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烏克蘭「鐵人部隊」:鐵道上的無名戰爭英雄

2023/03/30 吳宗霖

烏克蘭鐵路在戰爭之下的表現令人亮眼,成為烏克蘭能夠堅持到如今的最大功臣之一,並且...
烏克蘭鐵路在戰爭之下的表現令人亮眼,成為烏克蘭能夠堅持到如今的最大功臣之一,並且成功讓世人看到鐵路系統在支撐一個國家時,能夠發揮的功能遠遠超乎人們的想像。圖為2022年12月,烏克蘭鐵路工人在哈爾科夫地區緊急修復戰事中毀損的鐵道。 圖/歐新社 

烏克蘭對抗俄羅斯入侵的一年多當中,除了前線軍人外,還有一大群默默的無名抗戰英雄,英勇維繫整個國家運輸暢通、物資補給和軍隊支援四通八達——那就是烏克蘭國家鐵路的無數鐵路人員。在烏俄開戰一週年前夕的2023年2月23日,烏克蘭國家鐵路(Ukrzaliznytsia, UZ)獲頒2023年歐洲鐵路獎冠軍的殊榮,同時也是烏克蘭自該獎項成立以來首次獲獎紀錄。

歐洲鐵路獎(European Railway Award)是由歐洲鐵路基礎設施業者聯盟(CER)以及歐洲鐵道服務協會(UNIFE)共同主辦的盛典,自2007年首次舉辦,今年來到第16屆,旨在表彰歐洲鐵路業界的卓越成就和傑出貢獻。

2023年歐洲鐵路獎圓桌論壇的主題訂為「構建具有危機防範鐵道的能力」,就是因為烏克蘭鐵路在戰爭之下的表現令人亮眼,成為烏克蘭能夠堅持到如今的最大功臣之一,並且成功讓世人看到鐵路系統在支撐一個國家時,能夠發揮的功能遠遠超乎人們的想像。

在烏俄戰爭中,烏克蘭鐵路的乘務人員為盡可能的疏散更多民眾,同樣不斷工作。圖為停靠...
在烏俄戰爭中,烏克蘭鐵路的乘務人員為盡可能的疏散更多民眾,同樣不斷工作。圖為停靠赫爾松車站的一列火車。 圖/歐新社

▌冠軍:歐洲鐵路獎的肯定

歐洲鐵路獎每年遴選頒發,是歐洲鐵路業界最高榮譽之一,每年頒獎典禮皆吸引來自歐洲各地的數百名嘉賓與會,包括各國地方到中央、乃至歐盟層級的政治領導者以及交通領域相關人員。

UNIFE總裁雪鐵龍(Philippe Citroën)和CER執行董事馬佐拉(Alberto Mazzola)在頒獎時說明烏克蘭鐵路得獎理由:

「自戰爭開始以來,烏克蘭鐵路為數百萬流離失所的公民提供了生命線,並使外界援助和物資持續流通於該國…烏克蘭鐵路在最艱險的條件下運作,UZ員工們的英勇表現確保了鐵路得以繼續按照時刻表運轉著。這些努力顯現了鐵路系統的巨大彈性、危機適應性以及強大的鐵路公司的重要性…烏克蘭鐵路的日常戰鬥和努力不懈非常值得榮獲冠軍,我們也想藉此強調歐盟的團結和相互支持。」

UZ董事會成員佩爾佐夫斯基(Oleksandr Pertsovskyi)代表UZ及其全體員工接下了獎盃。他在獲獎感言中說:

「這是屬於烏克蘭鐵路全體員工的榮譽,儘管基礎設施不斷遭受炮擊和破壞,但他們每天都在繼續工作。我們已經設法透過鐵路疏散了400多萬人,其中有100萬是兒童。因此,我在這裡首先要向所有確保路線安全的歐洲鐵路工作者,以及慷慨接納、照顧我們孩子的歐州各國表示衷心感謝。得知我們拼命拯救出來的孩子們都能夠獲得善待,這就足以告慰我們壯烈犧牲的327位員工英魂了。」

