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政界的佛法騎士團——公明黨背後的創價學會

2017/07/20 蔡亦竹

1967年日本眾議院選舉,公明黨候選人在東京品川商店街拜票。 圖/公明黨
1967年日本眾議院選舉,公明黨候選人在東京品川商店街拜票。 圖/公明黨

上篇/日本公明黨與創價學會——日蓮系佛教的政治宿命

日蓮信仰在戰前的軍國時代佔了一席之地。在戰後的和平時代,日蓮信仰中本來非主流的日蓮正宗,則是以「創價學會」和「公明黨」這個新的形態,重新影響日本的社會及政治。

公明黨的支持母體是創價學會,在日本是路人皆知的事實。就算後來公明黨把「王佛冥合」等明顯違反政教分離原則的黨綱拉掉,在制度上也盡量和創價學會保持距離。但是兩者間的關係,外界再怎麼看,都就像黃復興黨部和愛國同心會(誤!)一樣。

說來有趣,日本的創價學會是個號稱750萬戶的巨大團體,但是在社會上的風評卻是非常兩極。許多在網路上流傳的藝人八卦或是中傷,不少是「那傢伙是創價學會會員」。創價學會最讓其反對者詬病的,就是前篇文章提到的日蓮信仰強烈的排他性。排他性的傳教讓人不快,也因為讓人不快所以讓人討厭,然後一群擁有了被討厭的勇氣的人們就越團結。

創價學會內部有獨特於社會之外的互助網路,在擁有政黨之後,其組織票更是牢不可破。也因為創價學會吸取了戰前日蓮信仰極易轉化成國族主義的教訓,所以會長池田大作一直致力於與中國、韓國等海外諸國的友好,這也讓許多日本右翼對他們貼上了「賣國奴」的標籤,甚至創造出了「創價學會會員=在日朝鮮人」的這種都市傳說。

日本演藝界裡受到這種無妄之災最多的,應該就是「重金搖滾雙面人」的松山研一吧。

這位年輕實力派演員主演了之前的大河連續劇「平清盛」,但是卻創下史上最低收視率的不光榮紀錄。網路上居然盛傳是因為他是熱心的創價學會會員,而且老家還是學會報「聖教新聞」的經銷店,所以才讓整部片形象大壞。再加上松山研一後來娶了女演員小雪,然後小雪又跑到韓國生產兼作月子,讓網路酸民們大大發揮,「學會員」(在日本次文化就是指創價學會)和「朝鮮人」兩頂大帽子至今還拿不下來。

日本演藝界裡因創價學會而受到無妄之災最多的,應該就是在《死亡筆記本》中飾演L的松...
日本演藝界裡因創價學會而受到無妄之災最多的,應該就是在《死亡筆記本》中飾演L的松山研一吧。 圖/電影《L:最終的23日》宣傳照

義大利足球的傳奇巨星巴吉歐(Roberto Baggio),也是極為熱誠的創價學...
義大利足球的傳奇巨星巴吉歐(Roberto Baggio),也是極為熱誠的創價學會會員。圖為2004年他慶祝生涯第200顆進球時,手中高舉創價會旗的照片。 圖/美聯社

本來已成非主流的日蓮正宗,以「創價學會」和「公明黨」這個新的形態,重新影響日本的...
本來已成非主流的日蓮正宗,以「創價學會」和「公明黨」這個新的形態,重新影響日本的社會及政治。 圖/公明黨文宣

但是創價學會現在已經自稱他們是文化團體了,因為他們和日蓮正宗的總本山已經分道揚鏣。

創價學會與日蓮正宗宗門於1990年分裂之後,雙方論爭及風波不斷;但創價學會作為日蓮正宗的傳教活動先鋒,使昭和初期仍是中小規模教團的日蓮正宗,在戰後急速成長卻是不爭事實。

「創價教育學會」源於昭和五年,由職業為教員的牧口常三郎於東京成立。初代會長牧口於明治4年生於新潟縣,出身貧困的他在經過工作、從事北海道小樽警察署給仕(雜用)後進入北海道尋常師範學校,並於畢業後擔任教職。但在歷經一段並不順利的教員生涯後,終於在明治43年進入文部省,並成為農商務省山林局囑託職,進行山村生活實態調查;最後為一所小學的校長,並在弟子戶田城聖(日後創價學會第二代會長)協助下成立「創價教育學會」。

除了創價學會會員外,對一般大眾幾乎等於無名存在的牧口,卻在文部省時代與日本民俗學之父柳田國男有過深交,這也被學會拿來作為宣傳牧口偉大形象的材料。昭和15年後的1940年代,創價學會開始從教育團體,漸漸轉化成為以日蓮正宗信仰為中心的信仰團體。日後牧口會長因主張「承認天皇為現人神,但反對對天皇及天照大神的二元崇拜」,拒絕接受伊勢神宮的「神宮大麻」,而被逮捕並死於獄中。

