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憲法保衛局正看著你:德國是否該「監控AfD」?

2018/09/19 戴達衛

德國是否該監控極右派的AfD?8月底在德國東部肯尼茨(Chemnitz)發生的疑...
德國是否該監控極右派的AfD?8月底在德國東部肯尼茨(Chemnitz)發生的疑似移民殺人事件,讓極右派暴動事件持續發酵。要求國內情報機構——聯邦憲法保衛局(BfV)——監控新右派民粹主義的另類選擇黨(AfD)的聲浪越來越大。 圖/歐新社

國家社會主義——就!是!現!在!
(Nationalsozialismus jetzt jetzt jetzt!)

德國東部的肯尼茨(Chemnitz)與克滕(Köthen),在月前接連發生德國民眾疑似與外籍移難民發生衝突或遭殺害後,極右派暴動事件持續發酵,要求國內情報機構——聯邦憲法保衛局(BfV)——監控新右派民粹主義的另類選擇黨(AfD)的聲浪也越來越大,不僅各個民主黨派的資深黨員公開表態,甚至有高達65%的民眾認為該黨應受國家監控。

但另一方面,憲保局及現任局長馬森(Hans-Georg Maaßen),也因「同情、放水極右派」等爭議行為,掀起巨大輿論抨擊。在大聯合政府18日的閉門會談後,終於宣布馬森將離開憲保局,調職內政部。

連環風暴中,在德國這個經歷兩次極權主義政權、曾用秘密警察來監控人民和反對黨的國家,人們如何看待國家機關介入政黨政治?國家監控真的是抵抗極右派崛起最好的方式嗎?

國家監控真的是抵抗極右派崛起最好的方式嗎?圖為肯尼茨事件的當地示威聚集地,多次抗...
國家監控真的是抵抗極右派崛起最好的方式嗎?圖為肯尼茨事件的當地示威聚集地,多次抗議遊行中,都出動大批警力維安;雕像上刻有德國劇作家布雷希特(Bertolt Brecht)《措施》(Die Maßnahme)中的詩句「因為黨是人民的先驅」(Denn sie ist der Vortrupp der Massen)。 圖/歐新社

自2013年創黨以來,德國另類選擇黨面臨許多主流政治和媒體界的質疑和批評。原本以反歐元和經濟自由主義為宗旨的政黨,2015年經過政策方針和領導權的黨內鬥爭之後,繼續往右靠攏。這幾年來,另類選擇黨黨員的許多公開言行以及後來被媒體曝露的內部溝通紀錄,已足以證明該黨的極右派傾向。

專門研究右翼極端主義和反猶太主義的柏林自由大學退休教授、政治學家馮克(Hajo Funke)解釋,AfD已不僅是右派民粹主義的政黨了,該黨在很大程度上已經極端化——雖然另類選擇黨的政策主張,包含反性別平等、反婚姻平權、反伊斯蘭教、反對德國2015年以來的難民政策...等等,在政黨光譜上都屬於右派保守主義,可是,許多黨員的個人言行遠遠超越所謂的保守主義,甚至包括種族歧視、歷史相對主義等極右派的言論。

正因為這些違反憲法自由民主基本秩序(Freiheitlich demokratische Grundordnung)的言論,在德國16個邦當中,憲保局在越來越多地方,陸續開展針對AfD個別黨員的監控。不過直到今年為止,聯邦憲法保衛局仍認為,尚未有足夠證據支持對另類選擇黨整體進行監控。不過,真的沒有證據嗎?

日前就有情報工作者向媒體披露,早在半年前,下薩克森(Niedersachsen)和不來梅(Bremen)邦級憲保局,就已向聯邦憲保局彙報關於另類選擇黨的青年支部「Junge Alternative」(意為:青年另類選擇)為憲法敵對(反憲法)組織的相關資訊與判斷。但因為聯邦憲保局一直不回應下級的投訴,兩邦的憲保局才於9月時決定自行宣布AfD青年支部為「憲法敵對組織」,並啟動監控工作。另類選擇黨的高層則不以為然,決定將解散被監控的兩個邦的青年支部 。

