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削弱梅克爾,大打婚姻平權牌的德國社民黨

2017/04/26 戴達衛

婚姻平權,或將成為今年德國大選的重要競選議題之一。 圖/法新社
婚姻平權,或將成為今年德國大選的重要競選議題之一。 圖/法新社

很多人看到作為對世界各地LGBT族群人權的重要推動者之一的德國,會誤以為德國早已實現婚姻平權,這連德國人自己都搞不太清楚狀況。前幾個禮拜許多媒體才剛報導過,德國著名的喜劇演員哈沛·科可林(Hape Kerkeling)偷偷跟他多年的伴侶「結婚」。日常用語裡,大家確實習慣將「他們登記為生活伴侶」,這個非常官僚的說法,簡化為較通俗的:

他們結婚了。

兩者看似一樣,但事情恐怕沒那麼簡單。德國現行法律仍不允許同性伴侶結婚,而專法提供給同性戀者的權利,跟結婚制度所保障的不完全一樣。多年以來推動同性戀權利的社會民主黨(SPD),已經決定重新挑戰這個現狀,婚姻平權已成為該黨在今年(2017)大選的重要政見。高舉家庭價值的基督民主黨(CDU;簡稱基民黨)以及其主席梅克爾(Angela Merkel)總理,接下來應該做好心理準備,因為是否支持接納同性伴侶進入婚姻制度,將會成為社民黨對其的重要進攻點。

已進入選戰模式的社民黨,在總理參選人舒爾茲的帶領下,將以同性婚姻作為攻擊梅克爾陣...
已進入選戰模式的社民黨,在總理參選人舒爾茲的帶領下,將以同性婚姻作為攻擊梅克爾陣營的第一戰。 圖/歐新社

自社民黨總理參選人馬丁·舒爾茲(Martin Schulz)於去年底宣布參選後,德國政治界已正式進入「選戰模式」,這讓當前由三黨(基民黨、基社黨、社民黨)所組成的大聯合政府的跨黨派合作,越來越困難。聯邦議會的會期將在6月底結束,因此,三黨的代表在3月29號進行了本會期最後一場「聯合政府協商高峰會議」,討論最後三個月的立法和執政規劃。該會議上,社民黨出乎意料地重提婚姻平權,以此刺激其右翼的執政夥伴——從那時起,婚姻平權正式成為了今年大選的重要競選議題之一。

協商會議的當晚,三黨核心人物討論了20多項政策草案,討論6個小時到凌晨兩點半才散會。除了在幾個次要的內政議題上達成共識(如對難民濫用社會福利的監控等等),三方協議並沒有太大的突破。不過,這樣的結果或許正是兩個陣營所想要的。

根據《南德意志報》分析,基民黨需要的是具體的成就,來證明其執政仍然穩定順利,而社民黨因為要脫離跟「黑營」(基民黨/基社黨)的大聯合政府,所以需要透過與後者的爭執與分歧,讓其支持者知道,有些議題無法跟「壞壞的黑營」一起推動。因此,開完會後,基民黨得意揚揚地宣佈就哪些政策成功說服社民黨,反之,社民黨卻列出無法達成共識的議題,表明堅持自己的立場,並指責基民黨對其所關注的「社會正義議題」充耳不聞。

這些「社會正義議題」包含社會團結退休金(即國家對老年基本生存保障的補貼)、受僱者從兼職回到全職的權益、對高級經理人薪酬的遏制,以及婚姻平權等議題。

梅克爾的基民黨被社民黨指責對「社會正義議題」充耳不聞。 圖/法新社
梅克爾的基民黨被社民黨指責對「社會正義議題」充耳不聞。 圖/法新社

▌反對同性婚姻的「黑營」

如今,同性戀者在德國所享有的權利都是綠黨、社民黨、以及最關鍵的——憲法法院——的成就。2001年8月1號,由社民黨與綠黨組成的聯合政府所推動的《生活伴侶關係法》生效,至今已執行15年多,使俗話所稱的「同性婚姻」早已成為社會事實。

但我們不要忘記這15年以來,右翼不斷地抵制進步。比如在聯邦議會審核的過程中,《生活伴侶關係法》法案遭到基民黨,以及其來自巴伐利亞邦的姊妹黨基社黨(CSU)的強烈反對,兩黨中沒有一位議員投支持票。當時,幫基民黨-基社黨聯盟黨團在議會辯論的,是基社黨右派的諾貝爾特·蓋斯(Norbert Geis)議員,他說:國家承認同性伴侶關係是「違背我們的文化」以及「對家庭及社會整體最嚴重的攻擊」,並稱「法案不僅違反我們的憲法,更與三大宗教的規則造成矛盾」。

