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高野山進香團:日本佛門聖地的暴怒洋和尚

2018/08/02 蔡亦竹

來自外國遊客的刁難意見,讓出家人也怒了。圖為高野山大門的金剛像。 圖/Flick...
來自外國遊客的刁難意見,讓出家人也怒了。圖為高野山大門的金剛像。 圖/Flickr@girkku

日本宗教聖地、密教真言宗的總本山高野山上,最近發生了一場不大不小的東西方文化衝突。

事情是這樣的。有位加拿大的自由記者突然公佈了某個旅遊網路上的評價和對話貼圖,內容是關於高野山的宿坊、也就是寺院提供住宿設施的各種來自西方旅客的抱怨。包括「吃的都是簡單的素食」、「為什麼不多加一點英文的說明」、「從業人員的態度很不好」之類的意見。

其實如果只看到這裏,那就是過去也常見的東西方文化認知不同造成誤解而已。不過這件事之所以會鬧大的原因,是因為高野山宿坊群裏的赤松院有位美國來的僧侶Daniel Kimura,他非常認真地用英文、而且非常不客氣地一一回擊這些批評。像是「這裏本來就是修行場所」、「你們來高野山最少也講句『扣泥幾哇』吧為什麼一定要人家跟你講英文」,甚至網友「早晚都吃素食,有著不可思議的風味」這種意見,他都回應:

這就是日本的精進料理啦,你這沒讀書的FXXX

高野山THUG LIFE!

高野山THUG LIFE!原圖為弘法大師空海。南無大師遍照金剛。 圖/蔡亦竹製作...
高野山THUG LIFE!原圖為弘法大師空海。南無大師遍照金剛。 圖/蔡亦竹製作提供

一乘院宿坊的極樂精進料理。 圖/蔡亦竹攝影提供
一乘院宿坊的極樂精進料理。 圖/蔡亦竹攝影提供

當我看到這個事件時,因為Kimura(木村?)這個姓所以讓我以為這位美國來的僧侶應該是日系美人,不過看本人照片又是標準白人模樣,所以應該是帶有日本血統的美國朋友。這位尊師(?)在事件擴大之後接受訪問,表示對自己在網路上向網友獅子吼說法一事大感後悔,但也強調「僧侶也是有無法忍受的事」,又因為過去在網路上實在是太多沒程度沒水準的批評或一顆星評價,才會讓他忍不住爆發,而今後他會好好修行這樣。

比起歐美,台灣的朋友可能比較能夠理解這位僧侶的憤怒點。第一個,高野山本身的美實在不必再作爭辯。這座世界文化遺產由空海開山之後已經超過千年歷史,又被稱為「天空的宗教都市」。而且既然一開始就知道高野山就是以金剛峰寺為中心形成的宗教都市,那麼除了自然景觀之外就到處都是宮廟精舍,吃的當然也都是素菜,因為宿坊根本就是台灣的香客大樓啊有什麼好抱怨的?

只不過高野山的香客大樓歷史都動輒千年起跳,你付高房價不是去住豪華去吃山珍海味,是去體驗歷史累積、去感受法喜充滿的。

高野山就是以金剛峰寺為中心形成的宗教都市。 圖/Flickr<a href=
高野山就是以金剛峰寺為中心形成的宗教都市。 圖/Flickr@Christian Kaden

高野山是日本真言宗的總本山,這裏除了滿山的世界級文化、自然遺產之外,還繼承了千年以上的信仰傳統。在高野山中央的金剛峰寺,每天早上仍然維持「生身供」儀式,也就是由稱為「維那」的僧侶每天送飯進去給正在入定的空海用膳——是的,在真言密教的信仰中,西元774年出生的弘法大師空海仍然活著,正在思考如何解救所有世人而在彌勒像前入定,等到未來佛彌勒於56億7千萬年後降世之時,再出關與彌勒一起濟度眾生。

也因為這種格局弘偉的信仰,讓空海入定的「奧之院」周邊成為日本最大的靈場,只要去一趟奧之院,就可以看到戰國史裏所有鼎鼎大名的人物家族,包括島津家、織田信長、豐臣秀吉等人的墓塚。

當然像喪生於本能寺的織田信長根本沒有留下屍體,所以葬在奧之院的信長等大人物其實都是分骨、或是以遺物代替下葬的墳塚。而這些墳塚之所以會設在這裏,就是因為靠近日本史上最大的宗教天才空海,就有更多得救、開悟或往生善處的可能性。

在高野山中央的金剛峰寺,每天早上仍然維持「生身供」儀式,為打坐入定的空海提供膳食...
在高野山中央的金剛峰寺,每天早上仍然維持「生身供」儀式,為打坐入定的空海提供膳食,餐點就放置於圖中僧侶所扛的木櫃裡。 圖/歐新社

結城秀康石廟(德川家康的次男,當家康臣服於豐臣秀吉後,過繼給豐臣家當養子的猛將)...
結城秀康石廟(德川家康的次男,當家康臣服於豐臣秀吉後,過繼給豐臣家當養子的猛將) 圖/Flickr@Christian Kaden