AfD許多黨員的個人言行包括種族歧視、歷史相對主義等極右派言論。圖為在肯尼茨的極...
AfD許多黨員的個人言行包括種族歧視、歷史相對主義等極右派言論。圖為在肯尼茨的極右示威者,手舉著1989年時,推翻前東德政權的「我們是人民」(Wir sind das Volk.)口號布條,近年這句口號,已變得帶有排外、民粹意涵。 圖/歐新社

下薩克森和不來梅憲保局的公告,剛好遇上近年來「另類選擇黨是否應否受國家監控?」最熱烈的討論時機。

在薩克森邦肯尼茨市於8月底、9月初的極右派暴動當中,東德三個AfD黨部選擇與PegidaPro Chemnitz等極右派組織和新納粹足球流氓團體結盟起來,一起上街抗議,此舉被視為黨內極右派系獲勝的象徵,也是AfD近期的重要轉捩點。

這樣的結盟,不只公然違反了黨高層在2016年所決議的「聯手Pegida禁制令」,同時,另類選擇黨在肯尼茨暴動中扮演的關鍵動員角色,也令全國的民主黨派感到擔憂,成為國內情報工作者重新衡量監控與否的關鍵原因。

肯尼茨暴動之後,基民盟(CDU)、社民黨(SPD)的資深黨員,甚至是通常對憲保局抱持高度反感與懷疑的綠黨(Grüne),也表示支持啟動監控AfD的工作。社民黨副主席史達格納(Ralf Stegner)表示

AfD的黨員中——包括領導層內——有右翼極端分子。防衛性民主意味著採取行動,而不是懶散地觀看。

「防衛性民主意味著採取行動,而不是懶散地觀看。」肯尼茨暴動之後,基民盟(CDU)...
「防衛性民主意味著採取行動,而不是懶散地觀看。」肯尼茨暴動之後,基民盟(CDU)、社民黨(SPD)的資深黨員,甚至是通常對憲保局抱持高度反感與懷疑的綠黨(Grüne),也表示支持啟動監控AfD的工作。 圖/歐新社

綠黨黨主席貝爾伯克(Annalena Baerbock)也指出,AfD是有意識地與具侵略性的反憲法勢力團結在一起, 因此,她贊同邦級憲保局監控AfD的決定。顯然,傳統政黨的呼籲也得到了一般民眾的共鳴。在肯尼茨事件之前,已經有高達57%的受訪者認為,AfD應該受監控;事件發生之後,則有65%贊同憲保局啟動監控。

有趣的是,憲保局監控最大的支持,來自於平常對該單位持負面態度的左翼,包括綠黨(81%)、社民黨(78%),甚至本身就是憲保局箭靶的左翼黨(74%)支持者;傳統而言,被視為「法律和秩序」政黨的基民盟/基社盟(CSU)支持者中,僅有70%贊同憲保局監控AfD。貌似只有主張小國家和自由主義的自民黨(FDP),此次立場符合黨的傳統價值觀,僅54%的支持者表示贊同。

其中最令人不解的是左翼黨(Die Linke)支持者的贊同,畢竟左翼黨曾經很長一段時間也是憲保局的調查對象,至今還有幾個黨內組織仍受憲保局監控。

按照憲保局2009年的憲法保衛報告,左翼黨會成為監控的箭靶,主要是因為該黨對左翼極端主義暴力不一致的反對態度、對黨內極端主義組織的容忍,以及對該組織的經濟贊助。2007至2014年間,直到黨員成功向憲法法院起訴為止,聯邦憲保局甚至監控了左翼黨的大部分國會議員。

有趣的是,憲保局監控最大的支持,來自於平常對該單位持負面態度的左翼。左翼黨(Di...
有趣的是,憲保局監控最大的支持,來自於平常對該單位持負面態度的左翼。左翼黨(Die Linke)過去因為對左翼極端主義暴力不一致的反對態度、對黨內極端主義組織的容忍,以及對該組織的經濟贊助,至今還有幾個黨內組織仍受憲保局監控。圖為2007年,漢堡舉行G8峰會,場外被捕的極左示威者。 圖/法新社

而國家對於政黨的監控,2013年是個關鍵的時間點。德國憲法中,對於監控政黨、禁止政黨,以及調查個別議員設定狹隘的界限,相關的規定原本就已非常嚴格。2013年時,憲法法院大法官更宣布:針對議員個人的長期調查,危害議員的自由委任(Freies Mandat)。其後的監視執行標準變得更加嚴格。畢竟,參與政治組織的權利是民主憲政國家的核心組成部分。

