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戀童癖小說有罪嗎?土耳其舉國圍剿的《翡翠公寓》

2019/07/08 陳琬喻

土耳其網路上興起一波抵制風潮,要求將「變態作者」繩之以法,以維護土耳其善良的社會...
土耳其網路上興起一波抵制風潮,要求將「變態作者」繩之以法,以維護土耳其善良的社會風俗——但為什麼這部在2013年出版的「爭議小說」,會在今年才突然成為話題焦點? 圖/法新社

「…孩子用口水將我的陽具弄濕,吸吮著,輕咬著,同時露出天真的笑容。孩子那還沒有長牙齒的嘴巴、雙唇與舌頭....喔!我相當地興奮。我來到了最後一個階段,我將孩子更拉近我一些。此時我不在乎任何人說什麼,不在乎人道與道德。我射精了...」

以上片段,出自土耳其作家宇特美斯(Abdullah Şevki Yurtvermez)在2013年出版的小說《翡翠公寓》(Zümrüt Apartmanı)。這本內容描述戀童癖及兒童性侵的作品,在當時並沒有引起土耳其社會大眾的注意,銷售量也只有首刷的500本而已,是本乏人問津的小說。但在5月底時,「#翡翠公寓」(#zümrütapartmanı)的標籤關鍵字,卻突然登上土耳其社群網站的熱門搜尋,書中主角性侵幼童的情節更遭受輿論。

土耳其網路上興起一波抵制風潮,要求將「變態作者」繩之以法,以維護土耳其善良的社會風俗;民眾的怒火,也延燒到了小說出版社的老闆托普丘(Alaaddin Topçu)身上,認為托普丘同意出版該小說,犯了與作者相同的「過錯」。社群上的強烈反應引起土耳其政府的注意,土耳其文化觀光局和家庭、工作與社會服務局隨後控告宇特美,土耳其檢調單位在5月底便以〈土耳其刑法226條〉的「猥褻罪」申請羈押。

但為什麼一部在2013年出版的小說,會在今年突然成為話題焦點?土耳其執法單位羈押作者是否有執法過當、傷害言論及出版自由的嫌疑?土耳其社會大眾又是如何看待?

土耳其作家宇特美斯(右)在2013年出版的小說《翡翠公寓》(左),內容描述戀童癖...
土耳其作家宇特美斯(右)在2013年出版的小說《翡翠公寓》(左),內容描述戀童癖及兒童性侵,題材相當聳動有爭議。但出版當時並沒有引起土耳其社會大眾的注意,銷售量也只有首刷的500本而已,是本乏人問津的小說。 圖/《翡翠公寓》

群上的強烈反應引起土耳其政府的注意,土耳其檢調單位在5月底——也就是小說獲准出版...
群上的強烈反應引起土耳其政府的注意,土耳其檢調單位在5月底——也就是小說獲准出版的6年後——出手逮捕作者宇特美斯(左)與出版社老闆托普丘(右)。 圖/Twitter

《翡翠公寓》中涉及戀童癖的節錄內容,在5月28號被上傳到社群網站後,立即引起土耳其網友攻擊,網路上少數還有販賣此書的平台也立馬下架。土耳其輿論一面倒地認為這樣的「變態」小說,會加劇戀童癖或是兒童性侵的惡況,站在保護孩子的立場,應該禁止此書,甚至有人希望將作者處以極刑來達到嚇阻作用。

《翡翠公寓》引起土耳其群情激憤背後的最大原因是因為:在土耳其,兒童性騷擾、猥褻甚至性侵的新聞時有所聞。與女性遭受性侵犯時,常常遭受社會「檢討被害人」不同的是,當受害者是一名幼童時,社會大眾容易產生更多的同情心,另一方面也加深了對加害人行為的反感。

尤其在《翡翠公寓》事件爆發不久前,土耳其才剛發生1歲半的女童,疑似遭受性侵害並被殺害的駭人新聞。在這起可怕的謀殺案震驚土耳其社會之時,《翡翠公寓》事件的爆發,更成為人們宣洩心中不滿情緒的出口。

《翡翠公寓》引起土耳其群情激憤背後的最大原因是因為:在土耳其,兒童性騷擾、猥褻甚...
《翡翠公寓》引起土耳其群情激憤背後的最大原因是因為:在土耳其,兒童性騷擾、猥褻甚至性侵的新聞時有所聞。本圖為示意圖。 圖/美聯社

