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Nissan高恩案(下):雷諾日產三菱「三社聯盟」的終結?

2018/12/11 陳威臣

三社聯合總帥的卡洛斯.高恩,欲打破目前聯盟的體制將三社合併,但他的統合野心卻因為...
三社聯合總帥的卡洛斯.高恩,欲打破目前聯盟的體制將三社合併,但他的統合野心卻因為逮捕事件而重挫。一連串的衝擊,雷諾–日產–三菱聯盟未來將如何運作? 圖/路透社

2017年雷諾–日產–三菱聯盟的業績亮眼,年度生產車輛首度超過1,000萬輛,成為世界第三大汽車製造商,身為三社聯合總帥的卡洛斯.高恩(Carlos Ghosn)居功厥偉,畢竟他挽救了日產自動車、將其推向高峰,並成為家喻戶曉的企業人物。

當三菱自動車在2016年因大幅竄改試驗數據的醜聞爆發,在這家車商陷入岌岌可危的情形下,高恩更順勢以日產的名義,購入三菱自動車34%的股權,將三菱自動車併入集團之下,這個決定不但讓三菱自動車起死回生,也保住許多日本人的飯碗。

而且入主三菱自動車,同樣是採取持股的聯盟方式,等於在雷諾–日產–三菱聯盟之下,三家車商平起平坐,並保有各自的企業文化,高恩則身兼三社的會長(2017年高恩卸下日產社長職務改任會長,社長兼CEO一職由副會長西川廣人擔任),以結果論來看,高恩的做法相當成功。

三菱自動車在2016年因大幅竄改試驗數據的醜聞爆發,陷入岌岌可危的險境,高恩(圖...
三菱自動車在2016年因大幅竄改試驗數據的醜聞爆發,陷入岌岌可危的險境,高恩(圖左)順勢將三菱併入集團,不但讓三菱起死回生、也保住許多日本人的飯碗。圖右為三菱汽車代表董事、CEO益子修。 圖/路透社

然而高恩獨斷的認為,現有體制將會限縮這個龐大集團的未來,因此高恩盤算打破目前聯盟的體制,那就是三社將走向合併一途,在擁有絕對領導權的狀態之下,高恩與其心腹––現年62歲的美籍日產代表取締役克雷格.凱利(Greg Kelly)––打算將時價總額高達7兆2,800億日圓(約新台幣2兆)、年產能高達1,060萬輛以上的三家汽車製造商,以更加緊密的經營方式,來改造整個「集團」。

高恩的野心逐漸在社內浮現,不過雖然他曾讓日產起死回生,2017年併入集團的三菱自動車狀況也逐漸好轉,但社內作風強硬高調的高恩,並不隱晦自身的想法,甚至在2010年的股東大會上,直接表明認為自己的薪資「在國際標準是低的」(但預估約有20億日圓,約新台幣5.5億),這樣的高姿態對許多社內的日籍幹部來說,當然無法接受。

再者,高恩最終目標就是三社統合(將三社聯盟整併為一),這樣的想法在今年9月19日的日產董事會中,高恩直接當著全體董事的面說:

日產跟雷諾目前的資本關係,如果這樣一直維持,你們覺得好嗎?來討論一下吧!

而在場的董事們便回應「那就來討論吧」,高恩見狀便點頭說:「就來好好討論」。根據《日本經濟新聞》在11月21日獨家專訪到一位日產董事,轉述這場董事會的情況時表示,高恩就是在這場會議中,讓董事成員們同意來討論這件事,順勢表明三社經營整合、並從而展開他的最終目的;也因此讓許多董事成員在會後驚覺「中計了!」

「這樣一直維持,你們覺得好嗎?來討論一下吧!」高恩的順勢表態,讓許多董事成員會後...
「這樣一直維持,你們覺得好嗎?來討論一下吧!」高恩的順勢表態,讓許多董事成員會後驚覺「中計了!」 圖/法新社

