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以血親之名的罪惡?德國「阿拉伯黑幫家族」的地下世界

2019/05/29 戴達衛

阿拉伯幫派家族,近年來成為德國輿論延燒話題。圖為德國影集《4 Blocks》,劇...
阿拉伯幫派家族,近年來成為德國輿論延燒話題。圖為德國影集《4 Blocks》,劇情圍繞著柏林的黎巴嫩家族幫派老大「東尼」(Toni)而展開,圖中為負責為他掌管毒品生意的親族手下。 圖/《4 Blocks》影集

今年2月,德國《明鏡週刊》以〈黑幫家族權勢〉為封面標題,報導「阿拉伯家族幫派」在德國如何「長期藐視公權力」,政府近期又是如何「反擊」;可說是自2018年年中以來,德國黑幫家族的輿論高峰。

德國所謂的阿拉伯、中東裔家族幫派,是以土耳其、黎巴嫩、巴勒斯坦等移民為主體,且常具有血緣關係的家族犯罪群體。他們與一般組織性犯罪不同之處,便是親族內部相互支撐、保護的凝聚力;30餘年以來,在德國建立了與國家法治平行的地下犯罪網絡。

過去一年來,德國媒體和社會大眾對這些具阿拉伯、中東移民背景的黑幫家族極為關注,各級政府也開始積極打擊其日漸擴張的組織性犯罪勢力。查看Google搜尋趨勢的相關統計資料可以發現,約從去年7月起,德國境內對「黑幫家族」(Clan)的搜尋總數頻繁飆升,近5年來的高峰則發生於去年9月。

惡名昭彰的「雷默家族」(Remmo-Clan)成員——尼達爾.雷默(Nidal Remmo)——在柏林滕普爾霍夫機場遺址的公園慘遭刺殺。這位36歲的阿拉伯幫派份子,光天化日竟在妻小和眾目睽睽之下被公然謀殺,不僅震撼了柏林,那八聲槍響也成為喚醒國家政府的重要警號。

圖左為今年2月,德國《明鏡週刊》以〈黑幫家族權勢〉為封面,報導「阿拉伯家族幫派」...
圖左為今年2月,德國《明鏡週刊》以〈黑幫家族權勢〉為封面,報導「阿拉伯家族幫派」,可說是自2018年年中以來,德國黑幫家族的輿論高峰;圖右則為德國的黎巴嫩裔作家蓋德班(Ralph Ghadban),他在2018年出版的《阿拉伯家族幫派:被低估的危險》(Arabische Clans: Die unterschätzte Gefahr)。 圖/《明鏡周刊》雜誌封面、《Arabische Clans: Die unterschätzte Gefahr》

▌以親族之名:德國的「阿拉伯黑幫家族」

在德國的中東裔黑幫家族,活動範圍主要聚焦於柏林不萊梅下薩克森,以及北萊茵–西伐利亞等地區;如同全球大部分黑手黨一樣,他們的罪行包括竊盜、毒品及人口販賣、勒索保護費,以及各種暴力犯罪等。

官方最新的數據指出,光是在北萊茵–西伐利亞一邦,目前至少計有108個規模不一、以同姓家族為單位組成的阿拉伯黑幫家族。比起去年的50幾個家族,多出超過一倍。不過,此數量在短短幾個月內加倍,並非都是因為犯罪分子更加猖獗,而是因為警方過去一年配合行政機關的掃黑新政策,投入更多人力資源、全力追查的結果。

除了北邦的黑手黨家族,最常引起全國關注的,其實是柏林幾個大幫派越來越大膽的犯罪行為。例如2014年,柏林「西方百貨」(KaDeWe)發生一宗誇張搶劫案。當時5名戴著面具的男子,在聖誕節前百貨公司正繁忙之時,於上午10點多從側門闖入,並以錘子和斧頭打破一樓珠寶商的玻璃櫃,不到兩分鐘就搜刮了價值逾81萬歐元(折合約新台幣2,800萬)的手錶和飾品。

所幸在全國及其它歐盟國家的全力追緝下,警方於四個月內捕獲了其中三名嫌疑犯。當中,26和29歲的堂兄弟Khalil和Jehad,皆為柏林「Al-Zein黑幫家族」的成員。