佩爾佐夫斯基緊接著補充,戰爭不會是UZ停止提高服務品質以及追求與歐洲路網一體化的理由,「最近幾個月(UZ)與波蘭和羅馬尼亞有更多路網連接證明了這一點,而我們也正在努力爭取更多。因此,我在此邀請歐洲及其他地區的所有鐵路公司幫助烏克蘭加快勝利的腳步,與我們合作建立更多聯繫,並親自乘坐安全舒適的烏克蘭火車到訪基輔吧!」

2023年2月23日,烏克蘭國家鐵路獲頒2023年歐洲鐵路獎冠軍的殊榮,同時也是...
2023年2月23日,烏克蘭國家鐵路獲頒2023年歐洲鐵路獎冠軍的殊榮,同時也是烏克蘭自該獎項成立以來首次獲獎紀錄。 圖/2023歐洲鐵路獎官網

圖為日本首相岸田文雄2023年3月21日搭乘烏克蘭國鐵抵達基輔。 圖/美聯社
圖為日本首相岸田文雄2023年3月21日搭乘烏克蘭國鐵抵達基輔。 圖/美聯社

▌「鐵人」部隊:烏俄戰爭中的隱形精銳

鐵路是烏克蘭最重要的交通工具,也是烏克蘭最重要的物流管道,UZ由國營方式管理著2萬2,000公里的路網,幅員遼闊的程度也使UZ素來有「國中之國」之稱——UZ還有著自營的洗衣廠、玻璃廠、車輛組裝工廠、鋼鐵工廠、鐵路職業學校與小學、療養院和醫院,這些附屬事業加上鐵路本業員工,包括乘務員、車站人員、技術人員、清潔人員等共有23萬名員工。

當俄羅斯空軍開始進行轟炸時,UZ執行長卡梅申(Oleksandr Kamyshin)與一個由6名資深鐵路員工組成的指揮小組留在基輔市中心——小組成員每人對烏克蘭鐵路熟悉的程度,甚至是可以閉著眼睛背出鐵路路線圖、沿線車站站名、站等、每個車站有多少條股道等等。戰事起始後,6人小組和卡梅申憑藉長年工作經驗,每天擬定火車將沿著哪些路線運行,載運什麼以及開往哪裡,以此維持烏克蘭鐵路運作。

俄羅斯入侵初期,烏克蘭便是透過鐵路系統護送了大量平民至歐洲其他國家避難(都是免費乘坐);而在抵抗俄軍入侵2個多月後,烏克蘭鐵路也負責將各國軍援源源不絕地送往前線,鐵路因此成為俄軍的重點打擊目標,目的就是為了癱瘓西方軍援運往烏克蘭的各項路線,以及阻斷烏克蘭往烏東前線運送的增援部隊以及後勤補給。

儘管鋪天蓋地的轟炸和部隊入侵進逼烏克蘭鐵路,但是烏克蘭鐵路系統仍持續運作,這有賴於烏克蘭部隊死守各鐵路關隘,以及UZ的後勤調度。

為了最大限度維繫鐵路運行,卡梅申和指揮小組將維修與技術人員拆分成許多游擊小隊,一旦俄軍破壞鐵路,鄰近的工程小隊就會馬上前往修復,同時全天候的佈署調度員與行車人員團隊來彈性安排火車運行計畫,使得俄軍始終無法真正阻斷滿載軍援、部隊和物資的火車往來烏克蘭各地,卡梅申在2022年8月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在俄軍約半年時間的攻擊之下,列車最長的延誤時間也僅約1小時,而且俄軍還沒有擊中過軍用列車,這是非常了不起的成績。

為了最大限度維繫鐵路運行,指揮小組將維修與技術人員拆分成許多游擊小隊,一旦俄軍破...
為了最大限度維繫鐵路運行,指揮小組將維修與技術人員拆分成許多游擊小隊,一旦俄軍破壞鐵路,鄰近的工程小隊就會馬上前往修復。 圖/法新社

