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加泰隆尼亞效應?讓歐盟走向分裂的潰堤點

2017/11/14 季茱莉(Julie Couderc)

中央政府強勢抑制獨立運動,卻無法壓制加泰隆尼亞追求自決的渴望。 圖/美聯社
中央政府強勢抑制獨立運動,卻無法壓制加泰隆尼亞追求自決的渴望。 圖/美聯社

雖然西班牙政府反覆申明「絕不允許任何分裂國土的非法行為」;但政府使用暴力抑制獨立運動,卻無法壓制加泰隆尼亞追求自決的渴望。

目前,西班牙的政治局勢並不穩定。一方面,當然是受到加泰隆尼亞「非法」公投的影響,加泰之外,長期試圖分離的巴斯克地區也蓄勢待發,嚴重挑戰西班牙政治的「多元民族」制度;另一方面,西班牙國會也沒有全都支持拉荷義(Mariano Rajoy)首相,像是在野的第三大黨「我們可以」(Podemos),就不同意對加獨太過強硬,並質疑在面對新的社會需求時,西班牙守舊的政治制度,已經徹底的失敗了。

所謂的「西班牙」,其實是巴斯克人、加泰隆尼亞人和卡斯提亞人...等民族,合組成的民主國家。原來的設想,是以「民族共和」和「民主政治」的價值體系為主體,共同組成並維繫西班牙統一的國家主權。而基於主權完整的立場下,中央政府對不同民族給予自治的權力。

但目前實際的狀況與理想情境差異甚大,無法回應不同民族需求的中央政府,只能不斷強調「統一的國家主權」,這也成為了西班牙現實政治的困境。

巴斯克首府畢爾包的獨派大示威。這些巴斯克示威者高舉著巴斯克語的「民主」字卡,並揮...
巴斯克首府畢爾包的獨派大示威。這些巴斯克示威者高舉著巴斯克語的「民主」字卡,並揮舞著西班牙北部三大獨派自治區——納瓦拉(紅底米字)、加泰隆尼亞(藍底白星)、巴斯克(紅綠配色)——各自的「國旗」。 圖/美聯社

西班牙之外,歐盟也遇到類似「獨立」的問題:歐盟的制度雖然不是聯邦制,但近年疑歐分子高呼拿回「國家主權」,甚至希望脫歐;在這樣的情況下,歐盟作為統合歐洲國家的機構,將無法完成「聯邦歐洲」的夢想。加上族群認同、社群主義、民族主義和愛國主義等議題再次高漲,若繼續這樣下去,歐盟將逐步陷入瓦解的窘境。

因此,歐盟之所以在加泰問題上噤聲,終究是擔心自身將邁向分裂之路——因為歐盟的首要目標之一,便是統合歐洲諸國,並不是分裂國家。

制度層面而言,地方問題或者次國制度(例如自治區、保護區等裁定)屬於歐盟「區域委員會」(Committee of the Regional)的業務範圍。該機構的主要目標,是「鼓勵區域和地方當局之間的合作,各國區域更加融入歐盟」;而其功能,是平衡區域之間在經濟上的差異。換言之,地方政府與中央政府間的政治衝突,並非該委員會能夠處理的;同樣的,歐盟執委會也不會直接介入,處理會員國內的「地方問題」。

所以從立法角度來看,歐盟機構是沒有介入各國地方政府或區域組織的權力。

加泰隆尼亞獨立派的示威者,「歐盟無恥!」 圖/美聯社
加泰隆尼亞獨立派的示威者,「歐盟無恥!」 圖/美聯社

反對強行片面獨立的統派加泰隆尼亞示威者。他高舉的看板上,藍底歐盟旗寫「這才是我的...
反對強行片面獨立的統派加泰隆尼亞示威者。他高舉的看板上,藍底歐盟旗寫「這才是我的星旗(estelada;加泰隆尼亞獨派國旗)」,下方則寫「普吉德蒙,別妄稱代表我!」並用加泰隆尼亞語、西班牙語、英語寫著《不該這樣》。 圖/路透社

那麼歐盟和西班牙,該如何解決加泰隆尼亞問題呢?在加獨議題上,最主要的問題並不是正當性或合法性。西班牙政府和歐盟所提到的「法理問題」其實是一種假託民主的藉口——而我所看到的癥結,並非民主制度,而是民族主義。

