,AMLO的態度則顯得曖昧。儘管PEMEX極力辯解,聲稱其近「4個半小時」不關閥門的無作為,是以供油穩定為重、符合應變程序的合理觀察範圍;但政府與民間內卻高度懷疑PEMEX之所以慢半拍,或許只是和盜油集團串通好、讓他們趁亂撈油的「慣性怠惰」。儘管這樣的懷疑目前仍缺少證據,但長期累積的怨懟與當前肅黑政策下掃出的種種弊病(煉油廠裡的盜接軟管),種種不信任感也讓PEMEX再度成為官民針對的眾矢之的。

在墨西哥社會中,也有不少意見認為特拉威利潘的悲劇是「死好活該」,正常人誰會不知道油管破裂會有爆炸危險?但這些苛刻的意見,也被AMLO出面緩頰。總統強調:就算那些村民真的是因「貪小便宜而死」,他們也只是這結構性貪腐中,盜油集團剝削、利用的末端受害者——畢竟墨西哥的經濟要是能正常發展,誰會願意為了幾桶油而搏命?——因此,為了避免特鎮慘案重演,「繼續掃黑油」也就成為了AMLO給死難者的承諾。

但特拉威利潘之所以缺油,其短期原因,不正是AMLO的斷油政策嗎?搶在災難之後,許多墨西哥的經濟學者也開始質疑:AMLO聲稱的掃蕩戰果,其實只是盜油者們暫避風頭而已——直到117人死去之後, AMLO都還無法提出「斷油政策」究竟要到怎樣階段才算有效——畢竟輸油管不可能永遠停擺,只要閥門再開,油管周遭就得永無止盡地繼續這場貓捉老鼠的生存遊戲。

畢竟輸油管不可能永遠停擺,只要閥門再開,油管周遭就得永無止盡地繼續這場貓捉老鼠的...
畢竟輸油管不可能永遠停擺,只要閥門再開,油管周遭就得永無止盡地繼續這場貓捉老鼠的生存遊戲。圖為特拉威利潘悲劇後的蒐證。 圖/美聯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每小時4人被殺:史上最血腥的一年,墨西哥2018謀殺暴增15%

墨西哥毒品戰爭:政黨輪替失治的暴力全開

低油價時代:油王的試煉時刻?

進擊的Caravan?直衝美國的萬人「偷渡移民團」

張鎮宏

台北、突尼斯、英國東北;政治大學阿拉伯語系、英國杜倫大學國關所中東組;現為鍵盤筆耕者,也是這個網站的編輯。

作者文章

「我們看見了地獄,我們看見了地獄...。」 圖/墨西哥國防部

銀子與子彈,毒梟與汽油:讓國家爆炸的「墨西哥盜油者」

2019/01/29
直到21世紀才開始認認真真鋪鐵路的沙烏地,究竟為了什麼卯足全力?圖為長年來唯一一...

沙烏地的沙漠鐵道:從阿拉伯起義,到麥加「清真高鐵」

2018/12/07
死去的哈紹吉反成為了「抗暴烈士」,這會否給先前遭清洗壓制的王室復古派「反撲」的機...

沙烏地領事館分屍的記者?哈紹吉「被消失」事件

2018/10/17
在今年的俄羅斯,五屆金球獎得主梅西與C羅早早回家;19歲的「追風少年」姆巴佩(K...

量產姆巴佩?法國國家足球學院的光與影

2018/07/14
阿根廷比賽期間,牢房裡外是聽得到戰況的...但在受難者之間,該不該為國家隊喝采,...

阿根廷的冠軍瘡疤(下):黑牢裡的「愛國決賽」

2018/06/15
「當年用白色恐怖灌溉的勝利,究竟算不算『榮耀』?整個社會在轉型正義的過程中,又該...

阿根廷的冠軍瘡疤(上):世界盃交換的「骯髒戰爭」

2018/06/15

最新文章

美國當前的政壇三國志——「霸王」總統川普(中),「腹黑」副總統彭斯(左),與「喬...

硬派議長裴洛西:兩黨刀口上遊走的「美國喬王」

2019/02/20
許多警察和黃背心成員一樣面臨著帳戶月光的困窘,一樣受到燃料稅調漲的衝擊,他們對黃...

法式暴民警察製造?「黃背心」與法國惡化的警民對立

2019/02/19
為了維護主權獨立與安全,匈牙利並不吝於與美國配合,也允諾會在期限內達到北約的軍事...

新冷戰的橋頭堡:川普美國東進的「匈牙利障礙」

2019/02/18
「Amazon進得來,紐約市民發大財」,不好嗎? 圖/路透社

市民抵制發大財?誰逼Amazon撤資「紐約第二總部」計畫

2019/02/15
中國還是會繼續它的「反恐事業」,但無論是土耳其、哈薩克、或是吉爾吉斯,政府都不是...

血濃於水的義氣?突厥國家如何看「新疆再教育營」

2019/02/14
日本2016年約有22萬多人被起訴,其中高齡者佔了近21%。高齡者觸犯刑法的人數...

日韓監獄的「下流老人」:高齡犯罪只為錢嗎?

2019/02/11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