烏克蘭鐵路負責將各國軍援、以及增援部隊送往前線。圖為一名烏克蘭軍人在頓內茨克地區...
烏克蘭鐵路負責將各國軍援、以及增援部隊送往前線。圖為一名烏克蘭軍人在頓內茨克地區火車站擁抱家人。 圖/美聯社

俄羅斯在鐵路爭奪戰中一籌莫展,而後俄軍開始用軍艦封鎖黑海、且烏克蘭各地橋樑及道路又因戰火毀壞時,此時烏克蘭境內達2.2萬公里長的鐵軌就成為烏克蘭的主要生命線,同時也是與世界接軌的通道。除了疏散平民、運送軍援以外,烏克蘭鐵路也將人道主義救援物資送往各地,並將烏克蘭農產品與工業產品出口至國外,使得烏克蘭在交戰狀態下仍然能維持貿易的進行,維繫經濟命脈。

「火車一定會照時刻表開動。」——這是每當卡梅申在媒體上露面時都會重複的一句口頭禪,這句話也成為烏克蘭在最不正常的情況下努力維持正常生活的象徵。

而相信烏克蘭民眾也很欣慰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選擇了卡梅申主掌UZ——在此之前,UZ執行長多半是政治任命的酬庸職位,歷任執行長多曾因採購弊案牽扯不清的官商勾結而下台,甚至有因分贓不均而遭黑道暗殺的不光彩紀錄。

在澤倫斯基2019年5月上任後的新政改革支持下,卡梅申到任後即對UZ進行一連串的現代化改革,他採購的新型柴電混合動力機車以及不斷擴充延伸的鐵路路網曾被譏諷為不合時宜的政策,但如今看來卡梅申的遠見確實拯救了烏克蘭大多數的人民。

當烏東一度淪陷,烏克蘭部隊節節退守之際,卡梅申和指揮小組撤離了基輔,並且把車廂改造為指揮中心開始機動遊走於各個路線上,雖然俄軍持續炸毀電廠以及大肆破壞各鐵路車站,但是由於烏克蘭鐵路路網綿密廣闊,所以可供火車行駛與停靠的站點眾多,且UZ的列車動力一半由電力構成,另一半則由柴油動力擔當,因此不受部份路線中斷影響。

除了鐵路指揮中心進駐車廂機動化之外,UZ也安排了各種的「移動指揮所」計畫,政府各部門的指揮中心與決策小組紛紛搬到鐵路上,神出鬼沒的列車移動讓俄軍無法找到攻擊與刺殺行動的目標,鐵路儼然成為烏克蘭最高政治中心。

中東歐主要國家領導人乘坐烏克蘭鐵路列車在某處祕密集會:(左起)斯洛維尼亞總理揚薩...
中東歐主要國家領導人乘坐烏克蘭鐵路列車在某處祕密集會:(左起)斯洛維尼亞總理揚薩(Janez Jansa)、波蘭總理莫拉維茨基(Mateusz Morawiecki)、波蘭副總理卡欽斯基(Jaroslaw Kaczynski)和捷克總理菲亞拉(Petr Fiala)。 圖/Petr Fiala Twitter

俄軍以鋪天蓋地的轟炸和部隊入侵進逼烏克蘭鐵路。圖為遭炸毀的馬立波火車站。 圖/路...
俄軍以鋪天蓋地的轟炸和部隊入侵進逼烏克蘭鐵路。圖為遭炸毀的馬立波火車站。 圖/路透社 

更神的是,UZ甚至能夠反擊俄羅斯的鐵路運輸。

由於幅員廣大,俄羅斯與烏克蘭同樣高度仰賴鐵路運輸,當俄軍急迫想切斷烏克蘭鐵路運送的同時,俄羅斯本身也依靠鐵路運輸地面部隊、裝備和物資。

而當俄羅斯進佔烏東地區時,由於戰線急速延長而給了烏軍機會,在UZ和白俄羅斯鐵路公司的「同業」交涉下,烏克蘭軍和白俄羅斯的鐵路員工聯手切斷了俄羅斯和白俄羅斯之間的鐵路路網,阻止了俄羅斯軍隊前進,俄軍因為鐵路中斷猝不及防,阻礙了補給和整個戰事佈署,被困在基輔泥濘的郊區後,放棄了地面運輸,成為烏軍積極反攻的重要契機。