這次加泰隆尼亞的獨立運動中,出現兩種民族主義:一是像加泰隆尼亞分離主義者的「地方民族主義」(regional nationalism);一是馬德里中央訴諸維護國家疆域至上的「民族主義」(nationalism),強調西班牙不能分裂。後者讓我聯想到凡每次中國境內發生爭取獨立之議題時,中國政府所訴諸者便是大中國主義霸權式的道德說詞,也就是大帝國主義。

法國和其他歐盟會員國,假借維護法治的名義支持馬德里時,它們其實是支持大帝國主義和霸權心態的傾向與延續,利用加泰獨立運動,藉機鎮壓當地反抗政中央政府的民眾。

儘管西班牙政府當下之措施為「合法」鎮壓,看似獲得多數歐盟成員國與世界主要國家的默許和認可,但事件豈會就此落幕?一切言之過早。

西班牙政府過度的粗暴手法,或將引發加泰居民的大肆反抗,最終引起憤慨和反抗的火焰;而最後這「合法」的鎮壓,或許將讓原本馬德里想撲熄獨立的火苗,反倒搧風點火使之變得更強大,加獨之勢不可避免。

西班牙政府最後這「合法」的鎮壓,或許將讓原本想撲熄獨立火苗,反倒搧風點火使之變得...
西班牙政府最後這「合法」的鎮壓,或許將讓原本想撲熄獨立火苗,反倒搧風點火使之變得更強大。 圖/美聯社

如果硬要壓制人民的意志,當今世界,只有一種方式才能夠完全並有效地撲滅一個像加泰一樣強的獨立運動——那即是「武裝鎮壓」,就像普丁在車臣,或者米洛塞維奇(Slobodan Milošević)對科索沃的血洗態度。

如果國際社會欲避免一場加泰獨立的血腥風暴,那麼歐盟會員國的領導人們,必須鼓勵馬德里採取「對話之路」:只有改變西班牙憲法,讓加泰舉行「合法」的獨立公投,這才是眼前唯一民主的選擇和解決方法。

若馬德里、巴黎或者柏林,想要讓加泰留在西班牙裡,他們同樣也要冒著失去加泰的危險。因為加泰隆尼亞必須感到「自由」——這點即是獨立運動的核心,它為此而戰。法國人常說:「如同婚姻狀況中,他愈少感到自由,他愈會想著離開」,加泰狀態亦是如此。

然而,假若馬德里中央仍視威權鎮壓為法寶,繼續下令西班牙國民警衛隊(Guardia Civil)和國家警察總隊(Cuerpo Nacional de Policía)攻擊加泰的和平抗議者;若巴塞隆納人民的血繼續流淌著,那麼最終西班牙必定無法如願,猶如法國——1990年以後法國政府曾屢次公開正式地表示,永不承認歐洲新興獨立國家的合法性,但後來迫於大勢所趨——始終還是會承認。

現代法國也是拜「非法」的1789年大革命所賜而誕生。如今更讓「自由、平等、博愛」為口號的普世價值,高掛在法國的公共建築,加泰隆尼亞也可以走向這條路!

現代法國也是拜「非法」的革命所賜。如今更讓「自由、平等、博愛」為口號的普世價值,...
現代法國也是拜「非法」的革命所賜。如今更讓「自由、平等、博愛」為口號的普世價值,高掛在法國的公共建築。圖為法國名畫,紀錄1830年七月革命的《自由引導人民》。 圖/路透社

綜言之,對歐盟而言,加泰獨立也反應社群建立的困難性,以國家為核心所建立的歐盟還有很多問題尚待克服。加泰是否獨立、是否建立共和國,也是對歐能否展現出她的創新和政治處理能力的的試金石——畢竟一直到現在,面對內部矛盾,歐盟政治系統的回應機制,並未成功解決過多少紛爭。

加泰隆尼亞領導人普吉德蒙曾在10月27日說:

一個進步的世界,是勇於做出決定的世界。

本文最後想以此藉機提點台灣社會。在加泰的獨立的背後,還有國境內外面臨獨立紛擾的問題。但不可否認地,每當歐洲發生單一的獨立運動後,必會產生洪水潰堤般地連鎖效應,像是巴斯克地區、英國與蘇格蘭、比利時與法蘭德斯、還有法國與科西嘉島,都密切注視著馬德里與加泰的統獨糾紛,以及歐盟各層級政府的的後續反應。