不過,只要有政黨、組織,或個人威脅德國的自由民主基本秩序以及聯邦和各邦團結和安全,憲保局仍有義務進行調查與防禦工作。然而,憲保局調查的範圍和正當性常遭到質疑與挑戰。

許多人認為,憲保局本身就被極右派勢力滲透,或懷疑內部是否有不少人同情和寬待右派人士與團體。即便憲保局開始監控另類選擇黨,很多資深政治家仍然會懷疑,在調查右派勢力的時候,憲保局是否有能力認真完成其工作使命。

對此,早在2013年,綠黨前主席歐茲德米爾(Cem Ozdemir)就已要求過憲保局進行深度改革:

我們始終需要一個新的國安架構,因為現在這個憲保局無法保衛憲法。最好的狀況是,那邊的公務員只是負擔過重;最壞的是,他們自己的思想令他們無法有效地抵抗右翼極端主義。原則上,我們需要以新的員工重建這個機構。

許多人認為,憲保局本身就被極右派勢力滲透,或懷疑內部是否有不少人同情和寬待右派人...
許多人認為,憲保局本身就被極右派勢力滲透,或懷疑內部是否有不少人同情和寬待右派人士與團體。即便憲保局開始監控另類選擇黨,很多資深政治家仍然會懷疑,在調查右派勢力的時候,憲保局是否有能力認真完成其工作使命。圖為自2012年起擔任憲保局局長的馬森,因輿論壓力而於18日遭調職。 圖/美聯社

而現任憲保局局長馬森的行事作風也拗不過這些批評的聲音。馬森曾被指控多次會見AfD的主席,並提供如何避免憲保局監控的建議。在馬森對另類選擇黨大小眼的領導下,憲保局忽略了下級投訴長達半年的控訴;肯尼茨事件後,他又公開質疑在德外國人遭攻擊的不當爭議發言,也讓除了AfD和基社盟之外,德國政壇的所有政黨都等待他被換掉。

18日,總理梅克爾(CDU)、內政部長錫霍佛(Horst Seehofer,CSU)以及SPD黨主席納勒斯(Andrea Nahles)在三方會談終於做出「妥協決議」:馬森將離開憲保局局長職務,調至內政部擔任國務秘書(Staatssekretär,相當於內政部第二把交椅)。

在錫霍佛的力保下,馬森的人事異動,其實相當於升官又加薪,只是不再負責憲保局工作。不過,政壇上要求憲保局監控另類選擇黨的聲浪恐怕不會因此消失。但,監控真的是抵抗新右派勢力崛起最有效的方式嗎?

很多民主黨派所期待的,大概是一種類似「政黨品管」機制的效果。他們期待選民會因此避開被貼上「由憲保局監控」的標籤的政黨,但這樣的設想恐怕是基於對另類選擇黨支持者的誤解:AfD陣營的支持者本來大多就對政府及憲政體制有著高度的反感;反對AfD的人,也不會因為憲保局的監控而更反對。

18日的聯合政府三方閉門會談,其實是個妥協的結果。在錫霍佛的力保下,馬森的人事異...
18日的聯合政府三方閉門會談,其實是個妥協的結果。在錫霍佛的力保下,馬森的人事異動,相當於升官又加薪,只是不再負責憲保局工作而已。不過,政壇上要求憲保局監控另類選擇黨的聲浪恐怕不會因此消失。圖為今年夏末,內政部長錫霍佛(圖中)因起的內閣危機。 圖/路透社

除了自民黨和左翼黨之外,其他政黨都疾聲呼籲憲保局採取監控行動。由此看來,各民主黨派對極右派興起的擔憂,勝過對於監控國家(surveillance state)的恐懼。但針對政黨的監控,絕不可掉以輕心——如果我們今天開了利用國家情報機構來監控反對黨的先例,日後誰來阻止右派沿循先例辦事?畢竟誰知道哪一天,會不會有類似AfD的政黨掌握國家機器?