2014年,Al-Zein黑幫家族成員闖入柏林「西方百貨」,不到兩分鐘就搜刮了價...
2014年,Al-Zein黑幫家族成員闖入柏林「西方百貨」,不到兩分鐘就搜刮了價值逾81萬歐元(折合約新台幣2,800萬)的手錶和飾品。 圖/柏林警方監視器畫面

在全國及其它歐盟國家的全力追緝下,警方於四個月內捕獲了其中三名嫌疑犯。當中,26...
在全國及其它歐盟國家的全力追緝下,警方於四個月內捕獲了其中三名嫌疑犯。當中,26和29歲的堂兄弟Khalil和Jehad,皆為柏林「Al-Zein黑幫家族」的成員。圖為當時案發後的現場封鎖場景。 圖/路透社

▌柏林地下世界:Al-Zein家族&雷默家族

Al-Zein家族是德國勢力最大的中東裔黑幫家族之一,成員高達5,000至1萬5,000人,家族老大則是人稱「柏林教父」的Mahmoud Al-Zein

Mahmoud Al-Zein在80年代來到德國,自稱是來自黎巴嫩的巴勒斯坦籍難民,尋求庇護。在德國期間,Mahmoud犯下毒品販運、人身傷害和強盜等多項罪刑,2003年更遭柏林邦刑事調查局(LKA)發現,他其實出生於土耳其,是土耳其公民。

儘管移民局立即啟動遣返作業,但卻遭到土耳其內政部長拒絕。土耳其主張,Al-Zein的土國國籍早在2002年被取消;Al-Zein自己則否認曾持有土耳其護照,並堅持自己出生於黎巴嫩。國籍混亂使得Mahmoud意外成為德、土兩國之間外交衝突的主角。

Al-Zein家族是德國勢力最大的中東裔黑幫家族之一,家族老大則是人稱「柏林教父...
Al-Zein家族是德國勢力最大的中東裔黑幫家族之一,家族老大則是人稱「柏林教父」的Mahmoud Al-Zein。 圖/Spiegel TV 截圖

Al-Zein家族的真正籍貫和國籍為何?這個問題其實也是大部分久居德國的中東黑幫家族的共同困境。他們大多來自土耳其、黎巴嫩、敘利亞三國的交界地區,屬母語為阿拉伯語的瑪拉米耶-庫德族(Mhallamiye-Kurden)。除了Al-Zein家族,不萊梅的「Miri家族」、柏林的雷默家族等也都是如此。

除了Al-Zein家族,雷默家族近年來也犯下多起舉世矚目的大規模竊盜行動。2014年10月,幾名雷默家族的竊賊,在柏林瑪麗恩多夫區(Mariendorf)某間儲蓄銀行,花了一整個晚上,將銀行300多個保險箱一個一個強制打開,竊走總價值約980萬歐元(折合約新台幣3.4億)的飾品、現金和金條。

為了不落痕跡,竊賊原打算縱火滅跡,結果意外引發氣爆,造成至少一位同夥受傷流血。警方因此循DNA調查,一年後才在羅馬機場逮捕該名嫌犯。然而,天價贓物至今仍下落不明。

雷默家族近年來也犯下多起舉世矚目的大規模竊盜行動。2014年,幾名雷默家族的竊賊...
雷默家族近年來也犯下多起舉世矚目的大規模竊盜行動。2014年,幾名雷默家族的竊賊,將柏林某間銀行300多個保險箱全部打開,竊走總價值約980萬歐元(折合約新台幣3.4億)的飾品、現金和金條。 圖/路透社

2017年3月,雷默家族在世界著名的柏林博物館島上,再次進行了好萊塢情節一般的竊賊行動。他們侵入柏德博物館(Bode-Museum),並盜走尺寸全球第二大、重達100公斤的加拿大紀念金幣「大楓葉」(Big Maple Leaf)。

雷默家族的兩兄弟Ahmed、Wayci,以及他們的堂弟Wissam,事先透過博物館工作人員了解館內安全措施,發現位於二樓的員工更衣室,尚未連結博物館的警報系統。三人於是從更衣室的窗戶潛入,並用斧頭破壞保護「大楓葉」的防彈玻璃,盜走市價370萬歐元(約新台幣1.29億)的大楓葉。