當俄軍炸毀發電廠企圖中斷鐵路電力時,UZ的工程師小組就去相同規格的發電廠試圖學習怎麼修理電廠設備;當烏克蘭的物流與貨運公司因戰爭而中斷營業時,卡梅申與UZ的員工就把烏克蘭郵政局的流水線搬來車站和火車上,並且學習怎麼處理郵務和貨物運送;當醫療設施與人員短缺,UZ就把臥鋪車廂改造成病房,將無國界醫生和救護人員直接載到難民與士兵面前;世界各國元首如美國總統拜登2023年2月訪問烏克蘭時,也是坐著UZ的「鐵路一號」(Rail Force One)直入基輔。

即便在戰爭期間,烏克蘭鐵路也仍然能維持售票營運(除了免費的疏散列車),UZ幾近無所不能的表現,為烏克蘭民眾與社會帶來了穩定的力量與安全感。

烏克蘭與無國界醫生組織共同合作的醫療專車。 圖/美聯社 
烏克蘭與無國界醫生組織共同合作的醫療專車。 圖/美聯社 

當烏克蘭的物流與貨運公司因戰爭而中斷營業時,卡梅申與UZ的員工就把烏克蘭郵政局的...
當烏克蘭的物流與貨運公司因戰爭而中斷營業時,卡梅申與UZ的員工就把烏克蘭郵政局的流水線搬來車站和火車上,並且學習怎麼處理郵務和貨物運送。 圖/歐新社 

40歲的資深乘務員斯維特拉娜(Svitlana Kravchuk)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正在往敖德薩(Odesa)的夜車上服務,在戰爭爆發以前她的工作就是驗票和維持車廂整齊,如今她為了盡可能的疏散更多民眾而已經連續值勤三個星期的乘務,有時甚至在車上超過整整24小時沒有休息,她說:「我們的工作不再只是驗票,有時我們必須成為旅客的朋友、心理醫生、甚至是孩子們的父母...戰爭真的改變了很多事情。」

現年53歲的基克薩(Vadym Kyksa)是一名前蘇聯退伍軍人,他於1988年進入UZ工作,並擔任波塔瓦市(Poltava)鐵路工會主席。烏俄戰爭開始時,他立即自告奮勇回到疏散列車上擔任乘務員。基克薩在接受採訪時說道:

「我們被稱為『鐵人』(zaliznychnyk)是有道理的,鐵路工人或許不是正式的軍人,但確實穿著制服,儘管不是防彈背心。」

毫無疑問地,UZ確實展現出了作為一條國家鐵路的職責與擔當,當烏克蘭鐵路身兼交通、政治、經濟、外交、軍事等任務時,UZ的員工不間斷地工作,沒有休息,甚至犧牲了生命——在俄軍一年來的攻擊之下,烏克蘭鐵路已有超過300名員工殉職、超過600名員工負傷,而UZ仍試圖帶著烏克蘭人民遠離這場噩夢,讓火車車廂成為避風港,在這個危急存亡的時刻,為烏克蘭的復原做出了自己的貢獻,讓鐵路的路網像血管般緊密維繫了烏克蘭的團結與情感。

在2022年2月24日以前,烏克蘭鐵路在人們的印象中還是那個官僚顢頇的國營事業,如今,烏克蘭鐵路已經成為烏克蘭民族的驕傲。自從戰爭爆發以來,正確念出烏克蘭鐵路的名字——Ukrzaliznytsia,已經成為一個驗證道地烏克蘭口音的方式。卡梅申說:「在戰爭爆發之前,(鐵路這一行)沒有那麼好的聲譽。現在,當你說自己是個『鐵路人』時,你會得到一個擁抱。」