不只達官顯貴希望在死後成為空海的鄰居,一般小老百姓也希望在死後能夠就近得到大師的祐護。於是就出現了在全國各地向百姓收錢兼收寄付,然後負責把受託的遺骨拿到高野山奧之院埋葬的職業。這些人雖然不是正式的出家人,但是外表看來就像高野山的僧侶一樣,雖然賴以維生的職業有點商業化,但是畢竟還是為人作功德。這群半僧半俗、有時還會食肉娶妻的集團,被稱為「高野聖」。宗教聖地高野山可以維持到今天而不滅,其實相當程度是靠這些好像有點俗惡的凡人們在支撐的。畢竟寺院的運營是要靠金錢支持的,每天認真讀經、努力開化世人的高僧,如果沒人出錢買米買菜的話一樣是會餓死的。

而除了在各地拼經濟的高野聖之外,高野山裡也有許多從事庶務、寺院管理和其他雜事的下級僧侶,這些高野山的「非正職員工」被稱為「行人」(修行人之意,不是指路上的步行者啦),行人後來還擔任保全警備工作,甚至演化成日後日本宗教的獨特現象「僧兵」。

也就是說,高野山裡的僧侶不是只有每天吃菜念佛誦經的和尚,嚴格說來,高野山裡的宗教者分為「學侶」(正統學院派僧侶)、「行人」(實務執行者)、「聖」(募金業務員)等三種勢力,其中學侶地位最高而聖最被看不起,但是如果要講實際世俗的營運貢獻度,又好像是聖重要於行人,而行人又比沒有生產性的學侶高僧們更重要。

高野山裡的宗教者分為「學侶」(正統學院派僧侶)、「行人」(實務執行者)、「聖」(...
高野山裡的宗教者分為「學侶」(正統學院派僧侶)、「行人」(實務執行者)、「聖」(募金業務員)等三種勢力。 圖/Flickr@Szabolcs Arany

高野山的香客大樓歷史都動輒千年起跳,你付高房價不是去住豪華去吃山珍海味,是去體驗...
高野山的香客大樓歷史都動輒千年起跳,你付高房價不是去住豪華去吃山珍海味,是去體驗歷史累積、去感受法喜充滿的。圖為位於高野山「壇上伽藍」的根本大塔,最早源於空海的構想,建立於西元9世紀。 圖/歐新社

空海大師靈廟所在的高野山,其實也不是就一直一帆風順香煙鼎盛。一直到平安時代結束前,高野山其實都算是空海在京都創設的密教道場、也是著名的世界文化遺產東寺的末寺。

東寺和高野山為了要爭奪真言宗裏的主導權而有過多次紛爭,也引發過朝廷的介入和處分。再加上後來發生的戰亂等因素,高野山甚至還曾荒廢為無人之地長達數十年之久。

大家看了上面的「生身供」傳說,應該會笑說那幾十年空海都沒人送飯怎麼辦(笑)。不過不必擔心,大師不愧是大師,在騷動平息之後高僧觀賢進入御廟之內,發現打坐的空海不但樣貌與生前無異而且頭髮還變長,法喜充滿的觀賢立刻幫大前輩空海換好衣服剃好頭髮,再心懷感恩地出來繼續弘揚真言佛法。

相不相信就看你了。

高野山甚至還曾荒廢為無人之地長達數十年之久。圖為高野山中的空海像。南無大師遍照金...
高野山甚至還曾荒廢為無人之地長達數十年之久。圖為高野山中的空海像。南無大師遍照金剛。 圖/Flickr@peter-rabbit

日後高野山又再次出現騷動,起因來自號稱空海以來的天才覺鑁。覺鑁融合了當時流行的念佛信仰,提出了大日如來和阿彌陀如來為一體的新信仰概念,並且在金剛峰寺不遠處建立了傳法院。覺鑁在弘揚自己主張的過程中,聯合了高野聖的力量,而金剛峰寺的學侶們則是和行人這群很能打的佛法館長們聯手,兩邊硬是幹了起來還嚴重到出了人命。

當時學侶、行人、高野聖三種勢力分別居住在金剛峰寺周圍的小寺院、也就是所謂的「塔頭」裏而各擁據點,在騷動中行人方要追殺覺鑁而追到了今天還存留於高野山的密嚴院,結果發生了不動明王木像流出鮮血保護覺鑁的「錐鑽不動」傳說(きりもみ不動)。

高野山的塔頭寺院裏有外國人修行者其實已非罕見之事。右為一乘院裡英日文流利的老外修...
高野山的塔頭寺院裏有外國人修行者其實已非罕見之事。右為一乘院裡英日文流利的老外修行者,左為作者蔡亦竹之妻。 圖/蔡亦竹攝影提供

而剛剛提到引起網路論爭的白人僧侶所屬的「赤松院」,創立當時就是屬於行人勢力的塔頭寺院,歷史至今超過千年。在國際化的今天,高野山的塔頭寺院裏有外國人修行者其實已經不是罕見之事,像之前我投宿的一乘院同樣擁有千年歷史,其第十四代住持清融良住還是「天地人」裏名將直江兼續的次男,現在於宿坊服務的就是這位英日文流利的帥哥。

