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讓維吾爾人養豬?(下)狂奔脫貧必須「解散故鄉」

2021/01/08 Kita

中國對新疆一系列高壓與懷柔並施的控制手段,從脫貧幫扶政策、送往再教育營、再到近期...
中國對新疆一系列高壓與懷柔並施的控制手段,從脫貧幫扶政策、送往再教育營、再到近期《半島電視台》報導的新疆生豬養殖產業,我們到底該如何理解長年以來,發生在新疆的種種改變與影響?圖為示意圖,位於中國青島的一處養豬場。 圖/歐新社

▌前篇:〈讓維吾爾人養豬?(上)以 「反恐扶貧」為名的新疆生豬戰略?〉

「不願意離開村落,不願意離開土地,是無法脫貧致富奔小康的!……(實施)土地流轉,不可改變,(實施)轉移就業,不可改變,遇到多大的困難,我們只是化解,但這個方向不能變……(我們要)將農民從土地解放出去,(讓他們)可以專心地務工。」

調駐英吉沙縣烏恰鎮托萬亞巴格村的村第一書記楊明,滿腔熱情地對官媒記者如此說道。而他所陳述的,正是當前南疆大多數農業縣頻繁使用的脫貧手段:透過政府主導土地流轉,向外招商攬資、興建廠房,並將因此而「多餘」出來的勞動力向外地輸送轉移。

鏡頭前的楊書記,指著工廠裡的婦女們,豪氣地說:「兩年前這些人都是農民,全都在地裡忙活,現在都成了工人。」而很明顯地,在土地流轉的過程中——至少根據這支宣傳短片,當事者的意願並不是最重要的決定性因素,而是黨的政策絕對要被貫徹。

政府將各農戶的土地給「兜」成較大片的土地,以較沿岸省份更為低廉的土地使用權轉讓費用、較外省更為低廉的勞動薪資,吸引廠商進駐投資,而配合政策的企業大多數為國有背景,或是自 2010 年來已藉著「對口援疆」政策而在新疆各產業插旗卡位的沿海外省資本。

 圖/截自天山網
圖/截自天山網

葉城縣棋盤鄉的伊力尼什村即是一例:整村土地因「易地扶貧搬遷政策」而全被流轉出去,全村住進了工業園區,原有的農人則加入某間上海援疆企業蓋的手套工廠。

「從一個農民,變成一個工人,我特別高興。」受訪者對官媒記者這麼表示。

至於鄉鎮工廠無法完全吸納的「貧困勞動力」,則可以藉著跨區轉移來「解決」。換句話說,倘若就地脫貧有難度,就把人送到外地做工脫貧。

在國務院扶貧辦的公開文宣中,「勞動力轉移就業」是新疆自治區政府為確保「如期脫貧」而施行的重要「扶貧典型」:

2017 年起,自治區政府便已著手規劃,大規模轉移喀什、和田地區的勞動力,並將其定性為「三年轉移十萬人」的「政治任務」;據此,2018 與 2019 年間,自治區政府以火車轉移了14 萬餘名的「貧困勞動力」至外地外省就業,完成所謂的「跨區域轉移就業」任務; 2020 年 3 月,為確保各縣能「如期脫貧」,自治區政府「審時度勢」後,又追加轉移了南疆共 5 萬餘人至外地外省。共計 3 年內,自南疆轉移了約 20 萬名突厥裔勞工。

中國政府的治疆方略,除了文化與思想的「再教育」外,另一部分也在於藉脫貧之名,向外...
中國政府的治疆方略,除了文化與思想的「再教育」外,另一部分也在於藉脫貧之名,向外招商攬資、興建廠房,並將原本的維吾爾族人視為「多餘」的勞動力,重新安置與轉移。圖為新疆喀什地區葉城縣阿克塔什鎮的「扶貧安置點」。原本居住在崑崙山上的維吾爾族人被政府以扶貧為由,要求遷到新村生活,由政府提供住宅、工作、教育等服務,也使這些村民無法離開中國政府的監控與管制。 圖/中新社

「不願意離開村落,不願意離開土地,是無法脫貧致富奔小康的!」圖為2020年,新疆...
「不願意離開村落,不願意離開土地,是無法脫貧致富奔小康的!」圖為2020年,新疆于田縣達里雅布依鄉。該鄉114戶村民離開原先世代居住的沙漠腹地,搬至新的「扶貧安置點」。幾個村民走在剛搬入的新村街道上。 圖/新華社