支持將宇特美斯關進牢房的人認為:小說內的不雅內容,很可能會被有心人士模仿,或是煽動類似罪行,必須使用公權力介入、保護兒童;就連土耳其作者協會(TYB)伊斯坦堡分會會長比意克勒(Mahmut Bıyıklı)也抨擊,身為作家並不表示就有無限上綱的自由,真正的文學家應該要有「教養」,用文學包裝淺意識裡的變態思想是不能被接受的。

但在文學裡書寫犯罪情節,有罪嗎?作者宇特美斯曾經強調,小說只是一本骯髒現實主義的「純虛構小說」;反對羈押宇特美斯、禁止《翡翠公寓》一書的民眾也認為,一個民主國家的人民,在不影響他人及危害社會利益的前提下,應當享有創作自由的權利。

《翡翠公寓》裡的情節雖然讓人不適,但只能算是文學創作,並不能視為教唆他人犯罪的因素。如果有人因為閱讀《翡翠公寓》,而想模仿犯下書中角色的罪行,那真正出問題的應該不是書本,而是土耳其的教育。

有少部分的民眾認為,應該要做的是保護孩子遠離施暴者,而不是遠離文學。畢竟抵制小說,把作者抓去關,難道就能實質上地保護孩子們不受到壞人的侵害嗎?這些在網路上義憤填膺、口口聲聲說要保護孩子的民眾,又為什麼對當前土耳其的「小新娘」議題反而視而不見?

這些在網路上義憤填膺、口口聲聲說要保護孩子的民眾,又為什麼對當前土耳其的「小新娘...
這些在網路上義憤填膺、口口聲聲說要保護孩子的民眾,又為什麼對當前土耳其的「小新娘」議題反而視而不見?圖為土耳其的反家暴、反童婚示威。 圖/美聯社

根據土耳其統計局的資料,2017年土耳其未滿18歲的小新娘人數約有2萬3,000多名,主要集中在東部及鄉村。雖然土耳其童婚人數有逐年遞減的趨勢,但仍是相當重要的社會問題。

在民風保守的東部,「女性需要男性的保護」「婚姻是女性的防護罩」這類觀念根深蒂固。許多家境不好的家庭反而認為,提前進入婚姻不失為一個保護女兒的方法。童婚以及兒童性行為的現實社會現況,或是更是政府需要仔細思考的問題。

除了《翡翠公寓》,另一位名氣更為響亮、曾獲法國藝術與文學勳章的土耳其女作家夏法克(Elif Şafak),也在這波抵制潮中被點名,因為她在1999年發行的小說《隱私》(Mahrem)中也有類似的戀童情節。

抵制的群眾認為,夏法克書寫性侵幼童的相關內容,應一視同仁,借輿論壓力使它下架。但諷刺的是,強烈批評《翡翠公寓》的土耳其作家協會,卻在2000年時將年度最佳小說獎頒給《隱私》一書;如今面對攻擊《隱私》的聲音,土耳其作家協會則是保持沈默。

除了《翡翠公寓》,另一位名氣更為響亮、曾獲法國藝術與文學勳章的土耳其女作家夏法克...
除了《翡翠公寓》,另一位名氣更為響亮、曾獲法國藝術與文學勳章的土耳其女作家夏法克(圖),也在這波抵制潮中被點名。 圖/歐新社

夏法克並不是頭一次因為作品而遭受輿論抨擊。其在2006年出版的《伊斯坦堡私生女》,就曾因為涉及亞美尼亞大屠殺的內容,而遭到土耳其政府依「污辱國家罪」審問,雖然最後判處無罪,但仍讓土耳其出版與言論自由蒙上一層陰影。

夏法克的作品多與國家或是女性主義相關,一直以來都是土耳其保守派以及民族主義者的眼中釘,這次的《翡翠公寓》事件,似乎又給了保守派一個棒打夏法克的機會。日前英國《衛報》報導,夏法克批評土耳其政府自翡翠公寓事件後,所採取的行動是審查內容與性侵兒童相關的書籍,而不是處理社會上的性侵問題,這對於一個女性及兒童遭受性侵愈來愈頻繁的國家來說,相當諷刺。