在俄軍的攻擊之下,烏克蘭列車最長的延誤紀錄也僅約1小時,而且俄軍還沒有擊中過軍用...
在俄軍的攻擊之下,烏克蘭列車最長的延誤紀錄也僅約1小時,而且俄軍還沒有擊中過軍用列車。圖為2022年3月3日,一名烏克蘭軍人在火車站與情人重聚。 圖/法新社 

「在戰爭爆發之前,(鐵路這一行)沒有那麼好的聲譽。現在,當你說自己是個『鐵路人』...
「在戰爭爆發之前,(鐵路這一行)沒有那麼好的聲譽。現在,當你說自己是個『鐵路人』時,你會得到一個擁抱。」 圖/法新社 

▌鐵道上的主體性:新里程、新方向

除了在國境內的抗戰之外,烏克蘭鐵路也在各項技術規範與觀念上進行著「去俄羅斯化」的行動。

UZ在2023年2月21日於基輔車站安裝了一個新的「零公里」里程標。過去一百年以來,基輔車站的公里數一直被標示著「856/857公里」,這是因為計算鐵軌路線長度的零公里基準點一直都以俄羅斯為起點的緣故(註:順帶一題,臺灣縱貫線鐵路是以基隆車站為起點),從今以後烏克蘭鐵路里程將改以基輔車站作為烏克蘭鐵路的起算點,宣示著烏克蘭鐵路將徹底和俄羅斯脫勾。

除了里程數重新測量校正之外,任何蘇聯時代遺留在車站的藝術品、俄文字樣的標語或招牌都將拆除,原本習慣以俄文印刷的車票或各種憑證也將替換為英文,此外,營運系統識別名稱也都將逐步正名。

烏克蘭鐵路主要以首都基輔市區營運的路線被稱為「西南鐵路」(The south western railway),而明明在烏克蘭北部哈爾科夫(Kharkiv)營運的鐵路卻被稱為「南部鐵路」(Southern railway),這同樣是以俄羅斯為中心思考所遺留下來的奇怪現象,在烏俄戰爭之後,這些方位錯亂也通通將被烏克蘭人一一校正。卡梅申說:

「該是擺脫滲透烏克蘭鐵路100多年的蘇聯帝國遺毒的時候了,把束縛我們並阻止我們發展的一切都扔進歷史的垃圾桶裡吧!」

左下角為在基輔車站新設立的「0公里」里程起始標,圖右為過去以俄羅斯里程計算的85...
左下角為在基輔車站新設立的「0公里」里程起始標,圖右為過去以俄羅斯里程計算的856公里標。 圖 / 烏克蘭國鐵Twitter

拜登於2月20日搭乘「鐵路1號」突訪烏克蘭。   圖/美聯社
拜登於2月20日搭乘「鐵路1號」突訪烏克蘭。 圖/美聯社

在烏克蘭鐵路決定以自身的地理位置與時代轉折重拾主體性的同時,也決定了未來將以「西方」作為火車前進的新方向。儘管UZ將大部分的資源與人力投入在東部的戰事之中,但為了強化聯繫烏克蘭與歐盟之間各項合作的戰略目標,UZ對於西歐路網的經營也並未因戰火而停下腳步。

2022年11月,連接烏克蘭和羅馬尼亞的跨境鐵路重新開放營運。這條連接烏克蘭拉希夫(Rakhiv)到羅馬尼亞維塞烏谷(Valea Vișeului)之間的路線總長19.3公里,軌距1520mm(註:標準軌距為1435mm,大於此軌距為寬軌)自2007年廢棄以來已歷經13年不曾使用,UZ自2022年3月到8月完成了大部分路段的整修,羅馬尼亞國家鐵路公司(Compania Națională de Căi Ferate, CFR)則負責該國內軌道的修繕,在雙方合作之下,於11月正式通車並以貨運列車進行試營運以及作為軍援管道。