不僅是在立法的過程中企圖予以否決,在法案通過生效之後,黑營亦透過司法程序,試圖剝奪同性伴侶新得到的權利。相較於民法的「婚姻」,伴侶關係法原本缺乏稅法、照顧保護法、以及財產權上的平權,再加上像領養小孩屬於家庭法的重要部份,也不受保障——這些都是在聯邦參議院(Bundesrat)佔多數的黑營一直以來所抵制的。

黑營所執政的圖林根、薩克森和巴伐利亞三邦,後來更分別向憲法法院申訴,爭辯伴侶關係法是否違反德國《基本法第六條之一「婚姻與家庭應受國家之特別保護」的基本原則。2002年7月,德國憲法法院裁定駁回圖林根、薩克森兩邦的申訴,並對黑營提出的論點作出以下釋法

基本法第六條之一對婚姻所訂定的特別保護,不阻礙立法機關對同性生活伴侶關係制定與婚姻相同或接近的權責。婚姻制度不會因為針對不能結婚的人的制度有所損失。

相較於民法的「婚姻」本伴侶關係法原本缺乏稅法、照顧保護法、以及財產權上的平權,再...
相較於民法的「婚姻」本伴侶關係法原本缺乏稅法、照顧保護法、以及財產權上的平權,再加上像領養小孩屬於家庭法的重要部份,也不受保障。 圖/美聯社

在此之後的其他司法爭議,主要圍繞在同性伴侶應否與夫妻相比受到歧視,大部分的法院皆認同這樣的論點,並堅持婚姻與伴侶關係本質不同——傳統婚姻是生小孩、建立家庭的重要制度,伴侶關係不是如此。在過去,德國政府僅給予結婚的異性伴侶,如減稅等政策上的福利。但從2009到2012年間,憲法法院分別在六件不同的案子上,推翻了下級法院獨惠婚姻的判決。

據憲法法院解釋,不論同性伴侶關係或異性婚姻關係,立法機關只能基於是否擁有小孩,來給予政策上的優待。換言之,婚姻本身不是政策優待的保障,沒有生小孩的夫妻等同於同性伴侶,不能享受優待。

憲法法院的判決,迫使德國議會數次修訂《生活伴侶關係法》。這樣的過程被政治學家視為「政治司法化」,意思就是說,憲法法院成為代理立法機構,尤其是在爭議性較高的議題之上。經過憲法法院多次的釋法,以及議會隨之多次的修法,在現行法律之下,德國同性伴侶的權責與異性戀的婚姻制度似乎完全相同,唯一的差別在於共同領養小孩的部分。

到目前為止,同性戀伴侶仍不能一起申請領養,只能透過所謂的「繼親領養」(Stiefkindadoption)或「接續領養」(Sukzessivadoption)來收養其伴侶親生或領養的小孩。除非是透過人工受孕的女同性伴侶,或是曾跟異性伴侶一起生小孩的人,不然以單身身分成功領養小孩的機會很小,這樣的規定因此讓同性伴侶領養小孩變得異常困難。

在現行法律之下,德國同性伴侶的權責與異性戀的婚姻制度似乎完全相同,唯一的差別在於...
在現行法律之下,德國同性伴侶的權責與異性戀的婚姻制度似乎完全相同,唯一的差別在於共同領養小孩的部分。 圖/法新社

▌關鍵人物,「掙扎」的梅姨

針對爭議性較大的議題,梅克爾很少公開表態,婚姻平權也不例外。一個少數的例子,發生在2013年9月的一個〈市民大會〉電視節目上,當時梅克爾被一位同性戀者問及,為什麼同性伴侶不能一起領養小孩時,她的答案引發了許多批評:

我老實跟您說,我對完全的(領養)平權感到非常掙扎......我個人不會提出領養平權的法案,我知道這對許多同性伴侶很難理解,但我就是不太確定我們是否應該試圖把男女和同性伴侶的領養平等對待。

當該選民追問梅克爾,具體不願意讓同性伴侶領養小孩的理由為何時,她繼續囁嚅地說:

這是一個爭議性很大,而涉及到兒童福利/利益的問題。......雖然可能有些人認為我的看法很老派,我就是要忍耐這些(對我的批評),但我也不應該隱藏我的想法,我就是很掙扎。

梅克爾這樣的論點,是讓自己的「掙扎」凌駕憲法的平等原則。這究竟是因為她個人反對同性戀,還是與她的政治計算有關,我們可能要等她出自傳,才會得知她心裡的掙扎背後真正的理由為何。但從梅克爾過去的一系列決定,我們或許可以試圖理解她為了自己的政治生存,所採取的戰略。