同時別忘記了,雖然法國這邊,目前還沒有獨立或者自治權的問題;但庇里牛斯山對側的法國西南地區,和西班牙的共同性,還有「法國巴斯克」和「法國加泰隆尼亞」。

普吉德蒙就曾表示,他的目標雖為加泰獨立,但也強調巴塞隆納和法國佩皮尼昂(Perpignan,法國南部東庇里牛斯省的首府,歷史上曾為加泰隆尼亞一部分),「好比親戚,如同身處在一樣的大家庭,我們生活在不同的國家(state)但是同一個民族(nation)——也就是加泰隆尼亞民族——但我們與馬德里之關係,卻如同外國人般的陌生和恐懼。」

每一起爭取獨立的運動,其背後國家和歷史的承載有它們的特殊性。我們很難判斷加泰事件,會為歐盟其他地區的獨立運動,帶來怎樣的啟發影響;但歐盟事後的政策態度,卻將為國際社會關注——該怎麼決定?西班牙和歐盟各成員國,都同樣面臨著高度風險的關鍵抉擇。

每一起爭取獨立的運動,其背後國家和歷史的承載有它們的特殊性。 圖/美聯社
每一起爭取獨立的運動,其背後國家和歷史的承載有它們的特殊性。 圖/美聯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延伸閱讀

季茱莉/被歐洲孤立的加泰隆尼亞:歐盟請來幫幫忙?

喬蘭雅/歐盟的「藍色憂鬱」:疑歐思潮追殺中

季茱莉(Julie Couderc)

國立臺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博士。身為法國人,法國蒙彼利埃第一大學法律系和第三大學外國語文系學士、文化學研究所華人世界組碩士。專長領域為政治、文化和少數族群。譯著:《北圻回憶錄:清法戰爭與福爾摩沙》。「身在亞,心在歐」。

作者文章

科西家民族主義的訴求,已從「完全獨立」逐步轉向要求法國政府承認、並賦予科西嘉更多...

悶燒自決之火?法國煩惱的「科西嘉獨立運動」

2017/11/16
每一起爭取獨立的運動,其背後國家和歷史的承載有它們的特殊性。 圖/美聯社

加泰隆尼亞效應?讓歐盟走向分裂的潰堤點

2017/11/14
在歐盟主要國家的同聲圍剿下,加泰隆尼亞形同孤立,但為何歐盟多國強烈反對? 圖/路...

被歐洲孤立的加泰隆尼亞:歐盟請來幫幫忙?

2017/11/14
德國大選結果與馬克宏原本預期的相差甚遠,馬克宏的「歐盟大夢」還撐得住嗎? 圖/路...

馬克宏落難記:德國大選的受害者?

2017/10/26
馬克宏會是一個成功的總統?還是失敗的總統? 圖/路透社

馬克宏百日皇朝:外交秀場之外的內政革新

2017/09/27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向法國新總統馬克宏致賀電,希望「保持中法關係健康穩定發展」。 ...

法中關係穩定交往中:馬克宏政府的中國盟友?

2017/06/01

最新文章

科西家民族主義的訴求,已從「完全獨立」逐步轉向要求法國政府承認、並賦予科西嘉更多...

悶燒自決之火?法國煩惱的「科西嘉獨立運動」

2017/11/16
北方義大利地區要求更多自治權的訴求,獲得相當多數的支持。圖為聖馬可翼獅旗(the...

分裂祖國?北義大利自治公投,邁向獨立的序曲

2017/11/16
乍看之下川普似乎滿載而歸,但事實上,此行只是讓亞洲平添不穩定的變數。 圖/路透社

走鐘霸權:戰略收縮的美國,將使東亞劇變

2017/11/15
每一起爭取獨立的運動,其背後國家和歷史的承載有它們的特殊性。 圖/美聯社

加泰隆尼亞效應?讓歐盟走向分裂的潰堤點

2017/11/14
在歐盟主要國家的同聲圍剿下,加泰隆尼亞形同孤立,但為何歐盟多國強烈反對? 圖/路...

被歐洲孤立的加泰隆尼亞:歐盟請來幫幫忙?

2017/11/14
安倍首相和日本政府徹底的「款待」,究竟是巧妙外交?抑或是諂媚的「土下座外交」呢?...

日本外交的待客之道:安倍款待川普的巧妙手腕

2017/11/10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