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世界只在意石油:谷底翻身...沙烏地「染血太子」的成王之路

2022/07/22 張鎮宏

穆罕默德.本.沙爾曼從不知名的青年晉升王國太子,從全球最有實力的資本冒險家淪為殺...
穆罕默德.本.沙爾曼從不知名的青年晉升王國太子,從全球最有實力的資本冒險家淪為殺人分屍主謀,他如何成為最大贏家?圖為在哈紹吉命案後,聚集在白宮前、裝扮成沙爾曼的抗議者。 圖/路透社

▌本文為《成王之路:MBS,掌控沙烏地石油霸權、撼動世界經濟的暗黑王儲》(聯經出版,2022)導讀,原題〈沙烏地的血王座:MBS,一個掐住世界命脈的大野心家〉

到了最後,還是沒人能找到哈紹吉被肢解的身體。

2022年4月28日,沙烏地王儲穆罕默德.本.沙爾曼(Mohammed bin Salman),在吉達的王宮裡,以他一臉雜毛的招牌咧嘴笑,伸出雙手擁抱了來訪、在鏡頭前卻表情僵硬的土耳其總統厄多安。

這是自沙烏地特務暗殺團在駐土耳其伊斯坦堡領事館內,駭人誘殺並毀屍滅跡了異議記者哈紹吉以來,兩國冷戰三年半後,厄多安的第一次來訪——考慮到當初厄多安曾公開指控「殺人指令來自沙烏地王室最高層」,這回見面的尷尬氣氛,對土耳其來講可不只是僵硬而已。

土耳其對外強調,厄多安的訪問象徵著沙土關係的「重新開始」;但在沙烏地眼裡,這卻是一場昭告天下的戰略勝利。因為在訪問成行的三週前,土耳其檢警才主動終止了對哈紹吉命案的「所有調查」——不僅取消了對二十六名沙烏地刺客的所有刑事控訴、撤回了通報國際刑警組織的紅色通報,甚至連過去三年半的所有案件資料,都全數轉交給沙國司法部─全案結束!土耳其犧牲國際顏面與曾經高喊的道德正義,換回了沙烏地解除進口制裁與在經濟寒冬中的加倍投資。

本書《成王之路》所描寫的那個好大喜功,卻極具野心的沙烏地太子——穆罕默德——則在這場驚世血案的三年半後,令人不寒而慄地笑著、再一次成為了最大贏家。

沙烏地王儲穆罕默德.本.沙爾曼,以他一臉雜毛的招牌咧嘴笑,伸出雙手擁抱了表情僵硬...
沙烏地王儲穆罕默德.本.沙爾曼,以他一臉雜毛的招牌咧嘴笑,伸出雙手擁抱了表情僵硬的土耳其總統厄多安。 圖/美聯社

到了最後,還是沒人能找到哈紹吉被肢解的身體。 圖/美聯社
到了最後,還是沒人能找到哈紹吉被肢解的身體。 圖/美聯社

▌憑空現身?以父之名的「皇家無名氏」

1985年出生的穆罕默德王子,是紹德王朝史上最有實權、也最受國際爭議的儲君。但在他的父親沙爾曼於2015年繼位為王之前,這名年輕的王子只是數千名領著王子頭銜的「皇家無名氏」之一。他們從出生就領著王室津貼,不被期待具有生產力或對國家社會有具體貢獻,但距離萬中選一的權力中心,卻遙如登天。

在沙漠面積百分之九十五的阿拉伯半島,家族政治一直是唯一可靠的統治系統。建立沙烏地阿拉伯的開國之主阿卜杜勒阿濟茲國王,透過大量的聯姻同盟穩固了部落統治。他死後,三十六個兒子們的「兄弟聯盟」,透過宮廷政變罷黜了繼位的長兄紹德國王,國家政治自此就成為「第一代王子們」合縱連橫的謀算舞台。