基民黨自2000年在梅克爾的領導之下,政治傾向已經明顯地向中間靠攏,尤其是從梅可爾自2005年開始擔任總理以來,基民黨已經放棄對許多「核心議題」的堅持,例如:義務兵役制、教育制度的「一本三枝」原則、以及核能

梅克爾這樣的論點,是讓自己的「掙扎」凌駕憲法的平等原則。 圖/路透社
梅克爾這樣的論點,是讓自己的「掙扎」凌駕憲法的平等原則。 圖/路透社

在核能議題上,由社民黨與綠黨組成的聯合政府,早於2000年決定廢止核電,但梅克爾所領導的基民黨卻在2009年的聯邦大選裡,將恢復核電當作重要的競選政見之一。當選之後,德國在2010年10月,通過延長核電廠營運年限。不到半年之後,311福島核災發生,使梅克爾做出她任期內最大的扭轉——從撤回廢核到重新廢核。

有觀察家認為,梅克爾之所以無法支持婚姻平權,是因為她先前摒棄保守派的核心議題時,已經花光許多政治資本,嚴重影響基民黨基層黨員對她的支持,以及其姐妹黨基社黨跟她合作的意願。不過,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她在上述的議題上做出180度的扭轉,也證明她如果相信這樣的選擇對其政治生存有利,或國家預算上的壓力夠大,她有辦法離開政黨傳統的路線。

在福島核災一事上,梅克爾不得不退讓:德國作為全球反核運動最強的國家之一,她意識到一旦繼續支持核能,很有可能會導致關鍵地方選舉敗選,也將使她失去從2007年起努力打造的「氣候(保護)總理」(Klimakanzlerin)形象。

梅克爾最近比較受關注的決策,是她的難民政策,其於2015年歡迎匈牙利不願意接收的敘利亞難民來德國。這個決定雖然不受她傳統選民的支持,但立場左傾的德國人卻感到非常佩服,甚至有評論家寫道:「我雖然沒有投給她,但我今天可以很榮幸地說:這是我的總理。」

但即便如此,當這些人意識到梅克爾在婚姻平權上的保守立場,他們對她的看法是否又會發生改變呢?社民黨或許找到了一個非常有利的切入點來攻擊她,讓左翼的德國選民重新認知,到底梅克爾實際上不是進步勢力的代表人物。

哥爾雷本(Gorleben)作為德國核廢料存放地超過三十年之久,福島核災後,成為...
哥爾雷本(Gorleben)作為德國核廢料存放地超過三十年之久,福島核災後,成為反核人士抗議的根據地之一。 圖/法新社

▌婚姻平權,德國的「社會共識」

跟收容難民相比,德國對婚姻平權其實已經達成高度的社會共識。德國聯邦反歧視局在今年1月公布德國人對LGBT群體態度的民調,結果顯示,有高達82.6%的德國人,認為同性伴侶應有權結婚;對比2006年的64.9%,大幅增加了18%(私營民調的結果較為保守:75%支持完全的平權)。就連在梅克爾所稱「爭議性很大」的領養問題上,也有75.8%的人表示支持。長期被視為「牆頭草總理」(Wendehals-Kanzlerin)的梅克爾,為什麼不在這個議題上追蹤民意呢?

根據2015年夏天,基民黨柏林地方黨部的婚姻平權民調,結果指出,52%的黨員反對,42%支持。這樣的結果反映出基民黨全體黨員的立場,更不用說向極右派靠攏的巴伐利亞基社黨,或許也解釋了梅克爾的躊躇。

德國在同性戀權利的保障上已經付出了很多努力,我們從納粹時期對同性戀的屠殺,走到了今天的伴侶關係法。但我們不要忘記,這個進步是幾代的前輩辛苦爭取而來的。德國對同性戀的刑事迫害,事實上要一直到90年代中,才正式結束;將同性性行為罪名化、惡名昭彰的《德國刑事法第175條》(§175 StGB),也是在1994年3月才遭廢除。今年3月22日,聯邦政府正式將同性戀除罪化,並補償刑法第175條的受害者。但約5萬名受害者中,如今還活在世上只剩5千人;社民黨籍司法部長海科·馬斯(Heiko Maas)對此表示

我們無法完全抹去司法的荒謬,但我們將洗刷受害者的冤屈。

美國奧蘭多酒吧槍擊案的悲劇,衝擊了全世界對於同志與性別平權運動」,全球各地包括德...
美國奧蘭多酒吧槍擊案的悲劇,衝擊了全世界對於同志與性別平權運動」,全球各地包括德國柏林,都有民眾自主發起悼念。 圖/美聯社