由此也可窺見,日前《BBC》專題報導的季節性勞務轉移並非特例,而是自治區政府支配區內少數民族勞動力的慣常策略。

與此相對,為了讓土地被流轉的外出工人們無後顧之憂,政府連帶推動了產業托管、老幼托養等措施。以喀什地區葉城縣為例,有近 16 萬多畝土地(約 1 萬公頃,約佔該縣的可耕地面的 14%)被流轉給養殖專業大戶或外來企業「託管」,共計 2,428 位老人與 1,941 位兒童被「集中托養」。

與去年 ICIJ 披露中國電文〉後,外界對拘留營體系疑似涉及強迫勞動的質疑相似(自治區指示各拘留營要「千方百計做好結業學員就業安置工作」),儘管官方已釋出不少樣板,依舊難以自現有資訊獲知在大規模勞動轉移之下,個體對於勞務與生活的安排,能保有多大的選擇餘裕。

日前《BBC》專題報導的季節性勞務轉移並非特例,而是自治區政府支配區內少數民族勞...
日前《BBC》專題報導的季節性勞務轉移並非特例,而是自治區政府支配區內少數民族勞動力的慣常策略。圖為西安與新疆之間的扶貧列車。 圖/中新社

外媒如《華盛頓郵報》《南華早報》均曾嘗試接觸位於沿海城市的工廠,試圖採訪被流轉至此的維吾爾工人,可想而知,記者皆不得其門而入,且中國政府矢口否認在「職業技能培訓機構」或脫貧攻堅戰之中,存在任何形式的強迫勞動。

就此,長期關注服飾產業勞工權益的人權組織 Clean Clothes Campaign 與維吾爾海外組織共同發起的倡議——End Uyghur Forced Labour ——內容很值得參考:

「顯然地,在拘留體系確實存在的事實之下,說出任何與政府論調不同的陳述,皆有可能使工人自身及其親友身陷險境。因此非政府組織調查高度仰賴的方法——現場調查並進行工人訪談,在新疆此一特殊案例之下,並無法取得可靠的真實資訊。」

該倡議因而認為,基於維吾爾與其他突厥裔少數族群遭受迫害的規模,中國應立即關閉類似設施,並呼籲在能夠證實情況改善以前,相關產業應調整其供應鏈、全面撤出新疆,並避免使用任何轉移出新疆的強制勞動力所生產出的產品。

不過,這些大規模的勞務轉移、職業技能培訓班,到底是否存在所謂的「強迫勞動」?又該...
不過,這些大規模的勞務轉移、職業技能培訓班,到底是否存在所謂的「強迫勞動」?又該如何舉證?在中國政府矢口否認、又難以從工人口中得知實情的狀況下,人權組織認為,在情況確實改善以前,相關產業應調整其供應鏈、全面撤出新疆,並避免使用任何轉移出新疆的強制勞動力所生產出的產品。 圖/法新社

▌「手機掃一掃,村民信息全知曉」

受近年已成為少數民族日常一部分的各類監控設施啟發(打分系統、檢查哨、警務站、臉部辨識系統),脫貧攻堅戰在新疆也不意外地應用了各類的監控技術。

《新疆日報》報導,位於和田地區策勒縣的亞博依村,該村的第一書記李滿樹在辦公室掛起了一幅大型的全村家戶配置圖,李書記把村民們依收入多寡,分為紅色、橙色、黃色、綠色預警戶四個等次,每一戶配一個專屬的二維碼。任何幹部只要用手機一掃,就可以看到該戶所有人口的基礎資料與經濟數據,該數據會持續追蹤、每月更新。

李書記指出該「脫貧攻堅作戰圖」的目的是「透過二維碼,進行貧困戶收入的預警監測」,辨識出有「返貧風險」的村民,以「事前預警,事後幫扶」。有鑒於該「二維碼動態監測」的精準與創新性,這種將村落家戶分等次、訊息統整於同一平台、配二維碼以供幹部監測的設置,已在策勒全縣普及實施。

類似的資訊整合嘗試,於自治區政府內也已行之有年,除其他省份也常使用的「脫貧攻堅大數據平台」外,自治區人社廳建立了「農村勞動力轉移就業管理系統」,監控所有轉移就業人員的工作歷程、工作表現、薪資收入等。

受近年已成為少數民族日常一部分的各類監控設施啟發(打分系統、檢查哨、警務站、臉部...
受近年已成為少數民族日常一部分的各類監控設施啟發(打分系統、檢查哨、警務站、臉部辨識系統),脫貧攻堅戰在新疆也不意外地應用了各類的監控技術。圖為2017年,兩名工人在喀什市的一條購物街上安裝監視器。 圖/路透社

▌「少數民族」被給定的缺乏

我們該如何理解這一系列發生在新疆的改變——包含「生豬養殖產業」在內的脫貧任務——所帶來的影響?