令人玩味的是,土耳其國內報紙卻沒有一篇有關夏法克這番反擊言論的報導。土耳其《星報》更批評《衛報》的報導,是對土耳其出版及言論自由的抹黑,堅稱土耳其政府並沒有針對任何書籍或是作者進行審問。

夏法克質疑:針對層出不窮的兒童受害事件,土耳其政府不針對社會安全網作檢討,反而積...
夏法克質疑:針對層出不窮的兒童受害事件,土耳其政府不針對社會安全網作檢討,反而積極取締文字出版內容——考量到近年來土耳其政府對於言論自由的種種限制打壓——確實令人感到不以為然。圖為土耳其總統厄多安(左)。 圖/美聯社

夏法克的作品多與國家或是女性主義相關,一直以來都是土耳其保守派以及民族主義者的眼...
夏法克的作品多與國家或是女性主義相關,一直以來都是土耳其保守派以及民族主義者的眼中釘,這次的《翡翠公寓》事件,似乎又給了保守派一個棒打夏法克的機會。 圖/歐新社

雖然保守派人士藉機抨擊夏法克與《隱私》一書,但社會上對於《隱私》的態度,明顯不同於《翡翠公寓》。首先,發生在土耳其的兒童性侵案件的加害人多為成年男性,加上兩本小說中的劇情都是成年男性性侵兒童,夏法克的「女性」身份,讓大眾不會將書中角色直接投射在作者身上,也讓她的創作看起來更像是個單純的「文學創作」。

反觀宇特美斯的「中年男性」身份,以及用第一視角描述事件發生經過的寫法,更容易讓人將小說人物與作者做連接,甚至懷疑宇特美斯可能曾犯下其筆下加害者的罪行,才能寫出如此駭人聽聞的情節,引起讀者的反感與憤怒。

此外,比較《翡翠公寓》與《隱私》的相關段落後也可以發現,《隱私》書中的字句較有文學性,也著重在描寫幼童受到侵害後的無助與悲傷。讀者在閱讀該段落時,較不會產生厭惡感,而是同理孩童的遭遇。這也是夏法克希望藉由文字傳遞給社會大眾的訊息,希望喚起社會大眾對相關事件的關注。

比較《翡翠公寓》與《隱私》的相關段落後也可以發現,《隱私》書中的字句較有文學性,...
比較《翡翠公寓》與《隱私》的相關段落後也可以發現,《隱私》書中的字句較有文學性,也著重在描寫幼童受到侵害後的無助與悲傷。讀者在閱讀該段落時,較不會產生厭惡感,而是同理孩童的遭遇——這也是夏法克希望藉由文字傳遞給社會大眾的訊息。 圖/路透社

夏法克表示,《隱私》並不是要著重在戀童癖身上,而是用第三人稱以及被害者的視角來闡述故事,絕對沒有替戀童癖辯護,或是鼓勵性侵。同時夏法克也擔心《翡翠公寓》事件,可能會導致政府未來實施影視或出版品的嚴格審查機制,創作與出版自由將會受到傷害。

這樣的疑慮並不難理解。比如宇特美斯就為自己辯護表示:當年出版《翡翠公寓》前,也有照正常程序將書本送到土耳其文化觀光局申請出版標籤,核發後書本才依法出版。如果《翡翠公寓》一書涉嫌猥褻罪,當年政府為什麼核准?

對此,土耳其文化觀光局則表示:出版標籤的核發不會經過內容審查,內容審查的工作應該由出版社自主實施,取得出版標籤並不代表書中內容沒有觸法。土耳其文化觀光局希望執法單位可以下令強制將這500本書籍回收,保護民眾身心健康。而在6月底開庭時,檢察官也對宇特美斯與托普丘分別求刑5-10年及6-10年的有期徒刑。

如果《翡翠公寓》一書涉嫌猥褻罪,當年政府為什麼核准?土耳其文化觀光局回應:這是兩...
如果《翡翠公寓》一書涉嫌猥褻罪,當年政府為什麼核准?土耳其文化觀光局回應:這是兩回事。 圖/路透社

兒童性侵案件在世界的各個地方都有可能發生,土耳其輿論事實上想反抗追根究底並不是《翡翠公寓》,而是那些發生在黑暗角落的悲劇。《翡翠公寓》成功地引起社會對兒童性侵事件的關注,在輿論壓力之下,宇特美斯與托普丘極有可能被判處相當重的刑期。但《翡翠公寓》帶來的影響,不應該是限制或壓縮文學創作空間,而是要讓政府和社會正視目前幼童性侵案件的嚴重性,並設法提出預防措施,甚至讓社會重視現有的童婚等相關問題。