由於牧口主張以信仰為本的教育型社會改良主義,所以基於「大善」的原則反對戰爭。牧口並認為現代的混亂(昭和初期)是因為人們無法脫離對私有財產的執著心,所以在日俄戰爭那段經歷經濟不安定的時期,牧口開始與社會主義者接近。但是在認為社會主義者的作法不切實際而反目,他所成立的創價教育學會,就是其摸索出來的建設性穩建方法。

昭和21年,戶田城聖接任第二任會長時將「創價教育學會」改名為「創價學會」。戶田當時對日蓮正宗宗門作出遵守「受折伏者以信徒身分隸屬於末寺,遵守本山教義守護佛法僧三寶」的三項約定,並於昭和27年獲得東京都知事宗教法人認證,而成為「外護宗門」的布教團體。創價學會也在戶田的開闢下,從1951年的會員約5000人,發展到爾後1964年的500萬戶的巨大團體。

創價的初代會長牧口常三郎(左),與二代會長戶田城聖(右)。 圖/維基共享
創價的初代會長牧口常三郎(左),與二代會長戶田城聖(右)。 圖/維基共享

由於牧口主張以信仰為本的教育型社會改良主義,所以基於「大善」的原則反對戰爭。 圖...
由於牧口主張以信仰為本的教育型社會改良主義,所以基於「大善」的原則反對戰爭。 圖/公明黨文宣

創價協會的發展歸因於日本高度成長期的社會形態轉變。社會快速都市化而造成大量的基層勞動者、中小企業及服務業者集中於都市,因失去歸屬感和疏離感而投身宗教團體。而吸收了這些來自農村的社會底層成員後,以都市為基層的創價學會開始帶有「中下階層的宗教團體」性質,再加上創價學會強烈的現世利益導向,讓創價學會得到了「幸福製造機」的渾名,而成長為一大教團。

創價學會與宗門經歷了相當長的蜜月期,最大原因就在於信眾對於婚喪的需求。由於日本自江戶時代實施長達三百年的宗派管制,在「寺請」制度下人民不能自由改信宗教,寺院因而具有了變相的戶口統制功能。所以就算是創價學會辛苦折伏改信的信徒,還是可能因為需要僧侶主持喪禮,而回投原生家庭所屬幾百年的宗派寺院。但由於創價學會會員同時也是「日蓮正宗法華講」講員(「講」在日文指由信徒組成團體之意),所以可以直接拜託宗門派遣僧侶完成婚喪的需求。

同時,因為戶田的三項約定,加入創價學會的會員,則同時必須成為日蓮正宗「末寺」的檀信徒。這也導致一般繼承江戶時代以來檀信徒的寺院,平均約只擁有2至3百戶信眾,但在牧口時代只擁有50間末寺的日蓮正宗,卻因為信徒大量成長,而出現了一間末寺擁有數千甚至上萬戶檀信徒的現象。當時和歌山一間末寺每月會有30件喪禮跟上百件儀式的委託,每年需上繳給總本山一千萬日幣以上的規費。總本山收入也因此大幅增加。

而為了補足寺院的不足,到1957年為止只捐贈本山13座寺院的創價學會,在1990年的破門前夕,共捐贈給宗門356座寺院。如果未遭破門,創價學會原本還預定再捐贈100座左右的寺院。另外,學會員參拜總本山的「登山」也讓總本山收入大增。

在這段蜜月期裏,寺院的隆盛可說就是學會的成功象徵。但是同時期創價學會的會館卻增加到1,000至1,200所,而這點也是宗門與學會間矛盾產生的原因之一。

而為了補足寺院的不足,到1957年為止只捐贈本山13座寺院的創價學會,在1990...
而為了補足寺院的不足,到1957年為止只捐贈本山13座寺院的創價學會,在1990年的破門前夕,共捐贈給宗門356座寺院。圖為山梨縣久遠寺。 圖/維基共享

因為戶田的三項約定,加入創價學會的會員,則同時必須成為日蓮正宗「末寺」的檀信徒。...
因為戶田的三項約定,加入創價學會的會員,則同時必須成為日蓮正宗「末寺」的檀信徒。 圖/美聯社

在池田大作續任第三任會長後,學會開始顯露出「學會為主,宗門為從」的思想,內部產生了對池田本身的強烈個人崇拜。1990年時,池田在幹部會議中展開對法主日顯的批判,次年11月宗門對創價學會實施解散勸告,而學會方面則回希望日顯退位。

