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反基地等於反美反日?沖繩被強貼的「親中」標籤

2018/10/03 許仁碩

部分輿論將沖繩「反基地」的主張簡化為「反日反美」、再進而連結到「親中」,但反基地...
部分輿論將沖繩「反基地」的主張簡化為「反日反美」、再進而連結到「親中」,但反基地的成因與光譜其實相當複雜。圖為美軍沖繩基地。 圖/美國國防部

日前沖繩縣知事選舉,代表反基地勢力「全沖繩」(ALL沖繩)的玉城Denny以史上最高得票數勝選,這同時也代表著沖繩人再次選擇了反邊野古美軍基地的政治路線。

在台灣部分媒體的報導中,將「全沖繩」的主張簡化為「反日反美」,再進而連結到「親中」。但所謂「反基地」的成因與光譜相當複雜,若輕率以「親中/反中」化約,將會錯失了真正應分析、注目的焦點。

代表反基地勢力「全沖繩」的玉城Denny以史上最高得票數勝選,這同時也代表著沖繩...
代表反基地勢力「全沖繩」的玉城Denny以史上最高得票數勝選,這同時也代表著沖繩人再次選擇了反邊野古美軍基地的政治路線。 圖/玉城Denny官方臉書

▎「反基地」的光譜

若從對於「反基地」的立場區分,首先在沖繩多年來的抗爭之下,對於應儘早關閉位於宜野灣市區中央,墜落意外頻傳的普天間基地這點,從「全沖繩」、反「全沖繩」政治聯盟「沖繩隊」(Team沖繩)的候選人佐喜真淳、乃至日美政府的立場都是一致支持的。

但為了關閉普天間,是否需要在沖繩中部的邊野古另外興建美軍基地呢?這就是目前「全沖繩」與「沖繩隊」(以及其背後的日本中央政府)的主要分歧點所在。「全沖繩」主張美軍基地帶給沖繩的負擔太重,僅關閉普天間已遠遠不夠,更不應該另外興建基地。「沖繩隊」也批評基地帶給沖繩的負擔,但在解決方案上,認為跟中央對抗無濟於事,應該務實接受邊野古,進而換取補助金、大型建設等實際上能挹注沖繩經濟的資源。

但以「反對邊野古美軍基地」為最大公約數的「全沖繩」,也不能與「反美軍基地」、「反日美同盟」、「反軍事基地」、甚至「親中反日」劃上等號。例如出身於自民黨,作為保守派的故翁長知事,其實並未「絕對反對」日美同盟或是駐日美軍的。

為了關閉普天間,是否需要在沖繩中部的邊野古另外興建美軍基地?這是目前「全沖繩」與...
為了關閉普天間,是否需要在沖繩中部的邊野古另外興建美軍基地?這是目前「全沖繩」與「沖繩隊」(以及其背後的日本中央政府)的主要分歧點所在。 圖/路透社

翁長認為,應該優先致力實現和平外交,降低軍事緊張與基地需求。但若中央政府堅持美日同盟與駐日美軍對日本,乃至於整個東亞是絕對必要的,那也不應以踐踏沖繩人作為同盟基礎,美軍基地的成本,從用地、污染到事故與犯罪風險,就應由各地共同分攤。

基地若要蓋在沖繩,則應重新進行環評、公民審議與同意等民主程序,並接受當地政府的監督,這才是民主國家間平等的「同盟」,以及民主國家內部對地方自治的尊重。

回顧歷史,沖繩的基地是在美軍軍政佔領下強行設置的,並未經過沖繩人同意。日本政府一直以「各地民意反對」為由,否決基地分散至其他地點的可能性。對沖繩人而言,為何日本各地民意是民意,沖繩民意就不算是民意?這種赤裸裸的差別待遇,無論黨派,作為沖繩人都忍無可忍,團結反對對沖繩的歧視,也是「全沖繩」主張的「認同」核心之一。

在「認同優先」的「全沖繩」裡頭,自然有許多與翁長等自民黨保守派,在意識形態上長年對立的革新派。

回顧歷史,沖繩的基地是在美軍軍政佔領下強行設置,並未經過沖繩人同意。圖為沖繩的邊...
回顧歷史,沖繩的基地是在美軍軍政佔領下強行設置,並未經過沖繩人同意。圖為沖繩的邊野古美軍基地。 圖/美聯社

翁長雄志認為,基地若要蓋在沖繩,則應重新進行環評、公民審議與同意等民主程序,並接...
翁長雄志認為,基地若要蓋在沖繩,則應重新進行環評、公民審議與同意等民主程序,並接受當地政府的監督。圖為2018年1月,宇流麻海灘迫降的美軍UH-IY直升機。 圖/美聯社

在傳統革新派的論述中,美軍應該全面撤出沖繩乃至撤出日本,甚至日美同盟作為美國全球霸權的基礎,也應重新檢討。此外,日本既然在憲法第九條訂有和平條款,自衛隊的存在也有疑義。但在「反邊野古基地」的當前共同目標下,革新派選擇了先擱置與保守派的長年對立,務實結盟以求勝選。