不管是德國或臺灣,政府阻擋婚姻與領養平權的每一天,都是在拖延許多想要進入結婚的同性戀者的幸福,也同時讓很多孩子找不到安定的家。自己身為同性戀者的基民黨籍議員史班(Jens Spahn)常說,他相信德國會在2020年以前,實現完全的平權。

在婚姻平權議題上,臺灣總統蔡英文也說,臺灣還沒有社會共識。對我們年輕人來說,再多等一兩年或許沒有差別,但對許多長輩而言,卻是在與生命時間賽跑、非常急迫的問題。在臺灣,連照顧住院的伴侶,陪他走人生最後之路都很困難。幸虧在這方面,德國已有完整的制度來保障同性伴侶相關的權益,但在領養小孩方面,德國依舊停滯不前。假設梅克爾再次當選總理,繼續以少數保守派的名義反同,很多今年才30幾歲的人,很有可能就會面臨到這輩子無法領養小孩的困境。因為35歲以後,成功申請到領養可能越來越低。臺灣在實施婚姻平權的路上,真的要學梅克爾嗎?

社民黨以婚姻平權作為其社會正義政見重要的一部分,找到了梅克爾進步勢力形象最薄弱的攻擊點,她在難民危機所累積的左翼支持,恐怕不足以勝選。但也有人提醒,如果社民黨真正關心平權的話,它其實早就可以提案了,因為在聯邦議會以及參議院裡支持婚姻平權的政黨,如社民黨、綠黨、左翼黨,皆佔多數,社民黨何不鼓起勇氣打破僵局呢?社民黨是否也可能是藉由操弄婚姻平權來影響選情呢?無論梅克爾在今年能否順利連任,如今已沒有法律或民意的藉口繼續剝奪同性戀者的權益了,政府應當積極處理,而非將立法的權責推給憲法法院。

社民黨以婚姻平權作為其社會正義政見重要的一部分,找到了梅克爾進步勢力形象最薄弱的...
社民黨以婚姻平權作為其社會正義政見重要的一部分,找到了梅克爾進步勢力形象最薄弱的攻擊點,但也有人提醒,如果社民黨真正關心平權的話,它其實早就可以提案了... 圖/美聯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延伸閱讀

戴達衛/德國大選:勁敵逆襲,威脅梅克爾的社民黨

戴達衛

德國籍的台灣居民,德國法蘭克福歌德大學漢學系(主)及政治系(副)學士、國立清華大學社會學研究所(中國研究學程)碩士,目前攻讀博士班。專長領域包括現代中國政治與社會、國家與社會關係、社會運動等。德國《焦點圖博》雜誌自由撰稿人。

作者文章

誰不喜歡警察呢? 圖/歐新社

警察國家的陰影:德國擴權警察法爭議

2018/07/04
在德國歷史教育中,除了俄羅斯之外,其他東歐國家只不過是德國暴行的客體。圖為德國蘇...

《黑土》:德國人自省大屠殺,夠透徹了嗎?

2018/06/09
「近年來,身為傳統基督宗教國家的德國,正面臨一個慢性的宗教信仰危機...。」圖為...

香油錢與德國宗教危機?「教會稅」掀起的棄教潮

2018/05/07
「梅克爾,難民人口販子的女王!」

 圖/《嚴謹雜誌》封面

謊言媒體(下):德國新右派媒體類型學

2017/12/04
德國媒體正在崩塌嗎? 圖/路透社

謊言媒體(上):一場衝擊德國媒體的信任危機

2017/12/04
社會底層的相對剝奪感和工作的不穩定性,促進了AfD在這些族群中的增長。
 圖/...

德國大選的真正怪獸:AfD來了,新納粹的「另類選擇」?

2017/09/21

最新文章

墨西哥的毒品暴力年代,一切如何開始?圖為格雷羅州的巡警。 圖/法新社

墨西哥毒品戰爭:政黨輪替失治的暴力全開

2018/07/20
在選舉前,文在寅(中)就將青年就業、居住、成家,與弱勢的補助與福利問題,當成重要...

南韓「薪事」矛盾(下):擴大政府支出的軟著陸冒險

2018/07/20
看似眾人皆可受惠的美好數字背後,勞資雙方都存在高度不滿;而南韓經濟,無論現況與前...

南韓「薪事」矛盾(上):無人滿意的最低薪資調漲?

2018/07/20
記住她的名字——亞歷山卓亞.歐加修-寇蒂茲——因為她可能是美國政黨政治的新開端?...

從打工仔到眾議員:衝撞政壇老男的「紐約奇蹟」?

2018/07/10
美國開始站在歐盟利益的對立面。 圖/路透社

曲終人散的戰略:在「德美同盟」出現裂痕後

2018/07/09
誰不喜歡警察呢? 圖/歐新社

警察國家的陰影:德國擴權警察法爭議

2018/07/04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