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魚與黑道的「板子地獄」:日本工藤會之海洋暴力傳說

2021/11/19 蔡亦竹

「船底板子之下,就是深海地獄。」討海人的工作有相當的風險,日本的漁師和極道也有密...
「船底板子之下,就是深海地獄。」討海人的工作有相當的風險,日本的漁師和極道也有密不可分的關係。 圖/路透社

「板子一枚,下為地獄」

這句話在日文裡指的就是像《魷魚遊戲》的參賽者般,只要一不小心就會萬劫不復甚至喪失生命的險境。但是在日本有種歷史悠久的職業,他們只要一上工就隨時處於這種狀態——就是漁人——船底板子之下,就是深海地獄。

之前日本傳出一個新聞,是山口組旗下的組長帶著組員去偷捕魚,然後把捕來的漁獲拿來當格安海鮮丼的食材販賣。這個新聞讓很多台灣人說在日本當極道真命苦,現在當黑社會得淪落到去當漁夫了之類的。的確,在《暴對法》和少子化的雙重打擊下,日本的黑社會的確對年輕人越來越沒有吸引力,組織高齡化和各種難以生活是不爭的事實。但是說黑社會去當漁人是「淪落」,這就大錯特錯了。

日本的漁師和極道本來就有密不可分的關係,連山口組現任六代目組長司忍,年輕的時候都曾經上船討生活過。號稱九州最兇惡的暴力團——工藤會總裁野村悟——也因為涉入龐大的密漁利益,和涉嫌槍殺北九州的前漁協工會長,野村悟在今年被判處死刑。

日本最著名的黑社會山口組本來就誕生於神戶港,一開始是提供碼頭工人的「人力派遣公司」。而漁師這個職業的本質,其實也和黑社會有極大的相似性。這倒不是說什麼走私之類的非法勾當,而是正常當一個漁師,其實也和黑社會的生活形態差不了多少。當然,當漁師是不必常常從事犯罪勾當。

漁師這個職業的本質,其實也和黑社會有極大的相似性。這倒不是說什麼走私之類的非法勾...
漁師這個職業的本質,其實也和黑社會有極大的相似性。這倒不是說什麼走私之類的非法勾當,而是正常當一個漁師,其實也和黑社會的生活形態差不了多少。 圖/Fisherman Japan

漁師的職災發生率是其他職業的5到6倍,而發生災害的失蹤及死亡率,更是佔了六成左右...
漁師的職災發生率是其他職業的5到6倍,而發生災害的失蹤及死亡率,更是佔了六成左右。 圖/Fisherman Japan

但是就像開頭提到的「板子一枚下為地獄」一樣,再怎樣熟練的漁人,其實只要出海打漁就是有一定的危險性。根據2016年的統計,漁師的職災發生率是其他職業的5到6倍,而發生災害的失蹤及死亡率,更是佔了六成左右。所以某種程度而言,去討海和去當黑社會一樣是在賭命,而且當黑社會也不是每天都在打打殺殺。這兩種職業最重要的專業其實也一樣。

就是所謂的「男氣」。

日文的「男氣」(おとこぎ)指的就是男子氣概。在現代日本的漁船仍然不許女性上船,理由是「會帶來惡運」。從這點就知道充斥著危險且工作環境辛苦惡劣的漁業,是個充滿男尊女卑、崇尚陽剛氣息的業界——畢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有生命危險、而且平日工作需要大量勞力、又是一大群男人群聚的船上,能受到尊重的領導者,其人格特質和陸地上的黑社會哥仔相似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

而且漁師每次出航能不能滿載而歸,除了長年累積的經驗之外,「運氣」也是一個重要的因素,這也是另一個黑社會與漁業極為類似的地方。所以漁師篤信宗教信仰熱忱絕不下於黑道(漁師的信仰以神道教居多,也有融合佛教的「神佛習合」,而因為漁師必須殺生的職業特性,純粹佛教的信仰者很少),再加上漁業工作除了辛苦以外,另一個特色就是作業單調生活無聊。所以這些海上男兒在工餘之閒熱衷各種賭博,也是可以想像的。

漁師篤信宗教信仰熱忱絕不下於黑道。漁師的信仰以神道教居多,也有融合佛教的「神佛習...
漁師篤信宗教信仰熱忱絕不下於黑道。漁師的信仰以神道教居多,也有融合佛教的「神佛習合」,而因為漁師必須殺生的職業特性,純粹佛教的信仰者很少。圖為築地市場旁的波除神社。 圖/路透社

築地市場參加波除神社祭典的「男氣」兄弟們。 圖/路透社
築地市場參加波除神社祭典的「男氣」兄弟們。 圖/路透社

在過去的日本社會,一般在年輕時參加暴走族等不良集團的惡少們,在成人之後要不就是加入「本職」的暴力團成為小弟,不然就是從良從事木匠、建設業、漁業等正當職業。所以這些以肉體勞動為主的從業人員,雖然在黑社會有許多過去的朋友兄弟或是同學,但還是被稱為「カタギ」(堅氣)的一般社會人士,和被《暴對法》排除在正常社會外的黑道,有著非常明顯的界限。