從2023年1月起,UZ每天在烏克蘭與羅馬尼亞之間運行兩列次的客運列車,並使用UZ旗下克留科夫斯基(Kryukovsky)車輛組裝廠所製造的DPKr3級DMU列車擔任運轉任務,從拉希夫到維塞烏谷的行駛時間約40分鐘,跨境手續和通關程序將在火車上進行。此路線的營運時刻表配合羅馬尼亞鐵路的班次,讓乘客可以在維塞烏谷換乘標準軌距的CFR服務,搭乘轉往西格勒(Siget)、克魯日(Cluj)和首都布加勒斯特(Bucharest)等其他羅馬尼亞主要城市的列車。

繼與羅馬尼亞的聯絡鐵路開通之後,UZ緊接著在2月份又開通了兩條連絡波蘭邊境的路線。這兩條新路線總長68.3公里,將烏克蘭希利夫(Khyriv)與西南部的斯塔扎瓦(Starzhava)、北部的尼占科維奇(Nyzhankovychi)這兩座邊境的烏克蘭城市連接起來。

在重建的路段中,其中29.5公里為1,520mm軌距,8.6公里為1,435mm標準軌距,而30.2公里重疊部分為雙軌距並行路段。在不到一年的施工期間,除了鐵軌的修繕之外,UZ翻新了10座橋樑、9個營運用建物以及4個車站的月台。和羅馬尼亞的模式相同,烏克蘭的旅客可以在斯塔扎瓦和尼占科維奇兩座邊境城市轉乘波蘭方面的標準軌距列車繼續往中歐與西歐方向的旅行,而波蘭的旅客則可以在這兩條路線恢復的情況下獲得通往烏克蘭的最短路徑。

2022年3月7日,一列載著烏克蘭難民的火車穿越波蘭邊境。 圖/美聯社 
2022年3月7日,一列載著烏克蘭難民的火車穿越波蘭邊境。 圖/美聯社 

在烏克蘭獨立日期間,俄羅斯襲擊了烏克蘭Chaplyne的一個火車站,一名鐵路工人...
在烏克蘭獨立日期間,俄羅斯襲擊了烏克蘭Chaplyne的一個火車站,一名鐵路工人坐在一列嚴重受損的火車旁邊。 圖/美聯社

UZ的最終目標是以1,435mm的標準軌距無縫接軌西歐的鐵路系統,達成直通歐洲各主要國家城市的願景,目前,烏克蘭也正在與波蘭研議興建一條標準軌距的高速鐵路。然而在烏俄戰爭資源短缺的情況下,UZ光是應付不斷被炸毀的鐵路路線就已經疲於奔命,為此,UZ向加拿大發出了支援請求。

烏克蘭鐵路公司客運部負責人培爾佐夫斯基(Oleksandr Pertsovskyi)在接受採訪表示,俄羅斯對鐵路和其他關鍵基礎設施的持續攻擊導致烏克蘭境內20%的鐵路設施無法使用,而考量到烏克蘭鐵路的長期目標,UZ想做的不僅僅是修復受損的鐵路,更希望建立一個更好、更現代化的系統,而「加拿大是一個具有大型工業製造實力的國度,相信可以提供更先進的設備或技術解決方案。」他說。

2022年秋天,加拿大交通部長阿爾加布拉(Omar Alghabra)幫助促成加拿大鐵路公司和烏克蘭鐵路公司達成協議,以響應烏克蘭政府的要求,支持鐵路系統的重建,包括從加拿大製造商採購零件。這項任務由加拿大鐵路協會代表承接,聯合加拿大三大鐵路公司:加拿大國家鐵路(Canadian National Railway, CN)、加拿大太平洋鐵路(Canadian Pacific Railway Limited)和維亞鐵路(Via Rail),以及加拿大各鐵路製造商的力量全力研議、要找出烏克蘭鐵路最需要的設備與零件,以及如何調配並運送到烏克蘭。