不討論、不接觸社會上的罪惡,並不會讓類似的悲劇消失,反而會使被害者落入社會的黑暗地帶,使加害者更加猖狂,甚至可能發生被害者長大後成為加害人的憾事。但撰寫帶有犯罪情節的虛構小說是否等於「構成犯罪」?這則要大大打上一個問號。

回收僅有的500本《翡翠公寓》或將作者與出版社老闆雙雙關入牢房,對於防治兒童性侵案的發生,其實沒有實質的幫助;應該作的,反而是從性別教育開始,教導孩子甚至成人尊重自己與他人的身體界線、勇敢捍衛自己身體的主控權、以及設立家庭安全網...等等的積極作為,才是真正能避免悲劇一再重演,保護孩子的做法。

撰寫帶有犯罪情節的虛構小說是否等於「構成犯罪」?這可能要大大打上一個問號。 ...
撰寫帶有犯罪情節的虛構小說是否等於「構成犯罪」?這可能要大大打上一個問號。 圖/歐新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性侵合法化?——爭議的土耳其童婚判決

受虐兒的致命反擊?俄國「三姊妹弒父案」的家暴社會悲劇

美國虐兒檔案:受虐者的「施虐傳承」怎麼修復?

《紙牌屋》性危機:凱文史貝西的孌童風暴

陳琬喻

政大土文系畢業,目前在土耳其Gazi大學攻讀國際關係碩士。歡迎對土耳其感興趣的人,來《玩美土耳其》 看看。

作者文章

因為維吾爾族問題而失去一個購買力強大的貿易夥伴,對厄多安政府來說是相當不明智的行...

血不濃於人民幣?土耳其微妙的「維吾爾無力感」

2019/08/14
厄多安、巴巴江、居爾與達悟特奧盧,都是AKP元老級的重要人物。2001年AKP創...

背刺黨主席?土耳其「AKP三巨頭」的脫黨崩解危機

2019/07/31
土耳其網路上興起一波抵制風潮,要求將「變態作者」繩之以法,以維護土耳其善良的社會...

戀童癖小說有罪嗎?土耳其舉國圍剿的《翡翠公寓》

2019/07/08
土耳其23日舉行了第一大城伊斯坦堡的「第二次市長大選」。代表反對陣營的「共和人民...

伊斯坦堡的選舉重來:土耳其選民反彈的「厄多安二連敗」

2019/06/24
「土耳其的民主選舉,要變成一場玩笑嗎?」圖為5月6日,「選舉無效」確認當天,伊斯...

土耳其的輸不起:伊斯坦堡市長選舉,憑什麼「取消重來」?

2019/05/08
如今,安卡拉幾乎只是作為政治中心,伊斯坦堡仍是土耳其的經濟中心,橫跨歐亞的優越地...

土耳其雙城記:伊斯坦堡與安卡拉的「國都情結」

2019/04/03

最新文章

「讀好高中就能上好大學,站上金字塔頂端...?」南韓教育部日前火速宣布:2025...

天空之城的革命(下):「廢除自律型高中」的教育平等?

2019/11/15
14日,南韓舉行高中升大學的入學考試。與此同時,曹國妻女的「特權入學」爭議,延燒...

天空之城的革命(上):南韓「特權升學」的教育修羅場

2019/11/15
作為一個研究中國古代文學的學者,我發覺近幾年華人對傳統故事的改寫與改編興趣濃厚,...

《哪吒鬧海》40年:西方人眼中的哪吒三太子故事

2019/11/14
2007至2010年間,「法國電信」(France Telecom)至少有35名...

35個工程師之死:法國電信「職場霸凌自殺潮」的世紀審判

2019/11/13
許多英國民眾認為,95%的牛津大學學生都是來自學費高昂、菁英家庭專屬的私立中學,...

多錢入學?英國牛津大學的「弱勢錄取」大改革

2019/11/12
加州萬聖節槍擊案牽連著美國槍枝暴力、短租安全疑慮及黑人種族歧視...,但隨著該案...

重磅廣播/加州萬聖節槍擊案:Airbnb豪宅派對中被忽視的黑人犧牲者?

2019/11/09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