但是正因為幾乎違憲的《暴對法》,讓黑道在日本社會幾乎失去了八成過去謀生的財源,再加上環保與海洋資源保護的意識抬頭,而讓本來就關係相近、但基本上還是處於「ヤクザ」(黑道)和「カタギ」(堅氣)兩個不同世界的行業,開始緊密連結了起來。

日本為了保護海洋資源,在全國都訂定了相當嚴格的漁業相關規定。所以像過去在台灣紅極一時的電視節目《黃金傳說》,節目裡濱口優捕魚來吃的自給自足企劃,其實都要經過當地漁業協會(日文稱之為「漁業協同組合」)的許可。漁協除了有像農協一樣的同業互助功能之外,還有另外一個重要功能就是對於捕漁活動進行種種限制和特許。

這些限制讓一般人不能在未經允許下進行釣魚、捕魚,若要獲得許可則需要繳交一定金額的費用。這或許會讓人覺得這是一種「利權」,但其實若不進行這些限制,則漁場很容易就因為濫捕而馬上枯竭。所以違反這些漁業規定的捕魚活動,基本上都是屬於違法的「密漁」行為。

這就讓因為《暴對法》而奄奄一息的黑社會看到了機會。

漁協除了有像農協一樣的同業互助功能之外,還有另外一個重要功能就是對於捕漁活動進行...
漁協除了有像農協一樣的同業互助功能之外,還有另外一個重要功能就是對於捕漁活動進行種種限制和特許。圖為在福井縣破獲的非法密漁活動。 圖/福井縣警

在佐賀縣發現密漁,警方直接在水上追捕船隻。 圖/佐賀縣警
在佐賀縣發現密漁,警方直接在水上追捕船隻。 圖/佐賀縣警

山口組旗下組織在北海道函館進行密漁活動被捕,圖為密漁時的相關裝備。 圖/北海道警...
山口組旗下組織在北海道函館進行密漁活動被捕,圖為密漁時的相關裝備。 圖/北海道警

日本黑社會用密漁賺錢其實早已不是新鮮事,而且進行的還是國際貿易。日本人愛吃的帝王蟹,現在大多由俄羅斯進口。但是每年各主要消費國從俄羅斯進口的帝王蟹數量,卻是俄羅斯官方漁獲量的1.69倍。而且這還是正常通關的進口量,那就可見私底下的密漁走私是多麼嚴重了。

十幾年前從其他人類學教授聽到的田調,是日本黑道把偷來的大型休旅車直接運上船,然後在海上直接和俄羅斯漁民交換帝王蟹。之後就變成日本國內高級料亭桌上出現帝王蟹美味,還掛著日本車牌的TACOMA休旅車奔馳在海參威的街道上。密漁的可觀利益,在《暴對法》讓黑道更難生存的現代,道上兄弟們也開始染指國內的密漁事業。

日前被判死刑的九州工藤會總裁,其中一項罪名就是讓手下槍殺了北九州的前漁協長。想當然爾,一連串的事件都是起因於漁業相關的巨大利益。因為除了密漁之外,漁協同時也具備了拿政府補助進行各種漁業建設的主導權。

1998年,北九州的脇之浦地區漁協前會長被人近距離行刑式槍殺。十幾年後,這次換北九州市的漁協會長被槍殺了。可怕的是,2013年被殺的現任會長是之前被槍殺的前會長親弟弟。但還有更可怕的,是2014又發生了一件某位牙醫師被人殺傷的襲擊事件。結果一查,牙醫師是1998年被殺的前會長孫子。然後這三個事件全都被認為是工藤會幹的。

判死刑的九州工藤會總裁,其中一項罪名就是讓手下槍殺了北九州的前漁協長。想當然爾,...
判死刑的九州工藤會總裁,其中一項罪名就是讓手下槍殺了北九州的前漁協長。想當然爾,一連串的事件都是起因於漁業相關的巨大利益。 圖/NHK

密漁的可觀利益,在《暴對法》讓黑道更難生存的現代,道上兄弟們也開始染指國內的密漁...
密漁的可觀利益,在《暴對法》讓黑道更難生存的現代,道上兄弟們也開始染指國內的密漁事業。圖為千葉縣捕鯨,非當事人。 圖/歐新社

這下大家就可以知道九州黑道的狂暴性。但是會跟工藤會直接幹上、然後兄弟都「配」給人家,也可以看出日本漁業界的「大人」也不是什麼好吃的水果了。據說事件的引爆點,是因為漁協拒絕把漁港工事的利權交給工藤會,但同樣血氣方剛靠「男氣」在生活的漁師大哥們,其實也有人直接自己開營造商在處理漁協相關工程,或是掌控製冰業者直接壟斷給漁民的冷凍、冷藏供應鏈。搞到這種境地,到底誰比較像哥仔其實也很難分了。