兄弟之間按照能力威望、長幼順序、兄弟數量、以及母系部族的政治實力,而形成權力平衡的封建狀態。但隨著時間的前進,阿卜杜勒阿濟茲的兒子們開始逐一凋零,特別在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後,傳弟不傳子的王族默契,也明顯遭遇年紀的考驗,超過百分之六十的沙烏地人口都是三十歲以下的年輕人,但第一代王子們的年齡與國民之間,卻已是祖孫級別的差距,無論是統治的活力、對於國家改革的現代化理解,年邁的統治集團都已出現令人不安的社會代溝。

除此之外,當第一代王子越剩越少,第二代王族——阿卜杜勒阿濟茲他成千上百個孫輩們——的接班,也就成為諸子們不得不碰、但又彼此猜忌的家族忌諱。因為誰能成為下一個世代的國王?哪個家族能夠得勢?誰的王室血親地位又會因此再被沖淡邊緣化?血親之間的平衡政治,會不會因此走入一脈獨大的時代?王族內有太多不可解的未爆彈與痛腳,只能用無限期拖延的方式消極逃避。

2015年,沙烏地的第六任國王阿卜杜拉逝世,沙爾曼成為新王,他的第一王儲則是第一代眾王子中的老么穆克林親王,新冊立的第二王儲則冊立了同母兄長納伊夫(阿卜杜拉任內的逝世王儲)的兒子穆罕默德.本.納伊夫。一開始,各路王族都以為性格剛烈又頑固的沙爾曼,畢竟還是尊重權力制衡傳統的。沒想到短短三個月內,穆克林就因自己的母系背景——她的生母,是沙烏地廢止蓄奴前,被當成禮物獻給阿卜杜勒阿濟茲國王的一名葉門奴隸——遭遇沙爾曼國王的從中羞辱與批鬥,因此被迫辭去王儲、淘汰於繼承順位。

穆罕默德王子,自此才在一片錯愕中,透過父親的強力護航與直接命令,登上了王國的直接繼承名單。

誰能成為下一個世代的國王?哪個家族能夠得勢?誰的王室血親地位又會因此再被沖淡邊緣...
誰能成為下一個世代的國王?哪個家族能夠得勢?誰的王室血親地位又會因此再被沖淡邊緣化?血親之間的平衡政治,會不會因此走入一脈獨大的時代? 圖/美聯社

▌天生好手:效率極高的「宮廷鬥爭專家」

沙爾曼父子,登基百日內,就讓穆罕默德從默默無名的年輕王子,迅速蛻變為整個中東最危險、也最令人吃驚的野心家。穆罕默德先是接過了父親即位之前,在家族中分配到的權力地位——國防部長——但接掌兵符還不到兩個月,穆罕默德就極為爭議、且無視任何傳統戰略建議地發動了介入葉門內戰的海灣聯合軍事行動。

此一大膽的開戰決策,雖然讓才剛滿三十歲的穆罕默德,以軍事領袖之姿威震中東但沙烏地率領的海灣阿拉伯聯軍,卻馬上陷入苦戰。但戰爭初期的國族情緒,卻已足夠放大宣傳穆罕默德「勇猛果敢」的年少有為——這不但逼使與葉門有所淵源的穆克林退出繼承,就連同樣是「第二代王子」的穆罕默德.本.納伊夫都直接遭到威脅。

穆罕默德王子的英文縮寫「MBS」,自此成為國際級亟欲解析與討好的全新名字。儘管他貿然介入葉門內戰卻又無法取勝,反而造成上千萬的葉門民眾瀕臨饑荒滅絕,並讓沙烏地的軍事威信掃地;但他極富衝勁,高舉改革大旗——就算自己的權力基礎來自於親生父王的縱容與護航——開放改革、讓沙烏地成為現代化富裕強國的《願景二○三○》計畫,卻已足以讓自己成為帶領王國開拓未知未來的璀璨新星。