局勢發展至今,日產董事會才了解高恩對於三社統合一事,已經勢在必行。根據《金融時報》11月20日的報導,三社統合在這場董事會後,很有可能數個月內便即將實施,也因此日產董事會的成員們開始私下串連,希望能夠找出阻止三社統合的方法。

高恩的野心赤裸裸地展現在董事會上,以日產社長西川廣人為首的反對派(日籍役員為主),與會長高恩的關係便處於相當緊張的狀態。就在這樣微妙關係中,東京地檢署特別搜查部收到了日產內部的告發,其內容包括高恩在5年內低報個人薪資,且在自身報酬中,關於有價證券報告書,並沒有確實記載有價證券的價格。

日本在2010年開始,針對年薪超過1億日圓的役員(董事),實施年薪公開登載義務,而且除了薪俸之外,受領公司股票金額也必須公開。然而根據內部舉發,高恩自2009年開始並沒有如實登記年薪總額。原本領取20億日圓年薪的高恩,腰斬成為10億日圓而已,然而實際上高恩仍領取20億日圓的年薪,而且每年消失的10億是以有價證券的方式領取。

局勢發展至今,日產董事會才了解高恩對於三社統合一事,已經勢在必行。 圖/法新社
局勢發展至今,日產董事會才了解高恩對於三社統合一事,已經勢在必行。 圖/法新社

根據統計,這些有價證券每年高達10億日圓(約新台幣2.7億),也就是說自2010年到2015年為止,高恩私下受領50億日圓(約新台幣13.8億)的有價證券,但這些並沒有記載在報告書上。如果屬實,這已經觸犯有價證券報告書登載不實的罪名,最高可判處7億日圓以下的罰金(約新台幣1.9億),因此東京地檢特搜部決定行動,逮捕高恩以及實際執行者凱利。然而高恩與凱利因公務出國,最後查出兩人將會在2018年11月19日返回日本,特搜部決定將在當天展開行動。

11月19日這個關鍵的一天,高恩正搭乘日產的私人專用機從黎巴嫩起飛,直飛東京羽田機場。就在即將降落前,飛機上的高恩還開心地拍了數張看著窗外風景的照片,絲毫不知道在羽田機場等著他的,並非是日產的高階幹部,而是東京地檢特搜部的幹員們。

特搜部的檢察官與幹員分成「逮補班」與「搜索班」兩組,一組在入境處埋伏,另一組則等飛機一降落,立刻上機搜索。當天由於偏西風的影響,所以飛機提早抵達羽田,高恩一下飛機前往入境證照查驗時,穿著西裝的幹員立即上前表明身份,帶走了高恩;搜索班成員此時也立刻登上飛機,將機上的相關文件資料等一併帶走。

自2010年到2015年為止,高恩私下受領50億日圓(約新台幣13.8億)的有價...
自2010年到2015年為止,高恩私下受領50億日圓(約新台幣13.8億)的有價證券,但這些並沒有記載在報告書上。如果屬實,這已經觸犯有價證券報告書登載不實的罪名。 圖/路透社

與此同時,高恩的心腹凱利則從成田機場入境,但同樣早已被東京地檢特搜部盯上,並且尾隨跟蹤凱利的座車。凱利搭乘日產的公務車,正準備要從成田機場前往位於橫濱的日產本社,當高恩已被埋伏羽田的幹員帶走時,尾隨凱利的組員便開始行動,直接撥打公務車上的司機電話,要求在下一個休息站停車。

當時凱利的座車已在首都高速灣岸線上,在特搜部幹員的要求下,凱利的座車停靠大井休息站(Ooi PA),幹員隨即將凱利帶走。根據《朝日電視台》的採訪,雖然凱利搭乘的班機比高恩提早兩小時降落,但特搜部會先逮補高恩,是擔心如果先逮捕凱利,高恩會因此得到消息,讓尚未降落的專機直接飛往第三國,埋伏行動就此功虧一簣。