在忙於修復戰損鐵路路線的同時,UZ還能兼顧修復後方的聯絡鐵路,除了展現出烏克蘭長期厚植的鐵路實力之外,也成為鐵路系統在國家面臨重大危難時顯現重要性的最佳範例,在戰爭期間,UZ及其員工承擔了軍事、經濟、外交、政治、通訊甚至藝文活動等幾乎所有領域的業務,成為烏克蘭不可或缺的命脈,也讓世人看見,一個鐵路產業的存在意義,從來就不只是關於載著旅客出遊或是通勤通學的交通運具而已——從打仗到顧小孩通通一手包辦,烏克蘭鐵路成為了切切實實的戰爭英雄。

烏克蘭鐵路是烏俄戰爭中功不可沒的戰爭英雄。圖為赫爾松車站的一列彩繪車廂。 圖/歐...
烏克蘭鐵路是烏俄戰爭中功不可沒的戰爭英雄。圖為赫爾松車站的一列彩繪車廂。 圖/歐新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烏俄何時能止戰?回不了頭的「歐洲安全新架構」

拜登閃電訪問烏克蘭:機密旅程突顯的「勇敢拜登」與「懦弱普丁」?

吳宗霖

政大社會所碩士畢。 熱愛故事,渴求見聞,基本上是個由好奇心和分享慾組成的人。

作者文章

5月10日布宜諾斯艾利斯火車衝撞事故。 圖/歐新社 

阿根廷列車衝撞事故:經濟困局埋下失修禍因?

2024/05/15
阿根廷鐵路在國家百年以來跌宕起伏的政經情勢中,多次歷經國有化與私有化的轉變。圖為...

在私營和國有之間擺盪:阿根廷鐵路緊扣國家命運的悲劇輪迴

2024/05/15
數據顯示,日本一直是迄今為止世界上鐵道自殺人數最多的國家。圖為裝設月台門的山手線...

墜落與封閉:日本鐵道月台門,「最後屏障」能承接所有落軌肉身嗎?

2024/03/08
圖為東京有樂町站,一列JR東日本列車駛入裝設半高式月台門的月台。 圖/美聯社 

月台怎麼長出門的:日本全境安裝鐵道「月台門」的艱困挑戰

2024/03/08
電影《哈利波特》中的霍格華茲特快車,在現實生活中的正式名稱為「雅各派」號(The...

列車速速前?英國「霍格華茲特快車」雅各派號蒸汽火車的安全隱憂

2023/12/27
鐵路運輸被認為在應對氣候變遷、提高永續也有至關重要的角色,究竟鐵路未來將如何具體...

「更多火車」救地球:COP28無化石燃料願景,能讓減碳列車繼續加開嗎?

2023/12/08

最新文章

鄭俊英2019年接受調查前,向社會大眾道歉。 圖/美聯社

我追的歐巴成為罪犯:鄭俊英與勝利事件後,韓流粉絲的「脫粉」剖白

2024/05/22
筆者跟隨其他記者,離開以軍與巴勒斯坦伊斯蘭聖戰組織(PIJ)武裝成員交火重心的難...

我與死亡擦身而過:半島電視台女記者之死,如何影響以哈採訪

2024/05/22
圖為東京高岩寺,示意圖,與本案情節無關。 圖/法新社

怪物毒親的煉成:日本滋賀縣弒母案的回憶與懺悔

2024/05/18
音樂產業的創作者目前正經歷版稅持續下降的危機。示意圖,圖為倫敦特拉法加廣場上的音...

音樂串流平台分潤不公:英國政府如何援救創作者生存危機?

2024/05/14
美國經典情境喜劇《六人行》版權曾在100餘國播放。演員之一馬修派瑞飾演的錢德勒一...

現在的我已經夠好了:馬修派瑞回憶錄,走過藥物成癮磨難的坦誠剖白

2024/05/13
米開朗基羅《最後的審判》。 圖/維基共享

米開朗基羅超越命運的人體:從西斯汀禮拜堂天頂畫到最後的審判

2024/05/11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