憲法保衛局是一個獨立的行政機構,不應該輕易受民意或不同黨派的意見左右,政黨政治也不應該介入憲保局的工作。如果真的有足夠的證據指出個別黨員與極右派團體合作,企圖顛覆自由民主基本秩序,那麼憲保局應該依法處理,針對個別黨員進行監控。梅克爾總理也對此表示,憲保局監控與否不應該是個政治問題,而是由相關機構基於事實所下的決定。

實際上,德國防衛性民主最關鍵的力量是公民社會,而不是憲法保衛局這個國家機關。新右派對自由民主基本秩序的挑戰,需要每一個人挺身而出、每天努力捍衛。不管在臉書的留言區,還是日常生活中的閒聊,認同民主、人權普世價值的我們,在公共領域不能對極右派的煽動讓步。

而各個民主黨派,也應該在政壇上以批判論述駁斥AfD,而不是期待情報組織替我們扛起這個責任。畢竟,真正的憲法保衛力量來自於公民,而不是憲法保衛局。

憲法保衛局是一個獨立的行政機構,不應該輕易受民意或不同黨派的意見左右,政黨政治也...
憲法保衛局是一個獨立的行政機構,不應該輕易受民意或不同黨派的意見左右,政黨政治也不應該介入憲保局的工作。真正的憲法保衛力量來自於公民,而不是憲法保衛局。 圖/歐新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延伸閱讀

警察國家的陰影:德國擴權警察法爭議

審判新納粹:德國「地下國社」極右恐怖份子,判終身監禁

極右翼的公權打手?德國警察「打壓記者」醜聞

戴達衛

德國籍的台灣居民,德國法蘭克福歌德大學漢學系(主)及政治系(副)學士、國立清華大學社會學研究所(中國研究學程)碩士,目前攻讀博士班。專長領域包括現代中國政治與社會、國家與社會關係、社會運動等。德國《焦點圖博》雜誌自由撰稿人。

作者文章

梅克爾這幾年來一直在迴避收容100多萬難民所產生的反彈和社會問題。但難民和移民問...

梅克爾時代的句點:「德國媽媽」為何走下神壇?

2018/11/15
德國是否該監控極右派的AfD?8月底在德國東部肯尼茨(Chemnitz)發生的疑...

憲法保衛局正看著你:德國是否該「監控AfD」?

2018/09/19
誰不喜歡警察呢? 圖/歐新社

警察國家的陰影:德國擴權警察法爭議

2018/07/04
在德國歷史教育中,除了俄羅斯之外,其他東歐國家只不過是德國暴行的客體。圖為德國蘇...

《黑土》:德國人自省大屠殺,夠透徹了嗎?

2018/06/09
「近年來,身為傳統基督宗教國家的德國,正面臨一個慢性的宗教信仰危機...。」圖為...

香油錢與德國宗教危機?「教會稅」掀起的棄教潮

2018/05/07
「梅克爾,難民人口販子的女王!」

 圖/《嚴謹雜誌》封面

謊言媒體(下):德國新右派媒體類型學

2017/12/04

最新文章

「他們是走投無路的人。這些人辛勤工作卻入不敷出,他們的苦楚應該被聽見。」 圖/法...

Gilet Jaunes:窮忙的法國人,為何變燃燒的「黃背心」?

2018/12/12
三社聯合總帥的卡洛斯.高恩,欲打破目前聯盟的體制將三社合併,但他的統合野心卻因為...

Nissan高恩案(下):雷諾日產三菱「三社聯盟」的終結?

2018/12/11
債台高築的巴基斯坦,向各國及國際組織奔走求援、挖東補西會行得通嗎? 圖/新華社

巴基斯坦的中國網羅(下):強國的「債務外交」輪迴?

2018/12/10
2013到2017年,巴國從中國的進口金額由66億,暴漲到150億,等於一半以上...

巴基斯坦的中國網羅(上):「一帶一路」的剝削陷阱?

2018/12/10
基民盟新黨魁誕生!梅克爾愛將、素有「小梅克爾」之稱的——安內格麗特・克朗普-卡倫...

梅克爾2.0?克朗普-卡倫鮑爾, 德國基民盟新黨魁驚險誕生

2018/12/08
直到21世紀才開始認認真真鋪鐵路的沙烏地,究竟為了什麼卯足全力?圖為長年來唯一一...

沙烏地的沙漠鐵道:從阿拉伯起義,到麥加「清真高鐵」

2018/12/07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