於是在1991年11月28日,創價學會遭受宗門破門處分;1992年7月開始,創價學會開始任命學會方面主導的「友人葬」(無僧侶主持的日蓮正宗式葬禮)導師;同年8月池田大作個人被宗門剝奪信徒資格。

創價學會與宗門分裂的原因雙方各執一辭。但觀察創價學會與宗門間的互相關係,則不難發現學會方面具有「宗門目前的威勢全都是因為學會而來」的自傲,而宗門則是在信仰上擁有絕對的權威性。簡單來說,創價學會是因日蓮正宗信仰而堀起、而今獨立出來的信仰團體,爾後在現代政治上,支撐著執政黨之一的公明黨。也因為這種獨特性格,所以讓公明黨能夠一邊和自民黨組閣,一邊在東京都議會選舉時,支持小池百合子的「都民第一會」結果自民黨還不敢給他們大聲。

創價學會一開始就具備了日蓮正宗的「講團體」性格。所謂「講」是指日本民俗的集合團體,多指民間的互助會性質組織,或透過民俗宗教中為舉行特定法會、儀式或行事而結合成的團體。過去的創價學會會員,也都是隸屬於其居住地附近的日蓮正宗「法華講員」,而會長池田大作亦當然擔任「法華講」總講頭一職。

「講」這種信徒團體具有獨自的行動能量,而這些「講」也具有互助性質的金融機能。創價學會第二代戶田會長從事金融業、第三代池田會長也從中崛起,正好符合強力「講」組織的要件——向心力強,有組織力,又有經濟互助體制。這樣的團體在民主政治中具有強大的動員能力,於是誕生了公明黨。一般人雖然對他們不以為然,但也不得不敬畏他們在社會上的影響力及政治實力。

歡迎認識這個「一天四海皆歸妙法」的佛法騎士團。

公明黨代表、現任參議員山口那津男 圖/路透社
公明黨代表、現任參議員山口那津男 圖/路透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蔡亦竹

日本筑波大學歷史人類學博士,實踐大學日文系助理教授。

作者文章

千日前過去曾是墳場、刑場,日後這種陰森之地仍然擋不住都市化的潮流,原址改建成千日...

日本靈異百貨:大阪千日前的「心靈怪談」

2018/08/24
在高野山中央的金剛峰寺,每天早上仍然維持「生身供」儀式,為打坐入定的空海提供膳食...

高野山進香團:日本佛門聖地的暴怒洋和尚

2018/08/02
圖為《梅王丸 嵐吉三郎》。畢竟是日出之國,要修理人什麼的,當然不能等到日落(?)...

《圖解日本人論》:大和民族矛盾的「以和為貴」?

2018/07/27
黨國元老戴季陶,其實是第一等的知日家。右圖為戴季陶題字。 圖/維基百科、聯合報系

《日本論》:中國「知日革命家」的懊惱經典

2018/06/01
「如果沒有過去,就沒有現代的我們...但是用傳統為名滿足一己之私時,神明也是不會...

日本廟會不「擾民」?信仰的虛實,傳統的角力

2018/04/23
「吃不飽但是抽起來好像很有風格」。圖左為是江戶時代的第五代橫綱、相撲力士小野川喜...

愛煙者的黃昏:日本喫煙戰爭

2018/01/23

最新文章

縱使身犯五逆罪孽,升起愛國的旗幟可能就是離苦法門。 圖/路透社

貧僧法號「強國」:從少林寺升旗大典,到龍泉寺住持性侵

2018/09/21
曾被稱為「夢幻之船」的鐵達尼號,是貝爾法斯特的哈蘭德與沃爾夫造船廠,為英國「白星...

鐵達尼號的遺產:英國博物館與美國基金「拍賣奪寶記」

2018/09/21
任何人都可以在區塊鏈上放置有價值的東西,像是黃金或農產品。 圖/路透社

小農救星?全球「農業區塊鍊」的新創革命

2018/09/18
築地市場裡的北方黑鮪魚。10月11日豐洲市場開放後,築地的場內市場將走入歷史,場...

重磅廣播/築地倒數計時:移轉豐洲,將走入歷史的最強魚市場

2018/09/15
金龜車,再見了!福斯集團13日對外宣布,旗下的經典車款——金龜車(VW Beet...

末代金龜車:從納粹到嬉皮,福斯神車2019停產

2018/09/14
因為偶像魅力,讓不曾駐足劇場的觀眾,為追星而踏入劇院,藉此接觸莎士比亞,聽來自是...

《倫敦眼》:「卷福貴公子」康柏拜區的舞台人生

2018/09/14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