此外,這次的逮捕行動,也有法界人士認為,凱利的座車司機恐怕早已是特搜部的暗樁,否則一般來說,日本的司機通常在行車時並不會接手機。高恩與凱利遭到逮捕之後,引發了一場財經界的風暴,不僅讓雷諾股票重挫、也導致日法兩國的關係緊張。

日本的逮捕行動也受到國際非議,圖為高恩被抓後,黎巴嫩街頭上出現支持高恩的看板廣告...
日本的逮捕行動也受到國際非議,圖為高恩被抓後,黎巴嫩街頭上出現支持高恩的看板廣告:「We Are All CARLOS GHOSN」。 圖/法新社

法國多家媒體不但用「政變」一詞來形容日產反對派惡搞高恩,11月21日《費加洛報》還說出「日本人難道不知感恩嗎?」的重話,也有媒體揣測這是日本政府在背後操控,可見法方對日本逮捕高恩十分驚訝且無法苟同。因此在今年的G20高峰會當中,法國總統馬克宏亟欲向日方表達對此案的關心,然而雙方只在會場內,非正式的會談15分鐘。

席間馬克宏希望日本政府能介入此事,並且讓雷諾–日產聯盟的運作方式不要改變,但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則以「這是民間事件」為由讓馬克宏碰了軟釘子。

當然安倍的如意算盤很清楚,馬克宏返國之後,還是得要面對讓他焦頭爛額的黃背心運動,事實上也的確是如此,當黃背心運動在12月9日暴民化之後,目前法國政府首要處理的是如何平息動亂,根本無暇顧及高恩了。

馬克宏希望日本政府能介入,讓聯盟的運作方式不變。但安倍晉三以「這是民間事件」為由...
馬克宏希望日本政府能介入,讓聯盟的運作方式不變。但安倍晉三以「這是民間事件」為由讓馬克宏碰了軟釘子。圖為馬克宏與高恩一同參觀巴黎車展。 圖/路透社

至於高恩遭逮捕之後,日媒陸續披露了高恩的爭議作為,包括讓他姊姊以顧問的名義,每年領取10萬美金(約新台幣311萬)的顧問費,此外指使心腹凱利成立私人公司,在巴西、法國等地購置豪宅,甚至於動用公司資金,償還因私人投資所損失的17億日圓(約新台幣4.7億)債務等,都讓日本人無法置信。

不過檢方逮捕高恩的事由,高恩倒是直白表示「這並不違法」,因為年薪之外的有價證券是退休之後才會領取,屆時股價如何並無法預判,所以才無法在報告書上登錄。他還稱已經過律師認定並無違法之虞,所以他始終認為自己是無罪的。

經過21天的羈押,高恩應於12月10日釋放,但東京地檢署在10日正式起訴高恩與凱利,起訴理由就是偽造有價證券報告書。不僅如此,東京地檢署以2015至2017年之間,短報40億日圓薪資的罪名再度逮補高恩,這意味著高恩將持續遭到羈押,而且釋放時間很有可能會到聖誕節之後。

東京地檢署在10日正式起訴高恩與凱利,並以短報40億日圓薪資的罪名再度逮補高恩,...
東京地檢署在10日正式起訴高恩與凱利,並以短報40億日圓薪資的罪名再度逮補高恩,高恩可能將在羈押之中度過他的聖誕節。 圖/美聯社

當然日本檢方的做法也有遭到國際批評,不過最新一期的日本財經雜誌《週刊ダイヤモンド》,指出高恩聲稱自己「年薪不算高」的說法,其實並不正確,該雜誌統計了福斯、福特、GM、豐田、本田等各公司的CEO年薪,除了GM CEO瑪麗.特蕾莎.芭拉(Mary Teresa Barra)的25億日圓(約新台幣6.9億)年薪之外,其餘都在15億日圓(約新台幣4.1億)以下,這也讓人覺得高恩有點貪得無厭了。