2017年6月,在父王的授權之下, 穆罕默德策動了對王儲堂兄穆罕默德.本.納伊夫的逼宮,透過突襲式的錄影新聞宣布自己已得到了「堂兄的讓位與祝福」,取而代之成為王國太子。穆罕默德.本.納伊夫讓位之後,很快就被軟禁並消失於公眾眼前。但到了12月,成為太子的穆罕默德卻又擴大王族清洗,透過誘捕與突襲,一口氣把「阿拉伯首富」阿瓦里德王子等十多名王子堂兄,強行監禁在利雅德五星級的麗思卡爾頓酒店。

「麗思酒店監獄事件」讓穆罕默德的好鬥強硬知名於國際,但這種近乎恐怖政治的王族肅清,卻也讓這位年輕的太子在短短半年之間,一口氣收攏了數千億美金的財富支配權,並把過往為了制衡權力而設置的三支國家武力─沙烏地軍隊(原本就受沙爾曼國王命令)、國家衛隊(由先王阿卜都拉的子嗣掌握)、與國安內政部(由前王儲納伊夫一系領軍)——全數收攏在自己麾下。

2017年6月,在父王的授權之下, 穆罕默德策動了對王儲堂兄穆罕默德.本.納伊夫...
2017年6月,在父王的授權之下, 穆罕默德策動了對王儲堂兄穆罕默德.本.納伊夫的逼宮,透過突襲式的錄影新聞宣布自己已得到了「堂兄的讓位與祝福」,取而代之成為王國太子。圖為當年6月21日,剛上任的薩爾曼親吻穆罕默德.本.納伊夫王子的手。 圖/路透社

穆罕默德接掌兵符還不到兩個月,就極為爭議、且無視任何傳統戰略建議地發動了介入葉門...
穆罕默德接掌兵符還不到兩個月,就極為爭議、且無視任何傳統戰略建議地發動了介入葉門內戰的海灣聯合軍事行動。圖為2015年沙烏地軍隊向葉門邊鏡的胡塞軍發射砲彈。 圖/路透社

MBS貿然介入葉門內戰卻又無法取勝,反而造成上千萬的葉門民眾瀕臨饑荒滅絕,並讓沙...
MBS貿然介入葉門內戰卻又無法取勝,反而造成上千萬的葉門民眾瀕臨饑荒滅絕,並讓沙烏地的軍事威信掃地。 圖/法新社

▌風靡全球的阿拉伯太子,只剩「分屍者」的惡名

展示過自己的宮鬥實力後,鞏固執政地位的MBS,也開始積極對外推銷自己所代表的「未來希望」。像是2018年春天,MBS的美國訪問行程,不僅受到時任總統川普的熱情款待,就連民主黨人士,迪士尼、蘋果、特斯拉……等世界級企業,都爭相與他見面討論投資。而沙國太子拿下了傳統頭巾,以休閒西裝與墨鏡的幹練打扮示人,亦成功地讓「沙烏地正在起飛」的未來印象,成為了全世界最熱門討論的市場話題。

直到那年的10月,一批沙烏地國安特務組成的暗殺小隊,在伊斯坦堡的沙烏地領事館內,藉由外交特權的屏障,誘殺了當時正為《華盛頓郵報》執筆專欄的沙烏地記者哈紹吉。為了辦理離婚手續而踏入外館的哈紹吉,被刺客絞殺後分屍。根據土耳其政府故意放給全球媒體的檢調線索,「現場的錄音甚至聽見了骨肉被鋸斷的聲音。」

一開始全盤否認、後來才尷尬坦承「刺客一時失手」的沙烏地政府,雖然宣布起訴多名殺人特務,但沙國的司法調查只公布結果,完全沒有公布任何過程、謀劃與下令的細節責任,甚至連開庭也都全不公開,除了有罪名單的姓名─以及沙烏地政府,刻意為了公關澄清,而與血案曝光後,強勢邀請哈紹吉的兒子,接受沙烏地王室的慰問,並與「最大主謀嫌疑人」王儲穆罕默德的悼念合影——幾乎沒有任何案情說明。