在概念上,從以上所引述的政府材料皆可以看到,無論是扶貧或是本文未覆及的反恐論述,其共通點都是將非漢族的少數民族群體,預設為具有諸多先天性缺乏的客體:

需要監控、需要教育,需要幫扶,需要做思想疏導。

儘管接受了政府與黨的安排,突厥裔群體仍舊被視為為中國屢屢製造問題的麻煩根源,於是乎,官方論述屢屢公開以雜草病灶等比喻維吾爾族人;在扶貧工作中,即使「蒙受黨的恩惠」而脫貧了,被數據化及指標化(或是二維碼化)的維吾爾家戶,仍舊需被政府持續監控、「慎防」返貧。

在中國政府的論述中,往往將非漢族的少數民族群體,預設為具有諸多先天性缺乏的客體。...
在中國政府的論述中,往往將非漢族的少數民族群體,預設為具有諸多先天性缺乏的客體。突厥裔群體仍舊被視為製造問題的麻煩根源,官方論述更屢屢公開以雜草、病灶等比喻維吾爾族人。圖為喀什維吾爾婦女帶著孩子。 圖/歐新社

而這裏面往往被忽視的是,南疆地區人口佔絕對多數的始終是維吾爾族。然而,在政府長期壓制之下,經濟上重要產業多被外省、國有企業把持,加上「國家通用語言文字」的常態化政策,原生主流的維吾爾語言文化遭國家刻意邊緣化。整體社會結構、就業市場對突厥裔群體均十分不友善。

換言之,在原有的新疆脈絡下,並非突厥裔群體就一定顯得弱勢,而是國家早已意圖將新疆改造為一個以漢族為主的社會環境,使突厥裔群體成為弱勢,藉而合理化一切的社會改造、全面監控措施。

就此,西方學者則認為其脫貧政策在新疆,對維吾爾族所產生的衝擊,已經超出社會主義式扶貧政策的範疇,反倒更像是國家資本與科技監控體系的新合謀(關於學者們提出的「數位圍場」、「恐怖資本主義」等概念,請參考筆者前文)。目的在於社會控制,且擴展潛在的廉價勞動力來源,亦即使維吾爾族保有政治層面上的乖順與經濟層面上的生產性(to make them politically docile yet economically productive)。

在原有的新疆脈絡下,並非突厥裔群體就一定顯得弱勢,而是國家早已意圖將新疆改造為一...
在原有的新疆脈絡下,並非突厥裔群體就一定顯得弱勢,而是國家早已意圖將新疆改造為一個以漢族為主的社會環境,使突厥裔群體成為弱勢,藉而合理化一切的社會改造、全面監控措施。圖為2019年,喀什最大的艾提尕爾清真寺外的監視器。 圖/路透社

▌人類減貧奇蹟?還是種族控制手段?

2020 年 11 月,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政府發佈《關於莎車等 10 個貧困縣退出的公告》,宣佈區內所有貧困縣成功脫貧「摘帽」。

同月 23 日,中國所有的貧困縣正式完成脫貧程序,提前完成「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底線任務,完成了「人類減貧史上的奇蹟」。「中華民族徹底擺脫絕對貧困、實現全面小康的千年夢想,即將在我們這一代人手中實現。」《新華社》於報導中如此註解。

數日前,習近平在中共中央政治常委會會議中正式聽取脫貧總結彙報,宣稱黨在脫貧任務上「取得了令全世界刮目相看的重大勝利」。

綜覽而論,毫無意外地,黨所給定的扶貧任務如期達成,地方住民的物質生活也絕對如黨所宣稱地大幅改善。但我們需要認知到,扶貧永遠不只是扶貧,特別是在新疆。

當扶貧相關的產業性質已包含穩定豬肉供給並維繫一定的肉品銷量,已包括幹部透過「配對結親」進入每一個維吾爾家戶進行監測,甚至已涉及大量土地流轉、十數萬人被「勞動力轉移」之時,倘若有論者還堅持扶貧在新疆的果效,單單止於改善了以伊斯蘭文化為基底的突厥裔群體的物質生活,實在是過於簡化而自欺。