案發後,警方發現博物館一名保全,突然購買了價值1萬歐元的高價項鍊,反常行徑才使得案情有所突破,讓警方因此循線追查到與其勾結的竊盜同夥。目前,這四名嫌疑犯都在柏林地方法院受審中,不過大楓葉依然下落不明,警方猜測極可能已被銷贓滅跡。

柏德博物館館內市價370萬歐元(約新台幣1.29億)的加拿大紀念金幣「大楓葉」(...
柏德博物館館內市價370萬歐元(約新台幣1.29億)的加拿大紀念金幣「大楓葉」(Big Maple Leaf),在2017年也遭雷默家族竊走,贓物至今下落不明。圖為資料照片。 圖/法新社

▌新掃黑總動員

面對阿拉伯黑幫家族越來越大膽的犯罪行為,柏林司法機關不得不調整治安策略。2018年,柏林檢察官首次援引國會前一年才通過的刑事資產追討法案,試圖沒收雷默家族於柏林的不法不動產,包括多套公寓、樓房和建築用地,市價共930萬歐元(約新台幣3.25億)。然而,因為相關法規尚不完備,存在灰色地帶,警方的財產沒收行動仍待各級法院覆核。因此,那幾套公寓的租金收入至今還是歸雷默家族所有,使得沒收行動效果相當有限。

資產追討不是執法機關唯一的新手段;為了阻止黑幫家族的犯罪活動,德國各地政府和司法機關推行一系列的新治安策略。例如,柏林另外推出所謂的「屬地檢察官」(Staatsanwälte für den Ort)制度。由當地檢察官承辦當地地區案件,進而加強檢察官和當地警察之間的合作;柏林此模式也已經成為全國模範,今年1月,黑幫家族溫床之一的埃森市(Essen),也仿效指派了兩位屬地的特別檢察官加強查緝。

在北萊茵–西伐利亞邦,基民盟自民黨合組聯合政府時,甚至將阿拉伯黑手黨家族納入聯合政府的施政合作契約,承諾將「採取『零容忍』策略,以最大程度的監控和通緝行動施壓,以有效對付組織犯罪的擴張——尤其是黑幫家族」。

面對阿拉伯黑幫家族越來越大膽的犯罪行為,柏林司法機關不得不調整治安策略。示意圖。...
面對阿拉伯黑幫家族越來越大膽的犯罪行為,柏林司法機關不得不調整治安策略。示意圖。 圖/美聯社

2017至2018年間,北邦也因此啟動了由歐盟資助的計劃「封閉族群次文化的犯罪及掃黑行動」(KEEAS),以便更瞭解在德國的中東裔黑手黨家族內部結構。另外,政府也主張加強不同機關之間的合作和交流,包括警察、海關、國稅局,和行政機關...等。

對抗黑幫家族亦是北邦內政部長羅伊爾(Herbert Reul)任內最重要的目標之一。這位部長深諳如何操作媒體,多次參與警察大隊的查緝行動,引人注目;他主張「不斷發動掃黑行動,像千萬針刺一樣,扎得黑幫不得安寧、無所遁處」。被稱為「萬針刺身」(Strategie der 1000 Nadelstiche)的策略也已經成為他的標誌名言。

羅伊爾在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這些人應該要知道(⋯)這裏治國的方式不照他們家族的規矩在走,而是國家法律!」然而,羅伊爾在同一個訪談中也承認,自己是在2018年夏天才首次注意到黑幫家族犯罪的議題重要性。

阿拉伯裔或中東裔黑幫家族的犯罪行為,在德國顯然已是長年治安隱憂,但為什麼在這個時間點才開始成為全國許多邦政府、甚至聯邦政府的治安焦點呢?這個趨勢,恐怕跟難民危機及德國右翼民粹主義的崛起息息相關。

「採取『零容忍』策略,以最大程度的監控和通緝行動施壓,以有效對付組織犯罪的擴張—...
「採取『零容忍』策略,以最大程度的監控和通緝行動施壓,以有效對付組織犯罪的擴張——尤其是黑幫家族!」北邦近年積極掃黑。 圖/北邦警方