至於哈紹吉的遺體,直到今天仍下落不明。土國檢方雖然懷疑屍塊已被送出外館滅跡溶屍,不過超過三年半的刑事調查,卻始終沒有答案。

哈紹吉謀殺案讓沙烏地太子的國際聲望直線墜谷。半年之前,他還被國際市場譽為「王國的未來」、是阿拉伯世界走向現代化富裕的遠見明君;但在哈紹吉死後,王子卻成了「人肉屠夫」的犯罪代名詞。沙烏地的所有發展願景、投資機會與資金援助,從此之後全從各國爭取的「油元」,變成了國際避之唯恐不及的「血債」,再有願景與想像力的計畫,都變成了為王子洗白的懷疑陰謀。

2018年春天,MBS訪問美國,拿下了傳統頭巾,以休閒西裝的幹練打扮示人,亦成功...
2018年春天,MBS訪問美國,拿下了傳統頭巾,以休閒西裝的幹練打扮示人,亦成功地讓「沙烏地正在起飛」的未來印象,成為了全世界最熱門討論的市場話題。圖為MBS與休士頓市長會面。 圖/美聯社 

「現場的錄音甚至聽見了骨肉被鋸斷的聲音。」消失的哈紹吉,遭遇了什麼事?圖為案發領...
「現場的錄音甚至聽見了骨肉被鋸斷的聲音。」消失的哈紹吉,遭遇了什麼事?圖為案發領事館的大門。 圖/美聯社

▌瘟疫與戰爭:只為了成就自己的最大贏家

原本高調的MBS被迫走向低調,他不再被受邀訪美,西方的傳統盟邦亦不知道該怎樣與這個「染血太子」打交道一直到詭異且諷刺的天命,再次對穆罕默德.本.沙爾曼回眸一笑——2020年侵襲全球的COVID-19疫情,讓國際社會無心追究哈紹吉案的真相。疫情結束後的全球通膨,與2022年2月24爆發的俄國入侵烏克蘭戰爭,更把低迷許久的國際油價,一舉推上了十年高峰。

在俄國對烏克蘭發動戰爭後,為了制裁普丁而必須停止使用俄羅斯石油的世界各國,只能硬著頭皮向世界上石油生產量能最大的沙烏地阿拉伯求救——因為沙烏地仍是全球石油界裡,唯一的一個「產量調節者」(Swing Producer),只要王國中心一聲令下,沙烏地的油井就能即時增減上百萬桶「彈性產能」來影響全球的能源供需——因此美國與歐洲不僅需要沙國石油的即時調度,更需要利雅德承諾增產,以避免惡性飆漲中的國際油價,引爆全球經濟危機。

但這次,MBS選擇低調以對。根據《華爾街日報》引述華府與北京官員的說法,穆罕默德王子不僅對拜登的供油求救已讀不回;推遲增產消息的同時,他更打算趁亂邀請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問沙烏地,王國甚至對俄國侵烏之際舉行的「勝利日大閱兵」,送上了國王的賀電與勝利致敬。

於是,MBS的所有計劃與地位再一次地重新前進。沒有人願意記得哈紹吉之死與沙烏地不願講破的宮廷鬥爭,世界只在意沙烏地國家石油公司在2022年第一季財報的獲利表現,比起前一年度成長了百分之八十二;集團市值更是一舉成長了將近四分之一,來到天文數字的兩兆四千億美金——在疫情過後,必須要向此等財富低頭者,也不只有土耳其。

就像《成王之路》書中調查與紀錄的種種證言一樣——穆罕默德.本.沙爾曼從不知名的青年晉升王國太子,從全球最有實力的資本冒險家淪為殺人分屍主謀,這個野心勃勃、不擇手段的年輕王子,再一次用盡所有機會,只為了自己成為最大贏家。

穆罕默德.本.沙爾曼從不知名的青年晉升王國太子,這個野心勃勃、不擇手段的年輕王子...
穆罕默德.本.沙爾曼從不知名的青年晉升王國太子,這個野心勃勃、不擇手段的年輕王子,再一次用盡所有機會,只為了自己成為最大贏家。 圖/路透社