此外,也有許多並非基於地緣政治理由而支持「全沖繩」的成員。例如許多支持「全沖繩」的企業,是著眼於佔地廣闊的美軍基地,長年來阻礙了沖繩的基礎建設與土地開發,是經濟發展的絆腳石。也有以環境運動觀點出發,反對為了建設邊野古、高江等基地,進行填海造陸、砍伐原生林等大規模工程,對自然生態所造成的嚴重破壞。

本土認同、反歧視、地緣政治、反戰和平、經濟發展、生態保育……,環抱著不同想法的沖繩人們,一同舉起了「全沖繩」的旗幟,推動各黨派擱置歧異、團結一致,大聲喊出「我們不要邊野古基地」、「琉球事、琉球人決定」,這才造就了Denny的勝選。

環抱著不同想法的沖繩人們,推動各黨派擱置歧異團結一致,喊出「我們不要邊野古基地」...
環抱著不同想法的沖繩人們,推動各黨派擱置歧異團結一致,喊出「我們不要邊野古基地」、「琉球事、琉球人決定」,才造就了Denny的勝選。 圖/玉城Denny官方臉書

▎「親中」流言從何而來?

對於「全沖繩」的主張,中央政府始終以行政權限與鎮暴警察的「鞭子」,以及中央補助金的「糖果」,用兩手策略試圖分化反對陣營。但一味只想解決反對者,而不願認真解決沖繩面對的困境,並無法讓沖繩人心服口服。

將一切反對聲音,無論是勞工、性別、環保還是基地問題,一律打成「反日親中」,確實是日本部分論者慣用的攻擊手法。但將反對邊野古基地的沖繩人,一竿子打為「親中派」、「賣國賊」的說法,對沖繩人而言不僅更加反感,也反而再一次證明了本土對沖繩的嚴重誤解與歧視。

例如曾有網路媒體報導,翁長的女兒走後門入學北京大學,還與中國太子黨高官結婚。但實際上翁長的長女在沖繩縣上班,么女則在埼玉縣唸大學,兩人都沒去過中國。另外亦有日媒報導,翁長在沖繩樹立「龍柱」對中國表示臣服,台灣也有媒體轉載。但實際上龍柱與石獅一樣,都是沖繩的固有文化,樣式上也有其特徵,這則報導反而顯示出對沖繩文化的無知。

中央政府始終以行政權限與鎮暴警察的「鞭子」,以及中央補助金的「糖果」,用兩手策略...
中央政府始終以行政權限與鎮暴警察的「鞭子」,以及中央補助金的「糖果」,用兩手策略試圖分化反對陣營。圖為1997年嘉手納基地,沖繩地主反徵收抗議的衝突場面。 圖/法新社

而在這次選前,網路流傳一段Denny主張「一國兩制」的發言,藉以證明Denny意圖把沖繩賣給中國的「陰謀」,或至少是「失言」。然而,所謂「一國兩制」最早是1997年的自民黨政府,曾經考慮在國內設置自由貿易特區,宣言修法百無禁忌,「不惜改革到一國兩制程度」,當時沖繩也曾是特區候補地點之一。

根據當時的錄影,時任眾議員的Denny,實際是在質詢的最後,希望安倍首相對於沖繩未來的經濟政策,能夠拿出與一國兩制同等程度,大膽而具前瞻性的提案。

除了「一國兩制」之外,選舉時網路上也流傳著許多「Denny當選的話,中國就會侵略沖繩」、「Denny當選的話,中國間諜就會顛覆沖繩」等所謂「主流媒體不敢報」的「真相」,但實際上卻是空穴來風的造謠。

根據NHK的出口民調,對這次選舉沖繩人最關心的議題依序是:「基地問題」、「地方振興」、「教育、兒童」、「醫療、社福」。很明顯無論是哪個陣營,沖繩根本沒人在意中國,更遑論支持沖繩與中國統一。所謂「Denny親中」言論的盛行,反映出這些發言者根本不知道也不在意,沖繩人到底真正關心什麼。

翁長曾在《戰鬥的民意》(戦う民意)一書中明確指出,作為沖繩縣知事,公務上必定與周邊國家有所往來。但他只要與中國有任何接觸,例如訪問姐妹市福州,馬上被貼上「親中」標籤,但與台灣的實質經貿、觀光合作,卻被選擇性忽略,他感到非常遺憾。

翁長雄志曾經表示,只要與中國有任何接觸,馬上被貼上「親中」標籤,但與台灣的實質經...
翁長雄志曾經表示,只要與中國有任何接觸,馬上被貼上「親中」標籤,但與台灣的實質經貿、觀光合作,卻被選擇性忽略,他感到非常遺憾。圖為參加翁長49日法會的玉城Denny背影。 圖/玉城Denny官方臉書

▎沖繩:珍惜台灣的鄰人

台灣由於直接面對中國的武力威脅,因此在看待外國政治時,容易直接套用「親中/反中」的二分法,而忽略了各地的政治脈絡。這反而成為了片面說法與政治流言的溫床,也妨礙了台灣人對國際的理解、思考與交流。