▌「移難民萬惡」的危險謬誤

首先,德國這些黑幫家族,大多是上個世紀來自黎巴嫩的庫德族或巴勒斯坦難民。1975至1990年間,黎巴嫩發生內戰,導致80多萬人——包括當地人以及逃到黎巴嫩的巴勒斯坦人——被迫流亡國外。其中一部分的人輾轉逃到東德,接著又從東柏林偷渡至西德,向西德申請政治庇護。這些來自黎巴嫩的難民社群,主要聚集在柏林、不萊梅,和北邦的埃森市。

不過,部分從黎巴嫩逃到德國的難民,因為身上沒有黎巴嫩的身分證件,因此在德國無法獲得庇護,只能以「暫緩遣返」(Duldung)的身分滯留德國。暫緩遣返的身分意味著長期不安穩的生活狀態——被緩遣的人每3個月就要重新申請延期一次,無法從事長期穩定的工作。

同時,他們在德國生下的第二代,雖然在德國土生土長,卻因為父母沒有居留權,也成了持緩遣文件的「外國人」。很多僱主不願意招聘居留情況不確定的員工,更不願意為了暫緩遣返身分的人投資三年的職業培訓,畢竟受訓人員的工作許可隨時都有可能會被取消,這導致許多移難民後代在德國看不到希望,進而轉向犯罪以生存下去。

1975至1990年間,黎巴嫩發生內戰,導致80多萬人——包括當地人以及逃到黎巴...
1975至1990年間,黎巴嫩發生內戰,導致80多萬人——包括當地人以及逃到黎巴嫩的巴勒斯坦人——被迫流亡國外。其中一部分的人輾轉逃到東德,接著又從東柏林偷渡至西德,向西德申請政治庇護。這些來自黎巴嫩的難民社群,主要聚集在柏林、不萊梅,和北邦的埃森市。圖為黎巴嫩內戰資料照片。 圖/美聯社

許多移難民後代在德國看不到希望,進而轉向犯罪以生存下去。圖為德國影集《4 Blo...
許多移難民後代在德國看不到希望,進而轉向犯罪以生存下去。圖為德國影集《4 Blocks》劇照,示意圖。 圖/《4 Blocks》影集

不能否認,德國各地政府確實長期忽視了部分犯罪分子,其背後的家族勢力,更錯過了提供早期逃到德國的難民,一個完整的安置與融入配套措施,讓在德國看不到希望的年輕人,以及家族和團結意識相當強烈的中東裔家族,陷入犯罪的網羅。

國家確實需要阻止黑幫家族日漸猖獗的犯罪行為,但認為「『穆斯林』和『中東人』就是對社會和諧的最大威脅」,這種過度簡化的結論卻極為不妥。

實際上,德國的組織性犯罪勢力,長期以來都是以跨國的歐洲黑手黨為主。聯邦刑事調查局(BKA)以各幫派組織的社會文化,以及語言等共同特質為基礎,將在德國活躍的大型犯罪勢力分成以下四種:

(一)摩托車幫會(領導層以德國人為主)、(二)類似摩托車幫會的團體、(三)義大利黑手黨(IOK)、(四)俄羅斯–歐亞大陸犯罪組織(REOK)。據悉,BKA將在6月發布的最新報告,可能才會首次特別列出家族幫派的有關章節。

德國的組織性犯罪勢力,長期以來都是以跨國的歐洲黑手黨為主。圖為德國摩托車幫會的「...
德國的組織性犯罪勢力,長期以來都是以跨國的歐洲黑手黨為主。圖為德國摩托車幫會的「地獄天使」(Hells Angels)。 圖/路透社

具移民背景的黑幫家族,確實在德國犯下多起輿論矚目的罪行,亦是政府近年的掃黑新重點。然而,德國另類選擇黨(AfD)以及其他右派團體,卻刻意忽視背後的結構性問題,反而將2015年以後的難民潮,與中東裔黑手黨家族、犯罪行為一概而論,將難民視為主要的社會亂源。這些長期的煽動工程,如今開花結出惡果,成功改變了公共輿論的內容和方向。

眼見比自己更加右翼的政黨勝選,很多基民盟、自民黨,和保守的社民黨資深黨員深感不安;為了贏回右派選民的芳心,他們選擇採取強硬的治安策略,將執法機構的箭靶,對準具中東血統的黑手黨家族上,才讓「阿拉伯裔、中東裔犯罪家族」的議題在近年爆發——儘管2015年後逃到德國的難民,與那些黑幫家族什麼關係都沒有,但仍因為籍貫、宗教等相似的身分特徵,而被許多右派人士混為一談。