《成王之路:MBS,掌控沙烏地石油霸權、撼動世界經濟的暗黑王儲》

作者: 布萊利・霍普、賈斯汀・謝克

譯者: 吳國卿

出版社: 聯經

出版日期: 2022/07/21

內容簡介: 揭密沙烏地史上最具爭議的王儲──穆罕默德・本・沙爾曼(MBS)。沙烏地阿拉伯掌握世界經濟的石油命脈,而把持這個龐大黑金帝國權力的,卻是位詭譎難測的年輕領導者MBS——他平均一個月處死16人、逼迫黎巴嫩總理辭職、出兵葉門;然而他也獨排眾議,賦予婦女開車權利,解除娛樂限制,甚至積極打破傳統,跨足非石油的企業投資!暗黑王儲MBS旋風即將襲來,當前國際緊張情勢的全新變數,他,會成為世界之王嗎?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與兇手王儲碰拳,然後呢?拜登「顆粒無收」的沙烏地之行

誰是中東老大哥?分屍案後默默和解的「土耳其-沙烏地聯盟」

沙漠中的權力遊戲:換王儲?沙烏地王室的三代暗戰

沙烏地領事館分屍的記者?哈紹吉「被消失」事件

張鎮宏

台北、突尼斯、英國東北;政治大學阿拉伯語系、英國杜倫大學國關所中東組;現為久坐的筆耕者,也是這個網站以前的「上一代主編」。

作者文章

穆罕默德.本.沙爾曼從不知名的青年晉升王國太子,從全球最有實力的資本冒險家淪為殺...

世界只在意石油:谷底翻身...沙烏地「染血太子」的成王之路

2022/07/22
「沒事吧,我叫埃爾南,是個建築學生,今天還行嗎?」拼命對話像取暖一樣、成為彼此能...

雙面阿根廷:43年追捕,骯髒戰爭的酷吏「鐵串烤肉」

2019/12/30
國際的力量確實對蘇丹人民的悲鳴有所回應,但能不能為其帶來和平?斷線中的政治混沌,...

蘇丹慘案斷線中:「喀土木廣場大屠殺」後來呢?

2019/06/21
埃及前總統、同時也是埃及第一位民主直選的國家領導人——穆罕默德.穆爾西(Moha...

「阿拉伯之春」之死:法庭上暴斃,埃及第一位民選總統的悲哀

2019/06/18
「我們看見了地獄,我們看見了地獄...。」 圖/墨西哥國防部

銀子與子彈,毒梟與汽油:讓國家爆炸的「墨西哥盜油者」

2019/01/29
直到21世紀才開始認認真真鋪鐵路的沙烏地,究竟為了什麼卯足全力?圖為長年來唯一一...

沙烏地的沙漠鐵道:從阿拉伯起義,到麥加「清真高鐵」

2018/12/07

最新文章

圖為2022法蘭克福書展西班牙國家館,本屆書展主題國為西班牙,國王菲利普六世(F...

當我們「共讀時代」:最壞的2022年?法蘭克福書展參展記

2022/12/02
左起:2015年的非洲時尚週男模、1919年的三件式舊時代男裝風格、18至19世...

西服男子之必要?從優雅到實用的《古典男裝全圖解》

2022/11/28
圖/報系資料圖庫

移工怎麼都在直播?專訪江婉琦與她的東南亞移工生活側寫

2022/11/25
圖為富士康深圳龍華廠的女工,非本文當事人。 圖/路透社

她的工廠不造夢:一位富士康流水線的女大學生打工史

2022/11/25
梨泰院罹難者家屬與律師,除了要求尹錫悅總統公開道歉之外,並呼籲落實真相調查與究責...

為梨泰院請命:悲泣無助的遺族…能得到合理究責嗎?

2022/11/23
2022年5月14 日,懷孕7個月的女子在華盛頓最高法院外參加示威抗議。
 圖...

墮胎權沒被遺忘:美國期中選舉後,反性別暴力倡議者的第一手觀察

2022/11/22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