或許現階段,我們僅能透過官方材料、少數出逃個體的訪談,來一窺新疆的現況。然而,這個為了兼顧維穩與扶貧而生的監控式基礎建設及經濟佈局,未來在新疆(特別是南疆四地州)會帶來什麼樣的長遠影響,突厥裔群體所承受的傷害,又將如何纏裹、紓解,絕對值得更長期的關注。

或許現階段僅能透過官方材料、少數出逃個體的訪談一窺新疆的現況。然而,這個為了兼顧...
或許現階段僅能透過官方材料、少數出逃個體的訪談一窺新疆的現況。然而,這個為了兼顧維穩與扶貧而生的監控式基礎建設及經濟佈局,未來在新疆會帶來什麼樣的長遠影響,仍值得更長期的關注。 圖/美聯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吐魯番文件:新疆再教育營「機密外流」的釋疑與突破

血織「新疆棉」?中國再教育營的強迫勞動產業鏈疑雲

電馭新疆的「AI暴政」:中國數位恐怖的維吾爾監控再進化

Kita

試圖理解綠洲與沙漠之間發生的事。七五事件後,開始關注維吾爾社會文化、新疆議題與南疆環境史。

作者文章

「培訓」日常:日日被迫唱著黨的頌歌、學漢語、隔著鐵欄杆每日十小時的「培訓」課程、...

我在再教育營的日子:「VR新疆」重現的暗黑苦牢

2021/09/28
維吾爾法庭為所發生的憾事留下證詞,是當代維吾爾人尋求公義的第一步,更是為日後將臨...

用命控訴的維吾爾法庭(下)新疆的民族改造理論?

2021/06/30
維吾爾法庭今年6月初於英國倫敦召開為期四日的公開聽證會,總計有 23 位當事證人...

用命控訴的維吾爾法庭(上)中國暴怒的「反華鬧劇」?

2021/06/30
維吾爾族的困境屢屢成為西方世界與中國政府往來拉鋸的人權議題,與此同時,新的社群媒...

從血淚拘留營到我愛新疆棉:漢人與維吾爾人還有對話可能?

2021/03/30
人權運動者哈瑞·哈爾木拉提·維吾爾醫生是較早站上風口浪尖的海外維吾爾族人士之一。...

新疆「#MeTooUyghur」滅絕證言:專訪維吾爾人權運動者哈瑞

2021/03/30
中國對新疆一系列高壓與懷柔並施的控制手段,從脫貧幫扶政策、送往再教育營、再到近期...

讓維吾爾人養豬?(下)狂奔脫貧必須「解散故鄉」

2021/01/08

最新文章

「南韓民主先生,還是接班獨裁的血腥紳士?」南韓民主化後的首任民選總統盧泰愚,於2...

親切的南韓獨裁者傳人:盧泰愚「民主軍頭」的血腥與榮光

2021/10/26
鮑爾雖然是美軍的第一位「黑人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並以美軍最高上將之姿,極其漂亮...

沙漠風暴與入侵伊拉克:美國追悼「鮑爾將軍」的榮光與恥辱

2021/10/20
「北京政府是否要用澳門取代香港的金融地位?」有人認為澳門作為相對香港的「好孩子」...

誰是中國好孩子:「乖澳門」有可能取代「壞香港」嗎?

2021/10/19
真子因為長期承受一系列的輿論「誹謗中傷」,經由醫師診斷罹患「複雜性PTSD」(複...

一億國民總親戚?日本「真子公主結婚」的破壞風波

2021/10/14
當全世界開始默默接受塔利班作為「阿富汗合法政權」之際,仍有一個國家打算與神學士們...

世界唯一的「反塔利班」之國?塔吉克獨裁者與阿富汗變天之戰

2021/10/12
圖為安卡拉排外暴亂中,手持武器攻擊敘利亞難民社區,意圖破窗打劫的土耳其暴動者。
...

當「難民」成為「新移民」:土耳其難民政策下的族群壓力

2021/10/07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