失敗社會融合政策的歷史教訓,德國真的記取了嗎?2015年,難民危機爆發時,梅克爾政府打開國門,公民社會也伸出援手,給予敘利亞難民安身之處。

相較於1970至1990年代,德國的難民和融合政策的確進步了許多。例如未成年的難民也被納入義務教育的範圍。然而,第一時間的協助之餘,德國政府和公民社會需要繼續努力的還有——確保那些曾經流離失所的人們,不會成為德國失落的下一代,並將犯罪視為唯一的謀生之道。

失敗社會融合政策的歷史教訓,德國記取了嗎?德國需要繼續努力的還有——確保那些曾經...
失敗社會融合政策的歷史教訓,德國記取了嗎?德國需要繼續努力的還有——確保那些曾經流離失所的人們,不會成為德國失落的下一代,並將犯罪視為唯一的謀生之道。圖為2018世足期間,在柏林移民眾多的新克爾區(Neukölln),在一間阿拉伯咖啡廳觀賽的孩子們。 圖/法新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罪惡從檸檬開始:義大利黑手黨「光榮會」的血色帝國

教父輓歌:「毒蛇波斯科」的紐約黑手黨傳奇

行動代號波里諾:宣戰黑手黨,歐洲同日清剿「光榮會」

戴達衛

德國籍的台灣居民,德國法蘭克福歌德大學漢學系(主)及政治系(副)學士、國立清華大學社會學研究所(中國研究學程)碩士,目前攻讀博士班。專長領域包括現代中國政治與社會、國家與社會關係、社會運動等。德國《焦點圖博》雜誌自由撰稿人。

作者文章

阿拉伯幫派家族,近年來成為德國輿論延燒話題。圖為德國影集《4 Blocks》,劇...

以血親之名的罪惡?德國「阿拉伯黑幫家族」的地下世界

2019/05/29
當德國老了,誰來照顧?長照問題在德國幾乎已是社會危機。圖為德國一間老人安養中心。...

老人德意志:被高齡社會壓榨的「德國照護者」

2019/04/03
梅克爾這幾年來一直在迴避收容100多萬難民所產生的反彈和社會問題。但難民和移民問...

梅克爾時代的句點:「德國媽媽」為何走下神壇?

2018/11/15
德國是否該監控極右派的AfD?8月底在德國東部肯尼茨(Chemnitz)發生的疑...

憲法保衛局正看著你:德國是否該「監控AfD」?

2018/09/19
誰不喜歡警察呢? 圖/歐新社

警察國家的陰影:德國擴權警察法爭議

2018/07/04
在德國歷史教育中,除了俄羅斯之外,其他東歐國家只不過是德國暴行的客體。圖為德國蘇...

《黑土》:德國人自省大屠殺,夠透徹了嗎?

2018/06/09

最新文章

日本的鐵道系統十分發達,因而培養出眾多熱愛電車、鐵道的「鐵道趣味者」。圖為201...

日本鐵道迷的人生百態:狂熱文化下的「愛與犯罪」

2019/06/25
日本有一位化名「貓組長」的前山口組組長,以撰寫黑道實錄與分析聞名,後來轉型作家與...

重磅廣播/日本黑道「賣珍奶發大財」?暴力團的資金來源之謎

2019/06/22
面對未知且突發的街頭情勢,第一線抗爭者有哪些必備的「護身物資」?圖為6月12日,...

反送中的「抗爭背包」:香港示威者的街頭物資清單

2019/06/17
6月10日,遭到富拉尼人屠戮的多貢村落。法新社報導,約莫有50人左右的武裝份子進...

重磅廣播/西非屠村慘案:復仇聖戰?馬利共和國的部落衝突

2019/06/15
這一味,讓人又愛又恨?這幾年,網路流傳許多試吃瑞典鹽醃鯡魚(Surströmmi...

瑞典「魔性臭魚」:鹽醃鯡魚罐頭的飲食文化

2019/06/14
什麼元素會被外國人視為很「泰」、被泰國人視為很傳統呢?它又是如何建構的?而你所說...

《從暹羅到泰國》:「失土國恥論」煉成的現代國家?

2019/06/13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