不過就法律認定上,這些漁師裡的「大人」就是一般市民,有掛招牌的哥仔們就是黑社會。所以黑社會一但弄到市民,判刑就會加重許多,這也是工藤會總裁被判死刑的最大主因。

黑道之所以存在,就在於他們可以處理人們不能在檯面上講出來的需求。《魚與黑道》作者鈴木智彥本來就是黑社會報導的專門記者,而對於這種黑道在正常社會產出的陰暗面活動之描寫,鈴木更是有獨到之處。之前他就曾經親身進入311震災後的福島第一核電,詳實報導了黑社會以高價雇用臨時員工進入核電廠「除染」的黑暗面。因為要有人去處理那個進了可能會死的麻煩,所以黑社會得以用地下管道去滿足社會的期望。

然而再怎麼保育海洋環境,人們的口腹之慾卻不會因此停息。於是這次鈴木再次發揮了他的記者魂,為讀者們詳細解析黑社會們如何為了人們餐桌上的各種珍奇海味而「奮戰」。黑社會進入漁業,讓過去「板子一枚,下為地獄」的漁師世界,開始連板子上也響起了地獄傳來的黑色腳步聲了。

但是這個地獄在打造之際,或許貪圖口福的一般民眾們也在不知不覺中幫忙添了一磚一瓦。

——下篇待續

黑社會進入漁業,讓過去「板子一枚,下為地獄」的漁師世界,開始連板子上也響起了地獄...
黑社會進入漁業,讓過去「板子一枚,下為地獄」的漁師世界,開始連板子上也響起了地獄傳來的黑色腳步聲了。圖為日本港邊偷魚吃的野貓。 圖/路透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山口組與日本》:從碼頭工人到暴力團的百年黑社會

生魚片與暴力團:日本非法「密漁」的暗黑餐桌

黑道大哥變「人中之蟲」?日本防疫戰裡的風俗業與黑社會

日本暴力政治的「任俠血脈」:與國家共舞的極道黑社會

蔡亦竹

日本筑波大學歷史人類學博士,實踐大學日文系助理教授。

作者文章

「船底板子之下,就是深海地獄。」討海人的工作有相當的風險,日本的漁師和極道也有密...

魚與黑道的「板子地獄」:日本工藤會之海洋暴力傳說

2021/11/19
北野武在《NHK》的搞笑短劇特別節目中,模仿WHO的譚德賽,名為「手泥洲太郎」(...

地獄梗怎麼笑?志村健&北野武「人情喜劇」的搞笑原則

2021/10/05
「作為日本人而生、作為日本人而死,這就是我的理想。」1969年5月13日,三島由...

三島由紀夫vs東大全共鬥:日本學運激辯的最後武士魂?

2021/08/26
《我家的故事》和能樂搭配的竟然是「職業摔角」這種奇想組合,看似對立衝突,實則為宮...

千年能樂摔角手?宮藤官九郎《我家的故事》日本傳統新炸裂

2021/07/23
「村西透成於加拉巴哥現象,也因為加拉巴哥現象倒下。」《AV帝王》相較於第一季帶著...

AV帝王盛衰物語:村西透注定失敗的日本「加拉巴哥化」?

2021/07/09
圖/《極惡非道》劇照:日本的「極道」歷史裡很早就佔有一席之地,他們在社會的角落始...

日本暴力政治的「任俠血脈」:與國家共舞的極道黑社會

2021/06/11

最新文章

2021年,韓國體壇、演藝圈接連爆發校園暴力醜聞,包含多名演員、體育選手都被指稱...

地獄來的學生們(上)南韓殺紅了眼的「學暴問題」

2021/11/26
「除了單次遭遇的校園暴力,長期持續、跟師長家人講了也沒用的『校園霸凌』至今也仍是...

地獄來的學生們(下)南韓校園暴力養出的「復仇商機」

2021/11/26
2021年11月19日,美國威斯康辛州基諾沙郡法院陪審團,宣判一起轟動全美的爭議...

正當防衛誰有罪?美國大審的「基諾沙少年鄉民槍擊事件」

2021/11/26
左圖為年方20歲、尚未出家的三谷晴美,1973年剃度出家,法號「瀨戶內寂聽」,右...

追悼瀨戶內寂聽:日本「子宮作家」的百年性平史詩

2021/11/25
「你的人生是被數學成就?還是被數學直接摧毀在起跑點?在變成大人後,你認為曾經的『...

雞兔同籠的社會正義?美國教育的「數學課戰爭」之亂

2021/11/19
「船底板子之下,就是深海地獄。」討海人的工作有相當的風險,日本的漁師和極道也有密...

魚與黑道的「板子地獄」:日本工藤會之海洋暴力傳說

2021/11/19

回應

Top