「宿坊」本身就是附屬於寺院的住宿設施,據說發源於日本的南北朝時代。而在交通不便、人民移動和居住都有強烈限制的江戶時代,類似台灣進香的宗教參拜旅行就成為江戶庶民少數被允許的休閒活動之一。尤其是真言密教的聖地高野山更是參拜人潮源源不絕,當時各地大名甚至都在高野山擁有自藩所屬的「特約」宿坊。也因此有些宿坊會設置金碧輝煌的內裝和講究的精進料理,像一乘院宿坊就擁有傲人的庭園景色,和讓討厭吃菜的我都覺得「一生吃素也沒關係」的極樂精進料理。

高野山因為其超然的密教總本山地位,所以對於宿坊的投宿者是來者不拒的。但是日本其實有許多同樣歷史悠久的宗派總本山周圍宿坊,是只開放給該宗信徒投宿、住宿期間還得一起參加早晚課才可以。在這點上其實高野山的宿坊寬容許多,像我在宿坊期間就沒有一大早爬起來參加早勤行和寫經(一方面是宗派問題,一方面是高野山冬天早上實在是冷到假死)。

做為真言密教的聖地高野山,參拜人潮更是源源不絕。 圖/Flickr<a href...
做為真言密教的聖地高野山,參拜人潮更是源源不絕。 圖/Flickr@DavideGorla

而收錢讓人住宿這種世俗的方式,或許真的繼承了過去行人和高野山半僧半俗的概念,塔頭宿坊成為聖地中心金剛峰寺裏的高僧和眾佛菩薩們與凡人間的接點。但是再怎麼樣,宿坊都是附設於寺院的半商業設施,主體還是僧侶修行的寺院。

我想,這也是Kimura桑之所以會暴怒的原因吧。既然追求離世的莊嚴之美來到高野山,結果到了當地還「康樸練」和尚不夠友善英文不夠多整天都吃菜這樣,那下次難保不會出現睡到一半被誦經聲吵醒不尊重遊客、或是般若心經怎麼不翻譯成英文不夠國際化這種客訴——既然都來到天空的宗教都市了,就多吃點絕妙的精進料理消消俗世的火氣吧。

不過說不定最該多念經多消火的是那位白人和尚就是了。

一乘院宿坊擁有傲人的庭園景色。 圖/蔡亦竹攝影提供
一乘院宿坊擁有傲人的庭園景色。 圖/蔡亦竹攝影提供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延伸閱讀

日本「新.觀光立國」,襲來的遊客商機或泡沫化危機?

古都的存在,不為滿足任何人的自以為是

蔡亦竹

日本筑波大學歷史人類學博士,實踐大學日文系助理教授。

作者文章

在高野山中央的金剛峰寺,每天早上仍然維持「生身供」儀式,為打坐入定的空海提供膳食...

高野山進香團:日本佛門聖地的暴怒洋和尚

2018/08/02
圖為《梅王丸 嵐吉三郎》。畢竟是日出之國,要修理人什麼的,當然不能等到日落(?)...

《圖解日本人論》:大和民族矛盾的「以和為貴」?

2018/07/27
黨國元老戴季陶,其實是第一等的知日家。右圖為戴季陶題字。 圖/維基百科、聯合報系

《日本論》:中國「知日革命家」的懊惱經典

2018/06/01
「如果沒有過去,就沒有現代的我們...但是用傳統為名滿足一己之私時,神明也是不會...

日本廟會不「擾民」?信仰的虛實,傳統的角力

2018/04/23
「吃不飽但是抽起來好像很有風格」。圖左為是江戶時代的第五代橫綱、相撲力士小野川喜...

愛煙者的黃昏:日本喫煙戰爭

2018/01/23
風啊,請帶著我的思念飛向我已逝的家人吧!
 圖/美聯社

《風啊!請傳達我的思念》:日本311,不隨風而逝的傷痛

2017/11/06

最新文章

美國老牌靈魂樂女歌星艾瑞莎.富蘭克林(Aretha Franklin),病逝於美...

永遠的靈魂歌后:傳奇黑人歌手艾瑞莎.富蘭克林病逝

2018/08/16
南韓長期存在男尊女卑與上下階級的現象,受制於在上位者的權力,或是在大環境仍對女性...

南韓#MeToo逆潮(下):受害者沒有用心守護貞操?

2018/08/16
從外人角度看來,金秘書鼓起勇氣在電視直播中,冒著丟去工作,或承擔往後遭社會指責的...

南韓#MeToo逆潮(中):權力性侵不算強迫?

2018/08/16
「我無話可說,只能表達羞愧與歉意...」獲判無罪後,安熙正在隨行人員戒護下,離開...

南韓#MeToo逆潮(上):安熙正性侵秘書一審無罪

2018/08/16
租屋的問題,還真的很令倫敦人困擾。 圖/路透社

倫敦租屋地獄:史上最惡房東的「黑屋帝國」

2018/08/14
智利本地漁民亦懷疑,鮭魚養殖的高密度投藥與汙染,就是造成智利海洋漁產日漸枯竭的「...

警告「逃鮭」!智利69萬條鮭魚的落跑災難

2018/08/13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