就像在318運動後,海外有一些論者將其定位為「親美帝」運動,而加以大肆撻伐,而忽略了當中台灣人對於程序正義、民主制度、獨立自決的訴求。相同的,在沖繩反基地議題上,在台灣與中國,的確可見有一些人是基於認為反基地有利於中國政府,而聲援反基地運動。這是他們的言論自由,但並不代表反基地運動本身,就是為了中國政府的利益而行動的。

或許有些人會認為,無論沖繩人主觀如何認為,反美軍基地現實上就必定利於中國,也就不利於台灣。但透過以上的爬梳,顯然基地問題並非犧牲沖繩或台灣二選一的是非題,而是有許多的可能方案。如果我們真的在意台灣安全,就更應該在充分理解關於反基地的光譜與主張的基礎之上,進行建設性的討論,而非隨「親中」標籤起舞。畢竟,被用「民族大義」強壓的苦楚與後果,台灣人應該再清楚不過。

台灣與沖繩同處帝國夾縫,受到地緣政治的限制與壓迫,但也同樣地發展出強韌的公民社會。我們應該更誠懇地傾聽彼此的心聲,並積極地對話,才有可能一同在荊棘中摸索出自立與和平之路。

基地問題並非犧牲沖繩或台灣二選一的是非題,而是有許多的可能方案。圖為在沖繩美軍施...
基地問題並非犧牲沖繩或台灣二選一的是非題,而是有許多的可能方案。圖為在沖繩美軍施瓦布營基地外散步的老人。 圖/歐新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沖繩選戰波瀾:「沖繩之子」Denny,反基地派大勝利

「全沖繩」V.S.「沖繩隊」:司法、媒體與街頭的對抗

許仁碩

台北人,日本北海道大學法學博士,現任教於北海道大學法學研究科,曾任台灣人權促進會法務主任。主要從法律社會學視角出發,關注東亞的警政體系、社會運動與歷史議題,並致力於研究教學、媒體寫作與社運實踐,希望為人權盡一份心力。為《轉角國際》、《鳴人堂》、《蘋果日報》專欄作家及《端傳媒》評論作者,外文評論散見於《Asia Democracy Network》與《朝日新聞論座》。譯有《憲法九條:非戰思想的水脈與脆弱的和平》。

作者文章

面對抹去中村哲壁畫的質疑,塔利班政府官員向日本記者表示,「塔利班非常敬重中村醫師...

中村哲的大叔遺志:阿富汗淪陷後的NGO與「一水希望」

2021/09/14
日本於6月4日向台灣贈送124萬劑的AZ疫苗,由JAL班機空運來台。當時駐日大使...

日媒「台灣恐爆發反日暴動?」疫苗資訊落差給台灣的教訓

2021/06/28
這次日本的判決不僅鼓舞了LGBT社群,更可望進一步帶動社會對性別議題的理解。圖為...

禁止同婚是違憲的!日本LGBT「劃時代勝訴」的平權下一步?

2021/03/26
堅持「奧運辦到底」的森喜朗雖然下台,是否會持續透過森派人馬發揮影響力?將是接下來...

森喜朗的情義政治路:日本最不討喜的「派閥密室之王」

2021/02/19
19世紀迅速擴張的日本帝國,如何界定日本,又如何界定日本人?圖為右田年英繪製的浮...

皇民的純度?解讀戰前日本「有色人種帝國」的支配與抵抗

2021/01/29
「學術研究的軍事化用途,界線在哪裡?」 圖/《鋼之鍊金術師 BROTHERHOO...

日本「學者國會」封殺事件:軍事研究的學術禁忌與論爭

2020/10/22

最新文章

對Myat Tun Thein而言(圖非當事人),「在推翻獨裁者方面,沒有不正當...

造反的義務:一位少數民族眼中的「緬甸起義」

2021/12/06
主化之後的韓國,凡提及全斗煥的創作文本、影劇作品,甚至是非虛構書寫,都會將他描述...

時勢造惡人?全斗煥如何憑「朴正熙之死」篡奪南韓

2021/12/02
左為1994年在納卯市執政期間的杜特蒂,不計手段的強硬作風即有「制裁者」的名號。...

恁爸馬可仕!菲律賓大選惡黨混戰的「威權太子明星隊」

2021/12/01
左為緬甸「最帥和尚」Paing Takhon、中間本篇專訪的演員Daung、右為...

戰鬥就在舞台下:緬甸演藝圈「犧牲拚自由」的無悔證詞

2021/11/30
圖為Banksy針對移民所做的塗鴉,指賈伯斯的生父也是敘利亞裔移民,如果當初沒有...

我們成了消耗品?誰會害怕「波蘭水電工」大舉入侵

2021/11/26
全斗煥自軍隊內建立幫派起家,到發動政變並血腥鎮壓反對派,使他成為南韓史上最「惡名...

全斗煥的死前一擊:欺騙轉型正義的南韓「最後獨裁者」

2021/11/24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