而這次的案件,檢察官除了起訴高恩與凱利之外,日產自動車也因知情不報,一同遭到起訴。根據日媒的調查,在確認高恩退休後,得以領取高額股票的文件上,凱利與現任日產社長西川廣人,都有在文件上簽名––這表示西川社長知情。

也因此,這次的事件西川社長是否會因此遭到波及,將是未來觀察的重點之一。至於高恩因案被解除日產與三菱會長的職務,雷諾方面也開始有股東採取動作,希望召開股東臨時大會,並解任高恩會長。雷諾–日產–三菱聯盟將如何運作、是否會改變雷諾與日產間的持股方式,甚至讓日產取得雷諾的普通股,並進入雷諾董事會,後續發展都相當耐人尋味。

雷諾方面也開始有股東採取動作,希望召開股東臨時大會,並解任高恩會長,後續發展耐人...
雷諾方面也開始有股東採取動作,希望召開股東臨時大會,並解任高恩會長,後續發展耐人尋味。 圖/路透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Nissan高恩案(上):「日產救世主」的洋將神話

「Nissan救星」的墮落:日產-雷諾-三菱汽車會長高恩,遭日本檢方逮捕

陳威臣

媒體工作者,資深政治幕僚,專長天上飛的、地上跑的、水中游的,喜歡透過鏡頭看世界,現居日本東京當家庭煮夫,順便觀察日本政經及文化史地。

作者文章

4月23日的知床觀光船事故,是近年來日本最慘重的船難事故。截至5月12日,海保小...

無人應答的SOS:日本「知床觀光船事故」人禍為何發生?

2022/05/12
中銀膠囊塔大樓佔地430平方公尺,分別由11層樓與13層樓兩棟所組成,除了1、2...

日本「中銀膠囊塔」美與失落:東京拆除的昭和珍建築

2022/04/22
近年來每逢秋冬,日本各大都市的車站、商業區或公園都有許多大規模的夜間裝飾照明,成...

日本「電光物語」:夢幻的冬夜歲末點燈大戰

2021/12/24
「發展綠能的世界趨勢下,為何日本無法放棄燃煤發電?」圖為日本藝術家矢延憲司的大型...

日本絕不放棄的燃煤?「超超臨界發電」的減碳淨煤術

2021/12/13
2021眾院選投票率為55.93%,比上一屆2017年的53.68%微幅提升,但...

小輸無敵的自民黨?日本大選的「岸田絕對安定」時代

2021/11/01
岸田相當著迷於池田勇人,熱愛一部描寫池田的漫畫——《疾風の勇人》——這是漫畫家大...

疾風的文雄?日本自民黨為何選擇「低存在感」的岸田文雄

2021/09/30

最新文章

2022年2月24日,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波蘭右翼政府向逃離戰亂的烏克蘭難民伸援手...

同為難民,兩種命運:為何波蘭只接納烏克蘭難民?

2022/05/18
4月23日的知床觀光船事故,是近年來日本最慘重的船難事故。截至5月12日,海保小...

無人應答的SOS:日本「知床觀光船事故」人禍為何發生?

2022/05/12
根據國際法,不論是南北韓的特務們、或是遭綁架者,本來都應該在戰爭狀態結束後各自返...

南北諜報家家酒?遣返「北韓間諜」的韓國人道難關

2022/05/11
小馬可仕與薩拉以及他們背後所屬的家族就會因此一加一等於或大於二嗎? 圖/小馬可仕...

我們不是「威權笨蛋」?菲律賓選後撕裂的民主對話

2022/05/10
馬克宏雖然贏得大選、順利連任,但民粹主義陰魂不散,加上國內經濟與通膨危機的隱憂,...

法國選後難題:「失敗的馬克宏」能救通膨危機嗎?

2022/05/09
若小馬可仕(左圖)贏得了選舉,菲律賓歷史上 9 年的黑暗戒嚴時期與人權壓迫紀錄,...

重返恐怖政治的可能?菲律賓「威權復辟」選情Q&A

2022/05/06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